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异都行魔 > 正文
第三十四章 力气与头脑
作者:灵猫十相  |  字数:4012  |  更新时间:2020-08-15 01:30:16 全文阅读

夜晚

都市的喧嚣还未停止,无处不在的灯光灼烧着这座城市,使其变得绚烂、魔幻。

疲惫,这是每个走在回家路上的人最直观的感受,走在这车水马龙当中,怀着几分期待亦或是些许抱怨。想要快些得到一丝喘息,他们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严长生也不例外,炎热的天气不会给任何人特殊的优待,哪怕他是个必须在烈日下工作的服务人员。

送完最后一单时,已经是晚上九点了,骑着助动车行驶在回出租屋的路上,心里却不是在担忧生计,而是另一些不可对人言的问题。

小区里还是同往常一样安静,把车停进公用的车库中,手拿钥匙刚塞进口袋,就听见不知是哪传来一些声响。

一下,一下……

这声音听上去有些耳熟,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严长生停下脚步,仔细听了听,判断出那是钝器击打肉骨所发出的声响。

为什么会如此强烈?难道出了什么事?

多年的经验告诉他,这声响预示着一些不吉事件。他快步寻声而走,转过停车库,来到小区的垃圾房附近。

角落里站着一个男人,正挥动拳头击打地上的另一个男人,他的手上满是鲜血,只要稍微停顿就会如流水般滑下。

地上的那个男人已经面目全非,整个面部的骨骼都被打得凹陷进去,远看像极了一只烂掉的番茄,被打成这样应该毫无疑问是死了。

然而打人的那个似乎并未打算停手,还是一下接着一下不断击打,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张几乎没有任何表情的冷漠面庞。

严长生看了一眼打人的那个男性,那人看上去三十出头,身材消瘦矮小,穿着件蓝色的西装,梳着分头。从外表判断像个普通的上班族,而不普通的是他的身上所发出的红色气息——这是个魔人。

严长生赶忙拿起地上被人丢弃的一根木料,将术附在其上,大喊一声:“住手!!”

那瘦小的男性听到喊声转过头,还是面无表情,一句话都不说。

严长生又喊:“我知道你是个魔人,但这不是你行凶的理由!我要替天行道将你就地正法!”说完举着木料冲上前去。

面对严长生的进攻,那男人显得不慌不忙,他只是缓缓直起腰,转身准备应对。

严长生来到近前,使出全力用木料从上敲打向对方头顶。可那男人连躲都不躲,只是举起右臂,木料击中其手臂后立刻段成两节。

“怎么……!?”严长生惊愕,即使是一根破木料,但那也是附加了术的破木料,居然如此轻易就折断了。

对手可没有给严长生时间思考其中缘由,从下打上一拳直逼他的腹部。严长生习惯性地用右手的手臂去挡,然而就在对方的拳头击中手臂的那一刻,他突然感到了前所未有的重量。被这一拳打中不亚于被一辆卡车迎面撞上,强大的冲击瞬间将他整个人打飞出去。

严长生足足被打出四、五远,落地后又向后翻滚了几圈才终于停下。起身后只感觉头脑一阵眩晕,好不容易清醒一些,看着自己淤肿发紫还不断颤抖的右手,心想:这回可大事不妙。

魔人的类型有很多种,不过大部分都只是拥有某种特异功能,身体方面的强化虽说是有但不会强化太多,因此与他们战斗通常只要用术攻击本体就能产生有效的伤害。

像今天这种单纯只是强化肉体的魔人可以说是极其罕见的,而对术士来说这种物理类型的敌人也是最棘手的一种敌人。

然而无论是出于尊严还是正义感,严长生都不允许自己任何退让。面对那个力量与身材完全不符,此刻还在步步逼近的男人,他不禁在心中自问:如果是徐楔,他会怎么做?

