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秦小楼又没死 > 正文
二百五十四章:岩浆
作者:白蕊青萼  |  字数:3040  |  更新时间:2021-03-06 15:43:27 全文阅读

  剑痴准备牺牲自己了。

  忽然听见有人喊了一句:“跳下来!”

  这个声音又干又哑,听不出是谁的声音,喊一声之后又没有了后续。

  舞月却激动道:“对了,我们躲到路的下面去!雨就淋不到了。”

  这也许可以一试。

  剑痴把手中已经快要彻底融化掉的冰块往上方一扔,借着冰块的掩护,和舞月跳下了岩浆池。

  脚下这条黑色的石头路是悬空的,只有一些单薄的石柱支撑着,像一座长长的大桥,又像一条高高的走廊,正好在岩浆池和暴雨之间为两个人撑起了一片挡雨的安全区域。

  剑痴把剑插在石头缝里,支撑住身体,舞月则独自漂浮着。

  上方的雨水依旧没有要停歇的样子,哗哗的水流从道路两旁往下倾泻着 ,却已经不能再侵害到两个人的身体。

  然而,他们现在已经离岩浆太近了。

  剑痴还好说,好歹也是个罡身,岩浆的温度虽高,却还比不上普通的火焰,即使把他丢到岩浆池里一时半会也不至于死掉。

  舞月却已经被烤得浑身焦热,连汗都流不出来了。

  幸好底下的岩浆池已经不再继续沸腾冒泡,否则迸溅的岩浆也会烫伤她。

  “怎么停了呢?难道是下雨不见效,又要有新的手段来对付我们吗?”剑痴说,“刚才提醒我们的人不知道是不是秦小楼。”

  舞月也挺疑惑:“如果是他怎么还不出来?我都快坚持不住了,头好晕啊。”

  两个人又等了一会,忽然看见离这里很远的地方有一股岩浆翻滚了一下,声势浩大,仿佛是水下隐藏了巨大的怪兽一般。

  舞月害怕道:“岩浆里面怎么会有怪兽?你看见那是什么了吗?”

  剑痴摇头:“只看见了岩浆。”

  过了一会,又出现了同样声势浩大的岩浆翻涌,只是这次离他们更近了。

  舞月更害怕了:“要过来了!”

  剑痴现在已经不怎么惊慌了,仔细分析一下说到:“如果它冲着我们来了,我们就先回到路面上,现在应该已经不再下雨了。”

  雨确实好像已经停了,道路两侧也都不再滴水。

  舞月道:“要不我先上去看看?”

  她轻轻的飘出道路,回头道:“不下雨了,我们上去吧。”

  话音刚落,就在她身边不远处,岩浆再一次的开始翻涌,她吓得连忙退回去。

  剑痴道:“我们从另一边上去。”

  舞月心有余悸:“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它到底还要不要攻击我们了!这样一下一下的,让人提心吊胆。”

  就在这时,岩浆池又有了新的变化。

  那些时不时翻涌一下的岩浆忽然冒出了头,就像有一个岩浆做成的生物正站在岩浆池里一样。

  这个生物个头高大,多手多脚,仿佛一只蜈蚣。

  它站在岩浆池里一动不动的,直勾勾的盯着舞月和剑痴。

  两个人赶紧从另一侧爬回了路面。

  路面上的冰块已经全部融化了,只剩下一小片一小片留在坑洼里的雨水,上面还有黏黏的泡沫残留着,剑痴小心翼翼的踩在一块高凸的石头上,警戒着那只岩浆怪物。

  岩浆怪物还是一动不动。

  剑痴正准备朝它丢块石头试试,忽然又听见一个声音喊:“你们俩快闪开!要爆炸了!”

  这个声音是从怪物的肚子那里发出来的,虽然依旧还是有些干哑,但已经听得出正是秦小楼在喊。

  “要爆炸了!”的声音刚落,那只巨大的岩浆怪物忽然开始扭曲起来,像一只吃了农药的红色毛毛虫。

  剑痴只能和舞月又赶紧爬到路基另一面,靠着厚厚的路面来抵挡即将到来的爆炸。

  等了一会,只听岩浆怪物开始不断的翻腾着,似乎还发出了类似吼叫一般的声音。

  紧接着,一声爆响传来,剑痴随即看见脚下的岩浆都被牵连的不住荡漾波动,知道那只岩浆怪物已经爆炸了。

  又过了一会,两个人重新回到路面上。

  有一股能够被侦查到的念力正从刚才爆炸的地方逃离,而秦小楼还是不见踪影。

  舞月伸手结了一个印记,往那股逃窜的念力一指,那道念力便被她收入掌中,化作了一个念力球。

  ……

  秦小楼掉进岩浆里之后很快就死了。虽然他经过了很多次烈火的焚烧,已经基本免疫了高温伤害,但是岩浆能造成的伤害不止是高温,还有剧毒。

  虽然以前也中过毒,但是每一种毒的毒性都不一样,他还是被毒死了。

  死掉之后,肉身也随即被烧成了灰。

  他的元神不死不灭,硬是在岩浆池里开始重生。

  只不过岩浆池的成分太过单一,只有岩浆没有水,他很快长成了一个和其他岩浆混合在一起的岩浆人,连自己的手脚到底在哪都感觉不到。仿佛这整座岩浆池都是他的身体一样。

  慢慢清醒过来之后,他感觉到了有一个东西正在岩浆里游走。

  虽然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但这个东西让他想起“那个东西”。很快,秦小楼就确定这些东西都是同一个东西。

