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醉酒梦长生 > 正文
第一章只不过是梦而已
作者:物质主义  |  字数:8027  |  更新时间:2020-07-06 11:02:36 全文阅读

  品茶的时候,最重要的是安静的环境,而不是喧嚣吵闹,对,没错,说就是一直在不停敲门的家伙,不过是不可攻略角色罢了,居然还这么嚣张,真的是意义不明。

  啪嗒一声,两位差不多丢盔卸甲的士兵传闯了进来,只不过是游戏罢了,他们两人额头还带着血液,残破的盔甲上有着队友的、也有敌人的血液,算是奋勇杀敌的标志,但是,那又如何?!

  将手中茶杯连带着灵气一同投掷向那位正要禀报重要事情的士兵的额头,命中,不同于凡人的灵气迸发,那颗准备要底下的头颅,被击打到后仰,并且冲击力还不会就此消散,士兵原本下跪禀报的姿势变成了向后倒飞出去,穿过门槛,倒在门户之外。

  因为飞驰若流星的茶杯,卷起一阵强风,掀起满地的桃花。

  “报告,敌军中有修士存在!”

  另一位没有在主人邀请下,就夺门而入的士兵,迅速禀报着重要的军事情报。

  “就这样?仅仅是因为这样的事情就打搅我的品茶时间?你们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招揽到的士兵吗?!用人数去堆啊,不过是一个修士而已,终有耗尽灵气的时候,到时候还不是任人宰割。”

  从藤椅上起身,身高较为矮小,可以称之为小巧玲珑的少年——林夕仪,精致如同玩偶的五官,让他看上去就令人联想到小动物般,只不过现在小动物正在张牙舞爪就是了。

  “但是,他们已经兵临城下,我们就算是有着人数优势,在城中战斗,也无法发挥出现。”

  “还是要我亲自动手,可恶,明明是来度假的,作为梦境就不能进行瞬间移动,远距离灭杀吾敌?算了,就当做战斗模拟好了……对了,把这个被你们弄脏的桃花庭院清理一下。”

  拿起靠在藤椅旁边的七星剑,铭刻法阵纹路,具备储存灵气功能,这座城市所拥有的资源,只能炼制出这样上不得台面的武器,勉勉强强算是灵器。

  束发少年走出桃花庭院。

  “不过是NPC罢了。”

  碎碎念着他们听不懂的话语,蹬地跃上居民所居住木屋的房顶,毫不在意在上方疾行会造成什么后果,打搅到那些居民的生活?没有提高税务压榨他们的钱财以及劳动力,他们就应该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道路上已经没有行人,毕竟时兵临城下的战争,那还有蠢货在大街上乱逛,以跨越地形的直线移动方式,束发少年迅速赶到城墙之下。

  石块的堆积出的城墙,到处都是缝隙,比三只小猪最后一只制造出房屋还不如的石块城墙,让人笑出声的防御能力,这能够守护什么?怕不是反而成为攻城之人的武器,不过是为了博得安心感的道具,与这个城市一样,不过是寄托某个情感的道具罢了。

  莫非是在期望有白痴用攻城梯时,城墙自行倒塌?

  既然如此,这座城墙的价值不过如此,就当做武器来使用好了。夕仪运转冰属灵根,四周气温开始下降,冻结的寒霜开始攀爬上木质房屋的墙面。

  束发少年的视线集中在一根旗杆上,大概是为了鼓舞斗志而存在的军旗,忽略那个装饰物的飘带似的棋帜,重要的是旗杆的长度和宽度。符合标准。

  隔着城墙已经能够闻到战争的硝烟味,到处都是血腥的恶臭味,比起下水道还不如,震耳欲聋的喊杀声十分接近,就在城墙的另一面,要提交音量诉讼才行。

  “马上让你们全部安静下来。”

  随着灵根的全速运转,灵气顺着经脉完成小周天循环,箭步突进旗杆,以踏步前斩,水平斩击的七星剑将旗杆站断,即将从斩击横截面滑落下来的旗杆,现在是一只长矛。

  踏地,垂直起跳,回转身躯,将右腿甩出,夹杂寒冷灵气的回旋踢准确命中目标,因为冲击而翻转的旗杆,以锐利的一端,像是攻城锤般飞驰向城墙。

  轰——!!

