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兵秣马 分裂
作者:张道明  |  字数:4465  |  更新时间:2020-04-11 17:34:16 全文阅读

由于张道明所提出的小队渗透爆破计划,塔露拉所虚张声势的需要一个月的整备时间和营造高难度的背水一战的气息和企图削减【复仇者】部队人力的想法便也随之消散,任务转而跳入到了新的了思维点。

小队爆破比之大规模的城市控制中枢争夺战所投入的资本和任务的难度要小的多,所以为了可以更好的完成任务,极大避免无效的伤亡和损耗,【复仇者】部队的五名最高层一致要求,在整备的一个月内,进行所参与人员的单兵素质和小队战术能力提升。

目前也敲定了参与人员的名单:张道明(近卫,医疗,辅助),贝尔维德(近卫,重装),萧青(特种),越水流千夏(特种)。

这四位剑客无疑是代表着当今【复仇者】部队的最高小队战斗水平,虽然风险很高,并且【复仇者】也拒绝了小队的人员配置,但是由于塔露拉方面的的不断施压,经感染者议会决定,最终还是将这四人划定成为了一个小组作战。

而这个小组,代号是【破晓】。

2:58AM,乌萨斯东部,罗塞尼亚地区,切尔诺伯格,【破晓】小队队长,张道明。

四人在东城区的屋顶上飞快的闪烁着身影,今晚清澈的夜色是给这四人最好的掩护。

大多数人们在这个时候还尚且还睡都得香甜,没有人知道今天的乌萨斯,哦不,泰拉世界的历史上,感染者和普通人之间的格局会第一次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

夜,清凉,澄净的夜。

夜里,因为温度的降低和人们的休息,世界安静了许多,身着黑衣的张道明久违的品尝到了寂静的味道。

夜中,澄澈且在月光下略微泛着铜黄的的空气是多么的沁人心脾,呼吸着这种空气,就像……被月华洗涤了身心?

张道明抬起头,眯眼看向今夜的月。恩,是满月。很清凉,很圣洁的满月———只不过倒一部分朦朦胧胧的被云层给遮住了。云稍稍的遮了遮月,在这半遮半掩的情景下,纯然给人一种空灵的辽阔和高冷的感觉。

啧啧,真漂亮啊。好想上去看看啊。那里应该没有烦恼,只有宁静和清凉吧?

真的好想上去看看啊。

唉,是谁在摸我的脸啊?千夏吗?哦……是月亮啊……好舒服啊……

“想上来,就上来看看吧。”一阵空灵澄澈的女声温柔的流进张道明的耳里。

真……真的吗?

“真的哦。”

一束月华悄悄落下,将张道明浸在自己澄澈如水的清辉中。

然而。

“队长,别愣神了,快到了。”一旁的越水流千夏僵硬的笑了笑,推了张道明一个踉跄。

"哦……哦,我们赶快吧!"张道明回过神来,讪笑着轻轻拂去了黑袍上的褶皱,整备好了装备。

“真是的,这时候你也走神。回去要好好敲打敲打。”越水流千夏摇了摇头,但是她的动作却略微有些机械,向来细致的张道明似乎察觉到了越水流千夏今天的不同。

可能是那个吧?恩……不对,应该不会是那个吧……

几人向中心城的方向奔去。张道明忽的发觉,这看似轻松的气氛,不久就要破去。

————————分割线————————

切尔诺伯格,中心城区外围,安检口。

安检口的守卫并不多,算上两个老态龙钟的门卫大爷也只有四个人的兵力。似乎很容易突破掉。

在这混沌的黑夜,安检口的源石照明器的散发出的昏黄的光线,却是他们几叶小舟的灯塔,指引着四人应到达的地方。

“千夏……”众人直直的看向面颊变得无比苍白的少女。

“我……我……”越水流千夏微微的颤抖着,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这种事情,就算是她,也是难以为情的。即使之前还信誓旦旦的答应,但是在这个时候,这个无助的女孩儿的腿却仿佛重逾万斤———她竟迈不开一步。

身披黑甲的贝尔维德摇摇头,拍了拍越水流千夏的肩膀,这个死板的骑士此时的声音却有些沙哑了:“立下了誓约,就要旅行誓言。”

贝尔维德不知道在乌萨斯怎么样,但是他知道在家乡,那种后果,是怎样的耻辱。

让一个小女孩儿去承担誓言,你们让我失望了,塔露拉,张道明。

越水流千夏沉默了一晌,略微干涸冰冷的眼眶中浮出了一丝湿润和温热。

嘛,毕竟是为了感染者嘛。我个人的这点……是不足以和集体的利益相比的。

“我会去的,放心吧。”越水流千夏粲然一笑,向三个老战友摆了出一个胜利POSS。

这一去,自己为了保证随行三人不被发现,固然不可能直接杀死门口的安检军警,但,只需要吸引住他们的注意力一瞬间……这三个人就可以进入中心城。

但在那之后呢?他们潜入进去之后呢?在任务取得胜利之后呢?

