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师兄很妖孽 > 正文
第1章师兄又发病了
作者:采风西南  |  字数:5702  |  更新时间:2020-04-27 10:30:39 全文阅读

遥远天际,一只仙鹤翩翩起舞从远处飞来,仙鹤背上站着一个中年男子,男子面带微笑,右手牵着一个大约六岁的女孩,女孩东张西望,小脸白里透红。

  “若曦,前方就是天剑门的天穹峰。”男子控制仙鹤朝着一座山峰慢慢飞去。

  女孩点头,眼里充满好奇。

  仙鹤落地后,男子伸手一招,仙鹤化为一道流光飞进男子手袖。

  “无为,你给为师出来。”男子皱了皱眉头喊道。

  一道身影不断在树林里穿梭,片刻一个少年来到男子身前,恭敬道:“师父,你回来了。”

  “为师叫你没事多修炼,不要将心思老花在这些无用的遁术上。”

  男子看着少年无奈摇头,“这是为师新收的弟子詹台若曦,以后你负责教她学习基础修炼知识。”

  “好的,师父。”少年有气无力道。

  詹台若曦诺诺的道:“师兄好。”

  少年默默点头。

  “你呀!如果将心思都花在修炼上,现在的修为……算了。”

  男子伸手狠狠点了点少年的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为师回房修炼,带好你师妹。”

  男子身体消失在原地。

  少年不满道:“叫我别修炼遁术,有本事自己也别用遁术。”

  “臭小子。”

  男子声音远远传来,一把剑从远处化为一道光射来,朝着少年屁股狠狠一拍,少年扑倒在地,嘴里全是草。

  詹台若曦小脸通红,想笑不敢笑的样子。

  “想笑就笑,不用忍着。”

  少年吐掉嘴里的草,爬起身咧了咧嘴,“师妹,走,师兄今天先教你基础知识。”

  詹台若曦口里发出银铃般笑声,笑弯了腰。

  ……

  “师妹,创世大陆太危险,以后遇到危险就逃,不要有个人英雄主义。

  这逃命的遁术必须要学会学精,把木遁术,水遁术和土遁术全部学会,活命的机会才大,知道不?”钱无为懒洋洋的坐在椅子上。

  “知道,谢谢师兄教导。”詹台若曦看着师兄,总觉得哪里不对。

  “遁术学会后,还要多准备一些丹药备用,比如象迷魂丹,傀儡丹,腐神丹,替死丹什么的,这些丹药都是出行必备装备。

  打不过就用这些丹药解决敌人,一颗不行就十颗百颗,丹药可以解决掉的敌人,何必用武力?太危险。”

  “可是,师兄,用丹药对付敌人让人知道了会……”詹台若曦小声道。

  钱无为挥手打断詹台若曦的话,“你傻呀,旁边没人的时候用丹药呗,旁边有人就用遁术跑。

  想当年你师兄我就是有你这样不成熟的想法,结果被人给剁……”

  詹台若曦张大嘴。

  “记住刚刚你什么都没听到,我什么也没说过。”钱无为急忙闭嘴,差点将自己最大的秘密给讲了出来,恶狠狠的威胁着詹台若曦。

  “师兄跟师傅说的一样,脑子真有问题。”詹台若曦心里想起师父的话,嘴里却道:“师兄放心,师妹刚刚什么都没有听到。”

  “师妹真乖。”钱无为拧了拧詹台若曦的小脸。

  “痛,师兄。”

  “痛就对了,我们继续,除了遁术,丹药之外,还必须要学会阵法,在危机关头,扔出一个阵法可以为我们争取到逃命的时间。

  如果对方不懂阵法,趁着阵法困住对方的时间,把丹药一股脑全往他身上招呼,千万别吝啬丹药,生命最珍贵,其他什么的都是浮云,没了我们想办法再挣。”

  詹台若曦傻傻的听钱无为讲着,脑子里一阵迷糊,师兄讲的很多东西完全违背了正道。

  钱无为口沫横飞讲着,一个小女孩满脸迷糊的听着……

  ……

  十二年后一天。

  “哎!师兄又发病了,可是,师父在闭关,我该怎么办?”

