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厉兵秣马(二)
作者:张道明  |  字数:5396  |  更新时间:2020-04-07 11:25:03 全文阅读

(最近钉钉考场失利,有些心灰意冷,读者大大们这章勉强看着吧)

张道明回归部队的消息不消多长时间便传遍了整个【复仇者】的训练基地。整个基地都洋溢着喜庆的气息。

由于整合运动自渗透叙拉古后便再也没有什么大动作,所以昔日的老友们依旧都还健在。只是多了不少生面孔,就算自己不在的时候,【复仇者】也从未停止过发展啊……

张道明自嘲般的笑笑,轻轻的摇了摇头,当年自己用无比滑稽的理由选择离开,现在又以无比滑稽的方式回到了这里。真是让人贻笑大方啊……真不知道怎么面对以前的老战友。

在门口脱离了烦人的大猫猫后,张道明自个儿端着一杯清香的绿茶,放轻了脚步,饶有兴趣的观摩着在训练场上的剑客们对练,自己时不时的也在旁边品评一番。当然,张道明过去对待部下太过亲切,所以一些资历老的剑客们压根没把自己的队长当成队长看待,而是用着近乎亲人般的关系相处着,故而当然免不了一场激烈舌战。

“唉!六儿,这招平沙落雁用的不对呐,剑法有待精进啊。人家佯攻撩你下盘,实则意在小腹,用中门横斩的招式以命换命也太危险了,万一人家使的是唐刀和柳叶剑呢,你不一下子没招儿啦?身为剑客,要好好爱惜自己的生命。一换一,只有工具盒机器人才会这么做的!”

“知道啦知道啦,张队长,不用跟我讲那些大道理,咱这种感染者一条贱命,哪天丢了都不知道,爱惜个啥啊?”那个被称呼为“沙儿”的西炎国汉子挠了挠头,他是原本是西炎国的官宦世家的一名侍卫,后来得了矿石病,几个妄图扳倒他的主家的御史们为了壮大自己身后的势力便以此为引,添油加醋的向朝上谏言。得亏多位尚且有些地位的上司和同僚冒着砍头的危险联名保下了他的性命,沙儿才得以被处之流放而不是死刑。

腐朽死板的西炎国不允许有肮脏的东西在他们那自称神圣实则封闭的土地上得以生存。故而很久以前西炎国便实行了流放感染者制度。但是直到今天,普天之下,依然有着数量不小的感染者潜伏在这个泱泱大国的王土之中。

“你给我闭嘴,当初我给你治疗的时候你倒是瞎喊的贼响亮,我学学啊 ,’我家里还……’”张道明眯了眯眼睛,他不大希望自己的老战友会妄自菲薄,随即十分不满的敲了敲沙儿宽阔的额头。

“唉唉唉,队长,我错了我错了,我记住了,我好好爱惜还不行嘛……!”沙儿连忙答应道,这声音,一听就知道没记住。

“这才像样,哼,下次可别说这种丧气话了,我们还有共同的梦想,不是吗?”张道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昧着良心说了一些安慰的话语后,转身向其他演练的剑客们走去,“唉!那个!茨维塔,西洋剑是那么用的?你给我过来!我跟你说啊,西洋长剑应该……”

张道明终于尽到了队长的责任,虽然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这位队长一直处于挂名潜水状态,但张道明依然可以同老战友们相处的毫无间隙,也许,这种亲和他人的能力也是他的一种优点吧。

“哦,新来的是吗?你这刀啊,用的不好。”半晌,张道明走到一个魁梧的乌萨斯汉子身旁,踮起脚轻轻的拍了拍那个男人的后脑勺儿。

这个汉子看样子是一名在他离开之后加入并且晋升的【复仇者】,这个人的战斗力或许超群,可是脖子上破破烂烂,满是尘灰的的殷红色围巾却完完全全出卖掉了这个人邋遢的性格。

“你谁啊?小鬼,老子的刀轮的到你评吗?”那个乌萨斯男子显然不太满意张道明的评论,他提起手中的大刀耍了个把式,恶狠狠的瞪着张道明,“滚,小鬼就要有小鬼的样子。大爷我脾气好,没揍你,这要是在外面保不齐有多少人直接往你脸上来一拳呢,小鬼,好好学学怎么说话,啊!”