恩?

自己会被忘记吧。我这种一直被人当做工具的剑客,用完就丢的人,不会在整合和革命的历史留下一笔一划的。

她知道自己的这一举动,很危险,稍稍不小心,便会失去女孩儿最珍贵的东西。

毕竟,为了保证整合运动这次的突袭行动不被察觉。她还是要留在军警那里,虽然那些腐败的孱头是不可能放她走的。

如果越水流千夏杀死军警并逃走,任务就失败了,只要任一个平民发现了军警的尸体,所得来的可能是整个切尔诺伯格的暴动———乌萨斯视以军警为荣耀,切尔诺伯格当然也不例外。

并且,早晨的进攻,时间正好是九时。而那个时候,大多数人都早已进行正常的工作,如果尸体被发现,被切尔诺伯格城防军若是看出了端倪,具有了反应时间和戒备,那么整合运动第二天的奇袭计划便失败了一半————他们最大的倚仗就是在一瞬间让整个切尔诺伯格的各个部门和系统瘫痪,然后趁切尔诺伯格疲软之时雷霆般迅速的进攻,用最少的代价换取这场胜利。

假如切尔诺伯格反应过来,那么他们拿下这座城市的难度会增加好几倍,那时……就会发生一场屠城战争。整合运动得到的只是空城。粮草,能源,经济,一律没有,这种结果可以算是失败,而且会有很多的士兵们丧生在这场战役中,整合运动势必也元气大伤,难保东山再起。

但是难以估测现在她必须干一些必须干的事。

为了胜利的一环,奉献自己的贞洁,你可能会被遗忘,也不会在历史上留下一笔一划,最终会被岁月的尘埃掩埋,你所失去的东西没有得到正比例的回报,而且,你要面对前所未有的孤独。

就算这样,你也愿意吗?越水流千夏在心里质问着自己。

我……

你没必要当英雄。

我愿……恩……

你不需要这种心理上的满足,你不是个善良的人,你和张道明不一样,你从来不会软弱。

我……我……啊啊……

你不是圣母,你是王女,王女不需要善良和奉献,你只需要他人愚蠢的的善良和奉献。

不,不行……

说出你真正的想法。

啊啊啊!我不愿意!你们以为你们是谁啊?老娘养了十九年的贞操,就为你们一群和我无关的胜利?

你知道一个女孩儿的贞操要是破了周围人会怎么看他吗?你又知道一个女孩儿要是没了贞洁会多孤独嘛!你知道曾经亲密无间的同胞们拿着恶心的眼神看你是什么感觉吗?那TM是说奉献就奉献的吗!啊?!

你们这群死整合运动!你们有病啊!信不信老娘一个个的全把你们砍死啊!凭什么只有你们才能有胜利啊!凭什么我出最多的力,受最多的伤却连根毛儿也没有?老娘受够了!

越水流千夏还是管住了嘴巴,她祈祷般的看向队长,祈求得到安慰,不,同情也行……但是求求你们以后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

那道诚挚的目光却对上了张道明那阴冷的眼神。

“作为士兵,你不需要多想,也不需要自己的感受。个人的感情只会拖累!我知道你在犹豫什么,可是,你的贞操在这次的胜利前毫无价值!你只需要执行命令!”张道明褪去了平日里嘻嘻哈哈的模样,微微皱了皱眉头,冷冷的丢下一句。

“是吗……可是……”

“没有可是!你只需要服从命令!有什么怨气这次任务完成后再说。”张道明背着手,冰凉的说道,“去吧,我说过,你的贞操,毫无价值。作为士兵,你只需要执行命令就好了。”

