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纯阳小道人 > 正文
第52章 大殿密谈
作者:小追  |  字数:3048  |  更新时间:2020-05-25 13:13:03 全文阅读

"龙?这世界上真的有龙?"我惊疑地反问道。

  静明的眼神里也透露着不确定:“应该是有的吧,圈子里不都说莽大成蚺,蚺大成蛟,蛟大成龙么?”

  那要真照这么说深山老林里几千年了,总要出一条龙吧?

  毕竟这不是灵炁充足的年代,修士只要引炁如体就可修炼,若不是这灵种巧合下找到了鸡公山这附近可以修炼的地方,恐怕也只能像小蛇一样过一辈子了。

  我很是兴奋地又捏了捏常元的小肉髻“这么说这家伙以后真可能变成龙了?而我还是他的主人!”

  我两眼放光:“那我不是可以享受到传说中的一条龙服务了!不,说不定还是一对。”说完我还不怀好意地看着常莹。

  我已经忍不住在脑海里疯狂脑补以后自已站在飞龙的头上,翱翔九天,长发飘飘好生逍遥。

  静明见我愣在那里不知道在想啥,让他自己面对这两条喘着粗气的大蛇,他有些心虚害怕,连忙将我唤醒。

  “哥,你想啥呢?”

  此时我正在脑海中驾驭着白龙和千军万马的敌人对战呢,猛地被静明一巴掌怕醒不免有些失落。

  “走,哥带你去兜风!”我指了指常莹,示意他上去。

  兜不了天上的风,那就先兜地上的吧,弥补下心中的遗憾。

  静明这虎头虎脑地小和尚现在却怂了,他宁愿去超度千万恶鬼,去和各种妖魔鬼怪正面硬刚,也不想骑在这大怪物的头上。

  毕竟这两条大白蛇的鼻孔里时不时的出气声,让他很是害怕。

  我看见他在那里犹犹豫豫地,看出了他的心思,不由得感到了几分恼火:“你怕个鸡毛啊,他们都和我签了契约的,赶紧走啊,我还得回道观伺候那两个老的呢。”

  和师父在一起懒散惯了,我又见那清觉不像是个在意细节的和尚,对于称呼也开始放纵起来了。

  “好....好吧。”静明还是犹犹豫豫哆哆嗦嗦地上去了。

  .......

  此时道观的三清殿内。

  师父和清觉面对面地盘坐着,两人的表情都是有鞋凝重,像是在商量着什么大事一般。

  “你这是怎么回事?我们分别的这几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能让你的先天之炁几乎消耗殆尽?”静明盘坐着,眼声很是凝重。

  师父好像不愿意在这上面细聊,打了个哈哈:“什么我们分别的这几年,你这秃驴也不怕别人误会。”

  说完这话,师父的嘴唇又蠕动了下,这才意识到这清觉虽然是和尚,但人家留的可是不短于他的长头发。

  “别给我打弯,咱们不是以前了,有大把的时间坐在一起打着机锋,老实道来。”清觉的语气里充满着责备。

  师父拈了拈额头前散落下来的长发:“这事说出来又有什么用呢?又无法补救。”

  “若还是那帮人不顾规定,我可以手持戒刀替你报仇!”

  清觉的头发无风自动,充满战意的眼神里竟爆发着骇人的杀气。

  师父见这执拗的和尚就是要打破砂锅问道底,索性就直接开口了:“是为了李正行那个孩子。”

  清觉收敛了气息:“怎么回事?详细说说。”

  如果那时候我在那里,我一定会打破砂锅问到底了,我从小到大也没怎么麻烦过师父啊。

  师父的眼神凝聚在三清大殿外:“他三岁的时候,阴差阳错之下纯阳体被鬼物侵蚀,随意爆发了,四散而出的先天纯阳之炁也是溢出了不少。若他只是个普通的路人救下但也容易。”

  接着师父的语气突然激动起来:“可他是毕竟是我宿命中的徒弟,我们这一辈要是没希望了,他们还可以接着奔跑不是?损失的那可是先天纯阳之气,我连寻常的“炼精化炁”的法子都不让他练习,怎舍得他的天赋有任何损耗?”

  眼见师父的神情越来越激动,清觉连忙打断了师父继续说下去,把话题引像别处:“别说一些丧气话,至少咱还有一个好消息,那个地方总算得开启了,咱们可以进去一搏。”

  “医门还欠我的人情,过几天咱们就出发,求得一些药材养上几日,恢复的越多,机会就越大!”