“喂,老哥,你东乌萨斯来的吧?猎户?你这刀,真不行,【复仇者】执行的任务全是暗杀和渗透,你这大刀全是大开大合的凶狠豪迈架势,这样,小弟我给你指条明路,老哥不如去雪怪当破冰者去。”张道明平静的抿着纸杯中清香的绿茶,清澈的眼眸看的这个乌萨斯糙汉子心里直发颤。

“你?给老子指明路,你算老几啊你?”汉子轻轻的推搡了一把张道明,而瘦弱的张道明却受不住这一推,跌倒在地,看起来十分不好受。

“你不服气?”张道明站起身,顺手拍了拍长衫上沾染的灰尘,令人惊奇的是,张道明手中的茶,竟然半分没有随着跌倒撒出,甚至没有任何的波澜。

“嘿!老子还真不服,你谁啊?有本事在爷手底下过两招!凭你这小身板,能撑得上三招,算爷瞧得起你。”这个汉子显然只是把张道明看作了一个无比虚弱的的普通感染者剑客。

“啊啊,不要打架嘛……这样大家会受伤的,我很怕疼啊……我只是个医生唉!”张道明连连摆手,不住的后退。显然,他并不想和面前这个肌肉大汉过招,跟乌萨斯人打架,玩呢?除了萨卡兹人,有谁会做这种蠢事?

“小鬼,接好了!爷叫古斯塔夫!”古斯塔夫高举手中的精钢大刀,轻身一纵,蹦起五六米高,直直的向张道明劈去。殷红的围巾随着周围的风压嘶吼出"铮铮"的声音,显然感觉主人“攀升”的速度对他来说有些太快了。

纯力量压制流。专克奇技淫巧,也就是张道明一流的剑客。

张道明皱了皱眉,无奈的咂咂嘴一口饮尽手中的绿茶,随手将纸杯丢了出去。

“风法•缠丝劲•拨云见日。”张道明那金黄中流露出湛蓝的眼睛中闪烁过一丝白芒,他举起右手,双指并拢,遥遥指向古斯塔夫手中的精钢大刀,风轻云淡的向右一挒。

古斯塔夫手中的大刀周围似乎吹起来了软绵绵的微风,但是看起来这道轻飘飘的法术并不能对古斯塔夫的刀势起到任何影响,虽然古斯塔夫并没有感觉出自己大刀的劈去的方向已经开始微微变动。

但……如果古斯塔夫认真盯着张道明看的话,隐隐约约的可以发现张道明周身的颜色似乎全部淡了一层,仿佛整个人虚化了一般。

“水道•癸水•水贻拿原”张道明又探出左手,再次向着古斯塔夫释放了减益法术,半空中古斯塔夫的左半身旁凭空涌出了涓涓细流,这股纯净到没有何杂质的水流骚弄着古斯塔夫的肋间和小臂,不知不觉间,浸湿了他的衣服,放松了他的肌肉,这股水流似乎对他造成了影响,古斯塔夫的速度开始微微衰减起来。

忽的,张道明不知何时从哪儿掏出了一柄寒光闪闪的薄格细剑,剑槽中雕篆着的道道雪亮的云纹似乎隐隐约约散发出云白色的光芒,张道明拈剑凭空对着尚在空中的古斯塔夫的腰间轻轻一拨。 “太极剑•高平四式•左揽燕尾。”

古斯塔夫的在旁人眼中像潜入水中一般,周围的“水”开始微微的波澜了起来,

这,是剑气。

张道明的剑气和别人不同,旁人的剑气只是撕裂空气,将压缩震荡的快速波动的空气凝实后斩出,或是将身体内部的能量凝聚在一起后传导到剑上,将这股能量集合体攻击到对方的身体上并以此伤敌。

但是常人体内哪有那么对能量供发出剑气使用呢?所以能够发动剑气的剑客,七成以上是感染者,剩下的不是内家宗师之人,便是外功超凡入圣者。所以人们只要见到会使用剑气的人,都会下意识的都会指认成感染者。

