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伏魔鉴 > 第一卷、赤隐
第000章、卷起初、归去来
作者:暮霭生  |  字数:4183  |  更新时间:2020-10-08 08:18:09 全文阅读

地处大漠边缘的无名小镇不断有外人出入,他们大都来自天南地北、五湖四海,虽然彼此身份、地位各有不同,但来此的目的却都惊人一致——入焚魔城,找心仪的焚魔杀手。

小镇上的烩面馆正好对着官道,是过往旅人们短暂停歇的桃源胜地,更是出进焚魔城的重要中转地,所以,生意说起来也算红火。

中午,盛放的骄阳火辣辣的炙烤着这片本不该如此破败的荒凉之地,乱风总算把那远方的沙尘送到了面馆近前,顺带着,还带来了一个风尘仆仆赶路归回的跛子以及他怀中那个安静得几如死去的孩子。

烩面馆的老板娘是个寡妇,因丈夫去世多年,独自带着几个伙计,艰苦求生在这风沙漫漫的大荒凉之中,渐渐的,因那岁月风沙的磨砺,致使她那原本温柔端庄的性格也逐渐变得粗犷不羁起来。

骄阳下,老板娘端着一盆废水,趁着身后那吃面人高谈阔论的喧嚣,大剌剌的冲到路上,双臂用力,毫无忌惮的将那废水泼洒在官道之上,然后直腰,举目远眺。

蓦地,跛子那逆光蹒跚的剪影遽然映入眼帘,让她心头一喜,暗道一声财神保佑,收成又来,嘴角立时挑上了天,笑声都跟着起了风浪。

不过须臾,老板娘的笑声戛然止歇,然后一声惊呼,掩嘴瞠目,迟疑片刻,撒手扔了盆子,疾步向前,慌声道:“回来了?!”

跛子瞅了一眼妇人,没应声,满脸冷漠的避开她,直接阔步进了面馆。

妇人有些失落,痴痴的站在骄阳下呆立半晌,脑子里不住的琢磨着——好好的脚,怎么跛了?

跛子直接坐在了以前常坐的桌子前,那是客人都不喜欢坐的位置,恰巧,老板娘也常常坐那发呆,不知所谓。

当然,不知所谓的还有老板娘莫名的喜欢跛子的吃相。

或许,在她看来,这人通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令人着迷的狂放、不拘小节与充满男人野性的诱惑,这让她感到煎熬,彻夜难寐,欲罢不能。

只可惜,天底下可真没几人能像她这般欣赏跛子。

“听人说,焚魔城里的人都冷血无情的毒狼,我们请他们杀人,是不是都得暗留一手?”

“不错,不错,我也听过,他们若是发了狠就连亲娘老子都敢杀,无情着呢!”

“诶,我说,这话可不对了,既然他们这么恶毒不堪,你们为何还要千里迢迢的赶来这里,寻找他们杀人?”

话音一落,吃面人哄堂爆笑,有人大声答道:“为何呀,还不是因为他们便宜、贱呗!”

老板娘倚在门前,面无表情的望着这些口无遮拦、肆无忌惮的吃面人,嘴角露出了冷笑,对于这些不知死活、胡说八道的家伙,她向来嗤之以鼻,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些看似好笑的笑话一旦出口会给他们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门外,冒着烈日,匆匆赶来一个浑身劲装的英武少年,看那打扮多半是大漠里出来的孩子。

老板娘与这孩子十分熟络,当他一脚踏进门里的瞬间,老板娘一把将他揽在怀中,咯咯一笑, 朱唇微启,轻轻在那业已皲裂的脸颊之上亲了一口,满面春风的道:“臭小子,又来给师父取面了?”

少年羞赧已极,拼力挣扎,却不料那老板娘一见竟又将他搂得越加的紧了。

须臾,就见那老板娘敛了笑容,神色幽怨的望着跛子,自言自语道:“你这没良心的,整日就知装聋作哑,纵是一块木头也早都该知道人家的一片苦心了!”

吃面人一听纷纷侧目,紧接着,有人吹响口哨,高声道:“老板娘,你这老牛啃嫩草,手下的可是不轻啊!?”

老板娘脸色一慌,旋即又拔直身子,满脸骄横的道:“怎么,听你这口气酸溜溜的,是羡慕、嫉妒了吗?不过,没用!因为你们哪里知道这焚魔城里的爷们有多英雄,岂是你们这些软蛋怂包所能比的?”

老板娘说完,咯咯大笑,满是鄙弃的道:“所以,识趣儿的,好好吃面,别在这儿东一嘴巴,西一舌头的胡说八扯,人家是好是歹哪里轮得到你们妄加议论?”