  没有任何防御属性的城墙被附加冰属灵气的“长枪”穿透,并且由局域的破坏带动四周,引发雪崩式的连锁反应,动力通过“长枪”不断传播弹射着,给予每一块击飞的石块加速度动力。

  冰雹下了起来,向那火热交战的两军,熄灭火焰的寒冰,直接夺走性命,就不用担心那么多事情,惨叫、悲鸣,在出乎意料的一击下,人类是如此脆弱。

  击穿城墙的“长枪”并不会就此停下,向着那位带头大哥般的敌军修士疾驰而去,这是隔着城墙的瞄准踢击。

  露出笑容,这是束发少年的下马威。

  夹杂寒风的呼啸,”长枪”向那位骑在战马上修士突袭而去。

  刀光闪烁,一刀两断,从中间锐利的刀刃将袭来的“长枪”斩断,像是海浪遇到礁石,只有被排开的命运。

  粗壮的巨木被从中间切割而断,但是哪怕是被斩断,“长枪”的突刺还没有结束,避开礁石,向着敌方修士的两侧突刺、坠落。

  他们在如同列车行进中的障碍物般,被碾压粉碎。

  不仅如此,夕仪所制造的武器可不是只有“长枪”,还有炮弹,散射开来的是携带冰属特性的碎石块,在冰雹席卷过后,骑兵从战马上落下,拿着圆盾的步兵,其高举的盾牌被击打出一块块凹痕,而冲击力并不会就此消失,持着圆盾的手臂骨折、断裂,有的甚至是被冲击力震荡五脏六腑而死。

  在开门见山的一击后,战争中还屹立着的,只有两人,一位敌军修士,一位是飘然落地的束发少年——林夕仪。

  哀鸿遍野,那是当然,因为被击倒的不只是敌军,还有与之交战牵扯敌军的友军,不过区区棋子而已,没有必要心疼。

  剑指战马上的敌军修士,清理完四周碍事之人的束发少年,发出决战的邀请。

  一块挂满冰霜的石块落下,成为战斗开始的信号,首先是束发少年发动冲锋,未持剑的左手迅速掐诀,提取七星剑中的灵气,构成灵气剑,剑指变型,回转的仿若圆锯的灵气剑先一步抵达目标地点,将敌军将领身下烈马的四腿斩断。

  在烈马摔倒之前,对方踩踏马背向高处跃起,伴随着烈马的嘶吼声,跃向高空追击对方的少年,与对方碰撞在一起,火星四射,剑与刀的相交进入角力阶段。

  以瞳孔确认灵气剑的位置,切割完马腿的飞剑急停住,不依靠掐诀的远程操控灵气剑,向后上方的敌人背部飞驰而来。

  前后夹击!

  嘭——!

  墨色的屏障格挡住圆锯般的灵气剑切割,这是对方的防御灵器。

  “啧!”

  咋舌,少年加大双手的力度,让自己的七星剑在角力中占优,添加上灵气爆发,从角力中的七星剑中冲击力迸发,将对方击开,拉开距离后落地。

  落地的瞬间,再一次掐诀,第二只灵气剑提取而出,圆锯般回转的长剑环绕在束发少年四周。

  踏地,前冲。

  两只灵气剑飞驰而出,从敌人的左右发动斩击,圆锯样式的攻击模式,瞄准将其躯体切割成三段的位置。

  墨绿色的屏障再一次出现,预料之中,束发少年将手中的武器投掷而出,瞄准对方的头颅,理所当然的与屏障碰撞在一起。

  待到七星剑落下时,敌军修士看到的是被投掷过来的半死不活之人,是自己的下属。

  面临抉择,是取消屏障防御还是让下属自生自灭,与激荡着的防御屏障碰撞在一起,下属不可能平安无事。

  答案已经给出,敌军修士不是一个冷酷无情之人,与那位将士兵当做棋子使用的少年完全不同。

  消除屏障,接住属下,瞬间将其放下,因为计谋得逞的少年已经逼近,手持着灵气构成的双剑,发动左右开始加速的斩击。

  根本没有再开屏障的时间,以鲜红的、细长的刀刃,快速左右晃动,格挡开双剑的斩击。

  一击未果,少年迅速调整剑招,从斩击到双手的突刺技,切换的十分自然,先手的右剑刃突刺被刀刃从侧面击打开来,但是左剑呢?

