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竞技同人 > 虐杀原形之始源 > 正文
19 猎杀时刻
作者:奇一人  |  字数:3746  |  更新时间:2020-04-25 00:23:44 全文阅读

“song”

  一架原本好好的客机直接坠毁至“曼哈顿”的中心公园,爆炸之声响彻千里,随后的火苗便是快速焚烧了中心公园内的树木,燃出的赤橙红烟抹遍了整个“曼哈顿”的上空。

  “鲍丁家”三人还在讨论之际便听到了窗外振响的动静,但三人只是微微楞了一下,继续听着彼得的解说“GENTEC”公司。依靠我的网友“爷,你爱不起”的素材给鲍丁与志良解说。

  你看这Alex,在你擅离职守的第二天里寄来的笔记本里我查到有关于“GENTEC”公司的一份密单,上面有两个人的名字,一人是你还有另一人是Elizabeth Greene,看,她还是个少女。天哪她还是个少女!那群丧良心的畜生们,Alex看着电脑上被Dana放大处理的照片,除了几个还有人样的照片外其他都是血腥的异常。

  “GENTEC”公司还有Elizabeth Green两个谜团同时被放在一个关卡里,Alex意会着。

  街道,受到上级传来的命令的陆军被分为了四组,一组5队,一队而又6人。这是你们上战场建功立业的好时机,但是战场那似会死人滴,教官在上面说着。

  会死啦死啦滴教官补了一句。“噗嗤”队中有人没崩住呲出来了笑,“俉德”新兵出列!

  队中那个刚才笑的新兵俉德出了列,为什么要笑?为什么?回答我!“报告,因为好玩”俉德直白的说了出来,这一说又带动原本极力憋笑的其他人也笑了出来接着连动一片的笑声。

  无组织,无纪律,你们成何体统?

  “报告,我们不怕死,不怕流血”这句话是好的但是被一个呲牙咧嘴笑的新兵说了出来却那么好玩,闭嘴我可是“上士”你们...

  不可教化,上士在心中打下定语后便不再多问说然而这看上去是磨炼新兵的战场其实是反过来训练这些长官,若以灭队为培养那么目的亦然明显。

  部队浩浩荡荡,他们只是最末尾的d组却要至深入西区医院这种病毒爆发首地。

  但一路上可是轻松又简单,普通的人型变异体可以说是只有被虐杀的份,它们就如同影视剧里的丧尸一般打头就死,断手脚无效。

  “d组已到目的地,西区医院”请求指令

  “播了播了毙了”(一些密语),收到。

  清理目标建筑内所有生命,上官下达命令。“头啊,为什么不能用炮一类的直接打击。”你知道一座这种医院造价要多少吗?这是国家拨款造的怎么能说炸就炸,长官微恼的怼了回去。

  于此同时,a,b,c组配合附近的警方力量快速一个个小区的转移接下来可能的受灾区,沿途也是抹杀一切丧尸。

  d组已经接近目标地段“西区医院”

  无差别击杀。收到。

  此时也是医院,东区医院内一个医生正在打量手术台上的女子,“漂亮的小裙子被撕坏,里面有着粉红的小内内,小内内里面有”你能不能正经点?一个女护士打断了眼前这个长的还算板正但满嘴开车的医生,你干嘛?我正在说给读者看的。男护士又突然插了一嘴

  “她怎么了?”女护士岔开话题问,被人猥。亵后被杀,那个该死的杂。种她还是学生啊。男护士悲愤的说。

  接着严肃的看着女子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后得知的咬伤甚至可能是被活活咬死的。其眼神更加带有着厉色。

  我去拿个橘子你稍等一下。男护士说道。

  但自己刚出去时,手术室内却突然传出惨叫,紧接着门口两个保安应声推门而入,男护士回头看了一眼却见那个刚才还躺在手术台上死去的女孩现在竟然下了台,并以四肢落地的怪异姿态活动。但刚才只是其次,单论那身边被开了膛的女护士自己就是拔腿狂跑。

  快,我是外科主治医师“安德鲁”快去调集外面的保安,带着枪,里面发生命案了,快!

  “为什”没有“么”快给我去安德鲁大吼着。随后自己去了前台,拿起座台机直接拨通了顶楼院长的电话。在叙述到“新闻怪物”一词时,原本躺在摇椅上的老头吓得直接扑倒在地,在手抖索索的按下紧急避难后,哽咽的吐出一口气后才慢慢的抬起头来。

  一旁床上一个只穿着内衣的年轻女子见状赶忙从床上下来扶起地上躺着的年迈老院长,被扶起后的老院长坐在地上定了定神后看着眼前只穿着内衣的女子。好吧。你去穿好衣服,我们...我们一起走。

  女子点头后便回屋找衣服来穿,而老院长自己则是从保险柜里拿出一把霰弹枪,随后看着柜子里的现金和一个放了许久的麻袋,他倒掉麻袋里的东西后,拿着空着的麻袋去装保险柜里的钱。

  准备好了吗,我们走吧,随后按了一下雕塑的鹰的鹰眼后,原本布置精致的客厅里一面巨大的画像里位列中间的老院长却突然裂成两瓣,打开后就是一个隐藏的电梯,两人进了电梯后便直奔地下车库。

  地下已经有了一个司机迎接,上了车后的两人都坐在了后排,老院长闭着眼睛,那女子在一旁却是很害怕的样子和老院长有着微微一段距离,此时老院长头却突然靠了上去一下子贴近了那女子,那女子也是一惊但却没什么反抗动作。

  医院内,听到剧烈的警报后人人彷惶,拿枪的警卫在进入手术室后看着3人的尸体但却没有见目标,安德鲁仔细的搜查着随后目光拉向打开的通风管道内惊到:不好,快,它在楼下!

