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为你祭天封神 > 正文
第九章 无助的小月
作者:锋凌夜  |  字数:3900  |  更新时间:2020-04-01 00:28:29 全文阅读

“万凝诀!”随着程锋口诀一出,全身恢复并且所有属性提升两成,但提升的两成并不能持续太久。所以此诀一出,唯有速战速决。

  

  程锋左拳挡住阿毕,右拳直接打在他的脸上。

  

  噗!!!

  

  阿毕被命中面门,鼻血流了出来。

  

  “既然如此,看来你要动真格了。”阿毕擦了擦鼻血,看了看梁老说道:“今天我誓死捍卫梁家!”

  

  他说完就全身凝聚劲气,撑满他的全身经脉。

  

  “你这是在找死!”

  

  程锋也不含糊,直接找机会向头部来一记扫腿。

  

  万凝诀的神奇之处在于将自己的潜能充分发挥出来,就算自己真的在某方面不强,也能在万凝诀的催动下将其强行到达一个新的高度。修炼的高低也可以提升万凝诀的时长,光在这方面程锋的父亲就甩了他十万八千里。

  

  此时,程锋只要把握自己的万凝诀的时长,自己是不会处于下风的。毕竟程锋还是知道,他在强也比自己差了不止一星半点,就这差距让程锋在这场对决中已经占了绝对性优势。

  

  程锋连续的攻击,让阿毕应接不暇,击中的次数偏多,劲气所产生的劲道发不出去,一直处于经脉之中迟早要亡。

  

  “啊!!!”阿毕不想就这么败了,要死也要带上他。

  

  可就这一瞬间,阿毕暴露出破绽,直接让腹部尽览无语,程锋当即就是一击重拳,阿毕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这还没完,程锋又使擒驭手将其双手控制住,将其膝盖猛踢在刚才腹部的位置,就这样猛得来了十几下。

  

  直到阿毕倒下,程锋也放手了。

  

  “劲气伤人需要近身,我擅长的并不是近身,若我拿武器和你打估计你早趴下了。”程锋看了看地上奄奄一息的阿毕说道。

  

  其实程锋手下留情了,他觉得杀了他倒还没必要,自己身边正差人手。

  

  “好了,我和这位兄弟的切磋到此为止,你们梁家还有什么需要露一手的吗?”程锋此时一边有条不絮地整理身上的衣服,一边向梁老众人走去。

  

  “看来天要灭我梁家啊!”梁老终于忍不住了哭嚎起来,一手的家业,竟然转手送人。

  

  “其实我和你并没有深仇大恨,不如化干戈为玉帛。”

  

  “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要你的家业,和你们大宅不假,但是如果你们都愿意跟我,把名下划到我这里,其他的地方一切照旧,只是要给旁边的晋哥多分点钱财,这个要求可还满意?”

  

  “爹,这不是让我们……”程锋一个眼神就让这个欠抽的少爷闭嘴。

  

  “好,我答应你!”梁老为了梁家以后的未来,只能如此了。

  

  “嗯,我话放在前面,如果你们背信弃义,那也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这个请您我放心,我的话在梁家上下还是很有份量的。如若不信,我可以现在发毒誓以此证明。”

  

  “这倒不必,我不信那些,还有一切手段在绝对力量面前均如沧海一粟。”

  

  “这个我懂。”

  

  “王晋!”

  

  “在呢,锋哥。”一边看戏的晋哥立马反应过来。

  

  “之前答应你的还记得吧,随你了。”

  

  “不用了,反正咱都是一起的,无所谓这些钱财了。”晋哥一脸憨厚的说道,让旁边的小弟一愣一愣的,平时那么威武,何曾有这副景象。

  

  他这反应倒是令程锋有点意外,让他们抬财产的担子都拿来了没想到这家伙也能说出这种话,估计是有长远的打算。

  

  罢了,对自己构成不了威胁的人,可以对自己有所帮助。

  

  “既然如此,帮我做点事。”而后程锋在晋哥耳边说了几句。

  

  “好嘞,小事情。”晋哥那个爽快,这点小事自己只要亲自出面一下就能解决。

  

  梁家的家业从现在开始就属于程锋名下。

  

  两日后传来西北城区与西城区联合通商的批文。这个批文一下达,两大城区的人都开始沸腾了。

  

  “终于可以发财了,哈哈!”

