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止鹿 > 正文
第五十七章
作者:麒麟不轩  |  字数:6256  |  更新时间:2020-08-05 07:30:01 全文阅读

京城皇宫的议事殿中一面庞大的北境地图被挂在墙上,上面北境边防各城的位置标记的一清二楚连草原靠近米北城的几个部落的地点都有所记载。

李明彦坐在龙椅上对下面开口道:“草原大军不日便兵临城下各位将军有何退敌良策?”

一时间下方各将纷纷争分起来,有说据守漠北关的,有说主动出击先挫草原先锋的,有说绕敌背后给予重击的。

正在众将口说纷纷的时候,京城外一匹快马飞速朝城门奔来,卫兵刚想拦截就听到马铃响动这是皇上御赐的马铃,预示着加急军报可以直接到达皇宫内,守门的校尉连忙驱散人群让快马进去。快马从京城大门直奔皇宫大门一路上引起不少人注意,懂得人说道:“这是加急军报一定是草原大军南下了。”

快马在皇宫门口外高喊:“四百里加急军报!”皇宫门口的校尉也让其进去在议事殿前的空地停下,斥候飞身下马也不管马匹了快步奔入殿中并高喊:“加急军情!”进入殿中就势一跪:“皇上,四百里加急军情,草原来犯!”

一旁的公公接过军报飞奔到李明彦身边,李明彦伸手接过军报用一旁伍陌递来的小刀划开密封军报飞速的看完后大怒道:“草原这次还真是下来血本了,耶律宗真亲征摔二十万大军已进犯北境。”说着将军报递给伍陌,伍陌将军报双手奉给苏靖安。

苏靖安拿过来也飞速的扫视着看完后双手抱道:“皇上事不宜迟为了北境的百姓和守城的众将士请陛下发兵,老臣愿意领兵北上。”

“请陛下发兵。”各将军也纷纷单膝下跪喊道。

“好,传朕旨意,现封镇国公为北境大帅统领北境一切军事江淮王为监军一同随行监察各军,北境各军都听老国公号令若有不从者斩!京城除御林军禁军外其余诸军皆由老国公统帅北上御敌。”

“诺!”

李明彦将虎符交于苏靖安:“老国公老九就交付与你了。”

“放心吧皇上,洛小子我会完好无损的让他回来的。”

随着各道军令的下达,京城周围的大军被调动起来十五万大军浩浩荡荡的开赴北境。李铭洛的卫队也被编入后军跟在辎重营前。

漠北关上,刘烈手握长刀将跳入城墙的草原士卒刺死随后搬起一旁的石头朝云梯下砸去,秦明一手盾一手短戟将两个草原士卒撞飞大步向前挥动短戟将两人喉咙割开,血溅了秦明一脸秦明毫不在意的抹了抹脸杀向另一个上来的草原士卒。

虽然草原士卒侥幸上来不少但在刘烈和秦明的带领下还是将其打退下去。

刘烈接过水袋灌了一口然后扔给秦明秦明接过来猛灌了一大口。

“不知道朝廷的援军到哪了,等苏老国公来了北境也就安全了。”秦明说道。

“按照时间,我估计明天日落天霖铁骑的增援部队就能到,咱们再坚持一下叫兄弟们把草原蛮子的尸体扔下去,收拢弓箭擂石和滚木预备草原蛮子的下一次进攻。”

“好。”秦明下去传达命令了。

草原大军军阵中,耶律宗真看着壮阔的漠北关城墙握紧弯刀 “赫连虎!”

身后诸位将军中一个握着刀把的壮汉出列。

“末将在!”

“你去带领儿郎们发动下一次进攻,注意要看起来攻的凶不能让关上的士卒和守将放松神经。”

“诺!”说完壮汉下去拿上长矛带着五个千人队出了军阵随着阵阵的号角声,草原士卒大吼着朝雄厚的漠北关城墙发起进攻。

关上的垛口中,弓箭手已经扣住弓弦长长的箭尖直指城下的草原士卒。秦明拿着一把三石弓看着越来越近的草原士卒冷笑了一下,随手捻起一根长箭搭在弓上拉成满月大吼:“射!”

