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魔道血枭 > 正文
第2章真相与夺舍之说
作者:百香沟  |  字数:3856  |  更新时间:2020-05-26 09:19:36 全文阅读

第2章,真相与夺舍之说

陈妙发红的眼圈泛起了泪花。

“在我小的时候,爷爷最疼我了,可爷爷最后也过世了呀!他修炼到了什么境界?”

“你的爷爷,当真是天纵奇才呀!只用了短短五年的时间,便从普通人修炼到了筑基后期大圆满的境界!”

陈岩顿了顿,看了一眼陈妙的表情变化,这才继续开口说道。

“当时的他也发现了这个世界的法则限制!我们在试图寻找突破这个限制的办法。”

陈妙有些急切的开口询问,爷爷的死因对于陈妙来说太过重要了。

“法则限制?最后如何了,爷爷他当时过世的时候,曾对我说过,如果有朝一日,一定要带着祖爷爷与家人一同离开这里,这是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呀!”

陈岩回想起昔日的一幕,面露惊恐之色,仿佛那一幕又再次出现在自己眼前一般。

“这个,还要从你的出生之日说起!当时,那是天昏地暗呐!突然,天空中出现一条巨大的裂缝,一男一女从裂缝中走了出来,低头俯视着我们几个人。”

陈妙看到祖爷爷的脸上的惊恐之色,心里‘咯噔’一下子,连忙颤声问道。

“天,天空中的裂缝!祖爷爷难道是那两人杀了我的爷爷,但是,时间对不上啊!那个时候我还未出生呢!爷爷是五年前过世的,难道是其它的原因?”

“嗯,的确与他们无关,当时他们的出现,也着实吓了我们一跳,他们朝着你出生的那间房屋凌空踏步而去!”

“我与你爷爷自然是不允许有人伤害你的,便一同出手阻拦,这刚一交手,才仅仅坚持了几个回合,我就被一掌拍成重伤!”

“只剩下你爷爷孤军奋战,以一敌二,手段尽出,硬是打斗了数百个回合,对方二人逐渐被你爷爷压制。”

陈妙脸上露出惊喜之色。

“爷爷打赢了?”

陈岩摇头叹息,开口道。

“唉!没有,他们二人一看战况不容乐观,最终使用一次性灵器将你爷爷打成重伤。”

陈岩咬牙切齿,手中的拳头已经捏的‘咔咔’作响。

“我还记得,当时的那位黑衣女子,还准备对我们下杀手,要不是那位白衣男子及时出手阻拦的话,我们怕是全都会死啊!”

白衣男子以不可置疑的语气开口命令。

“留你二人一条小命,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此子,他可是拥有魔君血脉的传人,若有闪失,屠光你们全村,都不够给他陪葬!”

“他们二人手掐法决,接连掷出九杆不知名的黑色阵旗,围绕着整间房屋,几分钟后你就出生了。”

陈岩拿起茶杯品了一口又继续说道。

“他们不知用了什么法术,你凭空浮起,浑身上下满是符文,发出刺目的黑色光芒,场面十分的骇人,他们做完这一切后,又叮嘱了几句,就钻进裂缝离开了这里。”

陈岩坐在红木椅子上,再次端起茶杯,抿了口香茶。

“好在没过多久,所有异象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就跟没有发生过一样,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块圆形漆黑如墨的玉牌,那玉牌当时黑芒大放,就是你现在腰间与血肉相连的一块玉牌。”

陈妙掀起小学生短袖制服,低头一看。

现在的玉牌依旧是巴掌大小,一根黑线与自己的血肉相连,但是玉牌上边儿却多出了一些古怪的红色光点。

陈岩轻咦了一声,满脸愕然的开口道。

“咦!这玉牌上怎么会有诡异的红光,仿佛在慢慢的蚕食黑芒!”

陈妙面露焦急,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啊?祖爷爷,那该怎么办呐!我会不会有事呀!”

毕竟每个人都有害怕的东西,更何况还是这么小的孩子,陈岩看在眼里也没有在意。

“别急!应该没有什么问题,这未尝不是件好事呀!”