  刺中对方肩膀,削减其握住刀柄的力量,在数个回合之后的进攻后,抓住机会一个右手剑上挑击飞对方手中的刀具。

  从上挑收回的右手剑架在其脖子上,左手剑开始放松的下垂着,然而是为了能够随时做出应对异变的准备。

  “输的人是你,我现在以胜利者姿态询问,是否加入我的军队?还是说期待死亡,也不愿意苟且偷生?”

  倒数时间,如果还没有回答就将其杀死,反正对方不过是游戏的棋子罢了。

  (第一章的重置版,由于对前四十五并不满意,所以对剧情和人设做出一定修改,其他部分或许会找一个时间慢慢补完)

  (主角依旧是束发少年,只不过因为现实中的压力,就算是可以表现出一副并不在意的样子,但是果然内心还是十分在意的,所以另一个灵根搭建其的仿若现实的梦境游戏,成为其宣泄现实不满的道具,在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中,做得事情不过是梦境中的一部分而已,一觉醒来后当做不存在,这样的前提下,正常人不可能会一直遵守规则,这是事实,隐形者会做出超越底线的事情,与之同理)

  『下文是未重置版』

  桃园中只有一个声音。

  咯吱、咯吱。

  一白袍少年正坐在藤摇椅上,那久未磨合的连接处发出恼人的声响,可少年不介意,依旧在遥望蓝天白云,欲融入其中。

  静静地,少年分不清,是摇椅在摇,还是他在摇,一直摇来摇去。

  放在一旁的茶具发出特殊的香气,少年被泡好的茶香唤回,将碧绿的茶水从紫檀木茶壶倒入雕刻着风纹的茶杯。

  一杯茶沏好了。

  淡淡雾气缠绕在指尖,似一丝仙气,隐隐有着飘渺离世之意。

  茶与杯壁怀有的紫檀香混合在一起,迸发出极品茶香。

  浓厚茶香四溢开来,取代满园桃香。

  抿一口,感觉到其中苦涩,入喉后,后续的甜劲突然爆发出来,在苦涩之后显得更加香甜。

  “茶是好茶,只可惜没有佳人相伴,不然定会……”

  当少年沉浸在茶中时,两位身着藤甲的哨兵,快跑而来,可却因此撞到门槛,带着一阵阵风声,以猛虎落地式下跪。

  门外寒风吹落桃花,少年粉色长发与桃花瞬间融合在一起,随着风飘散。

  两人低头,报告着外面战事情况。

  “禀报林将……参谋。”

  哨兵甲差一点就说错话,多亏旁边的哨兵乙眼神提醒,才未惹到少年,林夕仪。

  “都提醒多少次了,不要叫我将军,算了,喝一口茶,平息一下。”

  心里如此想着,林夕仪喝了一口微凉的茶水,别有一番风味,苦与甜的比例发生了细微的改变。

  “我军在城外左翼一路高歌猛进,可右翼在敌将的攻势下节节败退,眼看就要兵临城下,于是小人斗胆推测敌将可能是一位修士。”

  噗!

  林夕仪一听对方都快要打到家门口,口中还未咽下的茶全都喷在哨兵乙脸上。

  哨兵乙有点无辜,但林夕仪现在管不了那么多,迅速起身,拿起倚在藤摇椅边的青铜剑,剑上纹刻七星纹路,此剑名曰七星剑。

  体内沉寂的灵气运转起来,形成风漩带动桃花飞舞,灵气在经脉之中移动到四肢百骸。

  随着一声凤鸣,林夕仪如离弦之箭跃上屋檐,将屋檐作为落脚点,施展出飞檐走壁的绝世轻功。

  在屋檐上腾挪,行走于街道上的行人没有一个注意到自己头顶上有人,只能看到蓝色的雷光闪烁而过。

  风被切裂,空气在一瞬间凝聚在脚下,灵气灌输到七星剑上,七星纹路迸发冰蓝梦幻光芒。

  全力催动身法,四溢的寒气使得全城的温度下降,或者还混杂着凛冽的杀气。

  林夕仪在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内到达城墙上,一瞬间就掌控了远处混乱的战场。

  右翼陷入危机,而左翼也因太过于深入敌阵暂时脱不开身,对右翼的情况也爱莫能助。

  在身法全力以赴下,林夕仪根本没有停顿,掌控战场这样的低级运算在刹那间就能完成。

  仿佛凌空飞行一般,化作冰蓝剑光。快速缩短与在右翼大杀特杀的敌将之间的距离,所过之处皆留下丝丝寒气,那是四溢的寒冰灵气,遗留下的痕迹。

  “放箭!!”

