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雪尽春来 > 正文
第一章 一个决定
作者:关中老人  |  字数:3369  |  更新时间:2020-04-01 09:37:49 全文阅读

  腊月二十六,距离除夕还有四天时间。

  陈功正在检查公司旗下饭店年夜饭的准备情况,这已经是最后一家了,三十有七的他如今在北京已经开了三家饭店以及数家连锁快餐店,算是事业有成了。

  “陈总,今年我们悦兴的年夜饭预订已经突破五十桌了,应该不再是垫底了吧”负责悦兴饭店的段经理笑着说道,她跟着陈功已经十年了,从一个普普通通的服务员最终走到了经理的位置。

  “嗯,小段啊,虽然不是垫底,不过你们还是要努力啊,泰兴那边已经突破八十桌了”陈功笑呵呵的回道。

  段经理沉声道“陈总,您放心,我们会继续努力的”

  临近除夕,也是饭店最忙碌最挣钱的时候,陈功当然不敢松懈,这几天一直都在忙碌,在北京这个快节奏的城市想要出人头地,努力最为重要。

  又亲自检查了一番菜单的准备情况,陈功这才满意的点头,看眼时间他也该回家吃饭了,老婆孩子还在等着呢,想到家人,他脸上不由浮现出幸福的笑容。

  北京的夜晚,灯红酒绿,马路上的车辆川流不息,高架桥上的霓虹灯光闪烁着绚烂的光彩。

  一座座摩天大厦拔地而起,上面的灯光灿若星辰,高楼林立,鳞次栉比,犹如一座座巨人,守卫着这片城市。

  陈功开着车望着外面的太平盛世,满足地舒了一口气。

  大学毕业后,他便留在北京一直打拼,如今已经十几年了。

  十几年的时间,他从一家小小的餐馆做起,如今已经发展成有三家中型饭店数家连锁快餐店的餐饮公司了,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委屈,也只有他一人能够体会。

  还好皇天不负有心人,换来的是累累硕果,现在他事业有成,家庭美满,不说正处于人生的巅峰,却也是在稳步上升着。

  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家境殷实,身体健康。

  人生至此,夫复何求?

  心情不错的陈功随手打开广播,想听会音乐解解闷,毕竟北京的堵车真能让人心态崩了。

  “据悉,北京大兴医疗机构接诊的这两名有武汉旅行史的发热患者,已经确认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病例,目前北京市已积极开展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治工作,请广大市民注意卫生,做好个人预防……”

  广播中磁性的男低音有条不紊地播报着,陈功听完这个新闻脸色有些凝重。

  “又是那个什么新型冠状病毒?”

  这段时间他没少听说这个病毒的有关报道,好像是在武汉那边出现的,想不到北京离得这么远,现在竟然也出现了病例。

  “现在的怪病真的多,不过只要别出现像十几年前那场大病的情况就行”陈功想着,一想到那场席卷全国的怪病以及他自己的经历,陈功就有些不寒而栗。

  陈功不愿多想,连忙将电台切换到了音乐频道。

  没多久陈功就到家了,他所住的小区在北京算高档小区了。

  刚开门就看见一个漂亮可爱的小女孩一脸雀跃的跑了过来,直接扑进了陈功的怀里。

  “爸爸!”

  “哎呦,我的小宝贝”陈功高兴的将小女孩直接抱起,满脸宠溺道“怎么样,今天过得开心吗?在家有没有听妈妈的话?想爸爸了没有?”

  “想了,就是不开心,妈妈又惩罚我了”小女孩撅着嘴道,然而嘴角分明挂着偷笑。

  “你就听这小不点乱讲。”一个漂亮的气质少妇围着围裙,从厨房中走出,将菜搁在客厅饭桌上道“好了甜甜,快从爸爸怀里下来,让爸爸洗手吃饭了”

  小女孩依依不舍的从爸爸身上下来,不过陈功故意用胡茬蹭着女儿娇嫩的脸蛋,惹得后者一阵嬉笑推搡。

  少妇看着老公和女儿打闹,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她叫孙芳,比陈功小上两岁,是陈功的娇妻,而那个可爱的小女孩就是他们六岁的女儿甜甜。

  孙芳与陈功结婚已经八年了,家庭一直都非常和睦幸福。

  当一家人坐在餐桌上,吃着可口的菜肴时,陈功只觉得心里一片满足。

  妻子为他盛了一碗汤,笑着说道“今天都是你喜欢吃的菜,你多吃点啊,锅里还炖着你最爱吃的猪蹄,等好了我去给你盛。”

  “知道了,我漂亮的老婆大人,你做的猪蹄汤比我们饭店大厨还要正宗,我肯定得多喝几碗”陈功笑着说道。

  “贫嘴”孙芳娇嗔道。

  “今天的新闻1+1,我们特地邀请了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院士,为我们来解答一系列与新型冠状病毒有关的问题……”

  听到终南山院士几个字,餐厅里正在播放的电视突然就将陈功的目光吸引了过去,他看到屏幕内一位精神矍铄的老者正襟危坐,神情严肃,他对这位老人可无比的熟悉。

  “钟院士,目前这个新型冠状病毒,其传染性与SARS如何比较?”主持人神情凝重,字正腔圆地问道。

  “新型冠状病毒与SARS病毒,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病毒,只是某些方面有近似的地方,目前,新型冠状病毒的感染正在爬坡,但是相比SARS传染性没那么强。”

  SARS!