正考虑对策,只见对面那个男人突然紧跑几步,冲到严长生面前一记左勾拳,目标直指他的面部。

严长生连忙低头躲过,而男人紧接着又是一击右拳,这人力气虽大不过幸好速度与正常人没什么区别,这次进攻还是未能打中。

严长生侧身着地,翻滚几圈拉开距离,顺手捡起一块木板当作盾牌。

那男人一看这场面,脸上露出嘲讽的笑,他嘲弄道:“术士就这两下子?”

严长生也笑了,不过他的笑显得有些勉强,看上去像是虚张声势。他双手举着木板挡在身前,向那个男人冲了过去。

男人一看对方竟然主动进攻,更是觉得无比的滑稽,就这么一块薄薄的木板能起到多大的防护作用?这术士恐怕脑子已经被打坏了。

眼见严长生来到身前,男人抬手一拳,目标还是对手的面部。严长生赶忙举起木板挡在脸上,然而这一切也在对方的意料之中。

一块木板而已,打穿它就行了。

那男人是这样想的,他也这么做了,而当他打穿木板的那一刻却发现木板后什么都没有。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腹部就被重重踢了一脚。

原来严长生根本没指望一块木板能防住对方的进攻,他只是用木板吸引敌人的注意力,声东击西、出其不意。

在与徐楔的多次合作中,严长生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战斗并不是纯粹的力量之争,只有会使用头脑的人才是最终的胜利者。

攻击是确确实实地命中了,可效果却没有预期的那么好,那男人捂着肚子似乎十分痛苦,不过可以看出那只是一般的疼痛,并没有伤到内脏或骨骼。

严长生乘此机会赶紧拉开距离,与这样的对手正面交锋绝非明知之举,必须采取一些不一样的战术才行。

男人腹部的疼痛渐渐散去,此时此刻他感到无比的愤怒。从小到大没人打过自己,小时后父母不舍得打,长大后没人敢打。而这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术士,竟敢把自己踢得这么疼,真是岂有此理!

愤怒并不一定会影响一个人的冷静,男人慢慢走向一旁的绿化带,从草丛中捡起一块拳头大恩石头,随后以极快的速度投向严长生。

那石头就好像一颗炮弹,以肉眼看不清的速度击中了严长生身后的围墙。只听见一阵巨响,墙壁应声崩塌。

严长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只觉得一阵风从身边呼啸而过。然而对方可没给他时间多想,飞石一块接着一块如弹雨一般向他射来。

严长生左右躲闪,一次平移由于太急没掌握好平衡,他知道这下遭了。瞬间一块硬石击中他的腹部,肋骨断裂、内脏出血,顿时一口鲜血从他口中喷出。

捂着伤处,单膝跪倒在地,想站起来却又无能为力。

那男人笑了,这一战是他赢了,他慢慢向前靠近,准备好好折磨一下自己的猎物。

就在这时,黑夜中传出一声大喊:“谁在那里!?干什么呢!?”

仔细一看,原来是两个巡逻的片警,听见声响来查看情况。

“啧……”那男人十分郁闷,为了不让事态变得麻烦,他只好赶紧回头逃走。

其中一个警察追击而去,另一个跑到严长生身边问道:“先生你没事吧?先生?先生!?”

严长生只感到呼吸困难,一句话也说不出,意识逐渐变得模糊,一阵耳鸣后昏死过去。

…………

风雨交加的下午,落雷划破长空,狂风卷袭枝叶四下飞舞,孤立无援的旅店独立在这风雨中岌岌可危。

一道刺眼的光刃划过,尸蓑母体被瞬间腰斩。

“很好!照这样下去很快就能独当一面了!”天眼捻着胡须称赞弟子的成长。

徐楔长舒一口气收起光刃,无奈地说:“再强也没用,手套被王老板收回去了,恐怕以后再要用就得花钱买了。”

“那个老畜生……”天眼怒不可遏,“敢欺负我徒弟,好!徐楔,你明天把我带回店里去!看我不好好教训一下他!”

