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为你祭天封神 > 正文
第十八章 无知!
作者:锋凌夜  |  字数:3503  |  更新时间:2020-04-08 18:33:42 全文阅读

唔!!!

  

  程锋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她主动出击了。

  

  “……”金正和阿毕一脸艳羡地看着他们亲了好长时间,两人心里那个佩服啊。

  

  “好了,小月,今天早点休息,明天我还要办事。”程锋摸了摸她的头说道。

  

  “嗯,小月一定不打扰李公子办正事。”小月很是乖巧地应道。

  

  晚上他们依旧谁在这个酒楼,他们花的大价钱,住的二楼其中一间最大的房,四张床,只有三张床有人睡,另一个空着。

  

  其实金正负责选房间的,但是没想到眼前的副主管竟然和这位小姐关系如此要好,看似兄妹,但更似情人。

  

  那么问题来了,金正为什么会这么想?

  

  你见过一对兄妹,天天亲来亲去,还睡在一起的吗?还有副主管平时也很正经吧,但是每次在这姑娘的挑逗下也太配合了吧!

  

  金正想归想,但是人家比自己厉害不知多少倍,光凭武力自己已经彻底输得一塌糊涂。

  

  但程锋完全不知道,自己把她当做妹妹,却干起情人之间才干的事,也不害臊,不过知道了又如何呢?

  

  第二天程锋一早就动身,叫醒了金正。

  

  阿毕也听到了程锋的声音,问道:“敢问阁下需要我出力吗?”

  

  程锋看了看他说道:“不必了,这点小事我和金正足矣,你帮我照顾一下这个孩子吧。”

  

  程锋说完就先下楼去了。

  

  “孩子?”

  

  金正看了眼还在熟睡小月蒙了,一下兄妹,一下情人,这下又成父女了?关系这么复杂的吗?

  

  随后带上一小箱银票的金正和阿毕也下了楼,吃了早餐。

  

  程锋准备和金正临走前,又交代了阿毕照顾好小月,可谓非常有心了。

  

  阿毕自然爽快答应,虽然自己的绝学劲气不能使用,但是自己还是能凭肉身单挑普通的武者自然不在话下,但是如果人数太多,自己也耗不起。

  

  然后阿毕为小月准备一份早餐替她端上去,正好走到门口才发现门被打开了。

  

  他清楚地记得门是自己关上的,难不成……阿毕连忙冲了进去,一看果然人没了。

  

  “该死!”阿毕一声怒骂就回到走廊,窗户没开想必是从门出去的。

  

  刚出来隔壁房间就传来小月的呼救。

  

  “你们干什么啊?我只是看看我的李公子走了没有,你们……”阿毕心想这妮子心里全是李锋兄弟吧。

  

  阿毕无奈,只能去隔壁房间敲门。

  

  咚咚咚!!!

  

  “谁啊?”一个人不爽的开门,不知道他们在忙正事?

  

  “请你们把那个女孩放了。”阿毕语气严肃,身形还算壮硕,倒也吓到了开门的。

  

  “泉哥,有人来要人了。”门口小弟立刻进来说道。

  “呦?不知道我聂泉吗?”聂泉看了一眼门口的阿毕,想必不简单,应该是多管闲事的武流之辈。

  

  “救救我!!!”小月急得哭了出来。

  

  “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今天这个姑娘我必须带走。”阿毕不想啰嗦了,感觉面前四个人完全不禁打。

  

  “嘶!!!”三个小弟发现还真有不长眼的人。

  

  聂泉见了倒也坐得住:“那我来跟你讲讲吧,第一是她求着我们进来的,第二我不管他要从我们房间里的哪个窗户看哪个公子,进来了就别急着出去,第三凡是也要分个先来后到吧,你想要那也得等我们玩完了再带走。你们说是不是啊?”

  

  “那是当然!”

  

  “泉哥不愧是泉哥,能说会道,关键是还句句有理!”

  

  “跟着泉哥就是痛快啊!”

  

  这三个人一看穿着就能猜到也是和聂泉一样身份的公子爷,但是实力没有他一人雄厚。

  

  两个人抓得小月生疼,但此时此景小月也不敢动弹了。

  

  “我最后再说一遍,放人!不然你们都得躺在这里。”阿毕怒道,毕竟小月也叫他一声毕哥哥,哪怕程锋不说,自然也不忍心她受到任何伤害。

  

  泉哥觉得不妙,此人有种深不可测的实力,他的气质和他自己管家差不多,也许相差无几。

  但眼前的猎物怎能说放手就放手,毕竟还有另外三个家族的少爷在这,怎么能输?难不成他一人敢挑衅我们四个家族?

  

  “你不知道我们西城聂家在西城的地位?不想惹上麻烦就赶紧识相点离开。”聂泉把自己的家族搬上来自然底气十足,甚至嚣张万分。

  

  “你们找死!”阿毕本来就很生气,这一下全激怒了,在他眼中身前的四个已经是废人了。

  阿毕一怒之下就对准门口最近的那位少爷一脚,只见他受力直接飞了出去,撞到木墙上掉了下来。

  

  “噗!!!”一时间鲜血不止。

  

  嘶!!!

