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竞技同人 > 东方梦浅谈 > 正文
六梦前言一:杯子们
作者:东方旅人  |  字数:2280  |  更新时间:2020-06-30 17:30:06 全文阅读

按照世俗原则来规定的话,这个世界上有记忆力好的人、记忆力差的人、记忆力一般的人。

就像是海里大部分都是水一样,所有人中大部分人的记忆力都属于一般的,那么问题来了,在这个少数服从多数为原则建立起来的世界里,那少数的记忆力好与记忆力差的人会被怎么对待呢。以下将记忆力好坏的人分别称为超忆者与差忆者。

把人的大脑比喻成杯子来看的话,普通人的杯子就是中号杯,超忆者的杯子便是大号,差忆者的杯子便是最小号的杯子。每个杯子从工厂创造出来的时候,它们的容量就已经被定了,然而绝大部分情况下,对于超忆者与普通人的杯子都是装不满的,究其原因,还是因为作为“人类”而言寿命过于短暂。那么大号和小号杯子的拥有者会是怎么样的处境呢。

为了生存下去,差忆者的杯子会主动的剔除填入其中的碎石子、沙尘、泥土、指甲或者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杂质,只留下对自己活下去最有益处的、最纯粹的东西,这些东西是自己最珍惜的东西,或是精神上的某段可以支撑他们的记忆,或是一种技能,不过这都无关紧要。关键是所谓“记忆”与“回忆”的差距。不被记住,不会记住,不能记住;不被回忆,不会回忆,不能回忆。不被理解,不去理解,不能理解。遵循着作为生物的本能而单调地活着,直到死去也不会直到任何可以被称为回忆的东西。

超忆者由于过剩的空间,自然有多余的空间将渣滓留在杯子里。不过,与其说是有能力保留,不如说是没有能力将它们挑出去,自身的存在便会浑浊不清。无法忘记,无法摆脱,无法逃避,无法释怀,无法救赎。永远清醒,永远纠结,永远迷茫,永远深陷,永远成功,永远失败,永远到无法永远。只要活着,就无法做到普通人都能做到的“选择性忘记”,被强制灌不必要、不想要、不敢要的记忆,稍微走神,汹涌的记忆就会不由分说地浮现在大脑皮层,到死为止,也不知道脑中哪一片是记忆,哪一丝是回忆。

他们不被利用,不被淘汰,不被杀害,不被信赖,不被抵抗。

嗯?你觉得我说的太过极端了?啊哈哈,那可能是因为我见到过比这更加极端的人,无论是一下子把所有记忆如同电脑格式化一样全部清零的人,还是连自己祖先那一辈的事情都能记得一清二楚的人。

我都遇到过。

虽然极少,但这些人依然会像买了所有彩票号码后必然会中奖一样出现。但是或许有的人会认为如果这些人的出现只是如同彩票中奖一样的话,那我不买不就行了,但是现实十分喜欢破坏比喻的乐趣。即使不去买彩票,这些中奖数字依然会出现在电视屏幕上,对应数字的人便会中奖。

恭喜,恭喜。

在我想拼命记住重要瞬间的时候,我也会想:“啊,如果我这时候是超忆者就好了。”

在我想拼命忘记尴尬瞬间的时候,我也会想:“啊,如果我这时候是差忆者就好了。”

不过,这个想法在一段时间后烟消云散。毕竟就杯子的大小而言,我觉得只是比中号稍大了一点而已,我依旧是属于普通那一队。作为一只妖怪,我不想去记住不必要的记忆,但我又对很多大部分妖怪认为的“不必要的”事难以释怀。然而,我虽然自诩为“比中号稍大一点的杯子”,但其实我也成为了中奖号码之一,既不完全像妖怪,又不完全像人类。

如果你问我选择哪一方会活得更加轻松,我会抢答“都不轻松”。因为作为一个生物,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容易成都并不是看个人能力的强弱,而是看个人所处的势力的强弱,这就是我开头所说的“少数服从多数”原则,世界的建设会依顺着大部分人的想法去发展,对于超忆者与差忆者的生存灭亡也都是取决于大部分的中号杯子。

呵,中号杯子,正如它的名字一样,既能被每天饮用水较少的人接受,又能被每天喝五升水的人接受。小号杯子太不起眼,缺乏性价比;大号杯子体积太大,不方便携带。

中号杯子们的幸福才是大家该创造的;中号杯子们的希望才是大家该实现的;中号杯子们的想法才是大家该遵循的。

在中号杯子眼中,大号杯子十分强大,能容纳任何事物,所以为了确保自身不被“包容”进去,大号杯子便被供奉为神,孤独地坐在中号杯子们为他们打造的王座上,此生无法下来。

在中号杯子眼中,小号杯子十分弱小,不足他们的一角,所以为了确保自身不被列为小号杯子中的一员,稍矮的中号杯子们便将小号杯子打翻,踩着它的屁股与其他伙伴比肩高。

所以说,不论是大号杯子还是小号杯子,要生存下去都很不容易。不与中号杯子同高的杯子们,将不被赞同,不被认可,不被允许生存,不被允许填充空间。理由仅此而已。

那么回到我的主题——并不是在讨论记忆力的强弱——作为一个被其他人畏惧的异类,究竟要多努力地去讨好别人才能够被响应;作为一个被其他人瞧不起的异类,究竟要多努力地去成长才能得到别人的认可。

从一开始就带着错误地活着,这真是太痛苦了,但更痛苦的是,一直到死,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拥有这么多错误。从人生的一开始便能看到终点,就像泡沫还未还得及忧伤便破碎,甚至都还来不及感叹自己的痛苦便早早结束了痛苦的一生,这何尝不更是一种痛苦。而我,作为一个参与者,却更像是一个旁观者,无力,无助,彷徨,惶恐,呐喊,哭泣过后,最后造就了现在这个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可怕的自己。

这篇文章为什么和前面的文风大相径庭,那是因为,我再一次想起了作为妖怪我不想记住却不得不记住的记忆,也是段痛苦的回忆,我极力地想要掩藏住自己的情绪,动笔之后却不知不觉写到这里,实在有违大贤者的风范。

因为这份彩票的奖金多得有点让人数不过来,不是吗?

我在得到奖金的时候的幸福和缴纳税款时候的悲伤搅拌在一起,便构成了我这个一生都在忏悔自己的罪恶又不断地给身边带来灾祸的妖怪这一生中唯一可以称得上是“回忆”的东西。它很短,对于我的寿命而言,就像是一层轻纱,包裹着我的伤口,久而久之融入到了我的血液中,成了我一生也不能拯救,改正,救赎的——回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