只是张道明走的路子跟别人不大一样,他发出的劲力,可以直接由剑传递至空气中,再由空气传导至敌人身上。

对,空气传导。

但是由于空气的大量存在,所以张道明那被扩散的剑气早已丧尽了所有的锋利,而只是单纯的传递力道,但凡被剑气所击中的人,只是像被人用手掌轻轻的挠了挠痒一般,并且,这道剑气,敌人会用整个身体去承受,故而敌人受到的伤害是非常的微小的。

缺陷往往伴随着优点,这种剑气无比的节省体力,他可以在空中传导自己的力道,在空中拨动敌人的攻击方向或者是尝试推动敌人的位置。并且这种剑气的力量不会由于距离而削减,可以说,张道明目光所及之处,便是剑气可至之地。

这不是源石技艺。而是剑道天人合一后与天地共振所产生的能力。

古斯塔夫明显注意到了在自己的左腰这奇怪的劲力,可惜在半空中的他已经不能做出任何的闪避动作,只好硬着头皮,全力挥臂劈下。

说时迟,那时快,张道明向后抢退三步,长剑对着天空划了个圆润的弧儿,剑刃上附着雪白的浪花,霎时,张道明在自己的面前掀起了一道几乎像玻璃一样的静止水墙:“忍法•水镜。”

大刀即将落下古斯塔夫轻轻的的勾了勾嘴角。

小鬼,你很聪明,利用光线在水中的折射来迷惑爷下刀的位置,再伺机偷袭,可惜,爷的这一刀可是被人称作是“万人敌”的劈法!小聪明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是没有用的!

古斯塔夫气势如虹的向着水镜后张道明的虚影狠狠的斩去。

一声巨响后,烟雾弥漫中一道人影倒飞出去了三十几米远,狠狠的砸在了训练场上坚硬的水泥地上,但是周围的剑客们还是在专心的对练,并没有任何人有想要去看看情况的意思。

那道身影的主人是张道明。

看到轻易的被自己劈飞的张道明,古斯塔夫撇撇嘴,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暗暗道斥责刚才自己的鲁莽,没想到这小子猴精,幸好刚才用的是群体攻击的刀法,若是使用对单个单位进行攻击的手段,就算是他,今天也怕是要栽在这里。

可是在嘴上这个爱面子的乌萨斯爷们却还是在无比狂妄的大笑着:“小鬼!还是要多磨练磨练啊!哈哈哈哈!”

一柄云纹细剑悄悄的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唔?你在干什么?你确认我真的倒下了吗,老哥。”

张道明单背着手,微笑着拈着细剑。

古斯塔夫惊骇欲绝,猎户对危险本能的感知使他无力的垂下手臂,熊眼圆峥峥的瞪着,显然不愿相信眼前的一幕,愣大的眼睛了充满了疑惑:“你……老弟,有话好好说,咱先把剑放下啊,老哥我认输了。不是,老弟,你怎么过来的?”

“啊,我一直都在这里哦。”张道明将长剑收回身内,拍了拍古斯塔夫的肩膀。

“老弟,你这是怎么办到的?你不应该被我打败了吗?难道说……”

“你打飞出去的,是我的虚影。”

“啥?”

“啊,就是镜面所成的虚像,初中物理学过吧!”

“哦,没有,老弟,所以你是……”

“其实开始吧,看到你直接朝我莽过来的时候说的话和脸上神态来看,我就猜到你的性格多半刚烈莽撞。在那一瞬间我就决定了要用旁敲侧击的战术将你击败。毕竟正面战斗,就算在精黄一段的【寻仇者】里,我也可能是最末流的那一批吧。”

“怎么可能?你不是好端端的赢了我吗?哪有一段最菜打败二段的例子?”