  随着对方将领的一声令下,数千箭矢飞出,组成遮天蔽日的箭幕。

  箭雨抓住林夕仪出现的刹那间,他们早就蓄谋已久。

  脚踩上第一支箭矢,一路疾驰而来,林夕仪的七星剑之剑势在这一刻达到最高峰。

  以脚踩的箭矢为支点,旋身,将灵气涌入七星剑中,勾动外界灵气,力量集中于一处。

  剑光一闪,横斩。

  巨大的冰蓝剑气激起,如同吞噬一切的海浪,冰蓝海浪冻结箭雨,连同四周的空气以及飘散于空气中的细微灵气。

  数千箭矢停滞在空中。

  旋身后林夕仪速度不减,踏着天空中搭建的寒冰之桥前行。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冻结的灵气解开,停滞不前的箭雨受到大地的吸引,下坠。

  全部都从上方贯穿敌方士兵的头颅,林夕仪的士兵一个有没有受伤,在强大的运算之下,箭雨的下落掌控在林夕仪手中,通过踢踏改变原本将要下落的轨迹。

  『冻结剑』

  脚步轻点,飞到另一个士兵头上,同时寒冰灵气侵入士兵体内,让他们行动不能。

  看到骑在战马上的敌将又杀了一位士兵,林夕仪心中心急如焚,那可是他好不容易组成的军队,现在在对方手下一刀一个,那可是他用来征战天下之军,而且这不仅仅是他一个人的心血,还是自己的宝贝徒弟的。

  “区区一星练气……也敢在我三星练气修士面前放肆!”

  看到极速接近的林夕仪,林夕仪的实力已至三星,比自己还高,敌将低头看了看胸前,似恢复信心,加快杀人速度,

  林夕仪双手掐诀,随后在周身连续三指,射出的蓝色寒冰灵气,化为三道七尺剑气。

  这就是最下级九等法术三才剑阵,可别小瞧九等法术,这可是需要三星练气修士,体内三星全部灵气才能聚集起来的,以三道剑气摆出简易剑阵,增加剑气凛冽,锋利,通过三者间灵气生生不息回流,延长剑气持续时间。

  一星练气不过是刚刚修炼的凡人,而三星练气是凡人与修士的一个分水岭,只有到达三星,体内聚集三颗星光耀的灵气,就能使出九等法术,有无法术是凡人与修士最大的差距,力能举鼎,天生神力的凡人也不可能胜得过会九等法术的修士。

  林夕仪待三才剑阵完成第一次循环,朝着敌将一指,身后的三道剑气就飞射出去,同时自己也持七星剑,使出一招直捣黄龙,直刺敌将。

  可剑尖在进入敌将身前一丈处,将开始出现明显减速,宛如陷入泥潭之中,这股力量在剑尖接近后,越加增强,这就是法器的作用。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剑招的气势不足以维持,而此时敌将挥出一刀,正是气势大盛之时,挥动间有着虎虎生威的气象。

  眼见情况不妙,林夕仪催动一道剑气从后方突袭敌将,以求自保。

  敌将察觉到后方的危险,回身一劈,挡开了剑气。

  趁此机会,林夕仪收剑,重整旗鼓,积蓄剑势,化作魅影,无形剑气四溢,宛如繁花。

  在一瞬間斩落敌将坐骑的头颅,让敌将不得不下马作战。

  一名将领失去坐骑,不仅仅是降低了机动力,还降低了作战能力。

  敌将只能在极其不利的状况下,与林夕仪死斗。

  然敌将的刀法十分了得,面对敌将浴血沙场而练就的为杀人而存在的杀人刀法,林夕仪无法做到瞬间适应,一时之间疲于应对,又无破解敌将法器的方法。

  蕴含灵气的刀刃再一次与剑气碰撞在一起。

  “冰晶!”

