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纯阳小道人 > 正文
第2章 四柱纯阳
作者:小追  |  字数:2208  |  更新时间:2020-07-01 18:31:13 全文阅读

“这天降红云对你们来说可不是好事。孩子的八字也不用你们告诉了,老实说吧,这孩子八字是四柱纯阳……”道士停顿了一下想吊吊胃口。

见我父亲只是像木头一样眼巴巴看着,道人心里不由感到几分无趣。只有接着卖关子:“四柱纯阳的命格我道家的名人里倒是有一个,纯阳子吕洞宾!”

“这纯阳之体的好处嘛就是修道了,这个坏处…”还未说完,道人用同情的眼神狠狠盯着我爹他们

我爹被盯地很是发毛,连忙追问到:“坏…坏处是什么?”声音有些忐忑

“你怕不怕他克死你们全家自己还活不过成年?”道人一语惊人。

寂静半晌。

“这…这怎么可能,莫非这是,天煞孤星?难道吕洞宾克死了父母?不对啊,吕洞宾不是成仙了嘛”老爹难得在这个时候转了了个弯。

“额…咱们慢慢来啊,别慌。”道人有些头疼

“第一,不是天煞孤星,四柱纯阳在修道人里可是香饽饽,天煞孤星这玩意要是咒死师父谁敢要?第二,吕洞宾的父母是什么身份?人家好歹也是州官,你嘛…”说完便用一丝丝打趣的目光看着我爹。

我爹被他顶的有些发毛,张开嘴正想着追问一下,可这话音刚落,道人猛地看向爷爷,调侃着对我爹说到:“你要是和你儿子一样的命格,老爷子倒不会被克死”

还不待我爸脑袋转过弯来便接着说道:“这第三嘛,让他拜入我门下,随我修行,这孩子气运不错,日后成为吕洞宾那样神仙人物也说不定啊。”

父亲很是不甘心了,犹犹豫豫地说到:“这…我娃儿刚出生就要出家?这就断了香火?”

爷爷也在那里把胡子吹的老高,好像一不开心就要撵人。

“谁说当道士是出家了?咱们是道士,修的今生,修的长生。等他修为有成,命格稳定,想生几个儿子就生几个儿子,话说你不想你家里开枝散叶嘛?”道士有些不悦,感情在世人心里我们和那些死秃驴一样。

“你们家还能不能把香火延续下去可全靠你儿子咯~,毕竟.....你们家这做的孽有点深啊”道人用异样的眼光盯着老爷子,却对我爹说出了这莫名其妙的话。

别说,一提到可以为我们家开枝散叶,我爹那高兴的劲儿,道人后面的话压根没听进去,恨不得明天我就和道士走。

“那,您…额…亲家,”我父亲有些无与伦比了

“什么亲家,叫他先生就行。”我爷爷平淡却不失火爆地插了句话,心里却不停咒骂这倒霉孩子

“嗯~那先生他什么时候可以拜入您门下?”

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无解,由于父亲的耿直,三言两语之间便将我卖了个一干二净。

“这个不急,我还有些俗事,四年后再来吧,这东西先给他,要他随时带着,不然指不定能不能活过三岁”

说着便掏出一块玉递了过去。

爷爷眼尖,连忙接过这玉,只觉得这玉入手微凉,顿时神清气爽,又观察了这玉色,啧啧称赞:“好东西,好东西啊。”

“哟,你这老头倒也是有眼力见的主”

爷爷心知得了人家的好处就自动忽略了老头这个称呼,在一家人和和睦睦的谈笑生讲道人送到了村口。

“既然收了礼切不可以再将孩子拜入他人,这东西一定得随身携带”

说罢便一跃而起,如同轻功一样,往远处飞跃而走。

“小样儿,不信还镇不住你们了”道人心里得意洋洋地想到。

别说山里人了,正常人哪里见过这等本领,不由得大呼真人神仙之类,唯有我爷爷,眼神里深处透露出震惊的目光,随后便一脸唏嘘的样子。

小山疙瘩里注定是藏不住什么的,这有位神仙收了村里土豪的孩子做徒弟一事一时间竟闹得沸沸扬扬。

有羡慕的,有嫉妒的,有连忙找人帮忙看自家孩子是啥命格的。可无论是羡慕嫉妒恨还是别的什么情绪,这表面上啊到也是不停地和我父亲说着各种讨喜的话。

父亲作为村里的土豪自然是毫不含糊,憨厚的大手掌一挥:“明天咱们接着摆流水席,不用随礼,随便吃!”

“建业呀,你过来一下。”

正当我爹在乡里乡亲面前展示着他那作为一村土豪的王霸之气时,我爷爷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呼他的小名。顿时把我爹给尬红了脸。

但是碍于老父亲的威严,只好在乡亲们的玩笑声中进了堂屋。

我父亲正想着数道数道我爷爷不该当着这么多人的损它,但瞧见爷爷眉头紧锁的样子便乖乖应道:“怎么啦,老爹。”

“嗯.....建业啊,你说咱们家这是造了什么孽啊怎么从我开始就是单传了呢”爷爷的语气有些沉重,他说这句话啊其实是在试探,他在试探那道人的话有没有让他产生一些怀疑。

对此父亲确实毫不在意

“嗨,老爹,你不是说过了嘛”我爹扣了扣自己的鼻子,似乎在回想什么,接着说道:“爷爷当时年轻气盛和一个怪人打赌说输了就得单传三代,对了老爹,到底打的啥赌啊,玩这么大。”

“呃。。。没什么,这个以后再说”爷爷自己都蒙了一下,这才想起自己好像确实这么解释过。

试探完毕之后,爷爷便沉默了下来,把眉头皱的更深了,拖着自己的下巴不知道在沉思着什么。

在一顿沉默之后爷爷交代到:“把这玉给孩子带着吧,能不取下来就千万不要取下来,这牛鼻子倒也是个有本事的人”

父亲听到爷爷肯定了他未来的亲家更是对道人一番连连夸赞。

最终在爷爷威胁的眼神中向着他老婆的房间跑去。

此刻我母亲正抱着我躺在床上,正宠溺的看着她生下的第一个儿子,我的两个孩童姐姐也好奇地趴在床边好奇地打量着她家里的新客人。

交代一翻缘由后便要将玉带在我的脖子上,却赫然发现我的两胸之间的膻中穴上竟长着一个小火苗的样子。

而我神经大条的父亲只是疑惑一下,也没多想,只是把它当成一个特殊胎记。

眨眼之间三年就过去了。

这玉是一直带在身上从来没有离开过。

是这玉有效果吧,但是这三年这玉从来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现。

说这玉没效果吧,这三年间有什么都没有发生。

说那道士是个骗子?他那露出来的一手也不像是骗子啊。

正当我家里人怀疑这和怀疑那的时候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却打破了这毫无意义的猜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