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御念修神 > 正文
第一章 深山有隐士
作者:江南渔夫  |  字数:3335  |  更新时间:2020-04-08 15:05:45 全文阅读

湘之以西,地理位置较为特殊,西北方与川,鄂相邻,西南方则靠近黔东,是一处衔接三省之地,此地,山川河流,奇特秀丽,多高山密林,奇峰怪石,地势属于山区。

而湘西之地,自古民间流传着一句名言,叫作“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前半句说的是此地天气无常,后半句形容的便是湘西地貌。

居于在这一带的人,多数是为苗人与土家人,苗人和土家人大多都生性豪爽,且勇猛凶悍,惯于纵跃山林之间,都属少数民族,古时统称为..武陵蛮。

由于湘西地属山区,耕种土地较为稀少,苗人与土家人,在耕种闲暇时,总不乏年轻力壮之人,奔走于山间密林,或采集珍贵药材,或狩猎山中野兽,进行贩卖,以此来添作家用,直至年纪老迈,无力纵横山林,才会弃林居家,安度晚年。

这一日,时临晌午,在湘西群山诸峰之间,一条无名山间小道上,正行走着一名老者,老者年纪约莫在半百之数,他头上缠带着一条青丝巾头帕,穿一件灰色圆领斜边襟上衣,裤子穿得是蓝色秀边筒裤,着土家人打扮, 此刻,他肩上挑着一副竹筐,筐里放着些油米等事物,正向着大山深处快步着前行。

老者,是山下村中的居民,姓顾,叫作青山,年轻时曾是一名采药人,此次进山却不是为了采药,而是去探访故人。

顾青山所访的故人,居于山林深处,所以他每次前来,总要带些生活所需用品,这些东西虽不是什么高档华贵之物,对于隐居深山之人来说,却显得十分珍贵。

他担着竹筐沿着山道快步行走,行至中午时分,已来到一座山下,走了没过多久,便见到山路旁边流淌着一条小溪,溪水潺潺,清凉透彻,流至一处低洼地,便形成一座小湖,而小湖东边的不远处,有一片竹林,顾青山顺着林间小道望去,隐约可见小道的尽头有一座竹子搭建的房屋,那里正是他此行目的之所在。

过不多时,顾青山已走进竹林小道中,但见道路两旁青竹挺拔竖立,竹叶郁郁葱葱,微风轻拂,传来一阵淡淡的竹香,闻之只觉心旷神怡,好不爽利。

若不是此地主人,不喜欢别人打扰,他倒真想在这清幽闲雅之地住上些日子。

他此刻尚未走近竹屋,远远便似瞧见屋前空地上有一道身影,再走近细看之下,却是一名十七.八岁的少年,只见那少年正赤膊着上身,露出一身虬实的肌肉,站立在空地中间,双腿弯曲,手臂横摆,手里一边抓着一副木桶,桶中兀自盛满了水,却是在练功。

只见他,双目直视,目不转睛盯着身前木桌中那香炉上的一柱清香,仿佛入定似的一动不动。

顾青山见此,不禁放缓了脚步,似乎怕是惊扰到了少年,连走路都是走的极轻,极轻。

待得走到竹屋前时,见少年身侧,有一张竹制方桌,上面摆放着一壶茶,两只竹杯,方桌旁南北方向各有一张竹椅,于是他悄然走到竹桌旁,将肩上的担子轻轻卸下,立于一旁,然后坐在竹椅上,一言不语的瞧着空地上的少年。

而这一切,少年似乎并没有察觉,只是如同千年古树般伫立在那里,纹丝不动。

如此过了良久,待得香炉上最后一节清香燃尽,香灰坠落,少年募地眼中闪过一抹精光,已然从入定之中醒转过来。

顾青山见状,心知少年练功已毕,便想上前与少年说话,谁知脚下刚迈出一步,只发出一声极轻的声响,却已然被少年察觉。

少年突然转过身来,眸光一扫,见来人是顾青山,不禁脸上舒展笑容,道“顾叔....原来是你!”

顾青山也是一笑,说道“是啊……有些日子没来啦,怕你和你师傅少了油盐米醋,给你们送了些来。”

少年见竹桌旁,有一副竹筐,里面果然放满了东西,不禁一喜,说道“顾叔....谢谢你了,走了这么久的山路,一定累了吧,来....喝口茶水吧。”

少年说着,伸手示意顾青山坐下,又倒了杯清茶,递给了顾青山。

顾青山伸手接过少年递来的茶,虽然感觉清茶此刻已凉,但未至鼻口间已闻到一股淡淡的清茶香味,不禁心神一震,浅尝了一口,随即一饮而尽,说道“嗯……好茶,好茶,真是好茶!”

少年见状,不禁低头偷笑。

顾青山见少年低头偷笑,有些不解,问道“陆拾遗,你笑什么?”