  詹台若曦双手撑着下巴,目光落在钱无为身上满是担忧和心痛。

  三个多小时了,钱无为一个人傻傻坐在椅子上,嘴角流着口水,眼睛瞪得大大的,脸上全是傻笑。

  ……

  钱无为正在看脑海里的打斗画面。

  自从三千多年前重生被莫修文带到天剑门天穹峰后,钱无为就发现自己脑海里有时会突然出现打斗画面和一些乱七八糟的知识,这带给他许多修炼知识和经验,非常可贵,让他沉迷。

  这些东西出现时间不定,时间长短不一。

  今天这场打斗画面太精彩,出现太突然,吸引了正在给詹台若曦补脑的钱无为三个多小时还在继续。

  画面中,一个白衣女子跟一个男子不断交锋,打得日月无光,天翻地覆……

  ……

  “师妹,醒醒。”钱无为摇着熟睡的詹台若曦。

  “师兄,你的病好了。”詹台若曦睁开眼睛迷迷糊糊道。

  “你师兄我没毛病。”

  “可是,师兄你刚刚明明就病发了,那状态跟师父说的一模一样。”詹台若曦满脸痛惜的看着钱无为。

  钱无为看着詹台若曦无语,师父坑人啊!哪有这样说自己弟子的?

  “别听师父的,我们继续,师妹,请听题:

  如果你看见一个人正在杀做恶的坏人,你会怎么办?

  1,帮助对方一起杀恶人。

  2,站在旁边观看结果。

  3,毫不犹豫离开。

  师妹,请选择。”

  “当然是选1了,师兄。”詹台若曦用鄙视的目光看着钱无为道。

  钱无为敲了敲詹台若曦的头,道:“看来我教你这么久全部都白教了,哎!”

  “铲除邪恶,是我们修道者的本分。”詹台若曦气呼呼的瞪着钱无为。

  “错,师妹,你怎么知道那个人在杀完那些作恶的人之后会不会连你一起杀了?”

  “师兄,杀恶人的是好人,这么简单的道理还要我来说吗?难道我辈修道之人不应该惩奸除恶吗?”詹台若曦无力的看着自己的师兄。

  “傻师妹,谁告诉你杀恶人的就一定是好人?恶人难道不能杀恶人吗?罚你今天抄写一百遍门规。”钱无为揉了揉詹台若曦的头发,转身离开。

  詹台若曦嘟着嘴,“臭师兄,坏师兄,讲的尽是歪理,抄就抄,不就是一百遍门规嘛!把人家的头发都弄乱了,讨厌。”

  ……

  “这木遁术怎么比水遁术还难,炼了二十年了,居然还没有炼到极致?”

  钱无为站在树林里,低头沉思着。

  莫修文看着自己的大弟子无奈苦笑,他这一辈子就没有见过如此贪生怕死的人。

  “师父,痛。”钱无为揉了揉自己的头。

  “无为啊!为师这一辈子对你没有太大的要求,你能不能把修为境界提升到元神境在修炼这些遁术?

  你师父我元神力量曾经受损严重,想要跨入地极境太难,你自己争点气好不好?我们天穹峰以后全指望你了。”莫修文很无力的道。

  “师父,弟子已经很努力在修炼了。”

  “你……你成天不是修炼遁术,就是一个人坐在那里发病,你这也叫努力?

  无为,那些跟你一起入门的弟子,现在最低修为都达到破丸境了,你说说,你现在是什么境界?”莫修文一巴掌拍在钱无为的头上。

  “师父,弟子前不久已经步入破丸境。”钱无为咧牙,真痛。

  “真突破了?你没骗师父?”莫修文一脸惊讶。

  “弟子哪敢欺骗师父,弟子真突破聚丸境步入破丸境了。”

  “你把本命飞剑释放出来给为师看看。”莫修文满脸期待的看着钱无为丹田位置。

  一柄洁白的本命飞剑从钱无为丹田里凝聚而出,出现在身前,浮在半空中摇摇欲坠,似乎随时会破灭一般。

  “无为啊!你是进入了破丸境,可你看看你的本命飞剑,太……有时间你还是多用神魂力量将本命飞剑锤炼凝实吧!”莫修文摇头离开。

  钱无为看着莫修文的背影笑。

  ……

  “师兄,你刚刚的笑容太猥琐了,小心师父看见了又揍你。”

  钱无为敲了下詹台若曦的头,一脸正气,“师妹啊!你师兄我一身正气,猥琐这个词怎么能拿来形容你师兄我呢?

  看来这十多年我真是白疼你了,门规抄好没有?”

  “好了,师兄。”詹台若曦乖巧将一塌纸递到钱无为手里。

  “今天我们学习替身术。”

  詹台若曦满脸懵,“师兄,有替身术这门秘术吗?”

  “嘘,小声道,师妹,别让师父听见了。”

  “哦!”