人群又是一阵哄笑。

继而,有人愤怒,有人窃笑,更有人下流的喊道:“诶吆,看来老板娘你一定是个喂不饱的贪吃鬼啊?”

话音未落,又有人抢着道:“老板娘,讲真话,焚魔城里的汉子是不是都被你给尝过了,不然你又怎知他们个顶个的英雄?”

哄笑喧闹声中,又有人大声喊道:“老板娘,你若真把这焚魔城的汉子都给睡软了,那他们怎么替我们卖命杀人啊?若是因这出了岔子,那损失该找谁赔偿?”

话音落处,哄笑再盛,原本还有几个吃面的也都慌忙把碗筷放下,随着众人一同哄闹,不过瞬间,便已成了炸锅鼎沸之势。

跛子吞下最后一口面汤,稍作迟疑,慢慢端起伙计一早送来的米粥,舀起一匙,浅尝一口,慢慢给孩子喂食起来。

这时,一个年轻的汉子在那面馆的角落跳了起来,欢声喊道:“老板娘,我很好奇,这个小哥哥鲜嫩青涩,是不是比那些老东西受用多了?”

业已挣脱老板娘搂抱的少年一听这话,顿时无地自容,转身奔出面馆,独自到了外间掩面痛哭。

老板娘猝然翻脸,刚想出言呵斥,就见跛子放下粥碗,轻轻理好包裹孩子的棉袍,慢悠悠的站起身,低声道:“帮我照看一下,别叫他哭,我不喜欢他哭的声音。”

老板娘一听紧忙上前,嘴上接连说了几个好字,霎时变得满面欢喜。

这时,又有人大声道:“喂,跛子,你是哪里人?瞧你这样子,遮莫也是一个被这老板娘睡过的焚魔杀手?”

话音未落,又有人跟着取笑道:“瞧你这汉子一身筋骨倒也强壮,就是不知床上功夫如何,可比得上那知羞的小哥哥?”

吃面人又都大笑。

跛子一脸平和,静静的看着妇人抱走孩子,对那吃面人的取笑充耳不闻,就像与他毫无干系一般。

老板娘抱着孩子走了两步,突然转身,柔声道:“下手轻点,别太残忍。”

吃面人的哄笑肆无忌惮, 不止不歇,他们大多以为,在这粗犷狂野的荒凉之地,随便几句玩笑,纵使露骨劲爆亦也不过如那烈酒入喉,祛减了旅途的疲累而已。

可熟料,就在这漫不经心的玩笑声里,那业已酒足饭饱的跛子却突然动了心念,他慢慢的抓起一把筷子,拿在手中捻了几捻,徐徐转身,冷冷的扫视一眼吃面人,猝然一声爆喝,道:“墨凌然,你个小王八蛋,还不赶紧给老子滚进来?”

门外少年受辱心伤,本欲趋步离开,可乍听此言骤然一惊,慌乱擦去泪水,稍一迟疑,转身重入面馆,一路小跑的到了跛子面前,满面惊喜的道:“谭师叔,果真是您?太好了,您可算回来了!”

跛子瞪了一眼少年,道:“没出息的东西,一群杂碎如此羞辱与你,你不但不反抗,还独自跑到外面偷偷抹泪,真是丢人现眼,哪里还有一点儿焚魔杀手的样子?”

少年一听怯懦垂首,浑身瑟瑟的向后退了两步,跛子一见又大声吼道:“躲什么躲?我又不吃你,滚过来?”

少年一听又噤若寒蝉的到了跛子近前,跛子一把揽住他的肩头,指着吃面人恶狠狠的道:“小子,你看好了,这些杂碎言污语脏,满嘴喷粪,都是不知死活的东西,你来拿他们练手那是再好不过了。来,先随便杀几个给谭师叔看看?”

少年一听浑身颤栗,惊惶的望着跛子,支支吾吾的道:“谭师叔,我······我······”

跛子一见突然发狠道:“你什么?不过杀几个人,瞧你那德行,焚魔城的脸都快给你丢尽了,真不知你那倒霉的师父是怎么教的你。”说着,跛子长叹一声,又道:“记住了,有谭师叔在,你尽管出手便是。”

少年战战兢兢的看向吃面人,跛子揽着他的肩头,用手一指那角落里兀自大笑不止的年轻汉子,道:“这人印堂晦涩,是个短命鬼,你就先拿他练手吧。”

少年望着那人仍是一脸怯意,跛子一见气愤难当,用那跛足连蹬少年两下,道:“没用的东西,难怪那些师兄弟都排着队的欺负你。怕什么?杀他就是!”

