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魔道血枭 > 正文
第19章,破禁
作者:百香沟  |  字数:3902  |  更新时间:2020-04-25 13:10:00 全文阅读

第19章,破禁

紧接着,蓝光小剑突然袭来,在蛟首上狠狠的来了一击。

本以为会建功,不曾想,却只是留下了一条浅浅的血痕。

这条伤口小,黑蛟自然是毫不在意的又伸出两只黑爪,抓起两具拼命挣扎的血傀儡就是往嘴里塞。

“嘎嘣!嘎嘣!”的就是一顿乱嚼,脸上陶醉之色更浓。

既然小剑没有起到作用,陈妙便抬手将其招了回来,小剑在身周悬浮飞舞起来,至于血傀儡的损失,陈妙则没有心疼什么,反而有些欣喜,嘴角露出一丝阴谋得逞的诡异笑容。

“哈哈!就是现在!给我凝!”就在黑蛟正欲再抓两具血傀儡的时候,陈妙忽然大喝一声,手掐法诀口中念念有词,嘴角的笑意更加浓郁了起来。

此刻的黑蛟似乎也察觉到了不妥,连忙停下去抓血傀儡的举动,立刻朝着陈妙就是猛扑过来,不过已经为时已晚啦!

“给我破!”

此声一出,黑蛟庞大的身躯猛的一颤,只见四支丈许长血红箭矢。

“咻!”的一声,从黑蛟腹部破体而出。

“吼!吼!”

黑蛟立刻在地上疯狂的打起滚来,叫声那是痛苦无比呀!可以说是在哀嚎哇!整个洞府都开始晃荡起来,四周碎石纷纷落下。

“疾!”

陈妙手中法诀连连变换,四支破体而出的血红箭矢,在空中盘旋一圈之后,在次朝着黑蛟激射而去。

此刻的黑蛟只顾着疼痛,根本就没有注意这再次袭来的箭矢,当下就被钉在地上一动不动,口中则是哀嚎不断。

“涨!”

陈妙手中法诀再次变换,冲着身前盘旋的蓝光小剑就是一点指,紫色魔气注入小剑中,小剑顿时迎风见涨起来,变成一柄十余丈大小的蓝光巨剑。

“去!”

陈妙在一点指,蓝光巨剑直接朝着黑蛟就是一剑斩下。

“嚯!”的一声轻响。

黑蛟直接被拦腰斩成两节,肠子内脏直接滑了出来,艳红色血液更是滔滔不绝的流淌出来,黑蛟已经死得不能在死了。

陈妙抬手一挥蓝光巨剑快速缩小,变成原来的小剑模样被陈妙收了起来。

紧接着,抬手轻轻一招,四支丈许长的血红箭矢出现在身后,静静的悬浮了起来。

陈妙抬手就是几道法诀打出,没入黑蛟血液中,血液快速蠕动了起来。

陈妙便右手一翻,一柄青色长刀出现在手中,不管地上蠕动的血液,立刻上前刨开黑蛟头颅,取出一团拳头大小的黑色圆球。

这枚兽核与其他的兽核不大一样,已经开始渐渐凝固了起来,如果这头黑蛟成长到三阶,那么体内这颗就会变成妖丹吧!

以这样的兽核炼制出来的血神丹,其药力怕是也要强上几分吧!

陈妙想到这里,连忙打出几道法诀将这颗兽核小心翼翼的封印了起来。

抬手一挥便将黑蛟尸体也收了起来,这具黑蛟尸体用来做主材料最合适不过了。

再加上辅以一些百余年左右的药材,炼制数十枚适合自己境界的丹药,也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以这些丹药的庞大药力,让自己顺利突破到筑基期,那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做完这些的陈妙,这才缓缓转过身,看着刚才新制作的血傀儡。

这具血傀儡与其它的血傀儡不同,它具有炼气后期的修为,如果将它与血魔精炼融合一次的话,其精炼后的实力和坚韧程度都会提升一大截。

但现在可不是精炼的时候,还有一个未知的地方没有摆平,自己可不敢随意放松下来精炼傀儡,万一再有其他突如其来的意外发生,自己这条小命,怕是真的会挂在这里了,那不就亏大发了吗!

