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昆仑小师叔 > 正文
96.不死不救
作者:火炉糖粥  |  字数:3015  |  更新时间:2020-06-03 08:17:01 全文阅读

夜深,篝火渐熄,洛阳、南诺同时睁开双眼,望望星伴玉钩,互相点头,前后深入山林。

孔州打个哈欠,瞧瞧鼾声起伏的范应侯,向篝火中丢两块木柴,盘膝假寐,惊鸿影在林中巡视徘徊,以求能随时接应洛阳后退。

怨灵横行,鬼雾弥漫,谷中凶险不异于两界山战场,若在算上可能的谋划算计,此行难测凶险,不论此前是非对错,他是师兄,得护着师弟。

夜莺轻啼,一人一魔穷尽山林,洛阳望望重叠在一起的阵法,唤出天剑将几根勾连在一起的线条斩断。

空间扭曲,朦胧月色尽染荒凉山谷,四下悄寂,没有想象中的数千伏尸,也没有猜想中的大恐怖,所有的痕迹都被清理毁灭,除了山石、黄土外什么都没留下。

南诺轻勾洛阳手掌,洛阳心领神会,挥剑斩出一道磅礴剑气,转身带着南诺隐入夜色。

孔州猛地睁开眼眸,扛起熟睡的范应侯向山谷而去,群鸟惊飞,待两人赶到山谷时已不见洛阳踪迹。

“一无所有就是应有尽有,这里发生的甚至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恐怖可怕。”

范应侯打量着荒谷,正欲深入细查究竟,脚下泥土松软,整个人被拖入地下。

孔州神情大变,刚举起剑指天际惊现滚雷,两条紫电巨蟒游离而落,血盆大口,牙似弯刀,令人不寒而栗。

“千叶醒露。”

孔州面无惧色,轻喝敕令,徘徊碧霄的惊鸿影悠然偏转掉头,当空旋抹圈斩,细密剑气挡下惊雷,如千叶,似晨露,是以一对多的杀招,也是一场绝伦美景。

最后两丝细微电光被夜色彻底吞没,孔州上前一步,隐而不现的邪修顺势而动,如鬼魅般遁出夜色,手握钢刀,无声刺出,直取孔州心肺内脏。

觉查背后劲风不善,孔州不得不旋身飘退,衣裳破口,险之又险的避过钢刀,双脚刚刚落地,周围亮起缤纷阵光,透明的黑线弹出土地,挂在线上的符箓逐一亮起明光,似春风重临,一树花开。

“缺德!杂碎!注孤生!”

孔州低声骂着,催动惊鸿影挡在身前,剑气吞吐犹如滚滚烟云,同符光撞在一处,声愈惊雷,在谷中回荡不休,震的范应侯两眼一黑,双耳嗡鸣不休,几欲昏死过去。

苍狼啸月,极光渐被夜色吞没,孔州蹲伏在原地,衣衫已破损的不成样子,抬手拭去嘴角淌下的鲜红,勾起笑容狰狞。

范应侯半截身体被拖入地下,明面上的一众邪修再度消失不见,若有若无的杀机徘徊在夜色中,像一条蓄势待发的毒蛇,却比毒蛇危险无数倍。

两兵对峙,敌暗我明,谁先动,谁被动。

范应侯的腰腹渐被蠕动的土地吞噬,抬头望月,其中有妻儿影像。

“走,滚!大秦可无范应侯不可无孔州!”

洛阳轻挑剑眉,想出手却被南诺拉住手掌,“别急,他们不会有事的,你这师兄可不是个狐,而是虎。”

伊人声未落,孔州起身大步向前,两柄宝刀同时划破夜色,一柄斩向脖颈,一柄捅向胸腹,两个赤目修者肆意怪笑着,身上挂满符箓,渐起流华。

“凤双飞!”

孔州却未停下脚步,话音铿锵,惊鸿影动,两道剑光同时盛放,火凤轻鸣震翅,两个邪修被带入高空,化作两团夺目的明光。

天际的流云散了,碧叶飒飒,狂风卷携着砂石草木横扫山谷,孔州纵身落在范应侯身前,三柄光剑交叉身前,无形的气罩将两人护在中间。

风沙退散,孔州无力的坐在范应侯身旁,感知着地下被魔焱焚成灰烬的灵兽,双手撑在身后,眺望着月下一闪而逝的黑影,无声苦笑。

这师弟有够记仇的,还真就是不死不救。

南诺的趴在洛阳肩头,伴风游林,银铃般的笑声在夜空上回荡,“希望他们能识趣些,知难而退。”

“你这套没有用的,那个老头倔强的像茅坑中的石头,不可能被这种事吓到,你有没有注意他方才的眼神,毫无波动,他是个无惧死亡的真人。”

“我感觉那老头绝对有问题,昆仑山上就是他先开口挑拨是非的!”

“这就是你方才不让我出手的原因,你想试试他?”