话音不落,就见他抓出一双筷子往那少年手中一按,帮他把手抬高,指尖轻轻一弹那微微颤抖的臂弯,两支筷子倏然脱手,似两道利箭破风呼啸,猝然射进了年轻汉子的双目之中。

汉子吃痛,笑声骤止,须臾,又如杀猪一般撕心裂肺的哀嚎起来。

跛子望着年轻汉子,轻蔑一笑,冷声道:“再来,刺穿他的咽喉。”

少年一脸慌张的盯着年轻汉子,跛子用力拍了拍他的肩头。少年突然信心大增,先前所受耻辱俱都化作怒杀的仇恨。他从跛子手中接过所有筷子,毫不犹豫的甩出一支,就见那筷子锋利如刀,猝然刺破喉管,深深嵌入进去。

跛子满意的点点头,再次拍了拍少年的肩头,然后慢悠悠的坐下,道:“不错,就这样儿,一个不留,全都杀了!”

话音一落,吃面人顿时惊呼乱逃,混做一团。

跛子一见,怒面寒冰,猛然拍响桌子,大声喝道:“慌什么慌,左右一死,都排好队,一个一个的来?!”

大漠落日下,阵阵寒风席卷黄沙,苍凉而又晦涩。

风沙中,两个蓬头稚子浑不顾那料峭风寒,沙荡如刀,叽叽喳喳的追逐打闹着,玩得不亦乐乎。

倦了,二人并肩坐在一座沙丘之上,望着风沙过后的残阳晚霞,一句跟着一句的说着贴己的话。然后,直至数年,他们都成了英俊的少年。

“十哥,为什么我们的名字要有数字?”

“因为我们是杀手!”

“杀手就要有数字吗?”

“是啊,有了数字,我们就可以做金牌杀手,去杀世间最难杀的人。”

“为什么我们要杀人?”

“因为世间有该杀的人!因为这里是焚魔城,是杀手之都!”

“哦,我才不要!我不杀人,我连蚂蚁都不舍得杀。”

“呵呵,身在这里,仁慈就是死路,你别无选择。”

“不!我偏不!等我长大了,一定要把那些让我们去杀人的人打晕,让他们也尝尝痛苦的滋味,哼!”

“你可真会想!好吧,你想怎样就怎样。”

“十哥,我想给自己改个名字?”

“啊?”

“哈哈,凶猛的大黄狗,好听么?”

“啊?哈哈,这名字可真好笑,我看,你干脆叫‘酒鬼大黄狗’好了,就像你师父常常醉得像条死狗一样。”

“住嘴!不准你这样说我师父!”

“啊?哼!”

“十哥,他们总是欺侮我!”

“别怕,十三,十哥保护你。十哥一辈子都保护你。”

“谢谢十哥,十哥你真好,呜呜!”

“十三,你又偷偷的溜出去玩,害得我白白为你挨了好多打。”

“十哥,对不起,十三又给你添麻烦了,不过,你看,这是什么?”

“啊,蘸糖栗子糕?”

“哈哈,就知道你最喜欢这个。”

“噢,算了,还是先拿给谭师叔吃吧?”

“不用,我都已经给他拿过了。”

“噢!”

“十三?十三?太棒了,我终于可以随师父一起出城了!”

“哦!”

“怎么了,为何不高兴?”

“十哥,你说,大师伯的酒窖里会不会藏有更好的美酒?”

“你要干嘛?”

“嘿嘿!”

“我警告你,可不要乱来,他可不是好惹的。”

“没事儿,我就是随便想想!”

“好了,不跟你说了,我得赶紧走了,你自己保重。”

“哦,对了,你想捣蛋,等我出了焚魔城再说,可别再让我替你背锅了,好吗?”

“好了,快走吧,我晓得!你出去,玩的开心,最好,永远都不要回来。”

“哼!就知道胡说!走了!”

“十哥,她是个漂亮的女孩,非常非常的漂亮。”

“啧啧,看你那甜腻的样儿,能有多漂亮?难不成比这晚霞还漂亮?”

“嗯?!她可比这晚霞漂亮多了。”

“啊?这世上竟然还有比晚霞漂亮的?我才不信,定是你在说谎。”

“不信拉倒,等下次有机会,让你见识见识,你就知道我有没有说谎了。”

“哼!我等着!”

暮霭生
作者的话

再次修改,麻烦大大们帮忙看看,可还有毛病?嘻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