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故事开始
作者:懒床小哥  |  字数:3370  |  更新时间:2020-04-12 19:59:47 全文阅读

从他出现的那晚算起,已经过了两周时间,他离开后,怪事一个接着一个,我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甚至怀疑自己可能被这个世界除名或者说眼前的世界都是假的。

2019年3月9号,父亲病重,接到消息后,带着妻儿赶回老家。儿子喂了父亲最后一粒葡萄,他此生最后一口吃的,便沉沉的睡去。这一睡就再也没有醒过来,3月10号父亲去世,3月14号因公司有急事,我必须去处理,只能匆忙赶回,而怪事便从那晚开始。

那天处理好公司的事,回到家中已经是晚上十点左右,洗个澡躺在床上,却也睡不着,只能闭着眼睛。脑海中就像放电影一样,父亲生前的种种,一幕幕出现在眼前。人啊,该对自好一点,死后,一捧灰白骨灰,一个漆木盒子,这就是一生。

......

天灰蒙蒙的,一片松树林中,一人高的篱笆围成一个圈,中间是一栋木制的小房,房前立着葡萄架,一串串葡萄垂下,传来阵阵的果香,葡萄架下放着一个白色的大瓷缸,瓷缸上写了四个金色的小字“年年有鱼”,白瓷缸里养着十几尾锦鲤,见我过去,也不怕,向我游来。

从兜里掏出一块面包,扔进水里,群鱼争抢,溅了我一身的水,抬手摘了颗葡萄放在嘴里,很甜,果汁顺着喉咙慢慢进入胃里,冰凉细腻,这粒葡萄,让我全身的毛孔都张开,舒爽愉悦。

突然间,湿漉漉的感觉从我手背传来,条件反射一缩手,转身看见了一只纯黑色的拉布拉多犬,这狗的体型比我印象中的大很多,小牛犊子一般,我笑着摸了摸它的脑袋,这狗摇着尾巴,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表现的特别兴奋。

“你来了,老儿子!”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入耳朵,我顿时愣在当场,木屋中走出一个身影,高大,结实,面露微笑,一脸的宠溺。

“爸,爸,……”我颤抖着声音说道,眼泪夺眶而出。这么多天失去亲人所带来的伤痛再也控制不住。

“来,坐这说!儿子,咱不哭了,我把你叫来,是想告诉你,我一直在看着你,你看我这个小房子挺好吧,这的环境也好,我还养了一条狗,你不是特别喜欢这品种嘛。爸离开了,你也长大了,以后这个家,你来扛着”。

“爸,我们还会再见面吗?”我问道。

“会的”。

其实在父亲出现的那一刻,我已经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心里其实很清楚父亲已经去世了,知道自己在做梦,只是不愿意醒来,这种重逢,明知道是假的,可我还是沉浸在里面。

“儿子,你回去吧,爸爸舍不得你们,告诉妈妈,我这边一切都好,你和儿媳要把我的大孙子照顾好,最后你要记住一句话,你亲眼所见的东西,不一定是真的,一定要守住本心。还有,身边人不一定是身边人”。

我既然已经醒了,梦境怎么还这么真实。

父亲最后一句话给我听的云里雾里,没等我回问,只觉得无力感传遍全身。冷,彻骨的寒冷,仿佛自己身处冰窖中,又好像一根根的冰刀扎入我的身体。

“啊,疼”我喊了出来,去发现手脚被冻的麻木。我无法动弹。

“谁,谁在那?”我大声问到。

从梦中醒来,睁眼的瞬间,猛然发现,在客厅中,在靠近防盗门的角落里,隐约站着一个人,面容一片模糊,看不清长相,穿着黑色的唐装。

屋内的灯光昏暗,可我清楚的记得,回来时因为有些害怕,把全屋的灯都打开了,而此刻屋内只亮着一盏微弱暗黄的小夜灯。

防盗门被我从屋内反锁,我住在15楼,而这黑衣人,凭空出现在我家里,让我感觉头皮发麻。

慌忙中趴在地板上,手臂僵硬的伸到沙发底下。此刻黑衣人一步一步,慢慢的向我走来,我胡乱的摸索,短短几秒钟时间,却感觉过了好久。终于掏出了一把开刃的战斧,这战斧我当时一共买了两把,主卧床头柜的抽屉里有一把,沙发底下的空隙里也让我塞了一把。

黑衣人一步一步慢慢的向我走近,我挣扎起身靠在墙边,紧握战斧的右手有些打颤,冷汗从脖子流到了后背。

“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你别过来,家里没钱,想要什么自己挑,我就站在这不动,更不会报警”我假装冷静的说道,其实已经快吓尿了。

在我看来,钱财没有命重要,我不会傻到拿着把斧子去跟来历不明的人拼命,他爱拿什么随便挑。

努力控制住自己的身体,这黑衣人真想害我,在我睡觉的时候就已经动手了。我这二百多斤的大胖子,身手不灵活,按兵不动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哈哈哈哈,王小子,防范意识倒是不错,来来来,让你砍,让你砍,你砍我一下”。

黑衣人嗓音沙哑,从喉咙里发出的声音,就如同年久失修的破鼓风机,嘶嘶啦啦的,每次喘气嗓子里又咕噜咕噜的,卡不上来,又咽不下去,让人听的难受。

我努力想看清黑衣人的相貌,可直到他走到我面前,也只能看清楚他那双露在袖子外面干瘦的双手。那双手如同枯木一般,裹了一层薄皮,没有一丝的血色,而脖子以上的部分就如同消失了,灰蒙蒙的,看不清容貌。

听了他的话,我瞬间被激怒,这都什么年代了,跟我玩高手风范。穿唐装跟我玩角色扮演呢!装什么大尾巴狼,这有点太欺负人了。闯入我家里,不偷不抢,在这调侃我,这不有病嘛!

