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我有一刀断长生 > 正文
88 还是兄弟(二)
作者:搔首弄姿  |  字数:3492  |  更新时间:2020-06-02 20:50:42 全文阅读

夜色如水。

一夜无话,陈敬塘、噬魂、夺魄为徐天然一行人守夜。

徐天然、耶律大石、朱子柒和千寻亦静坐修行,恢复灵力和治疗伤势。唯有吕小布睡得香甜,仿佛天塌下来也吵不醒他的美梦。

所幸再无刺客杀手来袭,众人灵力恢复了七八成,有了自保之力,陈敬塘走到徐天然身边,悄声道:“诗雨很挂念你,临别之时仍然叮嘱我保住你和弟妹性命,幸不辱命。”

徐天然心中一暖,陈敬塘拍拍四弟的肩膀,说道:“我得走了,万事小心。”

耶律大石走上前来,摘下徐天然腰间的葫芦,打开瓶盖,豪迈道:“此去一别,不知何年何月再见,二弟救命之恩大哥铭记于心,也许下一次见面就是沙场对敌,大哥不善言辞,只能说不论将来是敌是友,大哥绝不杀咱们兄弟一人。”

陈敬塘右手握拳,拍了拍胸脯两下,大哥所言铭记于心。

耶律大石率先喝了一大口酒,赞叹道:“世上最好的酒是和兄弟一起喝的酒。”

陈敬塘接过葫芦,仰头灌了几口酒,哈哈笑道:“真的好喝。”

徐天然嘻嘻笑道:“江湖没什么好的,也就酒和...酒不错。”

徐天然原本想把白孔雀的至理名言说出来,余光瞥见了一股杀气,立马把女人省略了。

陈敬塘翻身上马,准备策马扬鞭,不忍再多言,经此一别,天各一方,兄弟情义也许只能悄然放在心里。

耶律大石牵住缰绳,神色凝重道:“二弟,对不住了。”

菩萨蛮狠狠朝陈敬塘后背砍下,留下了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菩萨蛮的杀意溢出,伤口被杀意浸染,极难愈合。

众人目瞪口呆,不知为何耶律大石要偷袭陈敬塘,难不成要杀人灭口。

徐天然一眼就明白了,大哥一刀看似砍得极猛,但是留有余力,伤口看似极为恐怖,但是并不致命,二哥若是毫发无损回去定然受到晋王府的猜疑,如此一来,二哥估摸着要在床上躺个十天半个月了,不过也更能洗清嫌疑。

陈敬塘只觉后背火辣辣一般疼痛,一股杀意像跗骨之蛆一般噬咬伤口,立即运转灵力苦苦抵御菩萨蛮杀意侵蚀。

徐天然长平刀鞘狠狠拍了一下陈敬塘坐下骏马屁股,笑道:“二哥,慢走,不送。”

陈敬塘忍着痛楚,挤出一丝笑意,挥挥手,策马离去,嘴上不忘喃喃道:“还是兄弟。”

徐天然和耶律大石相视,不约而同道:“还是兄弟。”

秋风未落如朝霞。

徐天然牵着啊黄,轻轻抚摸鼻子,转过头来,轻声道:“出发了。”

啊黄哼哧哼哧,踏着轻巧的步伐,跟随在徐天然身后,吕小布凑过来,想接过缰绳,嘿嘿笑道:“天然哥,啊黄跟我熟,我来牵。”

徐天然把缰绳交到大黑炭手中,吕小布接过缰绳,跟啊黄一路上窃窃私语,好像是亲密无间的兄弟一般,时不时徐天然就能看见吕小布拍着胸脯,好像给啊黄许下什么天大的好处,啊黄的尾巴都翘起来了。

噬魂、夺魄领着两具傀儡在前面开道,怕两具木乃伊吓坏了路人,徐天然让噬魂、夺魄给他们穿上了衣衫,将两双空洞的眼睛用黑布蒙上。乍一看有几分瞎子江湖豪杰的模样。

耶律大石和徐天然断后,并肩而行。

耶律大石问道:“四弟,你是如何将噬魂、夺魄神识制住,为兄百思不得其解。”

徐天然对大哥并无防备之心,笑道:“那俩憨货空有一身本事,跟我斗心眼哪里比得过,若是他们一门心思将我们杀死,估摸着咱们一丁点机会都没有,我料到他们会摆弄本事,我将神识藏于体内蜀道之中,任由噬魂吞食我的一丝神识,待夺魄神识进入我的躯体打算掌控我的全身窍穴之时,我的神识从蜀道飞出,在我的识海之内,夺魄哪里是我的对手,我将一缕神识侵入他的识海之中,从此他就为我所掌控。而噬魂吞食我的神识,他享受美味的时候没想过老人们常说一句话,病从口入。我的神识趁机侵入他的识海,这样两人的识海为我所控,成了我的奴仆。”

耶律大石称奇道:“做你的对手真的好难,我阅读古籍,飞升境以上大修士可以将神识侵入他人识海之中,从而掌控他人,没想到四弟以二品境就能做到。”

徐天然不好意思道:“我哪里有那本事,若不是这二人主动送上门来,我哪里能掌控他们的识海。若非我窍穴之内有大长生者神兵,也无法躲过他们二人的追踪,现在回想来,赢得凶险。”

耶律大石笑道:“四弟果然年少有为,大哥不如四弟多矣。你我同修杀道,将来必会沙场砥砺杀道,不知四弟愿意与我共同征战沙场,万里草原等待我们去征服,一旦我们一统草原,挥兵南下,中原江山唾手可得。我们草原不兴中原兔死狗烹那一套,只要一统天下,我登上皇帝大位,封你一字并肩王,广陵江以南尽是你的封地。”

