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竞技同人 > 东方梦浅谈 > 正文
五梦间章三:宝物
作者:东方旅人  |  字数:3190  |  更新时间:2020-05-16 01:52:31 全文阅读

在幻想乡的某个角落,有一块即使在风雪肆虐的冬天,春色仍不会凋零的宝地。

通往此地的路上,碎了的雪铺满在碎了的石台阶。

我掀开笼罩这个地方的结界的一角,眼前的景色不论见到几次,都让我很惊叹。

染上绯色幻想的红色别墅,怪异又不失美感的圆形大窗;奇珍异兽穿梭在茂盛的丛林中,偶尔会有一只大鹏从天上呼啸飞过。

即使时间流逝在日常的缝隙中,这里的天气却始终如一,像极了冥界的单调不变。

我穿过隙间,来到这块宝地的主人的卧室,“华扇小姐,好久不见哦。”独臂的仙人,茨木华扇就是这里的主人。

面对我的突然来访,她并不惊讶,轻抿了一口茶,呼了口气说:“紫小姐,随意出入别人的家可不是什么值得赞许的行为哦。”

我自顾自地倒了杯茶给自己,很自然地坐了下来,不时瞟向华扇。淡绿的清茶腾起浅薄的雾水,我也不问,她也不言。等我俩都喝完了茶,“仙人”才无奈地说:“说吧,这次来我家又想拿走什么东西?”

我不失礼貌地笑了起来,看来我已经被她当作“拿来主义”者了,只好表明自己来的目的:“华扇小姐,我这次来是为了向你询问一个问题。”

“有知识的人,幻想乡应该有很多吧,不论是八意永琳还是慧音,甚至是丰聪耳神子和风见幽香,她们都比我更有智慧。”仙人望着窗外,十分谦虚的样子让我都不禁崇拜起来,“我不过只是个年轻仙人而已,最擅长的不过是训练动物和延年益寿什么的,这些你都不需要吧?”

我为她沏了一杯茶,慢慢地说:“或许幻想乡拥有比你更多智慧的人不在少数,但只有说出‘为了更接近人类而成为仙人’的你才能解答我的疑问。”

“因为你既不是人类,却又想要成为人类,这份心情和曾经的我有些类似呢。我想知道曾经的我和你对比起来到底差在哪里。”我在心里默默解释着。

——

“你问我,对我而言所谓宝物是什么?”华扇有些惊讶,不过又冷静下来,“的确像是紫小姐会问的问题呢,总是这么让人摸不着头脑。之前明明一直在找我借东西。”

“那么,你觉得我的宝物会是什么呢?”华扇反问一句,倒让我成了回答问题的一方,不过这样也不错,毕竟很容易得到的答案往往也意味着廉价。

在问这个问题之前我其实也做过几个设想,我就一一提出吧。

“无论是你作为坐骑的水龙、充当守卫的老虎还是时刻黏在你身边的雷兽,你对待它们无一不充满了母性的慈爱,它们就像你的孩子,所以,它们就是你的宝物。”

华扇听后哈哈大笑起来,但又摇了摇头,否定了我的想法:“它们的确是我的孩子,但它们都有属于自己的自由,将它们当作自己的宝物未免太过自私,等我某一天驾鹤西去了,它们也将各奔东西,所谓‘树倒猢狲散’。”

虽然她很乐观,不过我竟然感到了一阵寂寞。

整理好思绪,再问:“那么,是你最珍惜的茨木枡吗?听说那是绝世无双的道具,甚至可以治愈人的伤口,不过......”我偷偷地瞥向华扇的被绷带缠着的右臂,心中还是会有一丝同情。虽然这位仙人屡次破坏幻想乡的规矩,多次随意出入结界,不过看在灵梦的面子上我还是放过她好了。

“是的,我的右臂是治不好的。毕竟那是一道严重得不能再严重的刀伤。”华扇驱动灵力,绷带便在空中飞舞起来,里面包裹的是一片空无,“不过我早已习惯了。话说我的宝物在你看来是这么肤浅的东西嘛?怎么说我也是个仙人,对于这些物质早没了这么多的依恋。”

“那么,是你这条失踪了的右臂吗?”我用力抓住空中的绷带,另一只手抵近华扇的咽喉。

虽说如此,但是敢挑战我的规则的,你是第一个。毕竟我也不是什么和善的妖怪,稍稍让我看看你恐慌的表情吧。

“喂,问你呢,是你不惜违反幻想乡规则也要寻找的手臂吗?”

华扇的脸上却没有露出过我臆想中的惊恐,反而有了几丝笑意。并不是在嘲讽我,她好像回忆起了高兴的事情:“如果不是它,或许我也得不到真正的宝物。”

“哦?”我有些兴趣听下去了,松开了手,让她继续说下去。

她解下了头上的头饰,两只很小的角凸了出来。没错,她是鬼族,这一点我早通过萃香了解了。鬼族竟然也能成为仙人,果然活久了什么都可以见到。

“紫小姐,你知道古诗人都良香吗?”