徐楔赶忙好言劝说:“算了师父,老板也有自己的考量。”

天眼:“什么考量!?那老畜生眼里就只有钱!徒儿你放心,只要有师父在,你哪怕是要他的店,我也让他乖乖给你交出来!”

徐楔:“别别别,师父您息怒,真的没关系,王老板他对我挺好的。千万别为我伤了和气!”

“既然徒儿你都这么说,那我就让那老东西再多活几年。”天眼压了压火接着说,“不过这样的话,接下来就必须加紧训练你的基本功了。”

徐楔:“基本功就是您之前所说的使用术能量?”

天眼点头:“没错,接下来的战斗会越来越艰苦,你必须提前做好准备。”

徐楔振作精神:“好!我会加油的!不管什么训练,放马过来吧!”

天眼看他这样,心中欣慰但也不免有些担忧,他笑着摇头说:“也不需要操之过急,慢慢来,一步一个脚印,先接电话。”

徐楔:“电话?”

伴随着惊讶,徐楔从梦中惊醒。听见自己的手机在响,起身看了看时间,早晨五点……是谁那么不识趣这种时候来电话?

揉揉眼,拿起手机一看,原来是姜琤。

徐楔第一反应想到:这小子一定是跟媳妇吵架了,打电话让我来打圆场。

接起电话:“喂?干嘛?这么快就想我了?”

电话那头的姜琤显得十分严肃:“徐楔,你明天抽空去一趟罅中第三医院。”

徐楔:“嚯!游铃她下手这么狠的吗!?”

姜琤:“啊?什么?关游铃什么事?你小子睡觉睡傻了?”

徐楔:“不是游铃打的,那你是怎么进医院的?”

姜琤:“我什么时候说过是我进医院了?你朋友,那个神棍……严长生,是他进医院了。”

“老严!?”徐楔关切的问道,“老严他怎么了?没事吧他?”

姜琤:“医生说他有些内脏出血,然后肋骨断了一根,别的就没什么了,死不了的。应该是被人打成这样的,具体的你问他本人吧。”

“嗯,好,我知道了……”徐楔挂断电话。

竟然有人能把那个术士严长生打到内出血,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厉害,徐楔陷入了沉思……

上午十点左右

徐楔向老板请假,赶往第三医院看望严长生。

来到医院住院部,先在前台问清楚严长生的病房位置,走到病房门前正好碰见两名警察离开,徐楔知道他们是来做笔录的。

进门之后,把买来的橙子往旁边的柜子上一放,调侃道:“呦!那个叱咤风云的严长生怎么让人打成这样啦?”

严长生很不爽:“少废话啊,你来干什么?”

徐楔:“我不来还有谁来?你还有其他亲戚朋友吗?”

“我说你这人……嗯?”严长生本想反驳几句,可突然发现徐楔有些不同,原来他的身上不从知何时开始出现了“气”。

“怎么了?干嘛看着我?”徐楔从塑料袋里拿出一个橙,边剥边说,“是不是觉得我这几天变帅了?”

“嗯?哦,那倒不是。只不过……”严长生想了想说,“不……没事。”

“夸我一句会死哦?”徐楔把一片橙放进嘴里,“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严长生把昨晚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徐楔,徐楔听完思考了一下,边吃边说:“那这么看来,这次这个魔人与他正面冲突是很难战胜了。”

严长生点头同意:“没错,万一你遇上他记住千万不要贸然与他交手。”

徐楔点头:“这我明白。”

“不过话说回来……”严长生的额头渐渐爆出青筋,“你要吃到什么时候!?这是给我的吧!?”

“啊?”徐楔举着半个橙,“有什么关系,这本来就是我买的啊。”

“不行!”严长生把剩下的橙藏到身后,“到此为止,你也探望够了,出去!”

徐楔:“可是……”

严长生:“出去!!”

徐楔被赶出了病房,虽然十分在意那个打伤严长生的魔人,不过由于只请了半天假下午还要送货,因此只能先回店里去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