  

  他还真敢动手啊,我们加起来还不够他一个人打的,赶紧跑!其中一个拉住小月手的少爷发现不对,赶紧撤,另一个见了也跟着撒手就跑。

  

  “想跑?”阿毕冷笑道。

  

  只见阿毕掏出身上的碎银子朝他们两个的腿部一扔,那力道差点要洞穿他们腿,疼得他们两个抱着腿嗷嗷叫。

  

  “就差你了。”阿毕不屑地看着他。

  

  小月则吓得躲在一旁,场面实在血腥,怕出人命让李公子不好交代,于是又赶紧小跑过去看看那个吐血的人的伤势。

  

  “教训了几个喽啰而已,既然他们都成这样了,那我也没有再装下去的必要了。”聂泉开始站起来,边走边说:“我起初不知道你是否和我的管家一样,但是从你现在出手我能断定不是。”

  

  难不成他是武极?那就不好对付了。阿毕大感不妙。

  

  换做之前自己当然不足为惧,但是现在自己已经因劲气所伤,撑死也只有初级武极的肉身,自己的劲气也无法施展,所以现在算是碰上大敌了。当然,如果当时不是锋兄弟将自己打倒,自己恐怕早就因劲气爆体而亡,哪还有今天,无论如何都要保护这位小姐的安全。

  

  “来吧!”阿毕说什么也不能认怂。

  

  聂泉出手了,他直接快速冲来,一拳直击面门,阿毕立刻出左手挡住。

  

  聂泉见一招失利,迅速撤了回来,侧身抬脚一记横扫,阿毕后退了两步。

  

  两招放倒他还不太可能,毕竟他是个武极级别的武者,我终于可以和这种高手过过招了。聂泉开始露出狰狞的笑容。

  

  “再来!”聂泉还有的是底牌,不担心自己会输。

  

  阿毕大呵一声,拿起身边的椅子扔了过去。

  

  聂泉跳起来一脚踢碎,落地迎头一脚。

  

  “砰!”阿毕为了接住,拿手去挡结果没想到这力道和自己现在差不多,基本断定他是初级武极,就是不知道他师出何门。

  

  聂泉收腿后不慌不忙地接下扫腿,动作连贯,一气呵成。

  

  随后两人扭打在,有来有回,但聂泉总能略压一头,使得另外三个人目瞪口呆,早就传闻泉哥的身手了得,今日一看果然名不虚传啊。

  

  好吧,既然如此,你也就这点本事了。聂泉心里想道。

  

  他趁阿毕一个不注意扔出自己身上的数枚飞镖,速度极快。

  

  “不好!”阿毕连忙腾空跃起,他的已经反应够快了,但还是身中三镖,被划开的伤口鲜血慢慢流出。

  

  小月惊呼,看来眼前的这位毕哥哥不是他的对手,但是自己正在照料那个吐血的少爷,毕竟自己也帮不上毕哥哥什么忙,只能添乱,一想到事情是自己惹出来,内心就更加焦灼,此时若是李公子在就好了。

  

  阿毕也不管伤口,继续冲上来。

  

  聂泉一惊,这家伙不怕死吗?转念一想,难不成想限制我的暗器释放?愚蠢!

  

  阿毕看见聂泉双手合十挡他,心生一损招,朝着人家的下体踢去。

  

  聂泉看见连忙蹲下用双拳化解,脸上铁青,是不是气急败坏就来阴招?

  

  阿毕见破绽,立刻用肘部重击聂泉的后背。

  

 “噗嗤!!!”聂泉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呵!”聂泉看了看他,好久没有人能如此伤到他了。

  

  聂泉忍着痛迅速回到床边,只见他从床上拿出一直塞在被褥下面的剑。

  

  若是有人识货,一眼就能看出这不是普通的剑,待聂泉将其拔出剑鞘,全身的银白色光泽,他仅仅是随便挥舞了一下,都令习武之人能感觉到剑气逼人。

  

  “我看你也是硬骨头,不和你来真的恐怕也不好对付。”聂泉用握住剑鞘的左手去擦嘴边的血迹,谈吐间牙上的血迹显得格外明显。

  

  “请问客官发生了什么纠纷啊?”客栈老板也是听到声响连忙上楼察看,进屋一看才知道是聂家少爷,剑都拿出来恐怕事情会闹更大,急忙劝道:“聂少爷,熄熄火,我家客栈也只是小店,经不起折腾,不如你们就此打住吧。”

  

  “老板,今天我和他不死不休,若是对你家客栈造成损坏,我聂少照价赔偿,实在不行,陪你一个新的。”聂少倒也不愧是个大家少爷,时刻不忘自己家族名声。

  

  “这……罢了,还望聂少爷知轻重。”老板说完就退了出去,毕竟自己得罪不起,老板也没办法,都是客人,对面还明显负伤,手无寸铁。如果是在自己客栈出了人命,那自己的客栈真的就不要开了,晦气。

  

  聂泉一听也想了不少,刀剑不长眼,自己本身和他不相上下,现在拿了剑怕是有可能令他致命,毕竟西城区一向风气良好,这也是自己不想出去和他对决原因。他不想惹得全城知晓,丢了聂家的面子不说,若自己胜了还好,败了恐怕更是颜面无存,名声扫地。又或者更糟,自己不小心真的杀了他,恐怕自己老爷子也无法让自己保全性命,就算拖天大的关系找个替死鬼,那自己的后半辈子也只能隐性埋名了。

  

  “再给你个机会,你现在滚,我可以既往不咎。”聂泉已经决心放他一马,就看他会不会见好就收。

  

  “我走可以,她我也要带走。”毕哥一想自己毕竟不亏什么,反倒是伤了那三个人,倒也无所谓,怕是自己继续与拿着剑的他纠缠,也不是对手了。

  

  “哼!得寸进尺!”聂泉可是知道自己和他打的时候,那姑娘还去照料自己人,可见姑娘心眼不错,见惯了自己身边心机的女人,漂亮的外表下藏着虚伪,贪婪的内心。但这个女人被他一见,就觉得与众不同,又从刚才的情形来看,他更坚定要她做自己的女人。

  

  “那就动手吧。”阿毕见他执意带走她,也就豁出性命了。

  

  聂泉冷笑道:“无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