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魔法百科全书 > 欺诈师
4 出老千的魔法少女
作者:欺诈师的徒弟  |  字数:3353  |  更新时间:2020-04-27 19:43:32 全文阅读

林小树戴上鸭舌帽,系上一个腰包,揣好那盒口服液,拿上两张会员卡,便和周钰竹前往赌场。

对于奇怪女生以及“你好我是《魔法百科全书》”这件事,周钰竹觉得十分稀奇,问了一路,得到的答案只是“亲戚家的中二表妹,穿白袍是在玩cosplay”。继续追问后,林学长表示“再问就把假肢拆下来敲你的脑袋”,周钰竹只得作罢。而关于 “为什么去赌场要揣盒口服液”的问题,林小树的回答也是奇奇怪怪:“图个吉利。”

二人坐地铁到了云阳市阳新区,步行数百米后,来到一家豪华酒店前。

云阳市地下赌场的格局,与别处的不同,在沿海城市,正规的赌场可以大胆地开,性感荷官随便发牌。云阳市不允许开赌场,但这种生意有的是胆大的人做,于是,地下赌场诞生了。地下赌场一般开在酒店、餐厅的地下室,会员制,普通人就算知道这里有这生意,也没路子进去。有关部门知道吗?当然知道,但这种生意背后的关系复杂,一个云阳市奈何不了。

就是在这里,林小树被周钰竹拍了下来,关于此事,林小树还有一点不解:这姑娘是怎么知道这里是赌场的呢?

走进酒店的电梯,林小树掏出两张卡,用其中一张对着电梯按钮旁贴的小广告刷了一下,那广告上便出现一个“-3”的按钮,按下按钮后,林小树将另一张卡递给了周钰竹:

“拿着,需要的时候出示一下就行,兑换筹码买饮料什么的用手机支付,别刷卡,卡里是我的信息,可能露馅。”

“你把你的卡给我了,那你用什么啊?”周钰竹问。

林小树展示了一下另一张卡,若有所思地说:“我用这张……故人的卡。”

电梯门打开后,一个西装革履的小老头已在外恭候:

“林先生,多日不见,这位是?”

“啊,我朋友。”

“您朋友有点年轻啊,恕老夫眼拙,但我看她还未成年吧。”老头儿一脸假笑,看似和蔼,实则不善。

“张伯伯这话就不对了,您这地方也未必有多合法吧。”林小树一边说,一边往老头手里塞了几张钞票。

手上捏着钱,老先生脸上笑容也真了几分,身子往旁边一让,鞠躬抬手,万分恭敬:

“呵呵,那老头子祝二位,牌运昌隆!”

周钰竹跟在林小树身后,走进了赌场,见林学长出手阔绰毫不拖泥带水,心中不免有些崇拜。周钰竹心中暗自想着:要是林学长穿着西装打着领带,也许还真有几分香港电影里风度翩翩的赌神模样。

第一次来到地下赌场,各种新奇的事物让周钰竹目不暇接。在金色的灯光下,会场无比明亮,桌上的筹码、纸牌闪烁着金光。牌桌上有男有女,玩牌的少,围观的多,叫好声和唏嘘声此起彼伏,甚是吵闹。这里的赌客有的穿着西装,在精致的牌桌上玩21点,更多的人穿得很随便,在木桌上玩着常见的纸牌游戏,甚至连筹码都不摆,满桌子都是纸钞。

“我还以为赌场里都是些穿西装打领带的,安安静静地玩牌儿呢。”周钰竹感叹道。

“电影看多了吧你。得,既然来了,玩哪个?”

周钰竹扫视一圈,指向一张正在玩21点的精致半圆赌桌:

“那个!”

“那个?不是吧,那桌玩儿的都是大的,1000以下的筹码都摆不上桌,你确定吗?”林小树也是哭笑不得:这姑娘怎么一上来就要玩最猛的啊。

“那我刚好有1000块,就玩这个。”

“同学,咱去小桌多玩儿两局不好吗?1000块玩一把就没了,我都白给门口那老头塞钱了。”林小树知道,没赌过的人都对自己的运气有着迷之自信,而一下子输个精光的打击,往往是最让这种人难受的。

“我又不是来玩的,我是来赢钱的,要赢就赢大的,你要是害怕,你回学校豆地主去!”学妹小小的脸上写满了“别拦着我”。

“行吧,你要舍得死,我就舍得埋。”林小树心说,不怕死你就去玩吧,早点收工回家完了。

二人换了筹码,就在那赌桌落座,这桌玩的是5人的21点,刚好差两个闲家。

在这地下赌场里,属这张赌桌上规矩最多,什么人该坐在哪个位置都有规定,围观的人都只能站在地上划出的围观线外,以免合伙作弊。主座上坐着庄家,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青年,虽然西装也革履了,但看着不像个好玩意儿。庄家身旁站着荷官,负责发牌。

“哟,现在小孩儿都可以上桌玩了么?”庄家打趣道,“小姑娘,长得这么好看,想挣钱跟我言语一声就行,上我家玩牌去!”

