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异都行魔 > 正文
第三十章 以何为乐
作者:灵猫十相  |  字数:4334  |  更新时间:2020-07-13 13:31:44 全文阅读

沐浴着夏日的阳光,踏上开往大海的车辆。道路两边的景色由钢筋水泥的灰白转化为芳草壮树的艳绿。

欢笑着的三人,那是乘假期享受天伦的亲子;手捻玫瑰的少年,他泛红的双颊下努力掩藏着悸动的心情。

这个夏天实在太美好了,纵使千般溢美也难以表述这阳天所带来的恩赐。

谁也没有注意到,这趟车载着的并非只有幸福和憧憬,还有那两个与未知战斗的人。

汽车停靠在了终点站,徐楔和元涛是唯二在这站下车的人。

走不多远,两人就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

“夏之果海滨乐园……”徐楔望着紧锁着的大门上那几个大字唸道,“这名字起得就好像是要完蛋了似的。”

元涛有着不同的见解:“不会啊~我觉得这名字听上去挺可口的。”

两人走近售票处,见里面没人元涛高声大喊:“有没有人啊——!我们是来处理怪异的!有人说句话呀!”

售票处内部传来一个略有些沙哑的怒吼:“别嚎啦!!大下午的睡个午觉都不消停!!”随着声音,一个矮小干瘦,穿着工作服的老头出现在大门另一边。

那老头用他那双在塌陷眼窝中满布血丝的大眼狠狠地瞪了两人一眼,随后漫不经心掏出钥匙打开了大门上的链条锁。

将门打开,老头问道:“你俩是来杀怪物的?”

两人点点头。

老头瞄了一眼元涛手里的钓竿,“嘁”了一声说道:“看你们这样子像无业游民似的,行不行啊?”

元涛笑了:“你别看我们这样,我们可是专业团队。对了,你们这负责人在吗?麻烦老师傅引荐一下。”

老头摆着个臭脸说:“我就是这里的老板,我姓丁……”

徐楔:“哦~原来是老丁头。”

老板瞪向徐楔,徐楔把视线移到一边假装什么也没发生。

“有这说闲话的功夫不如好好做事!”老板说着转身往里走,“跟我来吧。”

两人跟在丁老板身后,徐楔观察着周围,发现这个公园里的设施都已经十分陈旧了。店铺的墙面漆块脱落,游乐器材也锈迹斑斑。

徐楔禁不住问:“这样的游乐园要怎样赚钱啊……”

“赚钱?还赚个屁的钱啊!”老板抱怨道,“园里的东西早就不能用了,门票只卖五十块一张,又没有其他收益,这么多年下来年年亏钱,我早就想收摊了。”

徐楔不解:“那既然这样何不早点关门?”

“你知道什么……”老板叹了口气说,“以前这家游乐园盈利还是不错的,不过这几年同类型的海滨公园和水上乐园越来越多,像我们这样的老游乐园根本没法与他们竞争。”

徐楔又看了看周围破旧的设施笑着说:“你这里的东西都这么残旧又不知道维护,这样的游乐园当然没有竞争性了。”

“你以为这么简单的道理我会不懂吗!?”老板似乎有些生气,他激动地说,“维护翻修不需要钱啊!这么大一笔费用下去,要想不倒闭就必须增加门票和设施的收费。收费一旦增加,这附近的老人和小孩就没办法来玩了。我是此地人,小时候家里穷,多亏这里的邻居帮衬才能有口饭吃,即使是开设这个游乐园也少不了他们的帮忙,我又怎么能忍心让他们失去这个可以尽情游玩的地方?要不是这个原因我早就退休了!”

这席话说得徐楔哑口无言,这老板看上去人挺凶但实际上是个好人。世间就是如此,一个失败的商人他可能是个好人,而一个好人往往做不出什么太大的成就。老板的所作所为未必能得到真正的感谢,人们只知道自己是付了钱进来的,他们无法了解老板所做的付出。当然老板也未必需要感谢,他只是在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他能从中找到自己的价值,他为此感到自豪。

可即使是这样,照这样下去这个地方始终还是会易主,当哪天山穷水尽,老板还是会把这里卖掉,到那时游乐园一样会改头换面,收费也一样会上涨。而那些老人和孩子也终究没法像现在这样,只需少量成本就能尽情享受夏日的欢愉。要知道娱乐,它本来就是一种奢侈品。