一时间城关上上千枝利箭如大雨般覆盖在冲锋的草原大军上空,一个个来不及防御的草原士卒被射的正着但更多的草原士卒早已拿下背在身后的盾牌顶在头上朝城墙下冲去。

秦明抽出一旁特制的破盾箭大吼:“换箭再射!”

又是一阵箭雨虽然又有上百名人倒下但冲的快的草原士卒已经快到城下了。

秦明拔出长刀:“防御!”擂石和滚木又开始朝下面扔去……

朝廷大军后军,李铭洛穿着轻甲躺在马背上叼着根狗尾巴草晃晃悠悠的跟着大军走着,这时一匹快马从前面飞速朝后面奔来在李铭洛身边传令兵勒住马头。

“王爷,大帅让你速速去中军的帅帐议事。”

“知道了。”李铭洛懒懒散散的起了身在一旁停下招了招手一旁的小五将明铠甲递给李铭洛,李铭洛穿着好后翻身上马对杨源成说:“你看好卫队我去中军看看苏老头找我什么事。”

“好,你去吧。”

李铭洛纵马扬鞭直奔中军大营。

中军临时搭建的帅帐里,苏靖安稳坐上位看着下方的各将开口道:“马上就到漠北关了,现在得到军报草原大军分出五万人攻打牧阳关,现在得有一将带军去支援牧阳关,有谁愿领兵前去解牧阳关之围?”

各将纷纷讨论了起来虽然去解牧阳关之围可以避免伤亡并且不算很难,但是军功肯定不如在漠北关与草原大军作战来的多。各将纷纷推卸着。

老奸巨猾的苏靖安自然也知道各将不愿意去牧阳关抬了抬手一旁的卫兵将一个箱子抬到帐篷中间:“既然都不太愿意那就抓阄,这箱子里只有一个纸条上写着牧阳关其他都写着漠北关,谁抓到了就去解牧阳关之围。”

各将看着对方都争先恐后的去抓箱子里的纸条,燕山卫将军赵宁在抓到纸条时就有一丝不好的感觉,千万不是,千万不是赵宁嘟囔着把纸条打开,但上面硕大的牧阳关仨字直击他幼小的心灵。一旁眼尖的杨朝虎看到后哈哈大笑:“老赵!是老赵抽到了牧阳关!”其他的将领也都幸灾乐祸的看着赵宁。

没有办法赵宁只好无奈的抱拳:“末将愿率燕山卫将士去解牧阳关之围。”

苏靖安拔出军令扔给赵宁:“好,燕山卫赵宁听令。”

赵宁接过军令单膝一跪行了军礼:“末将在!”

“本帅命你率燕山卫火速赶往牧阳关以解牧阳之围,江淮王率卫队一同前往。”苏靖安说道。

各将也都知道李铭洛是来混个战功的,在漠北关前双方加起来三十多万大军充满无数的可能性,万一有流矢射中李铭洛那这场战役打赢了也没有多少功劳了,反倒不如先将他调开漠北战场避免有意外发生。

“诺。”赵宁拿着军令退出大帐去整顿人马了,另一边李铭洛一路飞奔也到了中军大帐外,翻身下马早有人候着将马牵到一边李铭洛掀开中军大帐的围帘大摇大摆的走进去了。

“各位叔叔伯伯好。”李铭洛虽然开口打招呼但却直奔一旁的椅子将自己扔在椅子上后拿起茶水就喝了起来。

“苏老头,你派人喊我来干什么?”李铭洛好奇的问道。

“你带着你的卫队跟着赵宁的燕山卫去解牧阳关之围。”苏靖安坐在主座上开口道。

“啥?不去漠北关去牧阳关?”李铭洛一下子窜了起来。

“对,你小子在漠北关外要是出了什么意外我不好跟皇上交代,你就老老实实跟着赵宁去牧阳关混个军功就行。”苏靖安看着地图不抬头的说

瞅瞅,瞅瞅这是人说的话?“那我先告退 。”说着向帐外退去。

“赶紧滚蛋,看着你就来气。”苏靖安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示意他赶紧滚蛋。

出了帅帐李铭洛上马朝燕山卫的大营赶去。

到了大营外通报后,李铭洛进入燕山卫大营看到人来人往的整理东西准备出发。

赵宁站在大营中间大声训斥着:“朱阳你TND快点就数你最慢叫你的人赶紧整理一刻钟时间给我搞好。”