黑衣人并不高,约莫着不到一米七,看那身材,体重也不会超过130斤,按照我一米八,200多斤的体重,有武器的情况下和他对战即使打不过,怎么也不能太吃亏。

“我日你大爷!”一股怒火瞬间燃起,我举起手臂,握着战斧对着黑衣人的脑袋狠狠劈下。

黑衣人“嘿嘿”一笑,不紧不慢的抬起右臂,干枯的右手紧紧握着我的手腕,战斧“啪”的一声,掉落在地板上,黑衣人力气奇大,我与他接触不过几秒钟,手腕被掐的嘎吱嘎吱响。

“太慢,再来!你小子没吃饭吗?天祝的后人不至于这么弱吧,你祖宗年轻的时候力气可是比你大很多,你是白条鸡吗?”黑衣人说完松开我的手。

黑衣人的话让我有些懵,他口中的“天祝”是我祖太爷,也就是我爷爷的爷爷,当年他老人家挑着扁担闯关东来到我们村子。一个人,一把锄头,成了当时远近闻名的大地主。听我爷爷说,祖太爷其实本名叫“王天柱”。只因他来到我们这个村子后,村里的天灾人祸少了,地里的庄稼收成好了。大伙私下说,祖太爷是受了老天爷的祝福,就这么一传十,十传百,给他名字改成了“王天祝”。在我看来,有影响力的还是他老人家大地主的身份,当然,老家的村子,也就叫做“王天祝村”。

这黑衣人竟然知道我祖太爷,还见过他年轻的时候,那这黑衣人的身份就更加让人捉摸不透了。祖太爷那是什么年代,闯关东最早的那批人,活到现在少说也得一百二三十岁了。这黑衣人难道是老王八精修炼成人。我心里这么想,但嘴上打死也敢说,这老王八的战斗力,分分钟秒杀我。

黑衣人见我没有动作,嘿嘿一笑,伸出鸡爪子般干枯的手,屈指在我肩膀上一弹,我来不及躲避,下一刻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倒飞出去,重重落在地上,剧烈的咳嗽,大口喘着粗气。疼,钻心的疼,这老王八是变态吗?

“祖宗,我叫您祖宗,我服了,真服了,您别玩我了,我打不过您”。我也没起身,就这么坐在地上,以美人卧塌的姿势仰头看着黑衣人。

黑衣人见我这般,嘿嘿一笑,转身把冰箱打开了,从里面拿出一罐可乐,就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还尼玛翘起二郎腿,虽说看不清他容貌,却见他咕咚咕咚的喝起来,几秒钟后一罐可乐下肚,完事还打了个嗝,这一举动,我顿时无语了。

“胀死你个老王八”我心里想。脸上却堆着笑,事情到现在,我也看开了,打不过,跑不了,走一步算一步吧。什么妻儿老小,我管不了了。

“老祖宗,您就给我个痛快吧,这么折磨我,我受不了”。我真心要到了崩溃边缘,这都什么事啊,口渴来我家蹭可乐喝?

“去,再给我拿一罐,越凉越好,这玩应喝着真舒服哈”。黑衣人的话,差点让我吐血。

起身,他一罐,我一罐,家里沙发的形状是L形,他坐角落,我一屁股坐他对面。

看着黑衣人喝完饮料,开始在怀里掏,那一刻,我感觉心脏都要跳出来了。这是喝饱了,准备杀人了。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我抄起身旁的战斧,准备和他来个鱼死网破。

“我日你大爷,跟你拼了”。

黑衣人嘿嘿一笑,我还没近身,下一刻,又飞了。

“王小子,这个给你,你的好日子到来了”。

黑衣人说着扔给我一个方形的盒子,大小与首饰盒相当。

“我说祖宗,您不是想给我下药,然后肛我吧,我可是直男,来不了这个,杀人不过碗大的疤,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上我,肯定是不行”。

黑衣人又是“嘿嘿”一笑,笑声中有一丝的得意。

打开盒子,一个小拇指大小圆柱体,用暗红色的线捆绑结实。拆开一看,让我有些哭笑不得

“祖宗啊,咱们是不是在拍真人秀啊,你们玩恶搞吗?这屋内是不是藏了摄像头啊?饶了我吧!我说祖宗,您老送我一面膜是怎么一回事啊”。

“王小子,这是生根面皮!你!接着睡吧”。

黑衣人话音刚落,只觉得眼前一黑,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

起床,去卫生间,“我的妈呀,我是谁!?”。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