  听到这个名词,陈功下意识打了个冷战,十几年前他可是亲身经历了那场非典战役,更是留下了深刻的阴影。

  当年的非典就是靠着极强的传染性,短短几个月时间内就席卷了大江南北,发展成为一次全球性传染病疫潮!

  想到这儿,陈功吃饭的动作慢了下来,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视屏幕。

  “根据目前的资料,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是会通过人传人这种途经传播,在广东有两个病例,没去过武汉,但家人去了武汉后染上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现在可以说,肯定的,有人传人现象。”

  一旁的孙芳瞟了一眼电视上的报道,唏嘘着说道:“又是哪里爆发流感了吗?这家人还真是倒霉,快过年了,我看家里还得买点板蓝根备着才行——老公,你怎么不吃菜啊?”

  妻子的话并没有让陈功收回注意力,他嘴上哼哼唧唧应付着,眼睛依然眨也不眨地盯着电视。

  “普通人要提高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认识,现在已经存在有人传人,同时医务人员也有传染,所以要提高警惕,没有特殊情况不要去武汉。”

  “出门在外,要佩戴口罩,不一定非要戴N95口罩,一般的医用外科口罩是能阻挡大部分带有病毒的飞沫进入呼吸道的,预防新型冠状病毒,戴口罩还是有用的。”

  钟南山院士苍老而又中气十足的声音传进陈功耳中,字字珠玑,听得他面色逐渐凝重起来。

  武汉……病毒……飞沫传播……

  这些信息挤在他脑袋中,搅得他心绪一片烦乱,总是感觉有些不对劲,吃过饭以后陈功就钻进了书房,好好查查这个新型冠状病毒怎么回事,最近比较忙他都没怎么关注新闻。

  半个小时后,当陈功看完最近有关新型冠状病毒的新闻后,他的心情有些沉重,特别是看到武汉卫健委通报两日内共136例新增确诊,让他意识到事情似乎有些严重。

  这时候,陈功突然想到一个朋友,他如今就在武汉某家医院当副主任医生,想到这里陈功连忙拨通了他的电话。

  可是连续拨了三四个电话都没接通,陈功心里愈发的着急,他拉开书房阳台的门,下意识点燃了已经戒了半个月的烟,冬夜里的冷风拍打在陈功脸上,稍稍令他有些急躁的心冷静了几分。

  就在这时候电话突然响起,看见是那个熟悉的号码,陈功立刻接通。

  “陈功,有什么急事找我啊,我这边正忙着呢”一个年轻的男性声音从那边传来,语气里带着一丝疲惫和焦急。

  “贺东啊,最近新闻上不是说你们武汉正在闹疫情吗?怎么样,你还好吧?你们那边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情况?”陈功迫不及待的问道。

  “我还好,谢谢你的关心,只是……”那边的贺东皱眉。

  贺东的只是让陈功的心不由揪起,他急忙问道:“只是什么?贺东,你老实告诉我,这次疫情究竟严不严重?那个什么新型病毒,到底已经发展到了什么程度?”

  当年的非典,给陈功带来了深深的阴影,也让他产生了一种直觉。

  那就是这次的新型冠状病毒,绝对不寻常!

  陈功听到电话那头的贺东沉默了半晌,接着轻轻叹了一口气。

  “陈功,你不是外人,我也就不瞒你了,情况比之前新闻报道的要更加严重了”贺东长叹口气道,语气很是沉重。

  心中的猜测被证实后,陈功愈发的担心了,他默默吸了一口烟,没有讲话。

  “这次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非常可怕,根本不是什么简单的流感所能比拟,但凡染上这种的病毒的患者,轻者发热、干咳,重者呼吸困难,甚至会导致器官功能衰竭,危及生命!”

  “而且现在医院里的医疗资源空前紧缺,口罩、消毒水、一次性手套……什么都缺,什么都在减少,只有病人在眼睁睁地变多,我们这里周边的口罩已经全卖光了,现在人人自危,连一些医护人员也都感染上了病毒,我们医院的医生已经二十多个小时没有合眼了”

  听了贺东的话,陈功缓缓吐出一口气,闭上眼睛揉了揉眉心。

  原来,已经严重到了这种程度。

  “贺东,按照你的经验,你觉得这次疫情,跟当年的非典比起来……”

  他说到这儿时不敢再说下去,心中涌上一阵后怕。

  电话那边,贺东的声音明显犹豫了一下,接着缓缓说道:“目前看来,严重程度还比不上当年的非典……但你别忘了,当年SARS病毒最初开始的时候,不也是现在这副情形吗?”

  听到这话,陈功不禁陷入沉思,夜里的寒风拍在脸上,指间夹着的烟头已经快要烫到手了。

  可是,陈功却做出了一个决定……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