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魔道血枭 > 正文
第107章,令牌
作者:百香沟  |  字数:3523  |  更新时间:2020-05-27 19:27:45 全文阅读

第107章,令牌

众人打量了四周,又研究了石门,都没有任何的发现。

三长老不愧是破除机关的高手,将目光看向了两尊石狮子。

“我始终觉得,这两尊狮子有点古怪!问题应该就在这个上面!”

众人闻言,都看向了两尊石狮子,越看越是心惊,越看越是胆颤,明明是两尊死物,总感觉像是活着一般。

三长老围着左边狮子转了一圈,仔细打量着狮子身上的每一处。

三长老越看狮子,越觉得不对劲,却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三长老顺着狮头往下摸,一直到前爪,阵欲收回手,却发现前爪的不远处,有一条不易发现的缝隙。

三长老顺着缝隙一直看去,只见这道缝隙围绕了这尊狮子一圈,三长老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连忙朝着另一尊狮子走去,这一次并没有去仔细打量,而是直接看向地面,右边的这座狮子周围,也有一条缝隙,只不过这条东西隐藏的太好,不仔细看的话,还真就难以发现。

三长老缓缓的直起身来,开口道。

“来几个人!帮忙转动这两尊狮子!都朝着石门的方向!”

众人闻言,都是一头雾水,也没有多问,快速转动两尊石狮子。

当两尊石狮子面朝石门的时候,石门剧烈抖动起来,从中间渐渐列出一条缝隙,缓缓的朝着两边分开。

“啊!鬼啊!”

黑衣男子连忙惊叫了起来,抬手指着石门的正中间。

众人顺着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里边石室的正中间,竖起一根圆石柱,上面盘膝而坐一具干尸,这具干尸比起之前被吸干的三人,也好不到哪里去。

此间石室里边,全是厚厚的灰尘,四周放着几口大箱子,四周还有几个小石台,台上放着各种各样的盆器,盆器中装的正是各种珠宝玛瑙。

众人看到这一幕,都有些蠢蠢欲动,双眼之中满是贪婪的光芒。

陈妙缓缓的抬起手,叮嘱道。

“我们进去都别乱动!什么东西都不要碰!我让你们取的时候,你们再取!”

众人微微点头,随后跟着陈妙的脚步,缓缓踏入石室之内。

陈妙走到那具干尸身前的时候,仔细的打量了一眼。

这具干尸双眼凹陷,嘴里叼着一块令牌,双手平放在两膝之上。

陈妙看着干尸的这副模样,嘴角露出一丝讥嘲,心里暗道,这不用多说,肯定也是一位修仙者,但是他的这副坐态,是不是有些太过古怪了一点。

人死后,最大的忌讳就是嘴里还叼着东西,这叼块令牌又算是个怎么回事儿呢?话又说回来了,万一这个是地方风俗呢?这个,谁又能够说的准呢?

陈妙想到这里,便不再理会朝着四周的箱子看去,众人紧随着陈妙身后,跟着陈妙在不停的打转。

就在这时,那具干尸的位置,却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啊~”

众人扭头望去,只见一名黑衣男子,手中拿着那块令牌,自己的胸口已经被洞穿透。

干尸嘴中发出桀桀的怪笑声,随后张口咬住黑衣青年的脖子,大口大口的吸走,黑衣男子的精血。

干尸的脸上,逐渐变得红润起来,扭过头冲着众人冷笑着 。

与此同时,门外的两尊石狮子,一双眸子变得血红,硕大的鼻孔里冒着粗气,浑身渐渐开始龟裂。

陈妙脚步一错,朝着干尸冲去,干尸仿佛能够感觉到陈妙的不好惹,不与其正面对抗,而是朝着众人扑去。

陈月抬手一挥,放出一个黑色光罩,将众人护在黑色光罩里边儿,随后抬手一挥,一根簪子速度极快的扎向干尸。

干尸连忙躲过簪子的攻击,飘身朝着出口逃去。

事到如今,陈妙怎么可能会让他跑?身影一闪直接拦住干尸,抬手一道血色掌印打出,直接将其逼退开来。

“一只刚开启些许灵智的小僵尸而已,还敢在妙爷面前牛气?你这是在找死啊!”

陈妙心念一动,血色大手一把抓向干尸,干尸自然也不会坐以待毙,连忙朝着远处飘去,想要躲开陈妙的攻击。

陈妙自然不会给其这个机会,双手不停的朝着干尸挥动,干尸躲无可躲,被当场切成一堆碎块。

提步走向那冤枉死的黑衣人,嘴角露出一丝讥嘲。

“不听好人言,吃亏在眼前!”

陈妙蹲下身子,从其手里取出那块令牌,放在眼前仔细的打量起来。

此令牌呈椭圆形通体成黑色,以不知名的黑石制作而成,上面还刻有古朴的浮雕,正是一头狮子。

陈妙抬手,将令牌收起,正欲起身,忽然感觉身后,如同芒刺在背。

再一看众人的目光,纷纷露出恐惧之色,抬手指着自己的身后。

后脑勺,还传来股股热气,下意识的放出神识一看,心里打了个激灵。

两头血狮,距离自己不到五公分,两个硕大的大脑袋对着自己的后脑勺,一滴滴腥臭的粘液从狮嘴里流出,滴在自己脖颈处。

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敢乱动分毫,陈妙依旧保持着蹲立的姿势,脑海中快速涌出各种念头。

两头血狮子渐渐的低下头颅,朝着陈妙脖颈缓缓靠近。

陈妙突然变幻出十几道身影,将两头血狮子团团围住,正是那招血影迷踪。

两头狮子眼见如此多的身影,眸子里,满是迷茫之色。

“杀!”