  楼下,走廊的通风闸口突然被破坏,一道人影随闸口从上面掉落后四肢匍匐在地上,而闸口掉落的声响也是让那些好奇的人顿足不前。

  众人眼中那怪物在匍匐的姿态下慢慢挺起身子,溃烂的双臂在此时被更加夺目的利爪吸引。

  当你在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

  人还没看清,它却看清了。随后一道人影奔袭,在操作着锋利的利爪下的它直接连斩数名仍在呆滞的医生与病人。

  “杀人了”前面的在被杀,后面的在乱叫。

  最前面,一名女护士脸上留着和蔼的笑容推着一个坐在轮椅上的老头,老头的头已经倾斜看样子生命的烛火亦然要熄灭。

  同时,人流不断朝自己反方向跑来,自己本想开口询问,却见人们一个个反方向的跑去连搭理都不带搭理自己的,女护士和蔼的笑容再一次次无视下裂开了豁口。

  本着好奇到走廊却见走廊之上一个以四脚走路的怪物再向自己方向奔来,身前不远一个病人因病慢吞吞的向自己走来,而那怪物却一个跳跃欺身斩杀后,才看清这个走廊上伏尸遍地其血已然汇聚成渠。

  “啊!”女护士惊叫,和蔼的表情变成惧怕,看到手中推着的轮椅后,惧怕变为狠辣。随后双手猛然一推而轮椅带着那老头一起被推向怪物身前,那轮椅上歪头等死的老头突然精神大振,回头死死的凝视着坑害自己的女护士。

  “噗嗤”,锋过,人走,四轮车留。

  女子惊恐下双手抱头,一动不动希望自己可以不死,但那怪物一爪之下,连双臂与头一起被撕下。

  与此同时,原本这医院内的所有感染者与被利爪杀者纷纷沦为丧尸的一队里,东区医院,危。

  医院外,人们纷纷外逃。一车却停在之前,车内原本深深贴近女子的老院长突然抬起了头来。

  父亲,不要走。那女子反过来一把倚靠住了老院长。

  “不了,今天你和王叔一起走吧”

  不要,爹!不要走。女子深情的呼唤。

  “我很抱歉,爸爸只能配你到这了,这些钱够你花了,别吝啬,小王拉住她”说着把那一麻袋的钱塞给了自己女儿。

  不要,不要抛弃我啊!女子直接扑进院长怀里,哭声间带着些许颤抖。

  “不行啊,这楼是我的医院,里面有我要救治的病人!里面还有陪我一起的同事,我怎么可能抛弃他们!”老院长由悠漫到历声怒呵。

  不,不要。女子已知父亲的决心但还是想要挽留。

  “你想见爸爸哭吗,乖,你妹妹在西区你要好好珍重啊”老院长的语气已经带上了悲伤的气氛。

  嗯,我会的。女子深深允诺。

  “小王,带他走。”老院长轻飘飘的一句随后下了车,此时手中带的只有一把银亮色的那把霰弹枪。

  老院长走的很稳,很稳。在听着耳畔逆行的匆匆赶路声,看着眼前哭喊着的医院,他披着曾经的白大褂,胸前带着年轻时的医疗制证。

  破麻袋啊。老树陪老屋,曾经的麻袋装着曾经的物件,现在的人啊走进过去的屋。

  “别怕,就让老朽来医,用着双手来治理这祸害人间的渣滓。”

  步幅间的跨动越来越大,老去驼背的身体慢慢直挺,恒古不变的嘴角渐渐注入了少年的轻狂。

  救命啊,一女子大叫。

  “别怕,老夫来也”

  院长直接跑来用身体撞开丧尸后,单脚踩住胸部,只听枪一响脚下的丧尸头爆裂开来。

  下一个,院长在被救人中如神邸般,而自己也是持着手中的霰弹枪一路前推,沿途之中每1枪都代表救下了1个生命。

  33个了,孙子,你爷爷在这。院长把头一仰高傲的说着,但手那么一扣扳机,却没有子弹了,把手往兜里一掏才发现真的已经弹尽。好好,好,院长反手拿枪在锐利的眼神下寻找要害,一枪托下去,精准的砸中能重创人体头部的地方,丧尸应声而倒,院长继续前进。

  “嗷”那个变异出利爪的丧尸临近在院长身前,“好,治病要治根”说着把枪一扔反而冲着那丧尸跑去。

  敞开怀抱,里面赫然是一枚捆绑好的定时炸弹,时间往前拉,从院长女儿跑开去穿衣服之时就定好,15分钟,自己绑好后就已经视自己为枯骨。

  现在还有2分钟,它可能几秒就杀了我,自己真傻啊干嘛把枪扔了,我要死吗?

  最后四字突然从脑海中浮现出来,死吗,死在这里?

  也值吧。

  “死亡不可怕,人终活在信念之下,死在信念之下又有什么呢?”人终有一死,若苟活又有何意。

  坦然的接受死亡,但绝不轻视生命。

  院长猛然弯腰捡起身边一根铁棍子直接冲去与那怪物相搏。

  “噗嗤”

  这就是被..切割的..痛..楚吗?可惜没有麻...麻药。真疼啊,呵呵——

  老院长倒在了自己的血泊里。

  楼顶老院长办公室内裂成两瓣仍未关闭的电梯对应了老院长的死态,但是那裂开的两瓣,每一瓣却都相应的站在两个人身后,两个女儿身后....

  “hong”震天的声音响起,爆炸之浪推平了周围一切的杂物之余带走了一片白布,白布远远漂荡。

  街道上,王叔与老院长之女的车在快速行驶。

  突然,起风了。

  这风带来今年“曼哈顿”里秋的味道的同时也吹来了那片带着他的味道的白布。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