  

  “太好了,我的药品有买家了。”

  

  “西城区的……家主还是我的旧友,到时候我可赚发了……”

  

  这天下午叶家大院内,程锋听到消息知道机会来了,叫来叶豪。

  

  “你帮我找一个人。”程锋作为功臣,而且叶家的些许在他这里举手投足,在叶家中的地位已经远超主管了。

  

  当叶豪知晓那天的事后激动的跳了起来,这真是自己走了大运这,才遇到这样强大的靠山,自己以后只要讨好他那么叶家就绝不会衰落。

  

  “锋哥,你说。”叶豪也早已跟着晋哥改口了。

  

  “帮我找找东街32路7号摊的一位方烨吧,找到了你就说李锋找他做生意。”程锋倒也还记得这个刚进城就认识的这位伙计。

  

  先不说他成不成的了事,至少能再这方面帮到很多忙。毕竟叶家,梁家的陶瓷品一定在西城区有价值的,而且物品之多,需要他们的托运马车才行,人手有王晋的人,这样一来经济就能达到最大化,并且自己的身份就可以逐渐亮出来来了。

  

  “好的,我这就吩咐几个人去。锋哥有什么计划吗?”

  

  “当然!”

  

  程锋只是简单地和他说了一下就让叶豪赞叹不已,自己只想着尝试找买家,但没想到可以在那边供卖。

  

  “那让谁去那边负责呢?”

  

  “之前不是有个副主管吗?他在这方面比我熟,可以让他来。”

  

  “也对,他为我们叶家尽职这么多年也信得过,可以,我直接向我爷爷说一下,让他做西城区的主管,负责西城区的陶瓷交易。

 

  晋哥此时急忙找了过来,脸上挂着令人抽搐的笑容。

  

  “锋哥,办妥了。”

  

  “什么事?”叶豪突然好奇了。

  

  “这……”晋哥一看叶家少爷在这,也不知道当不当说。

  

  程锋见了微微笑道:“但说无妨。”

  

  “好的,锋哥您的名字李锋没有在本城区有记载,也没有相似的人,不过我找人帮你做好了你的文案,身份已经成立。我的面子他们还是给的,他们也没问起这个缘由,我们也交代过了不准说出去,锋哥您大可放心。”虽然晋哥比程锋大那么几岁,但是武者以武为尊,武高则长。

  

  “好的,这次麻烦你了,日后我帮你解决你的困境。”程锋满意的说道,这是一个很大的任务,需要合理的身份,而他正在做的就是让他的身份逐渐成立,包括自己的名字。

  

  “我的处境……好,好的,谢谢锋哥!”晋哥开始没反应过来,但是瞬间自己恍然大悟,锋哥何许人也,看来自己的那点想法早被他看出来了,瞬间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了,太神了吧!

  于是这天晚上,他们一伙人在叶家海吃海喝,叶豪心里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高兴过,多此举杯与众人畅饮。

  

  “今晚去月宛楼呗!锋哥。”晋哥突然凑过来说,“那里的姑娘好啊!”

  

  “哈哈哈,我可是那里的常客!”叶少看到同道中人不禁拍了拍他,酒意上来甚是兴奋。

  

  程锋听他们一说立刻想到小月,那天自己还是第一次和一个女生在一张床上睡觉,想想都觉得些许尴尬,不知道她最近可还好,自己可以去完成当初的承诺了。

    

  晋哥看程锋没反应,于是又补了句:“锋哥怎么看?”

