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魔道血枭 > 正文
第84章,最后的交代
作者:百香沟  |  字数:3959  |  更新时间:2020-05-20 00:21:53 全文阅读

第84章,最后的交代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瞬间,五年多的时间匆匆而过。

通天岭的一块巨大青石上,盘膝坐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老者身穿一袭黑袍,虽然身子有些佝偻,脸上也布满了皱纹,双眼仍旧是炯炯有神。

老者手持一本黑色典籍,目光注视着黑色雾霾的方向,内心久久都不能平静。

良久,两道黑色遁光缓缓而来,降下遁光来到老者身后。

陈璇快步上前,来到老者身边,缓缓的开口说道。

“父亲,我扶您回屋歇歇吧!都看了一天了!”

老者缓缓的站起身来,扭头对着陈璇淡淡的开口说道。

“璇儿,你们两个如今也是筑基期的修士了,为父也该放心了,帮我召集护法以及长老,全部到大殿,我要说点事儿!”

“是!”

陈璇连忙拱了拱手,化作一道黑光,朝着山下奔去。

陈月快步上前,将老者小心翼翼的搀扶住,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父亲,那我就来扶你吧!”

黑袍老者摆了摆手,尽量的挺直腰板,缓缓的开口说道。

“你还有别的任务!去谷中,通知蜂后!就说我快要离开了!”

陈月一听,有些慌了神,急急忙忙的开口问道。

“父亲!你要去外界了?”

黑袍老者抬手摸着小女孩的脸颊,淡淡的开口说道。

“月儿,为父这就要离开了!以后要听爷爷奶奶的话,多跟着哥哥修炼!不要再淘气了,知道吗?”

陈月眼泪哗啦啦的就流下来了,搀扶父亲的手,也握得更紧了些。

“父亲!我要和您一起去!我要去照顾您!”

黑袍老者抬手理了理小女孩额前的秀发,眼中满是宠溺之色。

“月儿呐!为父这一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你要替为父照顾好爷爷奶奶!知道吗?”

陈月点了点头,眼角仍旧挂着泪水,转身朝着远方飞去。

黑袍老者一人站在青石旁,看着远方的那一抹残阳,嘴角微微露出一丝笑意。

“耽搁了几年!是该出发了!”

妙天殿中,聚集了百多头妖兽,修为都在二阶顶级妖兽的范畴。

此刻的大殿热闹非凡,纷纷都在议论着,就在这时,五人从一旁的后殿走出,快来到众妖身前。

“见过伯父!伯母!”

众妖兽匍匐在地,脸上满是恭敬之色。

陈言挥了挥手,示意众妖都起来,这才缓缓的开口说道。

“是妙儿叫你们到这里来的?”

站在首位的紫渊,连忙拱了拱手,恭敬的开口说道。

“启禀伯父,正是陈老弟叫我们来的!”

陈言摆了摆手,看了在场的众妖一眼,沉声开口说道。

“好啦好啦!多注意点,别露出马脚!这小子精明着呢!”

此话一出,全场瞬间安静了下来,不大一会儿的功夫,殿门口出现一佝偻的黑袍身影。

众妖一看,连忙匍匐在地,恭声开口道。

“恭迎大王!恭迎大王!”

黑袍老者抬步跨入殿门,微微抬了抬手。

“各位兄弟这么客气做什么?快快请起!快快请起!”

紫渊见黑袍老者走来,连忙拱了拱手,缓缓的开口问道。

“不知陈老弟,叫我等来,有何要事啊?”

黑袍老者缓缓的朝着陈言的方向走去,稳定身形以后,这才淡淡的开口说道。

“我要去外界了!来给诸位兄弟说一声!”

此声并不大,但是听到在场各位的耳中,却是犹如晴空霹雳一般,震得耳膜嗡嗡的。

黑蜘蛛脸色一变,动了动前肢,急忙开口问道。

“大王,这就要走?”

在场的众妖纷纷望向陈妙,眼中满是恳求之色。

黑袍老者看见众妖的眼神,心里也是一阵不舍,长长地出了口气,缓缓地开口说道。

“我也舍不得诸位兄弟!但是我不能不走哇!陈妙走后,希望大家能够团结一心,将这座山头发扬光大!”