陈岩仿佛看出点什么,但又不敢肯定,总的来说还是没有危害的。

陈妙想将自己心中的疑团解开,便再次追问道。

“祖爷爷,我爷爷到底是因为什么才去世的,他当时通体焦糊,像是被火焰烧焦了一样!”

“自从你那次出事以后,你爷爷心里就无比自责,怪自己不够强大,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孙子,他对这天地法则就更加用心了,想将它彻彻底底的破去!”

陈岩喝了口茶,继续开口说道。

“有一日,我与你爷爷发现了一个外来的奇怪修士,他修为和我们不相伯仲,我们二人拼尽全力,才将他击为重伤!”

“但是我们也不好过,我们二人种下禁制将他修为完全禁锢,等我们伤势恢复再对他施展捜魂术,他虽然遭受重创,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的神识强大还是远远超过我们二人,无奈之下只好使用神识叠加秘术,这才得已成功。”

“后来呢?”

“后来,我与你爷爷得知了两种方法,一是去北方那万年一开的宝藏之地,内部有传送阵可以离开,但是还要等十四年之后才能开启,据说光是外来者就不下数万之多,敌众我寡,这是肯定不敌的,再说了就算是没有敌人,那里的禁制也不是我们二人就可以破除的。”

陈妙听到这里,也坐了下来,拿起茶杯品了一口香茶。

“哦?还有禁制?借他人之手,浑水摸鱼不就可以了吗?”

陈岩老祖直接摇头否定了陈妙的说法。

“嗯,还是相当厉害的一种,这么多人想要浑水摸鱼,根本就是不可能的,除非,他们都是大傻子!”

陈妙眼睛一亮,仿佛意识到了重点。

“那第二种呢?难道爷爷的死因和这个有关?”

陈岩摇头晃脑的叹息道。

“唉!你的猜测没错!就是这第二种,让他送命的,这办法就是在突破的时候,施展秘法将周围的气息遮盖住,等晋升成功了在将修为压制回来,起到瞒天过海的作用,当然这也是那人的设想罢了,成与不成还是两说呀!”

陈妙摇了摇头,表示不同意这种说法。

“这本来就不可能嘛!这天地,哪是这么好欺骗的!”

“呵呵,这回你猜错了,你爷爷的天资超乎我的想象,他不仅仅是凝结金丹成功,短短两年居然还到了金丹期的顶峰,准备着手凝结元婴。”

陈岩满怀感慨,随即又话锋一转。

“我们都小看了结婴天兆的灵力异象,起初还好,眼看结婴就要成功,突然天上降下一道无法抵抗的黑色雷电,仅仅一击就将异象击溃,你爷爷也被劈得浑身焦糊,重伤垂死!”

陈岩满脸通红,有些怒发冲冠的样子。

陈妙弱弱的问了一句,脸上无尽的悲伤与失望。

“祖爷爷,你为什么不救我爷爷,帮他治好伤体呢?”

“唉,不是祖爷爷不救他,是因为他受了大道法则之伤,我们根本回天乏术,已经,无法挽回了!”

“如果能救的话,我与你爷爷情同手足,怎么可能会不救他!”

陈岩一阵摇头扼腕叹息,就算,陈岩英雄一世,是一条铁骨铮铮的汉子,在此刻,也不经有些老泪纵横了。

陈岩很快就平复了自己的情绪,不忍看着陈妙伤心,突然话锋一转。

“也不是完全没救了,只是这个方法我也不敢肯定,只是我的设想而已。”

“你爷爷还没死,我将他的灵魂与金丹收了起来,帮他滋养灵魂,只要灵魂未灭都有复活的可能。”

陈岩右手一翻,一颗拳头大小的乳白色珠子出现在手中,里面盘膝坐着一个小人,怀里抱着一颗满是裂痕的金丹。

只不过,这小人身影暗淡若有若无,形态极其的不稳定。

陈妙看到此物,满脸惊讶的开口道。

“这难道是,养魂珠!”

