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魔道血枭 > 正文
第65章,汹涌的攻击
作者:百香沟  |  字数:3548  |  更新时间:2020-05-13 17:20:25 全文阅读

第65章,汹涌的攻击

“既然老哥这么说的话,那我也就彻底放心了!”

陈妙拿起酒壶,将两个空杯满上。

“不知老弟需要我做什么?”紫渊连忙举起酒杯,静等对方的下文。

“我不需要老哥做什么!最后关头出力就好!当然了,这一切都要听我指挥!因为我也想离开这个世界!”陈妙也举起酒杯与紫渊碰了一下。

“那好!到时候全听老弟指挥!我这条命就托付给你了!”

紫渊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酒杯轻轻的放在桌上。

“不知老哥,还有什么想做的没有?我可以和你一起去完成!”

陈妙右手一翻,拿出一枚玉筒简,递给了紫渊,继续开口说道。

“这里面的东西!就当给老哥一个福利!”

“我有一点恩怨需要了结!那就是去青猿山找青猿王报仇!”

紫渊接过玉筒简,毫不犹豫的往头上一贴,顿时脸上又惊又喜。

“陈老弟,这可是份大礼呀!”

“嘿嘿!我们现在都是兄弟,给老哥找找乐子,这也是应该的呀!”陈妙摸了摸下巴咧嘴一笑。

“对了,我也送你一个东西,希望能给你点帮助。”

紫渊仿佛想起了什么,顺手递过来一个玉筒简。

“好!我有个事情要问你,这个可以待会再看!”陈妙接过玉筒简,将其放在了一旁。

紫渊点了点头,拿起酒壶倒满两个酒杯。

“这座阵法里面的人,现在是死是活?”陈妙拿起酒杯,小酌了一口。

“她就是姬雪,她死没死我不知道,这女人说她是蛇蝎心肠也不为过!行事作风之歹毒,完全超乎你的想象!”

紫渊脸色难看至极,仿佛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

“你为什么?不破开阵法看一看呢?”陈妙有些疑惑的开口问道。

“不管我用什么方法!都接近不了这道石门,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我在阵法之道上也有所涉猎!她的这个阵法我知道怎么破解,但是我破解起来完全没有作用,仿佛有一道无形力量,在冥冥之中阻止我破开这座阵法!”

紫渊拿起酒杯,缓缓的站起身来,朝着石门的方向走去,抬手丢出一个火球术,这个火球刚一接近阵法,就仿泥牛入海一般,被化解的干干净净。

陈妙屈指一弹,一颗紫色火球,迅速飞出,撞击在石门的阵法上,发出砰的一声轻响。

“我感觉她是在针对你!怕你对她图谋不轨!”

“我要是能够,将她捉住!我会让她受尽人间酷刑!让她生不如死!”

紫渊满脸的愤怒,声音更是有些嘶吼起来。

“紫老哥,看来你被她害的不轻了!居然有这么大的仇恨!”

陈妙抬手一挥,桌上出现两盘花生米,两双竹筷子。

“别提了!这女人太恶心了!”

紫渊摇了摇头,拿起竹筷子,准备夹一粒花生米,让他有些无语的是,自己不管怎么夹,花生米就是起不来。

“那我就帮你一把!我去破坏阵法,到里边把她揪出来!”

陈妙拿起酒杯,抓起一把花生米就往嘴里塞,随后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

“你要进去?那你可要小心了!我估计这里边也是危险重重啊!实在不行,你就退回来!搭上一条命不值得!”

紫渊连忙开口提醒了几句,就怕自己的合作伙伴,发生没有必要的意外。

“这个你大可放心!我可没有这么容易挂掉!我们还要一起去夺魁首呢!”陈妙缓缓的站起身来,朝着石门走去。

陈妙来到石门前,盘膝而坐,手中法诀快速掐动,一个个血色符号漂浮在身前,快速汇聚成一把血色钥匙。

“给我去!”

陈妙一声轻斥,血色钥匙一下没入石门里边儿,在感受到外物的入侵,石门上立刻亮起了各种古怪的符号。

这些古怪的符号,如同水中的鱼儿一般在石门上不停的游动着,顿时散发出耀眼的黄光。

陈妙手中法诀继续掐动,不大一会儿的功夫,第二把血色钥匙凝聚而成,抬手向前一点,钥匙再次没入石门中。

紧接着,手中法诀突然一变,石门之上亮起点点血光,随着时间的推移,石门之上的血光越来越多。

耀眼的黄光一点点的开始暗淡,缓缓的开始崩溃,陈妙手中的法诀越来越快,石门上的血光,逐渐开始如开水般的沸腾起来。

开始亮起一个个血色气泡,不大一会儿的功夫,血色气泡越发的汹涌澎湃,整座阵法都在剧烈动摇,仿佛随时都会崩溃一般。

紫渊看到眼前的这一幕,感到非常的诧异,越来越看不透眼前之人,心中隐隐觉得自己这些年的阵法研究,不管布置出何等阵法,只要遇上他恐怕都白费了。

“轰!”

正当紫渊失神发愣之余,一声突如其来的爆炸声,将他彻底惊醒。

这对自己来说,坚不可摧的阵法,却被眼前之人在短短时间之内,彻底破除。

陈妙缓缓的站起身来,指着已经破碎的石门,冲紫渊喊道。

“紫老哥,你要不要进去看看?”

“走!”

紫渊猛地往前一冲,刚要接近石门之时,却被一股巨力推开,直接砸在洞府的一面石壁上,将石壁都砸出一个大坑,随后重重地掉在地上,口中喷出一口鲜血。

“紫老哥,你怎么了?”