众妖匍匐在地,齐声大吼。

“大王有令!我等自当遵从。”

陈妙抬了抬手,示意众妖都起来,右手一翻一个黑色锦囊出现在手中,随手抛给了黑蜘蛛。

“这里面装了诸多修炼资源!应该能供全山上下,百年所需!你且将它收好了!”

黑蜘蛛闻言,连忙上前接过锦囊,将其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

就在这时,殿外响起了阵阵嗡嗡之声,不大一会儿的功夫,只见陈月快步走了进来,与她同行的,还有身材丰满的育金蜂后。

“恩公!这就要走?小女子都还来不及准备厚礼呢!”

陈妙看见育金蜂后的到来,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只不过满脸皱纹的陈妙,他的这个笑容,确实有些瘆人。

蜂后见此,连忙退后了数步,连忙笑着开口说道。

“恩公!你还是别笑了吧!你这笑着比哭着还恐怖!”

蜂后此话一出,引得众多妖兽怒目相对,陈妙瞬间嗅到了火药味儿。

“好了好了,你们这是在干什么?人家蜂后是老朋友了,开个玩笑而已!”

众妖闻言,激动的情绪,这才有所缓和。

陈妙望着蜂后,继续开口说道。

“蜂后!让你见笑了,你也别往心里去!”

蜂后闻言,脑海中思绪万千,刚才众妖的举动,着实吓了自己一跳,随后转念一想,如果换作是自己,手底下的孩子们,也会如此做的。

“没事没事!这很正常!我不会在意的!你也知道,我是开玩笑开惯了!”

陈妙高举双手,示意全场都安静下来,有些神秘的开口说道。

“不用我说,你们都应该知道,这个世界是有法则限制的!修为最高就在筑基后期大圆满!”

众妖闻言,皆都点了点头,不敢插话,静静的听着陈妙接下来的言语。

“但是,我有个猜测!原本应该是没有这个修为限的!就是因为多了那座阵法!这才有了这个限制!”

不光是众妖,就连陈言夫妇二人听到这里,都是瞪大了双眼,满脸都不可思议之色。

然而陈妙并没有就此停止的意思,自顾自的继续说下去。

“如果这座阵法消失!那么这个小世界就会恢复原有的秩序!你们也可以进入更高的境界!说不定修炼环境也会有所改变!”

众妖听了这番言语,均都是内心震撼,激起了一股长生的洪流!

育金蜂后终于有些憋不住了,满脸疑云的开口问道。

“这阵法怎么才能消失呢?”

陈妙拍了拍手,眼中露出一丝赞赏之色。

“这位美女问的好!要怎样才能消失呢?据我观察,这座阵法只是一次性阵法,意思就是说使用了,它就会崩溃消失!它还是单向的传送阵!”

众妖这才恍然大悟,脸上的表情相当精彩,仿佛写着四个字:原来如此!

就在这时,一语不发的陈璇,缓缓的开口说话了。

“父亲!我也是筑基期的修士了,我要陪您一起去外界!”

陈妙闻听此言,毫不犹豫的否定了,抬手摸了摸陈璇的小脑袋,缓缓的开口说道。

“你不能去!你老老实实留在这里!”

冰琳却缓缓的说出了一句,让陈妙大感意外的话语。

“妙儿,还是带一个孩子一起去吧!你在那边没有亲人,我们放心不下!”

陈妙摇了摇头,脸色有些难看,眼角还泛起点点泪花。

“母亲!你知道那边有多么危险吗?带上孩子陪我一同涉险,那不是害了他吗?”

陈言抬了抬手,缓缓的开口说道。

“我们就是知道危险,才不让你一个人去!让一个孩子陪你一起去,相互也好有个照应!我们这样才能放心的下!”

陈妙一阵低头不语,陈璇又急忙恳求道。

“父亲!您就带我一起去吧!”

陈妙猛的抬起头,满脸的愤怒之色,大声呵斥道。

“你不准去!我带月儿去!”