“唉,其实当时我觉得给你制造视觉幻想应该是最容易取胜的方法,开始给你施加的三次DEBUFF,的的确确是为了削减你那一劈的威力,为的是让水墙在被你全部破坏之前,多支撑一会儿时间,而在这多支撑的一会儿时间里,我创造了两个水分身,一个让他铸造了第二面水墙,这面水墙是个凹透镜,而且水墙周围的光线的走向也被我略微的改动了一下,虽然在那一瞬间就算是我的本体用上了风术•轻身•闲庭信步也只能勉强退后七米左右,但是经过这些光线的折射和改动,就可以产生我被你打飞将近三十米的幻像。”

“啊?这……”古斯塔夫尚且还被蒙在鼓里,他怎么也想不到张道明竟然用了这么卑劣的手段赢下了他。

“第二个分身直接去承受了你的大刀的攻击而消散了。这是为了给你的打击创造真实感,防止你怀疑我可能躲过了这一击,至于飞出去的特效,是为了让你以为我的伤势更重而放轻对身体周围的察觉。只是为了一直在你身后潜伏的我释放这最后一击,顺便提一下,我那两个分身也全是用水做的,也是凹透镜。只不过用光类的源石技艺把他们染上色了而已。”

“不对啊,既然你一直在我身后,那为什么在创建分身前我可以看到正面的你呢?”

“啊,从最开始我就使用了两次水镜这个法术,你面前正好一个,头顶上也有一个。只不过我并没有喊出来而已,我的第二次DEBUFF攻击就是由我创建的一直在你头顶的水镜倾泻而出的。我略微改动了我周围和水镜们周围的光线,使得我把自己投影到你正前方的水镜上。扰乱了你的视觉。当然,这个术法连招很低劣,如果遇到可以听声辨位的剑客就不是那么灵验了。”

“这,老弟……我真是服了,水和风这类几乎没有攻击力的辅助源石技艺竟然教你使的出神入化,那之前的事儿,是老哥不对哈……”古斯塔夫完美的体现了乌萨斯人好斗却憨厚的个性,他挠挠棕色的熊耳,尴尬向张道明的赔了个笑。

“啊,没关系的,古斯塔夫老哥,我也收回之前的话,你的大刀真的威猛哦!可惜,我的剑法用的是以柔克刚之法哦。”

“哈哈……以柔克刚!老弟,你可真是个文化人!咱虽然听不懂,但是老哥我佩服!”古斯塔夫豪迈的拍了拍自己宽阔的胸膛。

“啊,私下里就叫老弟吧,现在要叫我队长哦。”张道明笑眯眯的拍了拍古斯塔夫满是肌肉的脊背,柔声提醒道。

“啊?哦。哦~队长?队长!原来老弟你就是队长啊……”古斯塔夫瞪大了眼睛,那个同僚之间里几乎传疯了回归的传奇,不管事儿的队长,竟然是面前这个弱不禁风的少年。

“啊,是我。”

“哦哦哦,怨不得那帮自视甚高的老兵们讲道理的时候三句话不离你,今日一见,小弟我服了,打心底的服了。你这样的好当官儿的,要是当年咱整个东西伯利亚里有一个就算祖坟冒……算了。”古斯塔夫放下大刀,敬了一个不太标准的乌萨斯军礼,他从灰色大衣中掏出了一盒烟卷儿,眼睛里不停的流转着思念和哀伤的波澜,“。队长好!来一根吗?”

“不用这么拘谨嘛……,不过你这个小弟,我还是收下啦。”张道明拍了拍手,小小的满足了一下属于少年的虚荣心,打趣道,“不过,你这算教唆我吸烟哦,WHO(世界卫生组织,不知道的去面壁)可不会放过你这样教唆青少年吸烟的人的啊!”

“张队长,大部优诶吃哦是啥?咱这里的都是粗人,一半多都没上过学,您就别说些奇怪的话了!”

“啊……这是维多利亚那边的叫法,意思是……”

还没等张道明解释完,张道明的耳畔传来一阵阴恻恻的女声:“是谁?在乱丢垃圾……又是谁,在吸烟……还有……张道明……你还敢回来……不去议事厅里呆着商量关于队长的事情,竟然在这里乱跑……你……”

张道明和古斯塔夫的脸色勃然大变,两人几欲拔腿离开,奈何双腿此时却似乎重逾千斤,怎么也提不起来,只得由着那声音的主人缓缓走来……啊,看来正主来了。闲日子,到头了。

(下一章进入主线剧情啦,不会再水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