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昆仑小师叔 > 正文
97.买命钱
作者:火炉糖粥  |  字数:2158  |  更新时间:2020-06-03 19:19:01 全文阅读

流云为夕阳醉成红霞,天空被魔焱染成紫色,飒飒叶歌平平无奇,山间的千百种芬芳倒是各有特色。

南诺坐在崖边,背对着迎风招展的都天旗,眺望着魔都中的家家炊烟,素手托腮,期待着很久很久以后的某天,那时她能天天给洛阳做饭吃,让他吃得胖胖的,如此,江沁月那般的女子就会少很多吧。

脚步轻悄,南易背着龚鱼坐在南诺身旁,顺着姐姐的目光望去,整个计都城尽收眼底,安居乐业的时光是金色的,飞逝如梭方显弥足珍贵。

“不去休息吗?明日便要入圣殿开始苦修了,那可不是一段舒服的日子。”

南诺歪过头,看看满脸幸福的龚鱼,不由心生羡慕,轻声问道:“你说那群老不死的会不会给我玩些歪门邪道的?会不会对我下死手?”

“当然会,姐姐你都逃了三次了,补课是肯定的,吃苦是必然的。”

南易装着明白当糊涂,“逃”这个字眼别有声调,试探着姐姐的心意,这次圣殿换了帮魔放哨,但如果姐姐想走,不是没有机会。

南诺摇摇头,起身张开双臂,披一身光霞,衣裙飘舞,面向着魔城张口呼喊:“我爱洛阳,我爱洛阳……”

声音回荡在计都城的每个角落,南离不由轻挑眉头,将手中的奏折重重摔在桌上,看看钟诗涵的钦佩模样,不由拂袖冷哼,“看看你教出来的女儿,光天化日之下,魔族圣山之上对着一个人族隔界表白,简直岂有此理!”

钟诗涵翻了个白眼,看看空荡荡的大殿,踏脚将南离踢倒在地,对自己比了个大拇指,对南离比了个小拇指,妩媚轻笑,问道:“懂了吗?”

南离点点头,翻身将钟诗涵抱起,下一瞬出现在邀月宫,大女儿是留不住了,不如再生个小女儿,这个得亲自教育,严加看管,怎么说也不能同她长姐一般,胡作非为,无法无天。

素月纱云,孔州带着范应侯当空徘徊,一手捏剑指,一手握雷符,洛阳口中无所畏惧的老头紧紧抓着孔州的衣袍,歪头闭目,不敢看下方的锦绣河山。

传讯符发出一声轻响,孔州停下飞剑,反复查验符中讯息,不由眯起双眸,叹一声造化弄人,道:“山雨欲来风满楼,早不死晚不死偏偏这个时候死,麻烦大了。”

闻声范应侯睁开眼眸,微微思量后大惊失色,试探道:“是不是……”

“没错,齐王子悠驾崩,遗诏传位太子诺易,五日后登基继位!”

洛阳此时御剑靠近,适逢其会,听得二人问答,不由心疑,君主暴毙必然带来国家动荡,地府掌控生死,若无特殊理由,徐子悠绝不可能死的这么突然,毕竟齐国是地府的齐国!

念此洛阳忽地想起赤幽鬼留给他的玉符,神识落下,一行娟秀楷书映入识海,“饵落候鱼,归途坎坷,双兔傍地,扑朔迷离。”

玉符散做流光,洛阳缓缓眯起眼眸,饵落候鱼,如果饵是徐子悠,那鱼必然就是他,双兔傍地,扑朔迷离,是什么意思还不清楚,不过这不妨碍洛阳的行动。

“孔师兄,我要去轮回境看看,你二人多加小心。”

洛阳向孔州的背影拱手一礼,转而御剑西去,剑光横渡虚空,风雷之音震耳欲聋。

“好个胆大包天的小子,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就是不知可否取得虎子,尽兴而归?”

“老范,我们去那?在这等着,还是也去地府看看?”

范应侯微微摇头,轻嗅花香,月下雄关映入心头,道:“我们去边关。”

孔州点点头,看看空荡荡的西方天际,御剑向秦境而去。

国内群情激愤,边界必然剑拔弩张,如果想平息这场动荡,边疆不能再有任何变故,这时候需要有人镇住那群满脑热血的武将,为拨云见雾争取时间。

剑光偏转隐入云海,洛阳唤出阎罗面具,庄重的戴在脸上,勾动九幽道纹,虚空洞开一线,鬼门大开。

入鬼门,尽虚空,洛阳飞身落在轮回境的小广场上,封堵鬼门的数百柄青铜长戈左右散开,露出无际的黄泉路与蜿蜒的三途河。

洛阳收回天剑,毫不遮掩行迹,向望乡台上的老婆婆挥挥手,隔空传音,道:“婆婆,婆婆,好久不见,您又漂亮了。”

听闻呼唤时孟婆恰好收回汤碗,继续盛汤的动作微微停顿,面无表情,平寂的心却有了波动,无需回头也知道来者身份,整个六界敢这么叫她的也就这一个。

“你小子还真是实用主义,有事才想起回来,这般光明正大,就不怕守旧一脉把你生吞活剥了?”

洛阳摇摇头,不理会孟婆前半句话,轻笑道:“怕,哪能不怕,所以我第一时间就来轮回境了,在这可没人敢动我。”

“他们不敢动你,你小子也小心些,人在做,天在看,大罗境的雷劫可不讲情面。”

“没关系的,实在不行我就去酆都渡劫,道消前做些好事,下辈子说不得还能转生为天才。”

“呵呵,别装模作样了,说说吧,你家长辈叫你来问药都给你准备了什么好宝贝?”

问药?长辈?

洛阳有些不明所以,随机应变道:“家里长辈说了,有您在无需给我准备什么宝贝,那些老家伙不敢动我。”

“哼!清虚还是旧时模样,铁公鸡,许进不许出,老混蛋!”孟婆不满的嘀咕着,撑起汤水递给身前转身者,传音道:“那药在徐家,他们来了,你多加小心,这次想对付你的可不是一个两个。”

洛阳轻笑着点点头,回身望去,背后紧锁的鬼门再度缓缓洞开。

书生打扮的中年鬼灵走下门前石阶,迈着四方步,将腰间的王者令牌亮给兵戈方阵,在两侧兵戈的注视下施施然走到洛阳身前,装腔作势的躬身作揖,不经意间将一枚须弥戒掉在地上。

“大人,您的芥子掉了!”

洛阳望了眼地上的芥子,探手收入掌间,微微把玩,好奇的问道:“看先生模样料想是智多之辈,何不猜猜这戒中都有些什么?”

“晚辈斗胆揣测戒中的应该是买命钱。”

剑眉一挑,洛阳歪头望向轮回境中百鬼,故做糊涂的问道:“买命?买谁的命?一切可都是明码标准,从不赊欠。”

“在下关元,徐王幕僚,您说徐王要买谁的命?至于价码,齐国够不够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