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魔道血枭 > 正文
第20章,惊险大战
作者:百香沟  |  字数:3552  |  更新时间:2020-04-26 11:33:41 全文阅读

第20章,惊险大战

陈妙神识一扫,一颗紫焰火球弹射进石屋,落在灯盏内,石屋里,顿时大亮了起来。

“上前探路,别乱碰其他东西!”

陈妙一声令下,血魔立刻带领血傀儡率先进入,随后陈妙也一步迈了进去,虽然在石屋外用神识查探过里面的情况。

但也只不过是看了个大概,并没有现在看得这么清楚,当下就让陈妙大吃一惊,这个石屋居然比外边还要大上许多,映入眼帘的是一口巨大的炼丹炉,丹炉中隐约有一丝药香飘出,就是不知道是何种丹药。

丹炉正前方有一张石床,一具白发披肩的干尸盘溪坐在石床上。

这具白发干尸,干瘪且枯败的面皮再加上暗淡无神的双眼,呆呆的注视着眼前的巨大丹炉。

显得有些瘆人无比,后背发凉,冷汗直冒哇!浑身寒毛都倒竖了来,有些心惊胆颤了起来。

正在陈妙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道低沉且沙哑的声音。

“嘿嘿!小鬼,还我命来!”

这一下子直接将陈妙吓得一P股坐在地上,浑身上下立刻被冷汗打湿,只感觉浑身凉飕飕的。

“啊!不要过来!不要过来!给我滚开!快滚开!”

这时候的陈妙,哪里还有,灭人夏家满门,猎杀妖兽的凶猛样子啊!现在的简直是有些狼狈不堪呐!

正当陈妙被吓得有些失魂落魄的样子,血因子开口大笑了起来。

“哈哈!敢灭夏家满门的陈妙大少爷,居然还被一具死了万年的干尸吓住,你特么是要笑死我呀!”

陈妙一听是血因子搞的鬼,此刻心里的恐惧感顿时荡然无存。

“血因子,你特么想要吓死我呀!这是本能反应嘛!我特么削死你!”

“诶,臭小子,我给你消消心魔,免得你以后去了外界,遇到更恐怖的事物直接被吓死了,我们还怎么合作呀!”

血因子看了陈妙一眼,嘴角露出一丝大有深意的笑容。

“嗯!不怕了,我是魔修,我怕这个做什么?”

陈妙目光坚定的开口,陈妙经历了这件事以后,胆子越发的大了起来,杀伐手段也更加的果断与狠辣了起来。

“臭小子!这干尸身上的黑色衣袍是件好东西,一会儿取下来自己穿上。”血因子说完就默不作声了起来。

听了血因子这么一说,陈妙一眼望去,这具干尸其它的地方的衣物都被岁月腐蚀了个干净,唯独这件黑色衣袍却没有半点影响,看来还真是个不错的好宝贝。

“你过来,去把他的衣袍和手上的戒指给我扒过来!”

陈妙随便指了一具血傀儡,这具血傀儡一接到命令,立刻狂奔过去,开始了一顿不忍直视的打劫。

这具彪悍的血傀儡,仅仅只是几个呼吸间的功夫就完成了任务,大踏步的跑过来把东西上交给陈妙。

陈妙抬手一挥,就将衣袍和戒指收了起来,随即瞟了一眼被打劫的干尸,见没有什么好东西后就又将目标放在了丹炉上。

陈妙缓步走到巨大的丹炉前,抬起手正欲施法打开丹炉的时候,一道尖啸的声音飘入耳中。

“嘿嘿!小家伙,把我打劫成这样,还不死心,居然还打我丹药的主意,是不是有些贪得无厌了呀!”

此声一出,还有骨骼错位的“咔咔”声缓缓传来。

“血因子,别玩了!我知道是你,老是这么玩有意思吗?还是赶紧取丹走人算啰!这鬼地方呆久了总感觉有些不爽啊!”陈妙漫不经心的开口说道,右手慢慢的摸向丹炉。

“臭小子!快躲开!小心你身后,这次不是我!正主活了!”

血因子急促的声音传入脑海,陈妙暗叫不好,连忙脚步一错飘身躲开。

陈妙刚一躲开,立刻传出金属碰撞的声音,巨大丹炉四分五裂了开来,与其发生剧烈碰撞的,正是那具一直不曾动弹分毫的白发干尸。

此刻的白发干尸,双眼迸发出及其骇人的绿光,冷冷的盯着陈妙,这一眼望来,陈妙直接打了个冷颤,有些呆住了!

还不待陈妙有所反应,又再次扑杀了过来,离陈妙最近的一具血傀儡,直接冲了过来,拦截住白发干尸,更是将其死死的抱住,不让伤害主人分毫。

但这些都是徒劳,白发干尸口中喷出一团绿色火焰,将血傀儡包裹炼烧了起来,然而血傀儡却死不松手,任由他炼烧,血魔等几具血傀儡也同时冲了过来,挡在陈妙身前,将自己的主人护在身后。

“臭小子!发什么楞呢?还不来搞死它!在不搞它就来不及了!”血因子一声大喝将发呆中的陈妙惊醒。

“它现在还只是一缕残魂而已,咬破手指念动这段口诀,点在它的头颅之上,赶紧把他的残魂给逼出来,在用血网术套住它的残魂。”

血因子继续开口,随后留了一段口诀在陈妙的脑海中。

陈妙连忙飘身后退,抬手数百枚小针脱手而出。

数百枚寸许长的小针,击打在干尸身上发出金属碰撞的声音,却伤不了其分毫。

陈妙心念一动,蓝光小剑立刻出现在身前,紫中带红的魔气疯狂的注入蓝光小剑之内,小剑立刻疯涨起来,随即变得数十丈大小,剑体上浮现出的并不是之前模糊的古朴花纹,而是一个个晦涩难懂的符号。

“斩!”