“啊,知道,就是那个和鬼王茨木童子对诗的那位有名人类。”我停了下来,因为我意识到眼前的“仙人”的身份似乎并不是我想的那么简单。

“没错,我就是曾经的三大鬼王之一的茨木童子。”她为我又沏了一杯茶,然后向我娓娓道来。

“在被鬼切斩掉右臂后,我的角变小了,妖力也变弱了,样子也逐渐变得像人。后来我遇到了一位叫都良香的诗人。她也真是个奇怪的人,没头没脑地就要让我对诗,‘气霁风梳新柳须’,我便对‘冰消波洗旧苔发’。后来我们成了知己,一起追寻着成仙之道”

“不幸的是,她病死了,以后的生命中,再也没有能与我对诗的知己;我靠着妖怪的寿命,苟活到了现在。”或许是被时间消磨的感情,现在的她虽然在说一件很悲伤的事,但语气与神情是如此平淡,又落寞,“那个狡猾的都良香,抛下我一个人去了天国,到最后也没能和我一起实现成为仙人的约定。现在,就连她埋于何处,我都无从知晓,我的眼泪也不知该洒向何处。”

“紫,我的宝物就是每一首包含了我与她记忆的诗。”她喝了口茶,继续望着窗外,她的眼神仿佛刺破了结界,思绪已脱离了此刻。虽然此前我已经向萃香和勇仪大致了解了些情况,不过我还是不禁动容。

回想我的一生,除了自负、逃跑、杀戮、欺骗,剩下的还有些什么呢?

——

“喂,幽子。”逐渐习惯了酒的小妖怪,正举着酒壶,靠在一棵樱花树下,和幽子一起欣赏入秋前的最后一场烟花大会,“为什么烟花在绽放后就会消失呢”

这个问题很蠢,小妖怪自己也明白,但是借着酒意,小妖怪也难得的想当一次撒娇的天真小孩。

身着粉色浴衣衣,头戴樱花簪子,手持瑰丽折扇,幽子将头倚靠在小妖怪的肩上,看着眼前华丽又一转而逝的烟花,夺过小妖怪手中的酒壶,稍稍饮了微许,看着眼前怦然升天的烟花丛们,叹了口气,将酒壶递了回去,又仿佛脱力般靠回了小妖怪身上:“正是因为她美丽而短暂,不是随处可见,所以大家觉得它美丽吧。”

现在的你,对我而言也是如此的美丽,幽子。小妖怪攥紧了幽子的手。

“所以,我会更加珍惜和紫呆在一起的时间。”幽子天真地笑着,不带一丝迷茫与欺骗地对小妖怪耳语,“我是人类,总有一天得去赴黄泉,如果那时你知道了我的死讯,请为我留下你的眼泪。”

——

“紫?还在吗?”华扇摇了摇我的肩膀,让我从虚妄的回忆中脱离,“我光顾着叙述我的故事去了,真是抱歉啊。”

“不,你的故事很棒,我只是从你的事中联想到了另一个故事。”我打开左扇,用力扇风,想让自己躁热的心冷静下来。

华扇一脸奇怪地望着我,将我杯中已经冷掉的茶倒掉,又沏了一杯,一边说:“我只能理解动物们的心思,不能读懂妖怪与人类的内心。但如果你愿意吐露,我就是一个良好的倾听者。”

“啊哈哈,真不愧是仙人,就连17岁少女的思春心事也能倾听呢。”我拍了拍她的头,然后双手托着下巴,摆出像是要给小孩子讲故事的姐姐的姿态。

有多久没有和活着的生物谈论过自己的故事了呢?不过这些都无关紧要了。

我深吸一口气,看着这双好奇的眼睛,我想到了一个死去的人类。“嗯,该从哪里开始说呢?”

“就和你说说我最近在写的一部小说吧,这只是抑或不只是一个小小的妖怪的梦的故事。”

没错,我的宝物,是这柄折扇,是那场烟花,是她的舞姿,是那瓣落在她手心的樱花,以及连接着她的幻想乡。

我的宝物,是和她相关的一切。

——

一片寂静,只有幽灵飞舞时空气的流动声,以及冥樱脱离枝头的脆响。这里是生命的归宿,冥界。我爬上千层阶梯,来到了一座大宅。

你问我为什么不直接穿过隙间?说来惭愧,每次去见她,我都得花上爬千层阶梯的时间去冷静,去构思话题,去思考我的一言一行,去准备我该用的表情。只有面对她,我无法做到应对自如。

没有一丝生的气息。冥界没有早晚之分,有的只有一片要黑不黑的尴尬,正如我的心情。

我举起洋伞,缓步前进,她正坐在阶梯上,呆呆地望着一颗因为活得过久,树干开始发灰的巨树。

我坐到她的身边,收起洋伞,和她一起看着巨树,不知不觉就靠在了她的膝上,沉沉地睡了。

我又梦见了新的故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