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昆仑小师叔 > 正文
95.子绝有四
作者:火炉糖粥  |  字数:2185  |  更新时间:2020-06-02 19:19:01 全文阅读

花香清凉,烟柳含霜,一轮皓月挂在窗头,同昏黄的灯火一起映入明镜。

伊人对镜梳妆,那双碧色的眸子明过烛光,心底有着千百种不重复的剑招。

洛阳的剑很强,而且是小男人的师父,他的剑够利,自己不用留手,他得处处留情,实在是最适合的陪练,有他在,征服小男人的日子指日可待。

白纱束住衣裙,玉钗管住青丝,越女对镜中的月露出个微笑,提剑大步出屋,没等走出小院便忽闻阁楼窗开,身着睡衣的孟婉儿站在窗前,望望相距甚远的地面,转身拎着青鸾奔向楼梯。

越女不由轻笑,提剑守株待兔,等青鸾主动送上门来,她一直是个体面人,吃菜前并不压恶喝些汤水。

少女急促的脚步声惊醒一楼的修行子弟,通明灯火照亮庭院,孟婉儿在越女身前十步外站定,青鸾剑微动,剑势杀机藏而不现,气定神闲,宛若宗师。

“越女,你准备好了吗?这一剑名为后土轮回,有斩天崩山之势,不出则已,出必染血!”

越女直视着孟婉儿的平静的双眸,心生期待,举剑齐眉,一点寒星遥指少女眉心,眉宇间的期许清晰可见。

后土轮回,以合道圣人为名,这一剑想来很不寻常。

“换一招吧,你这一剑太弱,漏洞百出,我都没有出剑的兴趣,劝你慎重,这是唯一的机会!”

孟婉儿提起青鸾剑,周身放松,看不出丝毫气势。

越女好奇的看看孟婉儿,举剑竖在胸前,停顿片刻又变为斜指大地的姿态,思量须臾又变回举剑齐眉的姿态,轻喝一声,越女剑动。

“惊眠鸟!”

剑锋破空,越女身随剑动,无异于惊醒眠鸟,灵动迅捷至极。

孟婉儿屏息而立,不闪不避,握着青鸾的手掌骨节泛白,目光平静,心中却尽是紧迫。

越女心奇,刚欲收敛三分剑势以做应变,姜落陡然遁地而出,举起手臂粗细的木棍重重敲下。

木棍断折,越女回头看看姜落,未待开口倏尔昏死过去,越女剑落地,发出一声铿锵剑鸣,似乎在替主人倾诉满心的不甘。

孟婉儿轻出一口气,忧心忡忡,同一块石头很难绊倒同一个人两次,今晚是平安了,明晚呢,希望越女别记仇吧。不对,就算记仇也不该找自己,冤有头债有主,这一切都是刘子谦的主意,就算记仇找的也该是刘子谦。

刘子谦飞身落入院中,看看昏死过去的越女,得意轻笑,道:“劳烦姜师兄将宋师姐送回卧房,我等实力低微,不敢近身。”

姜落点点头,记住手中的木棍丢开,抱起宋紫蝶向楼上走去,面色通红滚烫,好似火烤。

“婉儿师妹,你过来,明日若是越女寻你你便这般……”

刘子谦轻声耳语道,事无巨细,无论神情、言辞都同孟婉儿讲个明白。

孟婉儿点点头,看看那环抱少女的害羞少年,有些担忧的问道:“祸水东引?这样真的行吗?越女真不会伤害姜师兄?”

“不会的,放心吧,我有把握,时候不早了,早点休息,明日还有早课,告辞。”

刘子谦抱拳躬身,轻笑着向山外走去,他比孟婉儿等人都大些,明白的也多些,自然看得出姜落对宋紫蝶的想法,这般栽赃嫁祸既能给两人创造独处时间又能让姜落排解相思愁苦,是好事,是为别人好,才不是因为怕自己挨打。

凌祁薇注视着发生的一切,凝视着刘子谦的背影,缓缓眯着美眸,这个小子和李钦月很像,满肚子的坏心眼,实在不讨喜。

同一片月下,洛阳同南诺依偎在篝火边,伊人轻轻转动着烤架上的四条肥鱼,洛阳歪头盯着南诺看,笑容中透着傻气,满眼都是心中装不下的柔情。

“今天的事只是个开始,等昆仑临世的消息彻底被黎民所知,你的名头也会传遍天下,你和我在一起面对的可能是千夫所指,万民唾骂。”

“唾骂就唾骂呗,关我什么事,我很清楚他们有多丑陋,他们管天管地还能管我想娶谁?”

“没脑子,不懂变通,悠悠众口,一人一口吐沫都能把昆仑淹了。”

“那我的公主冕下有什么变通之法,说来听听?”

“等你再强些就去魔界挑战各族天才,等你打的差不多了我就去跟你打,然后故意输给你,被你俘虏,任你……”

“别说了!”

洛阳不由恼怒,开口喝断南诺的言语,若真依南诺的计划,那被人族吐沫淹了的就是魔界,魔族再也容不下南诺,甚至天魔族都要蒙受重创!

如果注定有一个人被千夫所指,洛阳宁愿是自己,折剑下山便是,为南诺,都值得。

见小男人动了真火,南诺嘟嘟嘴巴,捏住袍袖一角,轻轻摇晃,声音糯糯的,能将百炼钢化为绕指柔。

“别生气嘛,不过是一时之计,咋俩都不是那种算计天下的人,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总之我不会同意你的说法,我会娶你,风风光光,谁拦着我杀谁!”

洛阳认真的说着,随手向篝火中丢两块木柴,眸中的火焰不比熊熊燃烧的篝火差上分毫,这天下在他心中可比不得南诺。

“喊打喊杀的,一点都不像个剑仙倒像个剑魔,不如你入赘吧,我魔族的伙食绝对比昆仑好。”

“等姜落成长起来我就能放下了,近百年是不可能了。”

“我是不急的,不像某些人,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我也不急,往后日子长着呢,某些人夜不能寐的时候多着呢。”

洛阳坏笑着拿起一条烤鱼,清嗅香气,吹吹热气,撕下一块喂给南诺,南诺笑眯着杏眼,感觉鱼肉甜甜的,像糖。

孔州和范应侯停在百里外,守着一小堆篝火,各有所思。

“他可靠吗?此间事关两国数十万百姓死生。”

“人族有资格质疑自己的君主无道却没资格在意昆仑是否可靠,若没有昆仑,人界早就成为天宫的附属了……”

停顿片刻,孔州叹了口气,仰头望向星空,道:“我感觉今天做的很过分,我们不是他,根本不清楚他同那个魔族的事……”

“子绝有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我们确实有错,他做的也未必对,多少人族豪杰侠士死于魔族之手,人魔不两立!”

孔州沉默下来遥遥眺望着夜空,人诛魔,魔杀人,谁的手是干净的,谁又敢说自己没有错?

这该死的时代,什么时候能有个真正的泰平?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