陈妙给自己剩余的五六只傀儡,下了一道在周围护法的命令后,自己则服下一颗炼气丹闷头呼呼大睡了起来。

这一颗炼气丹对于现在的陈妙来说,那就是只能起个缓慢恢复法力的作用,对提升修为那是根本没有任何帮助。

现在的他需要恢复法力,更需要好好休息一下,毕竟连续经历了两战实在有些疲惫不堪,在加上之前一直赶路根本就没有好好的休息过。

陈妙这一睡就是一天一夜,可以说睡得那是非常的香,睡得那是相当的沉,就连这期间发生过一起激烈的抢食行动,他都没有发现,直到这时他才睁开朦胧的睡眼,但是眼前的一幕着实让他吃惊不小。

“咦!这是?”

我才睡了一觉,都发生了些什么?自身法力的恢复不用多说,这本就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但这几具傀儡不但伤势恢复了,就连气息也强盛了几分,难道这些血傀儡还能自己恢复不成?这不可能吧!要知道刚才那场蛟龙大战,它们也受了不轻的伤啊!

看到这一幕的陈妙,脑袋嗡嗡的,那是一头的雾水啊!随后,看到不远处那具躺在地上的白骨也就释然了。

这时,才回想起来,自己在战斗结束后忘记将这具毛刺猪的尸体收起来了,再加上血傀儡吞噬血肉的本能。

这具毛刺猪尸体不被吃掉才怪,好在血傀儡们的伤势也恢复得差不多了,而且实力还有所提升,没有比这更值得高兴的事了。

陈妙看了一眼,仍旧悬浮在身后的四支血箭,又扭过头,打量着那布满禁制阵法的石门。

连忙起身,缓缓的走了过去,心里暗道,自己消耗的法力已经恢复如初了,是时候该研究一下这石门的阵法禁制了。

这石门背后究竟有什么?这个自己倒是不知道,但想来也应该是不凡之物才对,在这之前血因子就说过,用这血箭术应该可以强行破除这石门上的禁制阵法,不过在我看来应该还有其它的方法,可以破除这些禁制阵法。

但是,这要如何去做,才能破开这些禁制阵法呢?这可就有些伤脑筋了,我还是仔细研究琢磨一二吧!呵呵!要是能够琢磨出来的话,自己不就多了一门神通了么!

陈妙这一琢磨就是几个小时过去了,血因子看似一直都在闭目养神,有些懒洋洋的样子,他可是每时每刻都在盯着陈妙的一举一动,不管陈妙是在战斗也好,还是在炼丹也罢,此刻的他双眼似闭非闭的盯着。

陈妙蹲下身子不断的用一节枯木枝条,在地上画着不同奇形怪状的图案与一条条扭扭曲曲好似蚯蚓一般符号,还不停比划着什么。

血因子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心里暗道。

‘这臭小子当真不错,还会自己学习新的东西,假以时日,这小子必定会有不小的成就!’

“我特么!脑袋都快想炸了,这些符号究竟是什么意思!”

陈妙不停的揉着脑袋,暗自心想,自己曾经也翻阅了不少典籍,其中一些都有对阵法禁制之类的有所介绍。

但是眼前的这个既有禁制,也有阵法,在这上面自己认识的符号不足百分之一,只知晓一小部分,再通过自己的推演之下,还是连百分之一都没有达到,想要破去更是难上加难,我特么该怎么办啊!

“臭小子,没办法了吗?”血因子淡淡的开口问道。

“我刚才推演出了其中一个阵法,但是我的神识无法探入其中,一会儿是山,一会儿是水,一会儿则是岩浆,根本不能窥清全全貌。”陈妙摇了摇头,无奈的开口说道。

“嘿嘿!你刚才推演的是固波土龙阵,对于你现在的修为来说,也算是一种强悍的防御阵法。”血因子咧嘴一笑,点出了陈妙所推演的阵法。

“嗯!这个我知道,关键问题就是不好窥清全貌,不然,我就能破掉这最外边儿一层阵法!”陈妙指了指地上画着的图案,又指了指石门。

“嗯!它的外层则是小混元幻阵,所以当你看起来的时候,这阵法千奇百怪,还拥有诸般变化,扰乱你的视角,在加上又有许多的禁止神识查探的禁制在里面,你研究起来很麻烦,就更不好破除了!”血因子点了点头解答了陈妙内心的重重疑惑。

“幻阵!我就说怎么这么多变化,原来是这样啊!这些禁神禁制也很烦人,我费劲心思估摸着也只能勉强破解一两个,如果只是这样的话,我还是有机会破除的!”