陈妙心念一动唤回血傀儡,随后大喝一声,蓝色巨剑猛的斩下,白发干尸再没有了血傀儡的束缚速度奇快。

“嘭!”的一声巨响,白发干尸击爆一具挡在身前的血傀儡。

血傀儡顿时化作一团血雾,浓郁的血腥气味弥漫在空气中,干尸的眼中露出一丝异色,随后直接无视血雾直奔陈妙扑来,刚好一头撞在斩来的巨剑之上。

蓝光巨剑犹如斩在金属之上一样。

发出“当!”的一声巨响,这声响一出整间石屋都在回荡,白发干尸居然只是被斩飞了,头颅也只是破了一点小口子而已,并没有什么大碍。

眼见白发干尸就要再次冲击过来,陈妙连忙右手一翻,一柄巴掌大小的黑色三戟叉出现在手中。

虽说脸上满是不舍之色,不过瞬息就被坚毅所替代,抬手一点指将它给祭了出去。

这柄三戟黑叉立刻爆涨到三尺大小,蕴含着极其强大的威压,随后化作一道黑色流光直奔冲击而来的白发干尸。

白发干尸双眼露出惧怕之色,似乎察觉到了这黑叉的恐怖,转身就想疾速逃走,但是就凭它的速度,怎么可能快得过黑叉的追击呢?

白发干尸到也算是爽快,几乎就在黑叉击中腹部的瞬间,来了个壮士断腕。

干枯的头颅,直接从颈部“咔嚓”一声脱离开来,白发干尸果断舍弃尸身,留下头颅,这才保住了一条小命。

无头尸体则被三戟黑叉牢牢的钉在石壁上,这无头尸体还在不停的挣扎反抗,企图摆脱黑叉。

就在这时,黑叉直接发出“嘭!”的一声巨响,一瞬间,连同无头干尸一起灰飞烟灭了。

“小家伙,你竟敢毁我尸身,我要将你抽魂炼魄!让你尝尽人间酷刑!”

干枯头颅满脸怨毒之色,厉声尖啸着疾速冲来。

陈妙见此,连忙咬破手指,口中念念有词起来,几乎就是刹那间,被咬破的手指立刻发出血红的光芒,抬手就是一记点指,刚好点在疾速冲来的白发头颅之上。

“啊!”

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整个白发头颅布满红光。

突然一团浅绿色虚影,从头颅里悄悄的钻了出来,还速度飞快的朝石屋出口奔逃而去。

“哪里跑!给我缚!”

陈妙手掐法诀,冲着虚影一点指,只见空中那团血雾快速翻滚沸腾了起来,随后化作一张血网将绿色虚影牢牢困住。

陈妙抬手一招,只见血网快速缩小落入掌心悬浮起来。

“道友饶命!道友饶命啊!”被血网束缚住的虚影,连忙开口求饶起来。

“刚才不是还要对我抽魂炼魄吗?还要让我尝尽人间酷刑的嘛!”

陈妙嘴角露出一丝讥嘲,语气不善的开口,手掌微微用力一捏。

“啊!道友,误会!误会呀!只要你放过老夫,老夫便给你意想不到的好处!送你一场天大的造化!”虚影惨叫一声,急忙开口诱惑起来。

“呵呵!还敢在我面前自称老夫!你能给什么好处?你的储物戒指,不已经是我的了吗?身为阶下囚,还敢妄言天大的造化!”陈妙嘴角叽嘲之色更浓郁。

“道友!道友!我乃是灵界的黑风灵帝,不知多少人想要拜在我的门下,要不我收你为徒!并传你无上道法,再替你易筋洗髓,还给你无尽修炼资源,你看如何?如果还是不满意的话,我还可以……”

虚影滔滔不绝的许诺下众多好处,正当他再欲许诺什么的时候,陈妙立刻出言将其打断。

“哈哈!收我为徒!简直就是大言不惭!就算你以前是什么灵帝级别的强者!现在还不是一样落在了我的手里,你要明白现在的处境,你生死就在我一念之间!你有什么资格收我为徒?更别说对我许诺什么!”

陈妙面色冰冷,眼神中轻蔑之色显露无疑。

“道友饶命啊!我们有事好商量嘛!我还有……”虚影还想在说些什么,又被陈妙出言打断了。

“还有什么可商量的!我现在还不想灭了你,你好好待着吧!”

陈妙抬手打出十几道法决,没入血网之中,血网快速缩小起来。

缩小版的血网只有核桃般大小,上面布满一个个紫色符号,随后右手一翻,一个白玉小瓶出现在手中,略一点指就将满是符号的血网收入小瓶当中。

陈妙还是不放心,再次打了十几道法诀将小瓶封住,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陈妙放出神识在四周,仔仔细细的扫视了一遍,发现已经没有任何危险后,立刻盘膝坐在地上开始恢复起了法力。

陈妙暗想,这具白发干尸确实很厉害,不但其出手狠辣,而且行事果断至极,是个很难缠的角色,最后更是许诺下众多好处来诱惑自己,要不是自己有血因子这位大能级人物指点,和传授了不少绝学,说不定也会禁不住诱惑。

先别说这家伙许诺的东西能不能对现,就说他如果恢复了原有的实力,自己则就是一只蝼蚁,随手就可以拍死,所以说这样的风险不能去冒。

话又说回来了,如果直接灭掉他的话,也太浪费了吧!这家伙以后还有大用处呢!刚想到这里,连忙看了下自己还剩下的两只血傀儡。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