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先知的我被迫揭竿起义 > 第三卷 锋芒
56话 靠吃饭就能变强?
作者:万界祭司  |  字数:3038  |  更新时间:2020-05-27 10:43:38 全文阅读

晚饭后,航一郎坐在房中翻阅着魔龙饲主守则,“嗯……让我看看,这里有写。”

航一郎手指划过书页,魔龙饲主手册中写道:深渊黑龙‘枭’的提瓦特大陆龙类中初始值为首,其次是炽焰之红龙,海啸之蓝龙和风魔龙等。

同时,龙萃之心为枭的号令征召,其持有者与深渊黑龙‘枭’的能力挂钩,随着主人的源力提升,枭的能力值也会进化。龙的主人天职为龙召唤师,或称为龙语者,可与龙的力量产生共鸣,共鸣反应特征为靠近主人,龙可与主人共生形态,即是龙化人性,或是人可以拥有翔翼。

“共生形态”这几个字一下子引起了航一郎的注意,但是看了一眼正在旁边,不安分地扑腾着的枭,似乎和自己没有半点共鸣。

‘露露可以和它交流吧,龙萃之心虽说是在沃伦斯家族老宅偶然找到的,可是持有者并不是我,还是物归原主吧,龙萃之心虽然和我的荷鲁斯之眼蕴藏的光源力契合,但是我却无法与之共鸣,而且还吃我家大米。’

正在航一郎专研着魔龙饲主手册时,一阵轻柔的敲门声响起。

航一郎打开门,露露还是穿着那身女仆装,乖巧地站在门口,“晚上好啊阁下~”

‘大晚上穿着特别的制服来敲房门,被艾什利看到又要以为我在对他的妹妹做点什么事吧。’

航一郎有些尴尬地挠挠头,说道:“临近九点了,有什么事?”

“我能听到不寻常的魔物叫声,一直都可以!所以我在隔壁,有点好奇这边的情况了啦”,露露一脸坦荡地解释道。

‘原来是魔物的发出的低频叫声扰民了啊。’

露露自顾自地钻进了房间,一屁股坐在了房内的椅子上,枭马上蹦跳到露露的膝盖上。

“呐,你是在寻找你的主人呢?真是不安分哦”,露露捧起小小一只的枭,自言自语道。

航一郎见此,无所谓地问道,“要不你带回房间吧,反正我也读不懂它,或者,它的主人可能是洛芙?”

露露歪着头,叽叽咕咕对着枭说了一些话,然后转告航一郎,神情一下子就变得严肃起来,仿佛在模仿什么人说话。

“孤不需要主人,把那人交出来!看看谁胆大包天在孤身上弄了奴隶纹章!孤要弄死他!”

航一郎迟疑,‘这不是深渊黑龙之前叫嚣的语气吗……看来体积变小了,连语言功能也退化了。’

突然心里萌生了逗一下这条小黑龙的恶趣味想法,航一郎说道:“若是让你见到主人,你也不会有什么变化吧,毕竟你的力量全部转移到龙萃之心里了。”

说罢,他还将龙萃之心从口袋里掏出来,在枭的面前掂量着。

枭再次发出了嗷呜的叫声,露露只好原话转达,“只要解开这该死的奴隶纹章,世界万物我皆可踩在脚下!这个世界,只有那个恶魔可以与孤一分高下!”

听到了熟悉的词语,恶魔,这令航一郎想起了已经被打败的神代使者涅克丝,她同样说过有恶魔在命令她取航一郎的性命,作为换取上古器源的代价。

航一郎立即问道:“恶魔是你的主人?”

他不相信一个愿意在面前为自己挡箭,同时意识死亡后还愿意将稀有的器源——荷鲁斯之眼赠与他的洛芙会是一直想要杀死自己的人。

从本能来说,洛芙是潜意识中被相信的,加之莉莉丝知道他是在提瓦特大陆活了第三次的人,之前提到,洛芙殿下为他的轮回做了很多。

露露接下来的转达倒是让他安心。

“啊呸,恶魔那个肮脏的东西,孤才不会与恶魔同台共舞!与孤签订了奴隶纹章的人,虽然不知是何人,不过孤能感觉到,是趋向光明的善良之人。”

航一郎尝试与暴躁的黑龙解释道:“只要解开奴隶纹章就可以了?你的主人没有想要利用你的心思,奴隶纹章只是我担心将你放在冥灵地宫,会伤害到她才刻下的。”

枭听后平静了,半信半疑地要求着去冥灵地宫。

--

说是地宫,不过是地下室。

这里充斥着丰富的地之精华,就像是可以吸收天地精华的修炼宝地,可是,这里只有躺尸的洛芙。

因为,神秘的冥灵气息更适合存放身体,而提瓦特大陆上的神代使者,并不靠吸收冥灵气息提升自己的源力等级。

越发靠近冥灵地宫,龙萃之心越发有光泽,当进入地宫后,空气中飘散的各色源力渐渐凝聚起来,变成流动的螺旋状链条,环绕在龙萃之心周围,连带着枭也变得活跃起来,汲取着周围带来的“营养”。