徐天然还未想到遥远的未来,摆摆手道:“大哥过誉了,我不过是初出江湖的雏鸟,先生让我走一趟江湖,用脚步丈量天下每一寸土地,用先生文绉绉的话来说就是,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如今,江湖都未观遍,何谈沙场征战。”

徐天然委婉拒绝了耶律大石,耶律大石心中并未恼火,在他看来四弟虽天资卓著,尚且年幼,将来在水浅王八多的中原庙堂吃多了苦头终会想起大哥来。耶律大石野心勃勃,遥遥望向北方,情不自禁豪迈道:“四弟,上马吧,马匹休息够了。”

耶律大石意气风发,再半日行程便能抵达朔方城,一出城关就是自己梦寐以求的茫茫草原,是自己心心念念的马奶酒、烤全羊。

徐天然翻身上马,顿时,一行人纷纷上马,吕小布也爬上了高大的啊黄背上,啊黄顿时健步如飞,将所有人都抛在了身后,徐天然看着如此卖力的啊黄,看来大黑炭一路上许了不少好处给啊黄。再这样下去可不行,啊黄就要被大黑炭拐跑了。

官道之上,尘土飞扬,路人纷纷躲避高头大马疾驰的一行人,路人被最前头两名奔跑的目盲剑客惊呆了,竟然跑得比马还快。

朔方城隐隐约约就在苍茫大地一线之上,耶律大石一拉缰绳,胯下骏马一阵嘶鸣停下了脚步,朔方地处河套,是游牧民族南下必争之地。

先生说过,黄河百害,唯富一套。河套南望关中,控天下人之头顶,得河套者得天下,失河套者失天下,河套安,天下安,河套乱,天下乱。

徐天然从怀中取出舆图,将所见地形一一和地图对照,将舆图错漏之处一一更改。心中不禁感叹,黄河万里,唯富一套,若占据了河套,既能屯田,又能养马,果然是兵家必争之地。

耶律大石也被眼前景象惊艳到,将来南下中原必先取河套。一旦失了河套,中原再无养马之地,步卒如何能与骑兵抗衡?

在朱子柒心里没有江湖庙堂的算计,只觉着塞北竟然有一片江南,风景独好。

耶律大石和徐天然一同下马,给马匹洗刷了马鼻,喂了饲料和水,吕小布更是将啊黄像大爷一般照料。今夜,只能先在此处扎营,徐天然有先见之名,早就将骑军的营帐带了两顶用另一匹马背着。

徐天然忽然觉得有了噬魂、夺魄,自己轻松了许多,两个人自觉干起了脏活累活,虽然很多活计是指使唐离宿和曲冷殇两具傀儡干的,但是徐天然竟然难得落个清闲,观察起周围的地形。

扎营之地是个高坡,一面紧邻黄河,三面视野极佳,若有人来袭一清二楚。

噬魂、夺魄为了取悦新主人,跳入黄河捉鱼,想要抓住主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

说来也怪,原本瞧着气息极为诡异阴鸷的俩人此时看起来竟然有一些可爱,在湍急的黄河水里摸着鱼,身材高大的噬魂站在河水里,水没过腰间,而矮小的夺魄竟然只露了个脑袋在外头,吕小布不禁笑得前俯后仰。

徐天然和朱子柒并肩坐着黄河边,徐天然想靠近一些。

朱子柒一把推开,嫌弃道:“满脑色眯眯的家伙,离我远些。”

徐天然悻悻然,中间隔着一个身位,轻声道:“你能多陪我走一趟草原,我很开心。”

朱子柒撇撇嘴道:“怕你死了,护你一程。”

徐天然笑容灿烂道:“我快破镜了。”

“哟呵,还挺快。”

“我觉着太慢了,十年入武评十人,由不得我慢悠悠修行。”

“也别太急了,把基础打牢了,不然纵然十年内让你跻身飞升境,也不过是纸糊的境界,一戳就破。”

“我晓得,武评十人都是飞升境修为,可是天下飞升境修士何止十人,想来他们必有过人之处。”

朱子柒掰着手指头算着,微微一笑道:“若不出意外,半年内我也会跻身一品,到时候结个十纹金丹,吓死你。”

徐天然想起老白说的,老白可是十二纹金丹,白孔雀更是十三纹金丹,难不成十纹金丹就很变态了?徐天然挠挠头,问道:“十纹金丹很厉害?”

朱子柒倒吸一口凉气,瞪了一眼没见过世面的青衫,“天下修士十纹金丹便是止境,世间大概只有那些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长生者才能凝结出超十纹金丹,天下诸大宗门嫡亲弟子若能凝结出八纹金丹便是十年一遇的天才了,若是能结出九纹金丹,无一不是宗门鼎力培养的继承人。若是能结出十纹金丹,不说能不能踏出大道证长生,至少飞升境如探囊取物。”

徐天然心里将老白狠狠咒骂一通,说什么随便弄个十几纹金丹很容易,徐天然不敢奢望得道证长生,若是能入飞升境便心满意足了,已经足以成为江湖一方霸主。徐天然想来,老白肯定想看自己出糗,到时候结出八九纹金丹,估摸会被老白嘲讽得体无完肤,庆幸走了一趟江湖,知道了其中深浅,不然在老白面前再也抬不起头来。

朱子柒看着怔怔出神的青衫,问道:“白屠把你二品境打得前无古人的坚实,我觉得你有机会冲一下十纹金丹。”

徐天然淡然笑道:“随缘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