“吕高你还不带你的斥候队出发还等我带你去呢?”

李铭洛无奈的摇了摇头赵宁啥都好作战凶猛带兵严明就是脾气太爆还喜欢骂人。

走到赵宁前抱拳:“赵叔,我还得多劳你费心呀。”

赵宁笑着揽住李铭洛的肩头:“你小子这次来就是混个军功好堵住言官的嘴,别嫌跟着我功劳小就行。”

“那不能够,咱啥时候出发?”

“这个没有事,牧阳关外的草原大军不多咱们不需要太急,一个时辰后再出发你先回去整顿一下队伍等打起来你跟在我身边就行,我老赵别的不敢保证保护你的安全还是绰绰有余的。”

“那小子先回去整顿一下卫队一会就来和您汇合。”

“好,去吧。”李铭洛朝赵宁抱了抱拳上马出营朝自己卫队赶去。

回到卫队,李铭洛下了马杨源成和周升曜凑了过来。

“洛哥,大帅叫你啥事?是不是咱们有什么安排?”杨源成开问道。

李铭洛喝了一口小五递来的水开了口:“苏老头让我和赵叔去解牧阳关之围,这样也好毕竟咱们还有部分人没和草原蛮子交过手,先找个弱点的历练历练。让大家出发去燕山卫驻地汇合。”

“好。”

半个时辰后燕山卫大营外两军汇合,赵宁带着自己的燕山卫两万五千人的大军和李铭洛的两千五百卫队离开了大军开赴牧阳关。

京城皇宫的议事殿中一面庞大的北境地图被挂在墙上,上面北境边防各城的位置标记的一清二楚连草原靠近米北城的几个部落的地点都有所记载。

李明彦坐在龙椅上对下面开口道:“草原大军不日便兵临城下各位将军有何退敌良策?”

一时间下方各将纷纷争分起来,有说据守漠北关的,有说主动出击先挫草原先锋的,有说绕敌背后给予重击的。

正在众将口说纷纷的时候,京城外一匹快马飞速朝城门奔来,卫兵刚想拦截就听到马铃响动这是皇上御赐的马铃,预示着加急军报可以直接到达皇宫内,守门的校尉连忙驱散人群让快马进去。快马从京城大门直奔皇宫大门一路上引起不少人注意,懂得人说道:“这是加急军报一定是草原大军南下了。”

快马在皇宫门口外高喊:“四百里加急军报!”皇宫门口的校尉也让其进去在议事殿前的空地停下,斥候飞身下马也不管马匹了快步奔入殿中并高喊:“加急军情!”进入殿中就势一跪:“皇上,四百里加急军情,草原来犯!”

一旁的公公接过军报飞奔到李明彦身边,李明彦伸手接过军报用一旁伍陌递来的小刀划开密封军报飞速的看完后大怒道:“草原这次还真是下来血本了,耶律宗真亲征摔二十万大军已进犯北境。”说着将军报递给伍陌,伍陌将军报双手奉给苏靖安。

苏靖安拿过来也飞速的扫视着看完后双手抱道:“皇上事不宜迟为了北境的百姓和守城的众将士请陛下发兵,老臣愿意领兵北上。”

“请陛下发兵。”各将军也纷纷单膝下跪喊道。

“好,传朕旨意,现封镇国公为北境大帅统领北境一切军事江淮王为监军一同随行监察各军,北境各军都听老国公号令若有不从者斩!京城除御林军禁军外其余诸军皆由老国公统帅北上御敌。”

“诺!”