“这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给他们个教训,你是个绵里针的性格,要么不动,要么下死手,我可不想他们欺负你。”

南诺眯着双眸,狡猾的像只狐狸。

洛阳轻笑着摇摇头,望着深邃的月,范应侯不会欺负他,某种意义上这个敢为黎民百姓主张废除贵族分封土地的文士同他是一类人,都是可以为心中事牺牲一切的角色,而且南诺也吓不住他,贵族的刀在范应侯肩头悬了二十年,他何曾畏惧半分?

瞧洛阳摇头,南诺不满的拎起洛阳的耳朵,轻轻吹气,悄声耳语,“夫君,你笑什么呀?是奴家说错了吗?”

“没有,没有,我家小媳妇说什么都是对的,天大地大,媳妇最大,媳妇说的都是理!”

南诺满意的点点头,歪头望望范应侯,再次叮嘱道:“总之你要小心,知人知面不知心,人心比什么都可怕,谁都有可能害你!”

洛阳点点头,飘身落在林间,抿着嘴唇,不舍的拉住南诺的素手,他知道她又要回去了,这次不同寻常,可能很久很久都不能再次相见。

“相信我,我不会让你等太久的,很快就回来。”

南诺轻声说着,在爱人的额头上轻轻一吻,转身消失在月下,洛阳都已经是宗师了,她还是个蜕凡的小魔头,这样下去会被越拉越远,明明不久前还是她在保护他的。

芳踪杳杳,怅然若失的洛阳坐在古木指头,遥遥眺望着天际的明月,抿着嘴唇,满心怅然。

孔州御剑靠近,踏空而立的范应侯紧紧抓着孔州的肩膀,怒视着枝头间的洛阳,轻声喝问着,想把他骂醒。

“英雄气短,儿女情长,你知不知道每耽搁一刻我们的胜算就要少上几分?”

洛阳苦笑着拱拱手,翻身落在树下,感知着周围的风吹草动,环顾静谧的山林,轻声道:“先带他离开,我有些事要处理。”

孔州望望夜色中一闪而逝的鬼面,点点头,带着范应侯御空而去,地府使徒可不是之前那几个下三滥的邪修能比的,范应侯一介书生,手无缚鸡之力,面对向来无所不用其极的地府使徒,孔州真没有绝对保下他的把握。

剑光遥遥消失在天边,面带各异鬼面的使徒将洛阳重重包围,血脉秘术的光辉将夜幕渲染的七彩缤纷,凄冷夏风,面带赤红幽鬼面具的使徒从枝头跳下,双臂一挥,赤红色鬼纹化为两柄中朱红琉璃般的拳刃。

“阎罗大人,你应该清楚我们的规矩,告诉我你的选择!”

“赤幽鬼,你小子长本事了,都敢给我选择了?”

洛阳探手握住天剑,天剑闪起金色光焰,未曾挥动,林中使徒都不由自主的亮出兵刃,无比忌惮那抹尽断一切的可怖剑势。

距离天剑最近的赤幽鬼更是连退后了五步,拳刃轻颤,仅仅是看着那柄奇特的剑就有种自己将被斩断的错觉。

“阎罗大人,阎皇已下令彻查两界山之事,作为当是时的唯一幸存者,你理应回去说明一切,难道你不想为墨祁等前辈洗刷冤屈吗?”

洛阳挥手收起天剑,迈步走近赤幽鬼,轻轻拍拍他的肩膀,摇摇头,道:“说了不代表有用,墨祁他们为什么死,拓天鬼帝为什么死地府每个鬼灵都清楚,查不查没有区别,有些事不改变墨祁他们永远不可能得到清白!”

说着洛阳走过赤幽鬼身边,怀中多了枚玉简,心底多了分温暖,很多事都变了,很多事都没变,地府还是那个地府。

数百使徒就这样凝视着洛阳走远,没一个动手拦他,不是不敢而是不想,因为洛阳想做的就是所有鬼灵都想做的。

“收队,未发现阎罗!”

赤幽鬼轻声吆喝着,鬼面下的嘴角轻轻上扬,很久很久之前没有鬼灵会睁眼说瞎话,直到洛阳成为阎罗……

万木竞秀,四下皆是青烟绿雾,举目四顾,些许斑斓的金光洒落,似一片碎星,美轮夺目。

碧带环林,林深悄寂,风起,有彩凤腾空掠过,七彩尾羽渲染流云,美轮美奂。

虎啸丛林,山岳大小的白虎腾空掠起,背升双翼,乘驾风势,倏尔挡在彩凤身前,口吐妖语,“凤王,你过界了,这里是罗天密林,不是你的翡翠高原!”

“通传妖王密令,即日起,所有妖族可自由前往齐国,得天书,救出东皇方朔者受上赏;救出东皇方朔,失天书者受中赏;得天书,未能救出东皇方朔者受下赏,另外所有参与者不论成功与否岁供皆减九成,伤亡较重视情势贡献令加赏赐。”

言罢彩凤遁虚而去,白虎踏在云上,沉吟良久,张口呼啸,会聚百兽,齐向临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