陈月满脸的欣喜,连忙走过来,扶着自己的父亲。

陈璇看了一眼自己的妹妹,有些疑惑的开口问道。

“父亲,你为什么不让我和你一起去?我并不比妹妹差呀!”

陈妙一听,抬手一巴掌扇了过去。

“你一个男子汉,你还和妹妹比?你的责任更加的重!为父走了,你要替我,守护好我们这个家!你要努力修炼,争取有一天离开这个世界!我在外界等你!不要让我失望!”

被扇了一巴掌的陈璇连忙跪在地上,满脸的泪水,声音有些哽咽。

“父亲!孩儿明白了!一定不会让您失望!我会担起这个责任!我会很努力修炼,到外界去找您的!”

陈妙伸手将孩子扶起,轻轻的摸了摸,那边带有五指印的脸颊,眼角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

“这才是我陈妙的好儿子!我等着你!”

陈妙拉着女儿的小手,缓缓的朝着殿门外走去……

黑色雾霾外,黑压压的一片妖海,妖兽的数量足有数十万之多。

走在最前边的却是七个人类,正中间的则是一位头发花白,穿着一袭黑袍,身子还有些佝偻的老者。

黑色雾霾前的陈妙,右手一翻,手中出现一个漆黑如墨的葫芦,咬破手指,一滴殷红的鲜血没入葫芦口,随后冲着葫芦打出一道法诀。

只见葫芦口中,传出一股庞大的吸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将恐怖的黑雾全部收进葫芦里,成堆的白骨映入所有妖兽的眼中。

做完这一切的陈妙,又显得老了几分,连忙转身看向众妖,微微抬了抬右手,缓缓的开口说道。

“好啦!诸位兄弟就送到这里吧!”

陈妙、紫渊、陈月三人一同朝着,那扇石拱门走去。

就在这时,在黑蜘蛛带领下,众妖兽匍匐在地,口中大吼道。

“大王保重!保卫家园!发扬光大!永世不忘!如有违背!人神共诛!……”

慷慨激昂的吼声,响彻整片禁区。

陈妙闻听此声,身形一顿,满是褶皱的脸上露出畅快的笑意。

二人一熊,快速穿过一二层,直接来到第三层,那座阵法依旧是在那里,没有丝毫的变化。

一旁的几具尸体,早已经过岁月的侵蚀,化作几具白骨。

陈妙缓缓的来到传送阵前,仔细看着上面的一个个符号,这些符号犹如细小的蚂蚁一般,不仔细看的话还难以发现。

密密麻麻的符号汇成一幅又一幅,的古怪图画,随着传说中的光华缓缓流转着。

传送阵的最下方,刻有一串儿歪歪扭扭的文字:

切记,此阵只载一人!以血脉之人开启!晶石的数量影响着传送的距离!

陈妙看到这里,不由的想起,血因子渐渐消散的时候,曾说过的一句话:

这座传送阵的目的地,很有可能就是魔君的洞府,必须得中途的时候传出来,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陈妙想到这里,嘴角微微露出一丝笑意,缓缓的开口说道。

“你们两个到玉牌空间里面去吧!这座传送阵只能传送一个人!”

紫渊与陈月并未多说什么,微微点了点头,便被陈妙收到玉牌空间里面。

陈妙快步来到第二层,抬手一挥,一阵狂风卷动,将第二层的所有仙晶全部收起,又连忙来到第三层,收走所有的魔晶。

做完这些的陈妙,缓缓的踏上传送阵,手中握着那本浴火魔典,此刻的陈妙,体内的法力少的可怜,整个人如同一节被晒干的枯槁!

传送阵中渐渐涌动着点点黑光,整座山头突然晃动一下,又再次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陈妙看到这里,心里咯噔了一下子,难道晶石的数量不够?导致传送阵催动不了!

陈妙突然想到了什么,嘴角艰难的挤出一丝笑意,咬破手指,鲜血不停的滴在传送阵上。

不大一会儿的功夫,传送阵突然涌现大量的黑光,如同黑色雾霾一般,紧接着,整座山头剧烈晃动了起来。

仅仅只是几个呼吸间的功夫,地上空荡荡的一片,整座山凭空消失不见,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