  想到自己好像就要离开在这住了很久的地方,师父的心里突然涌出了股惆怅,有时候他觉得其实在这道观里和自己徒弟打打闹闹,了却残生似乎也不错。

  清觉自然是看出了师父在想些什么:“神负仇恨在身,很多时候都是身不由己啊,谁人不想过安逸的隐士生活?但入了“世”,真的还出的去吗?”

  师父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与其在这等着仇家找上门来,不如再最后的去拼搏一下,窝在这总有一天宗门的惨剧会再次上演。

  “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师父重新平复了心情,语气淡然的问道。

  “那就...一个月后吧?”

  “嗯?怎么停留这么久。”师父诧异到。

  回应师父的是清觉的笑而不语。

  师父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明白了,这和尚是在照顾自己,给自己缓冲的时间呢。

  同样,师父也抱之一笑:“不用等待如此之久了,就一个星期后吧,在这过完十五就走了。”

  提到十五,清觉这才记起来了,关切的问道:“你的伤...还有你的道心..都还坚持的住吗?”

  师父这次到没有强撑下去了,轻轻摇了摇头:“越来越撑不住了,这次还好有你来了,我估计可以轻松一阵子了。”

  清觉见这家伙还有些自觉,有些欣慰的点了点头:“你这小老头到知道不强撑了。”

  “对了,你说正行走的不是传统的“炼精化炁”的法子,走古修士那条路...在这灵炁枯竭的时代行得通么?”清觉疑惑到。

  “肯定行的通,你也知道,我那宗门为什么被惦记上?《炁开云丹经》只是一部分,更多的是这个!”

  说着,师父反手拿出一个古朴的灰黑色的道印,这道印上散发着若有若无的灵炁,非常之醇厚。

  清觉一下子站了起来:“这是链接那个地方的归元印?”

  清觉的目光里满是震惊,眼神里还有着一丝丝的贪婪,但很快便掩饰了下去,做了下来。

  “若是十年前你就这样拿出来,我说不定还真的杀人夺宝了。”清觉笑着摇了摇头,自嘲道。

  “老道我这不是相信你么。”

  清觉这才了然到:“如此一来,灵炁的问题倒是解决了,但功法怎么办?环境的变迁让功法应该大为不同才是。”

  “功法的问题倒是好解决《炁开云丹经》的原本可一直都有传下来,在功法很简陋的上古时代,这也是一上等的功法!”

  “难怪,难怪这孩子怎么才刚进入炼精化气,原来走的是上古的法子。”清觉释然的点了点头。

  师父倒好像很希望这样一般:“修炼慢些也好,这孩子有些傲慢了些,也不知道和谁学的,太坏了些。”

  清觉想起了今天的早饭,即使是他也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你不觉得这很像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么?”

  师父也是想起了原来在宗门内的日子:“你说的有道理,哈哈哈哈。”

  两人都先是愣了愣,然后同时大声笑了出来。

  ......

  “你们两个在这大殿内笑啥呢?”

  大殿门口,我一只手摸着静明的脑袋,向他们询问到,而静明则是满脸幽怨地站在那里,想来对我三番五次地摸头杀很是不满意。

  “说出来让我们两个小的也乐呵乐呵啊。”我走进了门,想他们调笑到。

  我很是疑惑,在我记忆中师父有过各种笑,但从来没见过师父想这样敞开心非开怀大笑过。

  一看到我师父便阴沉下来个脸:“越来越没大没小了,做午饭去。”

  我心里一百匹草泥马奔腾,这特么算啥?我还是不是亲徒弟了,嗯,肯定是这和尚的错,我狠狠地蹬了眼清觉,然后...

  做饭去了。

  清觉被我蹬的有点懵,这好端端的等我干啥?

  ......

  待我走后,清觉对着师父说到:“你大可不必如此的,本来就快离开了,留个好印象不好么?”

  师父苦笑着摇了摇头:“这孩子就是这样。”

  “静明啊,师兄今天都带你干啥去了?”清觉把静明唤了过来,询问到。

  静明便将一上午的事情详细地说了出来,当然,吃肉这事他是没说的,讲到自己是骑着蛇灵回来的,静明满脸婴儿肥的小脸上满是潮红的兴奋之色。

  清觉听完之后,对我更是赞赏:“你看你这徒弟,小小年纪便会套话了,可见其聪慧过人啊。”

  我那点小套路忽悠一下还没长大静明还行,若是能在两个行走江湖的老狐狸面前班门弄斧那可真是稀奇了。

  “嘿嘿,那是,有几分我年轻时的影子。”师父痞痞一笑。

  师父对着静明说到:“你们佛家不止有慈悲为怀的佛陀,还有惩恶扬善的执法金刚,你这一门便是执法金刚佛陀,主修的体术吧?”

  静明愣愣地点了点头:“是啊。”

  “那前辈就托大拜托你一件事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