陈妙冲着两头血狮,发出一道冷哼,随后十几道身影同时抬手,朝着两头狮子一阵狂舞。

两头血狮还未曾反应过来,就被感应针的神威斩成一堆碎块,鲜血喷洒一地。

陈妙抬手一挥血影迷踪消失,一个闪身来到众人身前。

“把东西都收了吧!我们继续前进!”

陈月闻言,抬手撤掉黑色防御罩,快步跑到陈妙身前,一把将其抱住,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流。

“老爹!刚才真是吓死我了,那两头狮子就在你的背后。”

陈妙轻轻拍了女儿的后背,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老爹没事,都过去了!”

如此近的距离,陈月闻到了,老爹脖颈处的气味儿,捂着鼻子连忙后退几步,一脸的嫌弃之色。

“哎呀!老爹好臭啊!多久没洗澡了!”

陈妙嘴角微微抽动,挠了挠头,脸上露出一丝尴尬的笑容。

“这个,还真不是我的原因,是那两头狮子的唾液!”

三长老闻言,仿佛想起了什么,连忙开口为陈妙解围。

“嗯,好像是这样的,刚才情况紧急,是有看到狮子的唾液滴下。”

陈月微微点头,这才面色一缓,开口道。

“哦,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

陈妙摆摆手,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修行之人,哪怕是千年不洗澡,也不会有半点异味。”

已经将诸多宝贝收起的陈天羽,缓缓的朝着众人走来。

“妙儿,一切都搞定了,可以继续前进了!”

陈妙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开口道。

“继续前进!”

众人跟在陈妙身后,缓缓的朝前走去,顺着山洞内的一扇小门,穿过左弯右拐小道,眼前的道路终于变宽。

陈妙带着众人来到一个三岔路口,右边是通往

石壁上也有了变化,印上了一个个小狮子图案,这些小狮子活灵活现,神态各异,可以说是神乎其技。

地面的青砖上,刻画着密密麻麻的半圆形石子,众人抬脚踏在其上,还能够享受到鹅卵石地一般的脚底按摩。

陈妙嘴角微微勾起,啧啧称奇。

“想不到古人也有这样的能工巧匠,能够弄出贴呼现代的工艺,此人真是了不起呀!”

众人缓缓的朝前走去,两旁石壁的上方,皆有长明灯,每走十步便有两盏,火光渐渐将众人的影子拉长。

不一会儿,前方的青石壁出现一大三小四扇门,最大的石门就是通道的尽头。

这扇大石门上有高高凸起的门钉,这些门钉的排列,晃眼一看毫无顺序可言。

众人的脚步又加快了几分,已经来到第一扇小石门前。

这扇小石门并没有门钉,与一般的石门也差不了多少,石门顶上,还写着两个歪歪扭扭的大字:金库!

唯一不同的区别就是,这扇石门的右侧,有一个椭圆形的凹槽。

陈妙抬手轻轻摸了摸凹槽,下意识的拿出那块令牌进行对比,惊奇的发现,令牌与凹槽完全吻合。

陈妙将神识,探入其内,只见里边,金银珠宝堆积如山,石室内的墙上,有两盏长明灯。

门后的两侧,分别站立着一具,手持长戟的青铜甲卫兵,这两具甲卫如同石雕一般,没有半点气息。

陈妙看到这里,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丝玩味儿的笑意,掂了掂手中的令牌,开口道。

“你们都站远一点!我准备开门了!还不知道有什么暗器勒!”

众人闻言,纷纷向后退去,渐渐远离了这扇石门。

陈妙抬手将令牌放入凹槽内,随后,身影一闪,朝旁边移开了一段距离。

就在陈妙刚移开的一瞬间,石门猛的朝两侧回缩,百余支寸许长的黑色箭矢,咻咻咻的激射而出。

黑色箭矢牢牢的钉在石壁上,在场的众人一阵惊慌失措,眼睛都看直了。

这些暗器速度如此之快,要是开门的那个人没有注意的话,此刻已经被钉在墙上了。

陈妙心里暗自庆幸,还好自己有先见之明,不然的话,就算不被钉在墙上,也会一阵手忙脚乱。

大长老抬手朝前一挥,开口道。

“走,咱们进去看看!”

陈妙连忙抬手,急忙叮嘱道。

“我总感觉里面的两具铜甲兵有问题!大家还是都小心点好!”

大长老微微点头,手握青芒长刀,提步跨了进去 。

后边的人紧跟而上,大长老没走几步,身前袭来两杆大戟,整个人如同断了线的风筝,径直倒飞而去。

陈妙身形一闪,一把抓住大早上的手臂,大长老的身形,立马停了下来。

大长老的后背,只差一毫米,就撞上了墙上的箭尾,三长老见此,也是暗自为其捏了把汗。

从鬼门关捡回一条命的大长老,连忙单膝下跪,感激涕零的开口道。

“陈妙,你又救了我一次!以后咱们就以兄弟相称!”

陈妙连忙扶起大长老,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大长老不必多礼!我与在场各位,都是过命的兄弟!生死线上没有辈分!”

三长老正欲开口说些什么,石室内突然传出两声凄厉尖啸!尖啸声刺激着众人的耳膜。

众人纷纷朝着石室内望去,只见那两个铜甲兵,睁着血红的眸子,转身朝着众人望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