‘这是什么神奇的化学反应……’

“这就是布鲁德说的,魔龙是靠着吃源力或者食物得到提升的吗?”航一郎惊奇地发现,枭身上的黑色更为浓重了,从暗灰色到墨黑。

空荡荡的地下室里,只有盛放着洛芙身体的冰棺正孤零零地放在室内中央。

冥想使精神力,从而带动了器源荷鲁斯之眼,生成了魔法。

“初阶术式,长明——”

光线穿过半透明的冰棺,映照出其内沉睡许久的倩影。

航一郎径直走到冰棺旁,看到棺内面色苍白的,安静地像是精致的西方瓷娃娃长相的洛芙。

只有看到这张他第一次来到这世界就看到的面庞时,航一郎才真真切切感觉身处在提瓦特异世界。

在莉莉丝对自己说明荷鲁斯之眼预言真相之后,他对自己的记忆越发困惑,虽说是第三次来到提瓦特异世界的人,可是之前的记忆就像是游戏进度被删档了一般,一片空白。

‘会不会暗杀掉女帝,复兴了家族后,再一觉醒来就回到了熟悉的东京?或是见到中二病时期憧憬爱情的傻弟弟?又或者,暗杀失败后,再一次在家族纷乱与权力漩涡中心的坎贝尔家族城堡苏醒?’

航一郎竟有一丝悲观地想到宫崎骏大师的一部电影里的台词:‘已经走到尽头的东西,重生也不过是再一次的消亡,就像所有的开始,其实都只是一个写好的结局。’

看着洛芙柔和幼态的面部轮廓和安然闭着眼眸的沉睡面庞,航一郎从沉湎的情怀中挣脱出来。

他调整一下心态,将气馁与悲观的情绪从心里剔除,目露坚定之色。“既来之,则安之,如果这世界被当作一场死亡游戏的话,那么跌进深渊,身处绝地,向死才能求生。”

“当前枭已经成功召唤出来,又重新获得了新的源力魔法,那算是潜力爆发,咸鱼也能翻身吧。”

这时,龙萃之心的幽幽绿光更是诡异地闪耀着,而枭则是停留在了冰棺之上,嗷嗷乱叫着。

‘这是在提醒我移开冰棺的棺盖吗?’

枭叫得更不耐烦了,于是航一郎一个用力,将冰棺的棺封移开了。

神秘源力的凝聚更为丰盈,枭的膜翼似乎变得更坚硬有力,它飞到航一郎的手中,双爪抓住龙萃之心,然后移动到洛芙交握在胸前的手中。

‘哎?这……’航一郎想到了洛芙当初和他的契约,即是让他寻找自己的魂灵碎片。

想来也是奇怪,自己是穿越者,刚开始并不知晓有魂灵这种东西,后来,据伊蒂娜说,只有生活在提瓦特异世界除了人类和神明拥有魂灵碎片,其他种族和魔兽是没有的。

魂灵碎片的消散,并不等同于死亡,只是意识上的昏迷,或是长久沉睡不醒但身体不腐朽,而其他种族或者魔兽的死亡,就是真正从提瓦特大陆消失了。

所以在提瓦特大陆,拥有了魂灵的人类和神明相当于拥有二次生命。

放在洛芙小小的手掌心里的龙萃之心,迸发出刺眼的光芒,顺带吸引着荷鲁斯之眼向其靠近。

荷鲁斯之眼中盈盈流动的光明源力与龙萃之心中隐藏的深渊暗影源力交汇,冥灵地宫的四壁出现了古怪的原始文字和图腾。

航一郎静静地注视着冰棺中的洛芙,期待这两种源力的交会能引发一些变化,为寻找洛芙的魂灵碎片提供一些线索。

一分钟......

五分钟.......

十五分钟,直到半小时过去。

孤寂清幽的冥灵地宫里什么都没有发生,没有霞光万丈异象冲天,也没有地动山摇飞沙走石,当然洛芙也没有醒过来........

“想要唤醒洛芙,那没有提示如何去寻找到遗失的魂灵碎片,我对提瓦特大陆的了解还是太少了,只知道暗杀和提升力量还不够啊。”

航一郎伸出手,想要收回荷鲁斯之眼,却发现此刻这颗小小的器源忽然变得重若千钧,一直停留在冰棺之上。

“怎么会变成这样?”

他终于发现荷鲁斯之眼并不是突然变重了,而是仿佛在三维空间中被固定了立体坐标,无论朝哪个方向使劲都无法移动它分毫。

“肉体力量对这种情况看起来毫无助益,那么,试试神代使者的力量如何?”

洛芙醒过来吧,为此再试着唤醒一次吧!

航一郎心想。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