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笔记本中的故事(一)
作者:懒床小哥  |  字数:3542  |  更新时间:2020-04-12 20:03:48 全文阅读

“做好姜屹”。

这四个大字,给我看的毛骨悚然。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想要变回王禹已经不太现实,至少短期内不可能了。

“姜屹”这个身份我只能接受,而且必须接受,眼前这些书籍影像的资料,是我了解“自己”最快的途径。

点开了几个视频,都是姜屹在探险途中拍摄的影像,不得不说,姜屹这人是真厉害,冰川,沙漠,原始森林,无人区,很多地方都有他的足迹。

注册了一个网盘,酒店的网速很快,把U盘里的视频上传到了网盘里,这样看起来比较容易,不用捧着个笔记本。

胖子靠在沙发上,盯着我看了好久。

“死胖子,我脸上有花吗,你瞅啥啊”。

“瞅你咋滴,你能打过我啊,我说虾米,我就在想,你成了姜屹立,那真正的姜屹去哪了呢”胖子问道。

我犹豫了一下,事实上我也想过这个问题。

“对方处心积虑的给了我姜屹这个身份,对我来说,姜屹这个身份肯定是安全的。至少现在来说是安全的,他们不会让这个世上存在两个姜屹,或者说让别人发现有两个姜屹。他们做事那么缜密,这点小错误不会犯。所以我肯定,真正的姜屹不是被他们控制起来,就是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了”。

“早知道事情有这么严重,那天晚上喝完酒,就该回家消停睡觉。那样就不可能在洗浴碰见你。现在好了,我觉得自己也处在危险之中了”胖子说道。

“呵呵呵”我冷笑几声。

“死胖子,我告诉你,我虾米得病,你全家都得传染”我说道。

“滚,滚,滚,你好好读书,重新做人,我去睡觉了,中午吃饭叫我。

不得不佩服这死胖子睡觉的速度,我一个五分钟的视频没看完,床上胖子呼噜声起来了。

关了视频,随手翻看了几眼姜屹的书。

那堆没开封的新书对我吸引力不大,我更不想知道姜屹都去过哪里,有过哪些壮举。

说实话,对于姜屹这个身份,我是️有很大的抗拒心里的。

即使他可能也是这个事件中的受害者,但我没有一丝的同病相怜的感觉。

我自己都丢了,还管别人怎样有什么意义。

拿起那本黑色的笔记本,笔记本的封皮是皮革的,边缘的地方被磨的有些发白,看样子用了很多年。

翻开笔记本,想看里写了些什么,哪知笔记本里面记录了一件事,改变了我对这个世界的看法。

……

文彬因为我们在酒桌上的一句玩笑话,孤身前往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我们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已经是他失去联络的第四天。

那天早晨,天还没亮,文彬的妻子阿梅敲开了我的门。

“嫂子,这么早,有什么事吗?文彬哥呢?”我问道。

“阿屹,文彬他去了塔克拉玛干沙漠,现在失去联系了”。

阿梅的话,我彻底懵了,怎么会这样。

“嫂子,稍等一下,咱出去说”。

天还没亮,文彬不又在,邀请文彬妻子进屋不太好。

在咖啡馆点了杯喝的,说实话,我这个人早起状态很差,要了杯浓咖啡,就想快速进入思考的状态。

阿梅的意思很明确,文彬驾车前往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腹地,可不知什么原因,失联了。

作为文彬的好兄弟,她希望我可以找一票人,尝试对他进行搜寻营救,钱不是问题,只希望他可以活着回来。

她说这话时,明显没有底气。

我们都知道,失联,意味着极有可能已经失去生命。

对于沙漠探险来说,卫星电话,定位系统,这是必备的东西。文彬我们一起玩儿这么多年,这一点他是知道的。

他再自以为是,也不会做毫无准备的探险,而且他沙漠探险的经验不比我差。失联,这么多年从未发生过,我们一群人中,他做事最为小心谨慎。

塔克拉玛干沙漠,位于新疆的塔里木盆地中央。是中国最大的沙漠,也是世界最大的流动沙漠。

有一种流传广泛的说法“塔克拉玛干”在维吾尔语中是“进去出不来”的意思,人们称之为“死亡之海”。

阿梅是在18年7月21日,上午10点24分收到文彬发来的最后一条消息。

坐标显示是沙漠的中心位置,临行前文彬和阿梅约定,每天一条消息报平安。

连续四天杳无音讯,阿梅认识到,文彬可能出事了。

向阿梅要了文彬最后出现的坐标定位,一行四人匆忙组成营救队伍,即日启程。

我,猴子,大牛,小悦。

猴子负责向导,大牛负责全程所需物资,小悦作为营救队里的唯一女性,负责医疗。

连夜准备好了所需物资,我们四人坐上了从哈市飞往喀什的飞机。

到了喀什已经快到夜里十一点,接机的是“地图”,多年前认识的驴友。

“地图”高瘦,精干,高鼻梁,一双深邃的眼睛,人如其名,野外寻路是一把好手。

不得不佩服“地图”的办事效率,下了飞机,改装调试好的越野已经停在那里等候多时了。

“姜屹,沙漠中的情况你也知道,说变脸就变脸,无法预计的事情太多,这块地方我比你熟悉一些,这一趟,我和你们一起去”地图说道。

“不行,你媳妇刚生完孩子,家里不能离开人,我们四个应该可以应付过来,真是遇到没法解决的困难,我们就原路返回”我说道。

“屹哥,让地图跟着吧,人多好办事”。

小悦整理了一下头发,略显疲惫的说道。

“你俩的意思呢?”