张道明微微偏过脸,闭上了眼睛。 这个时候不能扯上感染者的大义,绝对不能。

清凉的夜风竟忽的变得阴冷,狠厉的将张道明割裂出无数的无形伤口。

千夏,这次的计划是我提出来的。不要记恨整合运动,不要记恨感染者,要恨,就恨我吧。革命需要你,你不能痛恨革命。

越水流千夏静静的站在原地,谁也没有说话。唯有清凉的晚风在轻轻的的吟唱着春天的哀歌。

张道明动了动嘴唇,但还是什么也没说。

“遵命!人渣!”越水流千夏忽的瞪起眼睛,委屈和无奈的泪水一股脑儿的全部涌了出来,被晚风吹拂的有些干涸的面庞变得湿润起来。

她握紧拳头,狠狠扇了张道明一个响亮的耳光。

“ 啪”

刻骨铭心。

张道明回过脸来,淡漠的捂着发紫的脸,他的神情没有任何的波澜,还是保持原本冰冷的扑克表情,一句话也没有说。

越水流千夏的牙关被咬的咯咯的作响,她握紧了腰间的太刀,用从来未发出过的野兽般的声音低沉的嘶吼道:“这次任务完成后,我会亲手杀了你。张道明,你可以安心去死了。”

血红的眼睛看的张道明内心发毛。

张道明的眉角不易察觉的抽了抽,他的内心不由得一阵痉挛。

张道明轻轻的闭上了眼睛,压抑住了眼角将要溢出的泪水,“快滚吧。完成任务。”

对不起,千夏,如果不让你去独自战斗,我们的办法就只能是强攻中心城了。那会使我们的很多老友相继死去,我啊……不论是军警还是感染者,他都不希望见到一丝血。哈,说实话,这也太理想了吧,嘛,可能我就是这么欠吧。

我不后悔,千夏,这怨气,撒在我身上吧,我愿意的。

毕竟都是为了感染者,不是吗?感染者更需要的是一名强大的战士,而不是一个只会种东西的废物,所以我不能让你把怨气放在感染者身上,使你的的信念产生一丝一毫的动摇,放在我身上,正合适。你的怨气得到了发泄,你对整合运动的忠心得到了保全。你可以继续进行革命。

有这些,就够了。我,就算了。

越水流千夏最后一次回过头来,淡淡的瞥张道明一眼,她决然转身,踏着凄清的夜风,向检疫口大步的走去。

她的眼神充满了决心和属于剑客的傲气。

从此我们一刀两断,张道明,你以后和我再也没有没有的关系,我们以后就只是上下级了,对了,还有仇人。

张道明看到,这个外在有些要强,内心却无比柔弱的女孩儿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坚毅和决意过。

“我走了。”

越水流千夏扔下了这一句话。

“队长,为什么,小青感觉到,你的内心,和言语,竟然矛盾呢?”萧青小心翼翼地扯了扯张道明的衣角,悄悄的问道,淡蓝色的耳朵不安的摇了摇。

“萧,这是真正的骑士。你还年轻,不会懂的。我国奉为至上的品质在本土之内销声匿迹,而在外国的少年身上却熠熠生辉。这真是……太讽刺了。”乌甲装束的贝尔维德摇了摇头,看向张道明那稍有着些许落寞的身影,眼中的敬佩和可惜的色彩仿佛从眼眶中溢出一般,“就像兰斯lu……恩。和那个最纯洁的骑士一样。”

“是吗?”张道明看向今晚古铜色的月,他背着双手,温和的笑笑,不知是自嘲还是苦涩,“珍惜千夏为我们创造的这次机会,行动吧。这次任务虽然是深夜,但是千万别掉以轻心。不要跟发动机那边的乌萨斯军团的正规士兵正面拼打,对,黑头盔的那种,这也是我们整合运动为什么从来攻击的都是他们硬生招来的杂牌军和民兵的原因,这种三个人就能干掉一名普通寻仇者兵员素质和装备先进度,绝不是我们现阶段能比的,所以他们要是警觉起来,抱团堆在一起,这次任务就相当于失败了。就这些,行动!”

“是!队长!”

三人看了最后一眼安检处旁装作醉酒的样子的越水流千夏,看着同几个满脸醉意的乌萨斯军警谈笑风生的她,张道明第一次感觉到这个女孩儿是如此的陌生,是因为他吧。

他讨厌这样。

随着一阵叹息,黑暗中的三人几个闪身便进入了中心城。

千夏,要恨就恨我吧,对不起,我是个废物,虽然很遗憾,但这是为了感染者的未来。

然而,张道明却不知道,他自己也是被欺骗的那个人。而他的这次任务,竟然为乌萨斯分裂提供了契机。

(读者大大们可以猜一猜是谁骗了张道明哦!)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