李明彦将虎符交于苏靖安:“老国公老九就交付与你了。”

“放心吧皇上,洛小子我会完好无损的让他回来的。”

随着各道军令的下达,京城周围的大军被调动起来十五万大军浩浩荡荡的开赴北境。李铭洛的卫队也被编入后军跟在辎重营前。

漠北关上,刘烈手握长刀将跳入城墙的草原士卒刺死随后搬起一旁的石头朝云梯下砸去,秦明一手盾一手短戟将两个草原士卒撞飞大步向前挥动短戟将两人喉咙割开,血溅了秦明一脸秦明毫不在意的抹了抹脸杀向另一个上来的草原士卒。

虽然草原士卒侥幸上来不少但在刘烈和秦明的带领下还是将其打退下去。

刘烈接过水袋灌了一口然后扔给秦明秦明接过来猛灌了一大口。

“不知道朝廷的援军到哪了,等苏老国公来了北境也就安全了。”秦明说道。

“按照时间,我估计明天日落天霖铁骑的增援部队就能到,咱们再坚持一下叫兄弟们把草原蛮子的尸体扔下去,收拢弓箭擂石和滚木预备草原蛮子的下一次进攻。”

“好。”秦明下去传达命令了。

草原大军军阵中,耶律宗真看着壮阔的漠北关城墙握紧弯刀 “赫连虎!”

身后诸位将军中一个握着刀把的壮汉出列。

“末将在!”

“你去带领儿郎们发动下一次进攻,注意要看起来攻的凶不能让关上的士卒和守将放松神经。”

“诺!”说完壮汉下去拿上长矛带着五个千人队出了军阵随着阵阵的号角声,草原士卒大吼着朝雄厚的漠北关城墙发起进攻。

关上的垛口中,弓箭手已经扣住弓弦长长的箭尖直指城下的草原士卒。秦明拿着一把三石弓看着越来越近的草原士卒冷笑了一下,随手捻起一根长箭搭在弓上拉成满月大吼:“射!”

一时间城关上上千枝利箭如大雨般覆盖在冲锋的草原大军上空,一个个来不及防御的草原士卒被射的正着但更多的草原士卒早已拿下背在身后的盾牌顶在头上朝城墙下冲去。

秦明抽出一旁特制的破盾箭大吼:“换箭再射!”

又是一阵箭雨虽然又有上百名人倒下但冲的快的草原士卒已经快到城下了。

秦明拔出长刀:“防御!”擂石和滚木又开始朝下面扔去……

朝廷大军后军,李铭洛穿着轻甲躺在马背上叼着根狗尾巴草晃晃悠悠的跟着大军走着,这时一匹快马从前面飞速朝后面奔来在李铭洛身边传令兵勒住马头。

“王爷,大帅让你速速去中军的帅帐议事。”

“知道了。”李铭洛懒懒散散的起了身在一旁停下招了招手一旁的小五将明铠甲递给李铭洛,李铭洛穿着好后翻身上马对杨源成说:“你看好卫队我去中军看看苏老头找我什么事。”

“好,你去吧。”

李铭洛纵马扬鞭直奔中军大营。

中军临时搭建的帅帐里,苏靖安稳坐上位看着下方的各将开口道:“马上就到漠北关了,现在得到军报草原大军分出五万人攻打牧阳关,现在得有一将带军去支援牧阳关,有谁愿领兵前去解牧阳关之围?”