我看着猴子和大牛问道。

猴子点头,“小悦说的对,人多好办事”。

大牛抽着烟,看我一眼,没说话。

地图见我有些犹豫,又说道。

“姜屹,你听我的,咱快去快回,不耽误事”。

我点头答应。

“好吧,谢谢了兄弟”。

其实我的想法也是让地图跟着去,只是碍于面子,不好意思直说。

五人在市区里找了一家饭店简单吃了口饭,期间和地图说了详细的计划,地图听完,摇了摇头。

“姜屹,我觉得这个计划有些不妥,虽说按照你设定的路线比较容易好走,但路上耽搁的时间会很长,你知道,人在沙漠里,每一分钟都是珍贵的”。

地图说的话,其实之前我也有考虑到。

我设定的路线就是沿着文彬所走了路线搜寻。

整个线路有些像一个大写的G,这样行车时间较长,但比较容易到达定位附近。

“来的途中我估算了一下,文彬出发时所带的水应该用的差不多了,我在地图上标注了他可能失联的位置。他所携带的汽油,想要找到水源同时又穿越这片沙漠是没法实现的。需要绕很远的路,可附近有记载的绿洲都在车程的范围之外,他如果想去找水,就会永远留在沙漠了。所以他只能返程回来,或者穿越横穿了沙漠。可现在一点消息都没,说明他还在沙漠里”小悦说道。

“那我们只能是一半路程驾车,一半路程弃车徒步,直穿沙漠腹地。这样可以缩短很多的时间,可对我们自身来讲,营救的风险就会大很多”我说道。

“我没意见,你们没事,我就没事”大牛说道。

“好”

“我看行”

“没问题”

一行五人简单做了一下休整,连夜出发,毕竟不是来旅游,没有心思看沿途的风景。

前半程的行车对我们来说很容易,但众人因为文彬的失联,车内的气氛略有些压抑。

黄沙漫天,空气中夹杂着沙尘的味道,让人喘不过气。

小悦依旧那么美丽动人,樱桃小嘴,白皙的肌肤被热浪吹的有些通红,一副小鸟依人的感觉。紧身衣下是美妙得身材,看我盯着她看。

这丫头嘴巴动了动,从嘴形中我看出了四个字“臭不要脸”。

大牛开车,猴子和地图指路,约莫一天的行程,汽车骤然停止。

“各位旅客,前方列车没路了,请带好您的随身物品,我们即将开始徒步旅行”猴子说道。

把车上盖好巨大的帆布,做好防护措施,又在设备上标记了停车的位置,一行五人把营救的物资背在身上。

为了减轻徒步线路行走时的负担,临行前我们把物资缩减到了一半。

剩下的东西中,水占了很大一部分,五人身上背着的东西是一样的。

在塔克拉玛干沙漠中,风暴,流沙,隐藏在角落里的深坑,这些是致命的。

沙漠中走路要比平地上走路辛苦太多,炎热是沙漠探险里面的最大考验,我们五人所携带的水是按照计划分配的,正常情况可以用到返回那天,每个人在炎热的沙漠中行走,都在忍受着口渴带来的痛苦。

临行前我们在纸上签了生死状,这一帮人认识好多年,其实在我们心里,不论遇到何等危险的突发状况,也不会随意抛弃任何一个人。

可以说从进入沙漠的那一刻起,已经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了团队中的每一个人。

这生死状里的内容不外乎谁死了,团队里的成员负责照顾死去队友的妻儿老小。

从白天走到黑夜,每个人都有些筋疲力尽,其实每个人都在坚持着,没有人说停下,都不好意思开口。

地图见小悦走的有些踉跄,又看了看天。

“姜屹,天黑了,夜里在沙漠中行走过于危险,一个不注意可能就会掉入深坑中被活埋”地图说道。

其实地图不说,我也会提出休息的,这队人是我带进来的,我有责任带他们出去,无论成功与否。

“各位亲,不走了,安营扎寨,猴子,大牛,找些柴火,咱们操练起来”我笑着说道。

一路上的气氛都很低沉,我只能试着去缓和。

“好咧”。

“好”。

猴子说完,和大牛扔下背包,想在附近找了一些干枯的植物。

沙漠里有少量的植物,根系异常的发达,甚至可以超过地上部分的几十倍乃至上百倍,这种发达的根系有助于汲取地下的水分,这种植物的根系盘根错节,形成巨大的地下网络。

地图找了一处背靠沙丘的位置,把帐篷打开,五个人五顶帐篷,呈圆形包围,把小悦的帐篷圈在内侧。

此刻小悦正在抖落衣服上的沙尘,起伏的胸脯随着小悦的跳动上下乱颤,我看的有些痴呆。

小悦走到我跟前,趴在我耳边,轻轻的说道。

“屹哥,晚上我的帐篷给你留门,你来吗?”

我咽了口吐沫,刚要回话,小悦狠狠的拍了我屁股一下,哈哈大笑。

“哼,还嘴硬,对老娘有意思就直说呗”。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