  “学习替身术之前,首先要学习剪纸人,将纸剪人成自己的样子,师妹,从今天开始你其他修炼都停下,专心练习剪纸人。”

  钱无为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把剪刀塞进詹台若曦的手里,道:“开始吧!师妹,你什么时候将剪纸人练习好,师兄就什么时候开始教你替身术。”

  “师兄真讨厌。”看见钱师兄土遁离开,詹台若曦跺了跺小脚,小嘴嘟得老高。

  十八岁的詹台若曦被誉为天剑门的绝世天才,十二年时间从凡胎跨入聚丸境,千年不出。

  翩翩美少女的詹台若曦也是天剑门所有弟子的梦中情人,追求者无数,要不是天穹峰阵法阻挡,那些弟子早就将天穹峰给踏碎。

  ……

  钱无为从土里冒出来后,用手快速剪出一个纸人,滴血后,纸人遁土离开。

  “师父元神力量受损,必须要元神丹才能恢复,元神丹其他辅药我都已收集到,唯一的主药元神草传闻只有十万大山里才有,看来抽时间我得去一趟十万大山。”

  一道光芒在树林里不断穿梭,肉眼不可见,木遁术,有草木之地皆可遁走,与水遁术和土遁术一样,是逃命秘术。

  ……

  “臭师兄,我戳你个小人头,人家可是青春美少女,居然让人家练习剪纸人。”

  詹台若曦拿着剪刀用力戳向一个纸人,纸人有点钱无为的轮廓。

  一个纸人从詹台若曦身后的土里冒出,纸人大约指姆大小,活脱脱一个钱无为翻版。

  啪。

  纸人手里的剑变大后,轻轻拍在詹台若曦的屁股上消失。

  “臭师兄。”詹台若曦俏脸羞红。

  看见詹台若曦专心练习剪纸人,纸人遁土消失,这一切詹台若曦都未发现。

  ……

  “替身术和傀儡术融合在一起还是有缺陷,还得继续改进。”

  钱无为一手招回纸人,纸人在他手掌里舞动,一把细小的纸剑舞得风声四起。

  他连续剪出七个纸人后,八个纸人在地上站成一排,右手各握一把小剑,象士兵一样在钱无为的指挥下开始布阵。

  一个简单的八卦阵眨眼成型,纸人舞动小剑,不断相互穿梭,速度极快。

  “天剑诀。”

  每把小剑蕴含天地元气,交织一片剑网,错乱复杂,让人眼花缭乱。

  剑气四射,每一柄小剑的剑芒划得长长的,密密麻麻的空间裂痕一张一合,异常可怕。

  “九为极限,我现在能够控制八个纸人已经很不错了。”

  钱无为笑眯眯的看着地上转动的纸人,满意点头。

  “散。”

  八个纸人分成四排,两两一排,开始演示两仪阵法。

  钱无为操控纸人不断转变阵法,一小时后,八个纸人化为灰烬消失。

  “时间还是太短。”

  钱无为用手揉揉太阳穴,感觉脑海里空空如也。

  盘腿坐下后,他开始恢复元神力量。

  ……

  “这纸人真丑。”

  詹台若曦看着自己剪出的纸人,满脸笑容,“师兄在若曦眼里是最帅的,若曦一定要将师兄最帅气的一面剪出来,这个不算。”

  几剪刀将纸人剪碎后,詹台若曦继续练习剪纸。

  “咳咳……若曦,你在做什么?”莫修文站在詹台若曦背后,脸色看不出喜忧。

  “师父,若曦修炼有些疲倦,闲时练习练习剪纸。”詹台若曦手一抖,手里的纸人报废。

  “劳逸结合,张弛有度,很不错,若曦啊!你可千万别象你师兄一样,成天尽搞些乱七八糟的歪门邪道。

  我们天穹峰以后只能指望你了,你师兄怕是靠不住了。”莫修文满意点头。

  “师兄很厉害的。”这话詹台若曦也只敢在心里说。

  “师父,您老人家放心,若曦会努力修炼的。”

  “嗯!”莫修文背着双手慢步走开。

  ……

  “这孩子,怎么又犯病了,哎!资质本来还不错,可就是修炼太懒,人贪生怕死不说,还时常犯病,以后……哎!”

  莫修文见钱无为傻傻坐在地上发呆,满脸无奈摇头。

  “若曦,你师兄又犯病了,你过来照看着点,有事叫为师。”

  莫修文给詹台若曦传音后叹气离开。

  詹台若曦一阵风跑过来,盘腿坐在钱无为对面,剪纸的同时又担忧的看着师兄。

  “师兄啊!你这病真得治,最近复发的时间越来越频繁了,若曦担心再这样下去,师兄恐怕……”

  ……

  一小时后。

  钱无为睁开眼睛,“若曦,剪纸人练习得怎样?”

  “师兄,你病好了?”