  

  “好,就去月宛楼!”思绪打断,程锋果断回道。

  

  梁家的事情已经处理妥当,自己可以在梁家有绝对的说话权。既然如此,今天就动用这点钱财来满足一下自己吧。

  

  很快,程锋就让晋哥吩咐下去,今晚倒要看看谁能拦得住程锋了。

  

  小蝶帮程锋换了一套得体的衣服就和他们出门了。

  

  再说小月这边。

  

  自从她遇到程锋后就不愿意和其他男人亲密接触了,因此得罪了不少人,老板娘自然恨得咬牙切齿。小月被她安排做这做那,而且有时候还一天只吃一顿饭,更可恶的是若有客人执意要她,老板娘见客人出重金后也派人强行将她拉出去陪客人,让小月苦不堪言。

  

  “今天你不擦完所有的门窗,就别吃饭了听到没。”老板娘恶狠狠地对小月怒道。

  

  “是。”小月泪眼汪汪,让人心疼。

  

  但老板娘丝毫没有同情心,以前自己如此看重的人现在一直唱反调,那个气啊,不把她折磨致死心里就是不痛快。

  

  “哼,我才没心思一直跟你这个废物在这里废话,我还是那句话,你若回到平时那样我可以不追究,若还是执迷不悟,你就做到死吧。”老板娘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下面还有客人要招待,时间金贵的很呢。

  

  小月擦拭着自己的眼泪,开始擦起门来。这也许是自己最后的倔强了,不管李公子对她所言是真是假,但对她来说已经足够了,至少自己已经有终身难忘的回忆了。李公子说的每一句话,他每一个举动都是那么真诚,也许这辈子就只有他一个人会对她如此吧,那么自己也死而无憾了,毕竟自己还有真正爱过的人。

  

  小月边擦边露出笑容来,笑她的一生虽然是个悲剧,但在悲剧中来过一个不可或缺的人,给过她从没有得到过得的温暖,虽然他给了自己希望,但毕竟自己的处境不是那么容易解脱,但她相信他绝对是真心的,所以若有来生,必定非他不嫁。

  

  既然如此,我必须坚持活下去!

  

  小月这种思想从李公子离开时就开始萌芽,直至现在已经下定决心,为李公子而活。

  此时一间屋子的三个浓妆妖媚的女子看到正在擦门的小月走了过来。

  

  “呦,在这里擦门呢?”

  

  “哼,自己不识抬举,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

  

  “就是,以为自己真的被老板娘重视就不愿意服侍男人了,你以为你能走得出去这里?不识好歹!”

  

  她们一个比一个说得难听,小月也不理会她们,像她们一辈子也不会懂什么是真情实意吧。

  

  “我在想你是不是被哪位爷迷上了,对其他男的不感兴趣了?”

  

  “那位公子是不是说要把你带出去啊?哈哈哈!”

  

  “男人啊,你还不知道?花言巧语,说不定现在他还和别的女人乱来呢?”

  

  她们也不确定,但一想到之前老板娘对她的待遇,气就不打一处来。

  

  “你们胡说!”小月也傻,不知道她们只是猜测,而是天真的以为她们什么都知道了。

  

  “呦,还真让我说对了,那你还真是太嫩了,像我们这些苦命的人又怎么会碰到好人家呢,你的事情我倒也听说了。父母得罪了人,就失踪了,你就卖了过来,好姑娘你就认命吧。”

  

  “我,我不相信!”小月说着说着眼里流出不甘了泪水。

  

  “你怎么不能清醒清醒呢?”

  

  “以前也有个人以为碰到一个真命天子,能够赎她,起初和你一样呢,结果就是那个男人再也没出现过了。没想到你也中招了,赶紧忘了他吧。”

  

  “我不要你们管,赶紧给我滚!”小月边哭,边拿手上的抹布疯一样打她们,很是委屈。

  

  “你疯了?”她们边退边说道。

  

  “小姑娘还挺倔的,不打扰你干正事了,姐妹们我们走,去外面招待客人去。”

  

  “得嘞,甭管她了!”

  

  待他们一走小月哭的更凶了,直接瘫坐在地上,抱着头。李公子才不是那种人,第一次碰到不馋自己身子的人,那样关心她的人,怎么可能像她们说的那样。但是,她是真的害怕被她们说中了,那么自己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啊。

  

  “一定是她们故意的,对,一定是的!”小月除了安慰自己别无他法。

  

  二楼的角落里,只留下一个独自抱头哭泣的少女。

锋凌夜
作者的话

我很心疼小月!!!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