“妙儿,你知道这东西?这颗的确是养魂珠,我早年间收集了一些材料,当时出现了一些特殊状况,自己便炼制了一颗,结果没有派上用场,我觉得扔了也怪可惜的就留做备用了,此刻不也就派上用场了吗?”

陈岩老祖满脸惊喜,但是不难看出,老祖的双眼之中略带了一丝悲伤。

虽然老祖掩饰得很快,陈妙却将其看得一清二楚,也只好微微一笑。

“祖爷爷,您书房有许多典籍,我看了不少,当中恰好就有介绍这养魂珠与一些天地法则的事。”

陈岩抚须而笑,开口道。

“哈哈,博学多识也是很好的,遇到危机说不定可以化险为夷,除了我书房以外,还有一个地方也有许多典籍,有时间带你多去看看,让你多补充一些学识还是很好的!”

“好的,祖爷爷,魂魄恢复如初,真的可以通过夺舍复活爷爷吗?”

陈妙对此,有些半信半疑起来。

“嗯,的确可以,因为你爷爷寿元未尽魂魄未散,按道理是可以重新夺舍的!”

“不是说还有天地法则之伤吗?”

陈岩有些不确定的开口。

“在这一界,肯定不行,如果你有机会去外界呢?在外界夺舍,那边儿的法则之力,绝对比这边强大,说不定在夺舍的时候刚好可以将这边的法则之力抹除,伤势自然也会慢慢恢复。”

陈妙也没着急的意思,静静的等着老祖的下文。

“当然,这个方法也有些太过冒险了,夺舍本就是逆天而为,说不定,连带着魂魄一起抹灭掉了,这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陈妙急切的站了起来,开口道。

“啊?这可怎么办呐?爷爷还能再救治回来吗?”

陈岩白眉倒竖,故作发怒的样子。

“诶!坐下,我不是还没说完吗!妙儿遇到事情,切记要冷静,思考出应对之策,不然很容易乱了自己的阵脚啊!”

陈妙嘟起小嘴,抱着陈岩老祖的手臂不停的摇啊摇,连带撒娇的开口。

“祖爷爷,妙儿知错了,我不是也着急吗,以后,不会在犯这样的错误了。”

陈岩看着眼前如此乖巧的小孙子,心疼还来不及呢!哪还舍得去责罚他呀!连忙抬手摸了摸陈妙的头,满脸的宠溺之色。

“嗯,以后一定要切记啊!祖爷爷这也是为了你好,并没有生你的气。”

“当然也有第二个方法,那就是你努力修炼,等实力足够了,再替你爷爷祛除这法则之力,魂魄在养魂珠里,也不是短时间内就可以完全恢复的!”

陈岩满脸凝重的开口叮嘱道。

“首先是魂体成型,然后再是恢复灵智,让你可以与之交谈,这时候才可以进行夺舍,不然魂飞魄散也是有可能的,切记,夺舍的躯体必须灵根相近,或者相符,不然对以后的修炼大大的不利呀!”

陈妙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

“知道了,祖爷爷!此事我会牢记在心中的,只是……”

陈岩看了一眼欲言又止的陈妙,开口道。

“妙儿,怎么了,我们之间,还有什么话藏着掖着吗?有什么话就说吧!”

陈妙满脸期待的望着自己的祖爷爷,大眼睛还不停的眨呀眨。

“祖爷爷,我也想学修仙之法!”

陈岩右手一翻,一页旧得发黄的纸张出现在手中,伸手递给了陈妙。

“哦?这个呀!好,祖爷爷现在就教你,这篇炼气期功法你且先看看。”

“这篇纯元决乃是上乘的炼气期功法,你且先看看,修炼此功法可以使体内的灵力极为精纯,做为你的起步功法应该没有问题!”

陈妙接过功法低头一看,这一页发黄的纸张上,记载着功法的运转与口诀,还有对应的手势以及坐姿。

“看完了,就照着上面做吧!不懂的就问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