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神农传人那些年 > 正文
第66章 除夕之夜
作者:转瞬迷惘  |  字数:2018  |  更新时间:2020-06-03 17:54:08 全文阅读

没想到庄严还记得自己的年龄,墨浅浅也是略感意外,当下说道:“过年二十三了,在我们老家哪儿就不算小了。我那帮初中高中同学,晒娃的都不在少数。”

庄严也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这我可帮不了你,自求多福吧。”

电话那头的墨浅浅沉默了一下,庄严感觉她好像想说什么,当下道:“有什么事就说吧。”

“嗯...能陪我一起过年么?我不回去了。”

陪墨浅浅跨年倒也不是不行,不过年夜饭自然是要和家人一起吃的。

庄严也答应下来,随即和庄韵一起回了家。

城市里的年味并没有乡下浓重,不过一顿团圆饭还是少不了的。

上午,庄自强已经买了海鲜、甲鱼等年货,正在准备晚饭。

庄严本想通过朋友的关系在饭店预定一桌年夜饭,但见老爸已经开始准备,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一家三口便在老公寓的厨房里忙活着。

晚上开饭前,庄严兄妹按照惯例给母亲上了香,对着遗像祭拜一番。

饭桌上,庄严和父亲喝起了老白干,庄严也再度劝他不要出去务工,在家里享享清福。但庄自强依旧是好强的个性,说自己还不到退休的年龄,怎么能靠儿子养活。就算让他待在家里,他也闲不住。

庄严无奈,只能再度作罢。

饭后一家人看着春晚,时间慢慢就过了八点半。

感受到手机的震动声,庄严拿出手机,来电的自然是墨浅浅。

庄严说自己喝了点酒,就让墨浅浅来公寓这边接。后者来这里好几次,自然是轻车熟路,不到九点就到了楼下。

得知儿子除夕夜还要出门,庄自强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要他早点回来。

庄严自然允诺,让父亲早点休息,披上一件皮夹克便下了楼。

一周不见,墨浅浅再见到庄严有些惊讶,后者的皮肤明显晒黑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庄严坐到副驾驶座上,对于墨浅浅的疑问并没有隐瞒,说自己去了趟长白山。墨浅浅当然以为他是去旅游的,心中又腹诽一句,但嘴上却没说什么。

“去哪儿啊?”

“找个地方喝一杯吧。”

看出墨浅浅情况不佳,庄严点点头,任由前者开着车,漫无目的的行进在街道上。

除夕夜的天龙市没有了往日的繁华,就连平日里最喧闹的滨江大道,都鲜有来往的车辆。

墨浅浅很轻松的就找到一个车位,随后便招呼庄严下了车。

此时已经是晚上九点,距离跨年还有三个小时,天上绽放出绚丽的烟火,大家都在欢庆新年的到来。

两人找个一家还在营业的酒吧,点了一些小吃和酒水。酒吧的大屏幕中放着春晚,倒是和平日里重金属音乐的氛围格格不入。

庄严抿了一口杯酒,笑问眼前的女孩道:“从刚刚开始你的情绪就不太对。干嘛那么沉重,是我得罪你了么?”

墨浅浅摇摇头道:“是我想家了,你也可以说我矫情。”订票的APP,根据以往的经验,只要过了除夕夜,到了下半夜,晚间机票还是不少的。毕竟比起节前,春节当天选择回家的人并不算多。

但墨浅浅还是拒绝了,表示自己不愿意回家。

几杯酒下肚,庄严才得知莫浅浅来自一个离异再婚的家庭。十岁时父母就离婚了,年幼的墨浅浅跟着母亲过活。一年后,母亲再婚,后来又与继父生了弟弟。

从此,同母异父的弟弟成了家里的核心。而墨浅浅在却更像是个多余的人。

母亲多次想打法墨浅浅跟父亲生活,但父亲也已经再婚,自然不愿意养活这个女儿,后来甚至连抚养费都不再照常给付。

从初中开始,墨浅浅就多次离家出走,到了高中,更是开始独立打工赚钱。也正是这种经历,锻炼了她的处事能力。

其实前几年,墨浅浅还是每逢春节还是会回家的。但自从两年前,继父就计划着早点把她嫁出去来赚取一笔彩礼钱,而母亲对此也是支持。在他们看来,女儿迟早是要嫁出去的,年轻的时候能要更多彩礼钱。

当时的墨浅浅还在读大二,对于家里给他安排相亲的事一无所知,当他意识到发生什么时,大脑中也是一片空白。直到那个和他相亲的男人凑近自己时,墨浅浅才落荒而逃。结果自然是遭到了继父的一顿训斥。

后来墨浅浅才知道,那个和他相亲的男人愿意出十八万彩礼,这在当地也算是一笔巨款了。

“十八万?你继父也太小看你了吧。难道你就值那么点么。”庄严听过后也是哑然失笑,光是他今年给墨浅浅的年终奖就高达三十万。她那个养父要是知道这种情况,不知道会有什么想法。

墨浅浅苦笑了一下,叹了口气道:“哎。我不知道自己还该不该回去,也不知道该不该往家里寄钱。他们从小就没管过我,但又是我的父母。”

庄严忽然觉得自己很幸运,虽然母亲很很早的离开自己,但自己的父亲庄自强一直兢兢业业把他养大,也没有再婚。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而每个人也有自己的一段痛苦经历,作为外人,庄严并不知道该如何劝解眼前的这个女孩。或许在阳光的外表下,墨浅浅的心却是伤痕累累。

“别想太多了,遵从你自己的内心就好。”庄严最后说道。

两人喝了一会儿酒,就听到酒店吧台小哥催促的声音。

原来今天情况特殊,十点就要停止营业,关于这一点,酒吧门外已经贴出了告示。这也是人之常情,就算再想赚钱的人,也不会想着在除夕夜还坚持赚这几个钱。再说到了这个时间,街上也早就没人了,就算坚持营业也没有几个客人。

庄严也是无奈,却又不好说什么,结过账就与墨浅浅离开了。

室外的烟火更加密集,把黑夜都照亮成了白昼。天上飘下雪花,地上结了一层薄薄的积雪,两人一前一后,漫步在无人的街道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