陆拾遗抬起头来,忍住笑道“顾叔....这茶不过是我在一株野茶树上随意摘的,还有很多,顾叔若是喜欢,下山时不妨多带些吧。”

顾青山笑道“拾遗,那我就多谢你了。”

“这算得什么?比起顾叔你这些年来给我和我师傅送的东西,些许茶叶不直一提。”

顾青山摆了摆手,说道“不,不....我送东西,是为了报答你师傅当年的救命之恩,这不一样。”

“救命之恩?我师父救过你吗,什么时候?”陆拾遗有些疑惑。

“你不知道?”顾青山一怔。

陆拾遗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师傅不曾跟我说起过这事。”

顾青山见陆拾遗一脸茫然,确实不知,心中忽地想起一件旧事.....

那时,他正当壮年,家境还十分的贫寒,所以时常独自上山采药,由于他熟悉山中环境,经验老道,所以每次上山总是收获不菲,从而渐渐家中也变得殷实起来,一直如此也从未出过差错。

直至有一次,他在山中采药时,竟不幸骤遇狼群,当时他独自一人,手中又无利器,又怎么敌得过嗜血凶残的群狼,于是他便拼了命的逃跑,可群狼一直对他穷追不舍,后将他逼至树上,整整待了三天三夜,正当他心灰意冷,绝望之际。

忽见密林之中,似一道身影,从远处行来,群狼一阵躁动,突然转换猎物,舍他而去,他本想大声叫喊,提醒那人,只是饿得太久,有气无力的叫了几声便觉得喉间再难发出声音,只眼见着那人被群狼围住,片刻间就要被群狼分尸而食,不禁心生不忍,转头看向一边,等了许久,却不曾听见那人临死前的哀嚎惨叫声,心生好奇,又转过头来,只见群狼将那人团团围住,似是有些害怕,口中只发出“呜呜”的嘶吼声,却不上前,又不肯就此离去。

正当顾青山心生疑惑之时,却听那人忽地喝道“畜生…还不肯走,好....那便不用走了”

顾青山闻听那人一喝,方才还饿的头晕眼花,斗然间心神一震,已看清那人相貌,原来竟是一个老者,只见他须发皆白,下颚长须无风自动,身穿一件白底金边绣云袍,双目如电,炯炯有神,虽身处群狼包围,但神色却是悠然自若,不显半分惊慌。

随着他喝声刚落,只见他手中拂尘轻轻一拂,群狼颈上狼头如是无形的被重锤击中一般,逐一轰然爆炸。

顾青山只听见“砰....砰....砰”的声响,每随着一声巨响,便见狼头爆炸一颗,一时间,血肉横飞,树林里满满都是血雾肉沫,到处充斥着浓浓的血腥味道,闻之令人作呕。

顾青山见状,心中震撼无比,募地心中出现一道念想“神仙么?”

他尚未来得及思考,便觉自己身如飘絮一般竟从树上飘然而落,片刻间已在那老者身前不远处落下,脚下一软,竟瘫软在地。

顾青山连忙翻身伏地扣头,吟道“谢仙师救命之恩,谢仙师救命之恩!”

顾青山伏首朝下,不见其人,却听那老者说道“你都看见啦?”

“是.....”不知是害怕,还是激动,顾青山颤颤巍巍的应道。

老者道“也罢.....你抬起头来”

闻言,顾青山缓缓抬起头来,不敢去看那老者眼睛,只是低眼瞧着地上。

老者看了一眼顾青山,随即说道“今日之事,莫要传杨出去,否则.....”

说道这里,他手中拂尘又是一挥,募地“咔...咔....”连续几声巨响,身旁一颗腰身般粗细的大树,竟然节节爆裂,随即轰然倒塌,“.....有如此树!”

顾青山见此,吓得肝胆俱裂,又是伏首磕头,连称“不敢,不敢!”

老者微微点了点头,道“你走.......咦?”

忽地,老者语声止住,又仔细看了看顾青山,继而大笑,道“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你起来,跟我走吧!”

回忆至此,顾青山忽听见“顾叔.....顾叔...”的声音。

原来是陆拾遗,见他久不答话,连续叫道,才将他唤醒。

顾青山看了一眼陆拾遗,随即目光躲闪转向一边,继续说道“想必是你师傅觉得这不过是件小事,所以才没对你说起”。

陆拾遗察觉顾青山脸色有异,话语有些搪塞,料定其中有事,不禁激发心中好奇之心,说道“顾叔...我师傅是怎么救得你啊?”

顾青山微微一怔,随即笑道“呃....拾遗,既然你师傅没跟你说过,那自然有他的道理,你....你还是别问了。”

陆拾遗见顾青山话里话外竟是回避之意,更觉事情有些蹊跷,心想莫非他跟师傅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他自幼便跟随师傅长大,每天朝夕相对,但总觉着师傅有些神神秘秘,除却教他练功外,说话都是极少,也不许他下山,平时也没多想,只觉师傅生性如此,也没什么,但此刻听顾青山言下回避,更添了心中几分疑云,目光略带些怀疑的看着顾青山,说道“顾叔...你是看着我长大的,除却师傅外,你便是我最亲近的人了。如果你知道些什么事情,还是别瞒我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