陈妙连忙上前,扶起口吐鲜血的紫渊,连忙开口问道。

“没事!只是内府受了些许损伤,并无什么大碍!”

紫渊连脚步有些踉跄,显然是受创不轻呐!

“那你自己恢复一下,你要是觉得无聊的话,可以考虑一下,我给你的东西!绝对让你回味无穷。”

陈妙将其扶到凳子上,这才转身朝着石门走去。

陈妙刚一踏入石室内,就感觉两眼一抹黑,伸手不见五指,右手一翻,一团拳头大小的紫火,漂浮在手中。

这也才看清身周一小块地方,根本就起不了什么作用,下一秒,火团化作无数萤火虫般的小点,缓缓的朝着四周扩散。

不大一会儿的功夫,四周开始逐渐明亮了起来,这间石室谈不上很大,但是却很宽阔。

那是因为石室内的东西很少,除了两个花盆以外,就只有一头石狮子了,这头石狮子刻画得活灵活现,犹如一头真正的雄狮望天长吼一般。

四周都是光滑平整的石壁,没有任何通往下一密室的道路,陈妙看到这里心里泛起一阵嘀咕。

莫非只有这一间石室不成,还是说这里的那位姬雪,早就离开了这里?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陈妙散开所有神识,仔细扫视着石室内的一切,惊奇的发现这是两朵向日葵。

陈妙越来越搞不明白了,要知道这间石室内是没有丝毫的光线的,一般的花草都不可能存活,更别说是向日葵了,那么这两朵向日葵,在没有长年没有阳光的滋润下,又是如何存活的呢?

陈妙突然发现,这两朵向日葵花与平常的向日葵,颜色有些不大一样,普通的向日葵花都是金色花瓣,而这两朵却是黑色的花瓣,这未免有些太不可思议了些。

正当陈妙陷入沉思之时,脑海中突然响起血因子的声音。

“暗幽毒葵!”

陈妙立刻回过神来,冷冷的盯着那朵黑色葵花。

“这暗幽毒葵是什么东西?”

“这是一种只能生长在阴暗之地的剧毒葵花,它散发出的花香,那毒性之猛烈,可以轻松将一名猝不及防的筑基修士当场毒死!”血因子放下手中宝典,耐心的讲解道。

“这么厉害!那可是好东西呀!”陈妙打开魔气护罩,慢慢的朝着暗幽毒葵靠近。

“你干什么?这东西拿来没用啊!筑基修士你可以轻松杀死!而且这东西对有防备的筑基修士,起不到任何作用!如果要是金丹期的修士,就算毫无防备!也可以轻易将此毒祛除!”

血因子一脸不屑之色,仿佛这东西就跟一坨臭狗屎一般,不讨人喜爱。

“嘿嘿!我拿来有用!”陈妙咧嘴一笑,并没有解释什么,继续朝着暗幽毒葵靠近。

就当陈妙距离暗幽毒葵还剩几步远的时候,突然右脚下的地砖凹陷了下去。

紧接着四面石壁传来咔嚓的声响,四周石壁上多了数百个孔洞。

下一秒嗖嗖之声,不绝于耳,密密麻麻的风刃朝着陈妙激射而来。

陈妙见此情景,哪还不明白此刻发生了什么?自己这是踩到机关了,连忙身影一闪,暂时躲过了这轮攻击。

密密麻麻的风刃扑了个空,击打在地砖上,地砖被腐蚀出一个个孔洞,显然这些风刃都是都是含有剧毒的。

陈妙看到这一幕,心里大骂不已,这特么的居然还有毒,随后飘向一旁,再次落地之时,脚下的地砖又凹陷了下去,另一面石壁的那头石狮子,双眼冒着红光,直扑陈妙而来。

风刃根本就没有停止的意思,一轮又一轮的朝着陈妙袭来,那头石狮子也在不停的猛扑,嘴里时不时的吐出一团光球,朝着陈妙轰击而来。

有毒素的风刃,和这些光团,自然是不能硬扛的,只有不停的闪躲。

不大一会的功夫,地面出现一个个脸盆大小的坑洞,还有被诸多风刃那猛烈的剧毒所腐蚀出的小洞。

地面显得有些颇为狼藉,又有更多的机关被触发,各种各样的机关陷阱,都朝陈妙袭来,丝毫不给喘息的机会。

陈妙一边躲闪,脑海里不停的思量运转着,这地面上都被掀了个顶朝天 ,怎么见不见下一间石室的入口。

陈妙的脑海中,突然升起一个大胆的想法,这些攻击都是成直线的,并没有准确的追踪自己。

也就意味着它们攻击了,就不能改变方向,如果将它们引向四周的石壁,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陈妙想到这里,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连忙将这些各种各样的攻击,全部引向四周的石壁。

一连击毁了三面墙,均都毫无收获,除了黄土,依旧是黄土,就在这时,一个脸盆大小的光球再次袭击了过来。

陈妙连忙飘身往旁一闪,这枚光球击打在了第四面石壁上,光球砸在石壁上,露出一个脸盆大小的漆黑孔洞。

“有戏!应该就是这里了!”

陈妙咧嘴一笑,抬手一挥数十道刀气斩出,这些刀气居然起不到多少作用,也只好将更多的风刃,以及各种攻击引了过来。

有了这些攻击的好心帮助,第四面石壁上被破开一道可以通过的大缺口。

陈妙见此,一只紫色大手将暗幽毒葵抓起,毫不犹豫的朝着缺口钻了进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