周钰竹白了他一眼,正欲还口,一旁的林小树却摇了摇头示意不要出声,并潮那庄家的桌上努了努嘴。只见那庄家桌上的筹码叠成了一座座小山,光一万面值的估计就摆了两堆,估计有三四十个,五千和一千的筹码更是数不胜数。与之相比,周钰竹面前摆着的一枚一千的筹码显得相当寒酸。在这张桌子上坐庄的,一个捏着一千块的筹码找乐的高中生是无论如何也惹不起的。

“哈哈,这小朋友,还生气了,不识逗呢!”那庄家大笑起来,几名闲家也跟着假笑几声,“行,来者是客,开局,下注吧。”

21点的玩法很简单,每名玩家发两张牌,展示其中一张,此为“明牌”,另一张盖在桌上,此为“暗牌”,之后,玩家可以选择“要牌”和“停牌”,最后,每名玩家将自己手上的牌点数相加,与庄家比大小,JQK按10点计算,A可算作1也可算作11,如果点数超过21则“爆掉”,直接判负。

第一轮,周钰竹下注一千,要牌一次,开牌后21点。

第二轮,周钰竹下注两千,未要牌,开牌后“黑杰克”(两张牌一张为10、J、Q、K,另一张为A,拿到黑杰克直接获胜,赌注翻倍),得到双倍下注数。

……

七轮过后,周钰竹的筹码已经有十几万了。

看着周钰竹面前的筹码小山,林小树不由得吞了吞口水——这丫头,太猛了吧!百科全书说,周钰竹身上有魔法的气息,莫非是能变出好运气的魔法?要真是如此,倒是挺实用的。不过这姑娘实在有点蠢,怎么能每轮都用,每轮都出21点,傻子都能看出她有问题吧。

“小朋友,运气不错啊,回回21点,七轮两个‘黑杰克’,实在是,有点可疑啊。”庄家缓缓起身,脸上青筋蹦起,他显然也意识到了,这小女孩玩得不干净,“出老千的话,可走不出这赌场哦。”

“谁出老千啦,我就是运气好,怎么啦?”周钰竹完全没有被庄家吓道,站起来与其对峙,“信不过我的话,我就下桌了,第一轮我下注一千,交你一千逃跑费咯?”

见这阵势,几名围观群众也议论纷纷,觉得庄家言之有理。另外两个闲客看庄家要发火,赶忙起身离席,扔下“逃跑费”就讪笑着走开了。赌桌上只有林小树还按兵不动,如坐针毡。

林小树心里清楚,这种没事在这儿坐一天庄的阔人肯定不是什么正经货色,身边没有一两个打手陪着是绝不可能的,周钰竹在这儿狂出老千把别人惹毛了,一会儿要真动起手来,打又打不过,跑的话自己一残疾人也跑不掉啊。

庄家注意到了林小树,对他说道:

“我认识你,小子,你经常在这儿玩牌,你玩牌挺干净的。这丫头是你朋友?她可有点问题

——这样吧,我也不以大欺小,她说她运气好,我不信,但我呢,也不能随便搜女孩子身。今天这样,你来抓牌,帮她赌一局,我要是输了,你俩要走要留自便,要是我赢了,我就默认她出老千,你俩就一人留下一只手,怎么样?她要是纯粹运气好,你帮她摸牌也能赢是不是?”

说罢,两个戴墨镜的光头大汉默默站在了林小树二人的身后,这俩大汉膀大腰圆,标准的打手形象,动起手来拳打林小树,脚踢周钰竹,那不跟砍瓜切菜一样简单。

周钰竹没有回答,她尽量不让自己显得惊慌失措,但额头上的汗珠却出卖了她——林小树来摸牌,她没有把握。

林小树看出周钰竹慌了,自己心里也纳闷起来:周钰竹怕了,说明她靠的不是运气,而是某种小动作,难道神乎其技的魔法,就只是用来出个老千的障眼法吗?

虽然不清楚这丫头到底什么路数,但眼下也只能接招了。当然,林小树对这一局可是有着十足的自信:

“那就来吧,不过我有条件。”

“说。”

“输了的话她留下两只手行不行啊,这都不关我事,我犯不上赔一只手啊!”林小树嬉皮笑脸地说。

“林小树,你!”见林学长一点骑士精神都没有,周钰竹也是急了。

“闭嘴,你不是运气好吗,我帮你摸牌,不一样是你的牌运吗?”林小树对着周钰竹眨了眨眼,“交给我吧。”

林小树好像很有自信。

“好,我亲自发牌。”坐庄的把荷官赶到一边,亲自抄起桌上那副牌,摸了两张,又递给林小树两张。

林小树接过牌,一脸从容,他的手上没有任何可疑的动作,但他在看牌之前便已知晓,手上是什么点数。

或许周钰竹确实使用魔法完成了华丽的出千,但林小树深知,这个会所里,自己才是那个变幻莫测,永远掌握牌局的、不折不扣的赌徒。

庄家看着自己手上的牌——两张10,基本不会输了,他选择了不要牌,紧接着,他以一种胜券在握的口吻问道:

“选吧,要牌还是停……”

林小树微微一笑,直接将两张牌摊开了:

“我开牌,21点,‘黑杰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