而对于徐楔来说,他所能做的就只有在内心给予一些由衷的赞许,然后尽可能的用自己的能力除掉那些害人的怪异,仅此而已。

老板带领着两人来到海滩边。

下午两点的阳光照在碧蓝的大海上好似一块青亮的宝石,金黄闪耀的沙粒配合着五彩斑斓的贝壳组合成一幅绝美的油画。

此情此景令人感慨。那时青春年少,多少次幻想着在这海滩之上、仙境之中,与那头戴遮阳帽、身穿白色纱裙的少女相遇。海风轻抚过她令人怜爱的面庞带起柔美的长发,两人不约而同将手伸向一枚粉红色的贝壳。她含羞地将手收回,自己却双手捧起送到她面前。欣赏这世上独一无二的迷人微笑,开始只属于自己的浪漫恋情……

而现如今

阳光!有!

海滩!有!

人!没有!

令人作呕的怪物呢?不知道!

丁老板把两人带到这里之后,留下一句“好好干,有什么不对自己跑,别麻烦我收尸。”随后就离开不知上哪去休息了。

元涛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迷你水桶,放大之后舀了一桶海水放在旁边,对徐楔说:“我先准备饭,小子你到那边去捡两块石头过来准备生火。”

“饭?”徐楔纳闷,“我们不是为了铲除怪异而来的吗?”

“那也要吃饱了才能有力气干活啊!”元涛笑着说,“反正渔魝不喜欢阳光,要等晚上才会出来,先填饱肚子才是上策,你说对吧老孙?”

“老孙?这儿哪还有人啊?”徐楔四处张望没发现人。

元涛指着手上的钓竿说:“还没向你介绍,这就是老孙,我的搭档。”说完钓竿自己弯曲了一下,似乎在点头。

徐楔惊叹道:“!!居然还真的动了!”

“哼哼~不错吧?”元涛自得意满地说,“这可是十分少见的有自我意识的怪异道具!行了,赶快去捡石头吧,我这边负责钓鱼。”说着使劲一甩钓竿,把吊钩抛到海中。

徐楔来回几趟捡了些石头,然后用这些石头在地上垒了一个圈。完成之后再看元涛,此时他正好从水中拉出一条大鱼,值得注意的是鱼并不是被鱼钩勾住吊起来的,而是直接被鱼线捆住的。

将鱼放入桶中,元涛似乎感觉够两个人吃的了,于是拎着水桶朝徐楔那边走了过去。来到石圈旁边,先把桶放下,把鱼捞上来用石头三两下砸死,再用小刀开膛破肚取出内脏,一切都是那么熟练,像是个长期生活在野外的人。处理完内脏后,稍微放在海水里洗净,交到徐楔手上再给他几根树枝说:“把它串起来。”

徐楔一边串着手上的鱼,一边看着元涛又从桶里提起一只大章鱼,心想今天可要好好饱餐一顿了。

处理完海鲜,元涛从口袋里拿出几根细枝,稍微撅了几下,放大之后丢进石圈中。随后又拿出一些碎纸,也是放大之后丢了进去。最后再用火柴点燃,拿过串好的海鱼和章鱼须,放在火上烤了起来。

此时太阳已近渐近下山。

坐在火堆旁,眼望着海天一线,水面反射出的金色余辉;耳听着潮汐声、木柴爆裂声以及鱼油滴落再火中的嗞嗞声;海潮带来的香味连同着烤鱼的香气一起充斥鼻腔,徐楔陶醉了,这样的场景说是至高享受也不为过。

“呦!差不多了……”元涛拿起一条烤鱼递到徐楔面前说,“海鲜你肯定吃过,不过现钓现烤的一般可吃不到。来!尝尝看!”

徐楔接过鱼,吹了几下轻轻咬上一口,一股鲜香顿时填满了整个口腔。虽然没有放盐,但海水中富含的天然盐分使味道丝毫不显单薄。不仅如此,天然海盐所具有的淡淡苦涩味与这鱼肉本身相得益彰,使肉质更加鲜美可口。这鱼肉口感细腻,咀嚼中唇齿留香,咽下时还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回甘。

徐楔虽然没吃过什么高端料理,但今天这烤鱼绝对不输给他印象中的任何美食。

“怎么样?不错吧?”元涛看着徐楔狼吞虎咽的样子,自豪地拍拍一旁的钓竿笑道,“这可都是老孙的功劳啊~它不但可以自动把鱼钓上来,还能识别哪些鱼能吃、哪些鱼好吃。”

“这么厉害!”徐楔把口中的鱼肉咽下,“那有了它每次钓鱼岂不是很方便?我看别人一等就半天,你分分钟就能钓好几十斤了!”