陈妙满脸欣喜,心中又燃起了希望的小火苗,但是接下来血因子的一句话,就如一盆冷水泼在陈妙头上一样。

“本来这里的原主人,设下的禁制阵法并不只是这些,只是因为时间过得太久了,有些阵法已经不能运转了,所以才只有你看到的这些,但就算仅仅是这些,以你现在的阵法水平,还是无法破解,只能借用强力破除!臭小子!以后有机会再研究吧!先破阵吧!”

“你,还有你,你们两个去洞口旁边隐藏起来,如果有敌人进来立刻攻击,其余的一会儿跟着我探这间石屋!”

陈妙对着身旁的几只血傀儡,下达起了命令,被点中的两只血傀儡立刻直奔洞口而去,其余几只则老老实实的站在陈妙身后。

“我还不信了,飞得用血箭不成?”

陈妙心念一动,蓝光小剑出现在身前,抬手一道紫中带红的魔气注入其中,蓝光小剑再次狂涨成蓝光巨剑,上面还出现了一些古朴的花纹,气势也大涨了不少。

“斩!”

陈妙一点指,巨剑猛的斩下,石门外立刻浮现出一条波涛汹涌河流,在巨剑的威力下这条河流轻易被斩成两断。

“啵!”的一声轻响过后。整个画面如镜子般的四分五裂破碎开来,露出了里边儿的褐蓝二色光罩。

当巨剑本体继续斩下的时候,一片蓝色水浪突然出现,硬生生的抵住蓝光巨剑,与此同时,一条褐色土龙将巨剑击飞。

陈妙抬手一挥,巨剑恢复原状被收了起来,等陈妙再看时,景象又恢复到了原来的模样,石门上依旧满是禁制符文,只不过比以前少了一些而已,陈妙摇头叹息一声。

“哎!特么的,还是得用血箭!”

“哈哈!臭小子呀!不听本帝言,吃亏在眼前,就凭你那两把刷子,还想破开这阵法?白浪费力气了吧!”

血因子当下,毫不客气的打击着,咧嘴大笑了起来,笑得那是前俯后仰啊!

“哼!去!”

陈妙一点都不在意血因子的打击,抬手一指,其中一支血箭,血箭立刻爆发出耀眼的红光,朝着石门激射而去。

这次出现的是一座大山,只不过这座大山仿佛就是纸糊的一般,被血箭一个照面就轻易击碎了。

水浪与土龙又再次出现,想要拦截住血箭的去路,可惜这次的结局完全相反,水浪与土龙仅仅坚持了数秒,就被击溃了。

血箭的光芒也暗淡了不少,直接狠狠的击中了光罩,使得光罩剧烈晃动了起来,光罩上面出现一条细小的裂缝,箭矢也随着血光耗尽消散一空了。

“给我合!”

陈妙大喝一声,三支悬浮的血箭立刻合三为一,变成一支长约两丈的血红箭矢。

“去!”

箭矢立刻血光闪耀,爆发出恐怖之极的气息,从表面和气息看来,明显比之前的那支箭矢强上了数倍不止。

“咻!”的一声,速度飞快的朝着光罩激射而去。

“卡!”的一声,光罩立刻破碎开来,露出里边儿保护的石门。

石门上依旧有禁制光华闪烁,箭矢虽然暗淡了一些,仍旧,趋势不减的直奔石门而去,来了个猛烈撞击。

只听“轰隆!”的一声巨响传来,石门四分五裂散落一地,血红箭矢也随之消失不见了,露出了一个黑漆漆的门洞。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