  泥土里的,冰块里的,岩浆里的。

  这些东西都是某一个人意识的延伸,只不过是因为携带了不同的属性而可以操控不同的物质罢了。

  对于秦小楼来说,这个岩浆里的东西并不难对付。

  泥土是被自己的元神封印杀死的,冰块是被岩浆杀死的,而岩浆更是不足为惧,因为他自己现在也是岩浆 。

  岩浆里的东西似乎也知道这一点,故意躲着秦小楼。秦小楼靠着感觉在岩浆池里不断游走来寻找“那个东西”。

  同是岩浆,它无法对秦小楼造成伤害,秦小楼的肉体也没有成型,没办法打出重拳。

  控制岩浆怪物的念力也因为泥土怪物的前车之鉴,不敢去触碰秦小楼的元神。

  似乎是要陷入僵局了,岩浆怪物便制造了那场雨,想要让剑痴两人遇险,从而把秦小楼引出去。

  秦小楼硬是呆在岩浆里面不肯出去,生怕一旦离开就再也找不到怪物的踪迹了。

  追了很久,终于,那个怪物被秦小楼逼到了无路可走的地步,只能回身一战。

  两个岩浆就在岩浆池里不停的推搡,引得周边的岩浆不停翻涌。

  这种推搡似乎造不成任何伤害,但是等到岩浆怪物意识到秦小楼在做什么的时候,已经晚了。

  秦小楼的身体已经和那个怪物融为一体了。

  随后秦小楼就准备自爆了。

  因为没有气海,秦小楼还没有主动自爆过,但是现在他的身体本来就还是一团浆糊,只要不停的翻搅,很容易就会爆开。

  就在那个岩浆怪物跟着秦小楼的身体一起爆炸的时候,一股念力狼狈的逃窜而出。

  秦小楼的肉身也再一次破碎 。

  不过,很快他就重新融合,从岩浆池里露出头来。

  ……

  剑痴呆呆的看着那片爆炸过后仍在不断翻涌的岩浆,等着秦小楼出来。舞月则小心的查看着自己刚刚捕获的念力球。

  “这个东西好像和之前秦小楼抓住的那个东西同根同源,居然也是这么轻易地就被解决了,秦小楼还真是那个人的克星呢。”

  剑痴不无担忧的说:“这些东西的能力都很强,每一个单独拿出来都近似霸者,这么容易就被解决了,总让我有不好的预感。”

  舞月说:“什么预感?”

  剑痴说:“我也说不清楚,总是有一种很失落的感觉,好像被人算计了,又不知道到底被人算计了什么。”

  舞月嘲讽他:“也许是因为功劳不是你的吧?”

  剑痴无奈的耸耸肩。

  过了一会了,秦小楼冒出头来,顶着一脸的岩浆喊:“五月!我的东西没有弄丢吧?”

  舞月又好气又好笑的说:“你也不问问我们有没有受伤!净想着你的东西。手套和几块晶石都还在呢,丢不了。”

  秦小楼说:“你们没受伤吧?”

  边说边沿着柱子爬上来。

  他现在整个就是一堆活动的岩浆,动作大了都会掉下一块来,舞月和剑痴都没去接他。

  秦小楼找了个水坑躺下,身体就像淬火一样,滋啦啦的开始冒烟。

  “这个好舒服啊。感觉自己又活过来了。”

  剑痴又提起刚才的话题说:“虽然我没出什么力,但是总觉得我们赢得是不是太过轻松了?”

  秦小楼说:“是啊。我也这么觉得,对手好歹也得是个霸者,怎么净安排这些东西来对付我们。我们到了他的地牌,他要是亲自出手,咱们三个人不早就死掉一大半了?”

  舞月开玩笑说:“什么叫死一大半了?你说了要保护我的,你不死,也不能让我死。要死也得是你先死。”

  剑痴点头:“如果有必要死掉一个人,我不会退缩的。”

  舞月赶紧解释说:“没让你死,我说秦小楼呢。”

  剑痴道:“我是认真的。我的战斗力已经跟不上了形势了,除了献出这条命,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

  秦小楼连续趴了五六个水坑,终于补足了水分之后才爬起来说:“你能做的事多了。现在就要轮到你奉献了。”

  “干嘛?”

  “借条裤子给我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