各将纷纷讨论了起来虽然去解牧阳关之围可以避免伤亡并且不算很难,但是军功肯定不如在漠北关与草原大军作战来的多。各将纷纷推卸着。

老奸巨猾的苏靖安自然也知道各将不愿意去牧阳关抬了抬手一旁的卫兵将一个箱子抬到帐篷中间:“既然都不太愿意那就抓阄,这箱子里只有一个纸条上写着牧阳关其他都写着漠北关,谁抓到了就去解牧阳关之围。”

各将看着对方都争先恐后的去抓箱子里的纸条,燕山卫将军赵宁在抓到纸条时就有一丝不好的感觉,千万不是,千万不是赵宁嘟囔着把纸条打开,但上面硕大的牧阳关仨字直击他幼小的心灵。一旁眼尖的杨朝虎看到后哈哈大笑:“老赵!是老赵抽到了牧阳关!”其他的将领也都幸灾乐祸的看着赵宁。

没有办法赵宁只好无奈的抱拳:“末将愿率燕山卫将士去解牧阳关之围。”

苏靖安拔出军令扔给赵宁:“好,燕山卫赵宁听令。”

赵宁接过军令单膝一跪行了军礼:“末将在!”

“本帅命你率燕山卫火速赶往牧阳关以解牧阳之围,江淮王率卫队一同前往。”苏靖安说道。

各将也都知道李铭洛是来混个战功的,在漠北关前双方加起来三十多万大军充满无数的可能性,万一有流矢射中李铭洛那这场战役打赢了也没有多少功劳了,反倒不如先将他调开漠北战场避免有意外发生。

“诺。”赵宁拿着军令退出大帐去整顿人马了,另一边李铭洛一路飞奔也到了中军大帐外,翻身下马早有人候着将马牵到一边李铭洛掀开中军大帐的围帘大摇大摆的走进去了。

“各位叔叔伯伯好。”李铭洛虽然开口打招呼但却直奔一旁的椅子将自己扔在椅子上后拿起茶水就喝了起来。

“苏老头,你派人喊我来干什么?”李铭洛好奇的问道。

“你带着你的卫队跟着赵宁的燕山卫去解牧阳关之围。”苏靖安坐在主座上开口道。

“啥?不去漠北关去牧阳关?”李铭洛一下子窜了起来。

“对,你小子在漠北关外要是出了什么意外我不好跟皇上交代,你就老老实实跟着赵宁去牧阳关混个军功就行。”苏靖安看着地图不抬头的说

瞅瞅,瞅瞅这是人说的话?“那我先告退 。”说着向帐外退去。

“赶紧滚蛋,看着你就来气。”苏靖安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示意他赶紧滚蛋。

出了帅帐李铭洛上马朝燕山卫的大营赶去。

到了大营外通报后,李铭洛进入燕山卫大营看到人来人往的整理东西准备出发。

赵宁站在大营中间大声训斥着:“朱阳你TND快点就数你最慢叫你的人赶紧整理一刻钟时间给我搞好。”

“吕高你还不带你的斥候队出发还等我带你去呢?”

李铭洛无奈的摇了摇头赵宁啥都好作战凶猛带兵严明就是脾气太爆还喜欢骂人。

走到赵宁前抱拳:“赵叔,我还得多劳你费心呀。”

赵宁笑着揽住李铭洛的肩头:“你小子这次来就是混个军功好堵住言官的嘴,别嫌跟着我功劳小就行。”

“那不能够,咱啥时候出发?”

“这个没有事,牧阳关外的草原大军不多咱们不需要太急,一个时辰后再出发你先回去整顿一下队伍等打起来你跟在我身边就行,我老赵别的不敢保证保护你的安全还是绰绰有余的。”

“那小子先回去整顿一下卫队一会就来和您汇合。”

“好,去吧。”李铭洛朝赵宁抱了抱拳上马出营朝自己卫队赶去。

回到卫队,李铭洛下了马杨源成和周升曜凑了过来。

“洛哥,大帅叫你啥事?是不是咱们有什么安排?”杨源成开问道。

李铭洛喝了一口小五递来的水开了口:“苏老头让我和赵叔去解牧阳关之围,这样也好毕竟咱们还有部分人没和草原蛮子交过手,先找个弱点的历练历练。让大家出发去燕山卫驻地汇合。”

“好。”

半个时辰后燕山卫大营外两军汇合,赵宁带着自己的燕山卫两万五千人的大军和李铭洛的两千五百卫队离开了大军开赴牧阳关。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