  林夕仪加大输入灵气的程度,七星剑浮现出蓝光,在四周挑起一朵朵剑花,犹如冰晶组成。

  这些剑花在敌将靠近就会自动绽开,射出剑气障碍他前进的脚步。

  可敌将只是朴实无华的一刀,就扫掉了冰晶,四散的剑气也被防御法器阻挡在外。

  随着时间的推移,战场的局势发生了变化,林夕仪一方的士兵渐渐压过敌军,处于战场中心的林夕仪和敌将也暴露在一个势力面前,那就是林夕仪自己的军队。

  开弓射箭,从远处攻击敌将,扰乱敌将的刀势,趁此机会林夕仪掐诀驱动剑气朝敌将面门飞去,打算一击必杀。

  敌将迅速回守,注入灵气的刀刃瞬间抵挡在剑气前,可凛冽的剑气,毕竟不是器物可挡,透过刀刃,剑气隔空劈开敌将头盔。

  但,也仅仅是劈开头盔,剩下的剑气无法突破防御法器。

  见未击杀成功,林夕仪空闲的左手,向敌将一指,接着又指了一下,剩下的两道剑气,同时加速飞驰,从左右刺向目标。

  同一时刻,敌将的背后也有士兵举刀劈砍,可谓是四面楚歌之绝境。

  前有林夕仪的平刺,敌将一时之间并没有自乱阵脚,而是迅速判断出最好的,也是唯一一条生路。

  那就是击杀林夕仪,后方看似是最好的选择,可是在解决后方后,林夕仪就会与两道一同攻来,防御法器中剩余的灵气储存量可不够抵挡含有灵气的三道攻击。

  左右就更不用说了,只要阻挡比会出现短暂的停顿,这在战场可是必死无疑的。

  只有杀掉林夕仪,两道剑气才会消失,而到时军队会陷入群龙无首的境地,轻轻松松便能击垮。

  “血阎刀!”

  因长久征战沙场,而发生异变的血色灵气缠上刀刃,带着同归于尽的决心,敌将使出这一生所得到的唯一一个,十等法术,也就是武术范畴之内的刀法。

  看到敌将选择攻击自己,林夕仪也怠慢,使用了最终的底牌,右手的七星剑,其实算得上是一件法器。

  不过是一套法器中的一件法器。

  丹田中残余的一丝灵气输入其中,以这道灵气勾动,七星剑储存的灵气,蓝色灵气按照剑上的纹路运转起来,蕴含一道灵气的剑气,从七星剑延伸出来。

  “蓝彩!”

  七星剑挥动间,带起层层蓝色冰屑,光照耀在上面是彩色的,移动时如一条彩色丝带,剑尖隐藏在美丽的彩色中。

  血光一与彩带接触就节节败退,如果不是林夕仪收手,及时该用上挑,恐怕剑气会直接在敌将体内爆发,瞬间将他的身体搅成肉块。

  不过剑气还是切开了他的盔甲,顺带挑飞了敌将挂在脖子上玉佩。

  “道友,你的败局已定,等等,你是……”

  林夕仪的话还没有说完,异变就出现了。

  没有了防御法器的压制,敌将手中的刀开始发生震动,一层层血色涟漪荡漾而起,这是一把魔刀,从原本的凡器进化而来,比锻造出的法器更加强大,这把魔刀是嗜血的刀,经过长久杀戮吸收死于刀下凡人或修士的怨气成型。

  而供给修罗虚影出现的正是敌将自身的气血,这可是透支生命的禁术,非得万不得已修士绝对不会使用的禁术,轻则昏迷不醒,重则经脉寸断,修为全无。

  红色的幻影,突然在后面出现,林夕仪虽然预感到危险,但根本躲不过去。

  腹部被捅穿,这是从后面被捅穿的,而敌将在前面,也无做出攻击,这一击可谓毫无踪迹可言,当然也不排除,之前血阎刀的后招。

  “七星剑阵开!”

  七星剑上的剑气散开成七道剑影,瞬间加速化为流光,从上下左右封杀敌将。

  红色的幻影再一次显现,恍惚间,看见六臂修罗的残影,每一支手上都持一魔刀,只见血色回旋,六臂极速挥动,编制出一层刀影。

  七道剑影被挡在外面,竟不能造成一点伤害。

  “七剑合一!”