“那倒未必……”元涛边嚼着食物边说,“别人钓鱼是为了娱乐,但对于我来说只不过是为了吃才钓的。至于钓着玩这种事……我个人是认为如果不是为了生存就不要刻意的去夺走别的生命,单纯为了娱乐而杀生这种事我不做。”

“这样啊……”元涛的话让徐楔有了一些感悟,当今社会确实有一些人为了单纯的娱乐就去肆无忌惮地剥夺生命。钓鱼先不论,那些拿着猎枪随意射杀动物的偷猎者,还有一些人渣甚至变态到会去虐待猫狗,这样的人在现在这个时代比比皆是。而像元涛这样有着如此想法的人,已经十分难能可贵了。

徐楔点了点头,随后又问:“不过……为什么要叫‘老孙’呢?”

元涛:“哦~那是因为它以前的主人姓孙,所以为了纪念那个人就起名为老孙。”

徐楔:“这样啊……那它原先的主人去世了?”

“没有啊!活的好好的!”元涛拿起不熟的章鱼须直接放到火上烤,嘴里接着说,“前几天他还找我下棋来着,老孙的名字也是他自己起的,说是要纪念自己。”

徐楔笑了:“哦?那还真是个有意思的人。”

元涛:“那是啊~那个人啊……就好像我的师父一样。”

徐楔:“师父?那他也是魔人咯?”

元涛:“不,他是个术士。”

“术士!”徐楔感到难以置信,“这世界除了老严他们师兄弟以外还有其他术士吗!?”

元涛笑着说:“小子你不会真以为世界上的术士只有长生老弟他们那一门吧?”

徐楔:“难道还有很多吗?”

元涛:“很多倒不至于,只不过不止那么几个,你听说过‘铜桥会’吗?”

徐楔摇头:“没有……”

“铜桥会”是一个由术士所组成的古老组织,至今已有五百多年历史。这个组织会吸纳一些有能力的术士,同时也会致力于培养新一代的接班人。他们以除魔卫道为己任,成员被分配到全国各地,保卫一方和平。他们还会跟政府机关合作,比如在“非通常地区”部署结界就是他们的工作。

实际上在过去这样的组织并不算少,只是自从进入科技时代后,术士变得稀缺,许多同类的组织也因此而瓦解,只有铜桥会生存到了现在。他们也与时俱进,有着相对先进的经营模式。不过即使如此,成员的老龄化也相当严重,因此这个组织也有着相当固执的一面。

“你刚涉足这个领域,要学的还很多。其实像这种事你们老板比我更清楚,你没事多问问他……”元涛说着又拿出一个袖珍保温箱,放大后从里面取出两罐冰镇饮料,将其中之一丢给徐楔。

两人吃完饮罢,夕阳也沉入海平面。火红的云海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浩瀚的星河。

元涛用沙子将篝火熄灭,站起身说:“好了!是时候开始工作了!”

战斗即将开始,徐楔也戴上手套严阵以待,两人盯着海面时刻警觉着。

一段时间之后,只见原本平静的海面下突然出现几个游动的黑影,黑影之上的海水犹如烧开一般气泡翻滚。

徐楔刚要上前,元涛将他拦住,右手举起钓竿:“慢着!我先让老孙探探路!”说完退后一步甩起钓竿,把钓钩抛入海中。

等待几秒之后,海水突然开始剧烈翻腾,紧接着鱼钩跃海面而出,其后跟随着一条似大鱼的生物。

鱼钩落地之后自动收回,那条“大鱼”伸开四肢以双脚站立于沙滩之上,月光照耀着它的鳞片如同锁子甲一般闪耀着寒光,渔魝终于现身。

元涛把“老孙”背在身后,从袋中取出早已准备好武器,放大之后可以看出那是一把关刀。棕色的长柄上有金龙盘绕,银亮的坚刃杀气逼人,灰黑的刀身刻有燃焰花纹。这把关刀上除了魔人红色“气”之外,还散发出强烈的怪异黄绿“气”,那是一把怪异刀。

这时海中又接二连三跳出几条渔魝,它们亮出尖锐的獠牙,随时准备对猎物发动攻击。

元涛双手持关刀,右手在前左手在后,将刀刃偃于地面,炯炯目光射向来敌,大喝一声:“来啊!”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