  “师妹,你师兄我真没毛病。”钱无为无力的辩解着。

  “师兄,可你最近发傻的概率越来越频繁了,这不是病是啥?要不明天让师父带你去翠丹峰看看吧!”詹台若曦满脸担忧。

  “算了,不说这个。”

  钱无为将詹台若曦剪的纸人抓过来看了看,眉头皱得老高,“师妹,我让你剪你自己,你居然……”

  “罚抄门规一百遍。”詹台若曦接口道。

  “聪明,抓紧时间练习,半年后就是门派历练了,师父的意思是让你今年参加。”

  “嗯!师兄今年还是不参加吗?”

  “看情况吧!你师兄我以前就从来没有参加过历练,或许,这一次我会去瞧瞧。”

  “拉钩,师兄。”

  “师妹,你已经长大了,拉钩是小孩子之间的游戏。”

  钱无为拍拍屁股站起身,“你师兄我老了哦,早就不玩小孩子的游戏了。”

  “臭师兄,坏师兄,才三千多岁居然说自己老,真不害羞,在创世大陆,一万岁以下的修道者都是幼生期,哼!”

  看见钱无为土遁离开,詹台若曦的小嘴嘟得老高,地面被双脚跺出两个小坑来。

  “我戳死你个臭师兄。”

  可怜的纸人全部遭殃,被剪成碎纸。

  ……

  半年后。

  “师妹,这是迷魂丹,可以迷惑妖兽和修道者的神魂,这是两仪阵法,遇到敌人直接扔过去,这是……”

  钱无为指着面前一大堆物品耐心给詹台若曦讲解着。

  詹台若曦双手撑着下巴听着,俏脸上满是笑容。

  “都收起来,还有替身术别忘记了关键时刻可以救命,这东西最重要。”钱无为严肃的看着詹台若曦。

  “知道啦!师兄,你真啰嗦,从早上到现在已经讲了一上午时间了,人家是去历练,不是去战场打仗。”

  詹台若曦无奈的看着师兄,师兄啥都好,就是太啰嗦,事情交待一遍又一遍,没完没了的。

  “师妹啊!历练很危险,稍有不慎会没命的,生命诚可贵。”

  钱无为用手将詹台若曦的头发抓乱后,站起身踱步离开。

  詹台若曦将一堆物品全部扔进储物戒指,“师兄真讨厌,把人家头发又弄乱了,不过,师兄严肃的时候真帅。”

  ……

  天剑门召集弟子历练的钟声响起,无数弟子朝着历练堂行去。

  “该过去了,走吧,师妹。”

  “师兄,你真要参加历练?”詹台若曦满脸兴奋。

  “去看看,不一定参加的。”

  钱无为走在前,詹台若曦跟在后。

  远处,莫修文看着自己两个弟子离开,脸上满是担忧。

  ……

  历练堂地处天剑门第三峰,此时第三峰上百弟子站在历练堂大厅,脸上有着兴奋的同时也有着担忧。

  每年一次弟子历练,尽管门派会派出执事长老保护,但仍有少数弟子死于历练之中。

  钱无为和詹台若曦两人是最后到达历练堂的,他们两人刚刚走进历练堂,整个历练堂里上百双目光齐齐看过来,原本安静的历练堂顿时变得闹哄哄的。

  “这就是天穹峰的詹台若曦,我们天剑门近千年内的绝世天才,真漂亮。”

  “那个人就是钱无为,听说他进入门派三千多年时间从来没参加过历练,这一次怎么来了?他难道不怕历练时发病吗?”

  “我听闻天穹峰大师兄钱无为贪生怕死,历年都不敢参加历练,怕死成这样,不老老实实呆在天穹峰跑历练堂来做什么?”

  ……

  钱无为尴尬用手摸了摸鼻子,詹台若曦目光朝着一群弟子恶狠狠瞪去。

  “咳咳……所有弟子都安静。”

  历练堂执事长老刘正华大声道:“这一次前来参加历练的弟子都已到齐,现在开始分配历练地点。”

  “我叫陈彬,天剑峰执事长老,负责带队去无穷花海历练,想要去无穷花海历练的弟子向前走二十步到我身前。”陈彬大声喊到。

  “我叫李远亮,翠丹峰执事长老,负责带队去死亡沼泽历练,想要去死亡沼泽历练的弟子向右走三十步到我身前。”李远亮声音温和道。

  “师兄,我们到什么地方去历练?”詹台若曦用手轻轻捅了捅钱无为的腰问道。

  钱无为正在看脑海里的打斗画面,对于詹台若曦的话完全没有听到。

  “师兄,师兄,哎!师兄的病又发了。”

  詹台若曦看见钱无为傻傻的样子,无奈叹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