  见七道剑影攻击无果,林夕仪掐诀,控制剑影合一,剑气四射,靠近的凡人通通绞成肉片,即使只是目视也被剑气所伤。

  林夕仪这一招,可以称得上同境界无敌,以练气三星达到九星的攻击力,虽然借用七星剑中储存的灵气,但是控制上恐怕只有拥有特殊灵根的林夕仪,可以操作这堪比第八等法术的剑影。

  察觉到这一到剑影的恐怖,敌将身上涌出一大团血气,血气补充到修罗幻影上,六臂中的一把血刀,似乎变得越来越真实,所以气势都击中到这一刀上。

  林夕仪剑影的势达到极点,到了不得不使用的阶段,再击中下去恐怕会反伤自己。

  林夕仪也没有继续凝聚的想法,手中七星剑指向敌将,以此母体引动空中的剑影,化为肉眼不可见的流光,冲破空气,瞬间到达敌将身前。

  血光一闪,魔刀竟挡住了剑影,林夕仪再一次挥动七星剑,剑影上砍破开魔刀的束缚,七星剑再一刺,剑影也如七星剑般直刺,这一刺要是击中,敌将不死也残,胜负也会不可逆。

  修罗剩下的五臂挡在剑影前,可惜,剑影势如破竹,那修罗五臂形同虚影,一瞬之间就破碎开来。

  但就是如此修罗五臂也起到一点阻挡的作用,手握半真实魔刀的第六臂,直接舍弃本体,向林夕仪砍去,正所谓攻敌所必救。

  林夕仪只能唤会剑影与魔刀劈砍在一起,不过失去五臂的修罗,攻势有所下降,抓住机会挥动七星剑,剑影配合七星剑从右下方瞬间加速上砍,选择修罗虚影持刀下砍时,刀最脆弱的地方,以巧配合力,劈开血刀。

  强大的力量让修罗虚影不自主停滞,变化剑轨,转换成平斩,将修罗虚影一刀两断。

  分成两半的修罗虚影没有消失,而是舍身扑了过来,其中血色灵气暴动,眼看就有发动自爆。

  林夕仪迅速后退,并且左手掐诀,使剑影一分为七,围绕前伸的左掌旋转。

  “分光剑轮!”

  轰!

  修罗虚影在剑轮外面爆炸,血色灵气冲击到剑轮上。

  砰!砰!

  两道剑影在与血色灵气冲击波接触到的瞬间就破碎,不过其中的蓝色灵气被吸入左手。

  砰砰砰!

  缺少两道剑影的分光剑轮,毕竟不是完整,于是三道剑影在两道剑影破碎后,随即破裂,四溢出的蓝色灵气,被吸入左掌。

  “剑影自爆!”

  剩下的两道剑影在林夕仪的控制下,自爆了,浩大的灵气波动,冲击到血色灵气上,不过还是消灭血色灵气。

  “断光掌!”

  左手快速掐诀,将自爆开的蓝色灵气吸入其中,集合七道剑影的灵气,在左掌掐诀间回转,五道集中于五指,两道盘旋在掌心。

  蓝色光幕在掌心生成,带着异样暴动的灵气波动,这是灵气间的混合,在挤压中反斥外来灵气。

  断光掌迎着血色灵气,前推触及到的血色灵气都被排开。

  最终血色灵气泯灭于断光掌下。

  如果断光掌没有用的话,林夕仪都要考虑真正使用那个两仪剑阵,那可是他最后的底牌。

  “道友所修之道,威力不可小视,不过天道是公平的,不知此次反噬,道友可受的住。”

  话音未落,敌将就口吐鲜血,七窍流血,不过林夕仪也不好受。

  使用不完整八等法术,可不是三星练气负担得起的,再加上腹部的对穿伤口,虽然用灵气封住经脉,不让血液流出,但是疼痛可封不住,现在能站着就很了不起了。

  提着黯淡无光的七星剑,灵气完全耗尽,只能用肉身的力量,将剑尖对准敌将的心口,一剑刺穿,握住剑柄回旋,血口进一步增大,转一下可谓是彻彻底底死透了。

  靠着仍然站立的尸体,林夕仪在其耳边,道了句可惜,接着朱唇再次轻起,声音十分微小,听不清说的是什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