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人间修行三千年 > 正文
第五章 往事重现
作者:大内水手  |  字数:2278  |  更新时间:2020-04-01 02:48:30 全文阅读

看着空中温若君离去的身影,唐一凡端坐着,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他并不是无情之人,反而比常人更渴望情感。只是过往这漫长的岁月,他越来越惧怕动情。也许永远就这样孑身一人吧。世上有很多种情感,亲情、爱情、友情,然而唐一凡觉得这一切都与他无关。世间有连茵的草原,有叠翠的树林,有成行的白鹭,有比翼的鸳鸯。唐一凡觉得自己只是岩壁那颗寂寞的青柏,只是天空那只孤独的苍鹰。

  小黑好像觉察到了他的心境,用头拱了拱他。唐一凡低头看着小黑,心里温暖了一些,摸了摸小黑的脑袋,脑海中不由浮现了往事......

  唐一凡出生在天海大陆一个叫烟波城的地方,烟波城临近大海,地处天海大陆东,以盛产银铁矿著称,银铁矿是炼器的好材料。父亲唐天雄是烟波城城主,父亲天赋异禀,乃是烟波城少有的天才,三十便已筑基,唐一凡出生时,父亲已经筑基大成,等待机缘冲击金丹。

  对唐一凡这个家中的唯一男丁,父亲给予厚望,五岁时,便在父亲指点下开始修行。幼时,唐一凡却也表现惊艳,很快凝气成功,十岁就踏入练气三层。一时传为美谈,人们常议论此子必定不凡,甚至要超过他父亲。未尝将来不会出现“父子两金丹”的盛事。在天海大陆,只有几个大宗门有寥寥几个元婴,金丹已是天海修行界顶端存在。

  那年初秋的一天,唐一凡随父亲出海游玩。船只平稳的行进在大海上,视野中唯有一片烟波浩荡,海天无际。当晚,船行至一个不知名的海岛停住,晚上众人便在岛上歇息,翌日清晨,一凡便起身来到海边一处平整的礁石上打坐,每日的晨修是必不可少的。然而奇怪的是,今日唐一凡的心里却久久不能入静。

  无奈之下,一凡便睁开双眼,站起身来,放目远望,天色未明,墨色的大海辽阔无边,让人心生畏惧。近处的波涛拍打着礁石,然后散开成一团团泡沫,重新涌起的浪涛前仆后继的冲向礁石。

  渐渐的,大海的边缘上泛起金光,海面上出现光亮,碧涛层层渐染,一轮红日缓缓从海平面升起。然而初阳刚一现身,就好像按捺不住似的,立刻向天地间挥洒着热量。不到盏茶功夫,就见浩渺的海面上金光耀眼,光芒大作,金光在海面波涛上来回映射,无尽的海天之际全是金黄色的茫茫一片。

  在金色的大海上,仿佛被施了魔法,海面不再平静,各种鱼儿争先跳跃出水面,在空中画出一道道弧线。远处更可见几条小山一般的怪鱼在海面上翻腾,巨大的身体一遍遍激起浪花。整个海面好像有什么在召唤,让海里的生物迫不及待的冲出来。

  唐天雄站在岸上,也不禁为当下宏伟的景象暗自惊叹。回头向儿子望去,却见浩荡的太初之光满满地洒在唐一凡身上,让他浑身散发着金色的光芒,宛如一个金人屹立在天地之间。

  唐一凡此时感觉到好像被无数的金光穿透身体,身体里充斥着温热的气息,仿佛泡在一个温泉里面,身上每一处血肉、每一处骨骼仿佛被金光在洗礼,身体在金光的照耀下,渐趋透明,肉眼可见的黑色物质从身体里快速飘离。

  远处的太阳慢慢移向半空,仿佛在积攒着力量,光芒更胜,初升的太阳宛如当空的烈日。唐一凡此时心中一片空明,身体已经无法支配。就在这时,天空却陡然变暗,光芒瞬时一空,碧涛重新涌动在海面上,一轮红日恢复了平静。

  在太阳变暗的这一刻,唐一凡眼睛里看到远处一粒晶光急速向自己冲来,“啪”的一声,晶光飞入丹田。他身体一软,倒了下来,昏迷前隐隐听到一声来着很远很远的声音:“我等你来...”。

  唐一凡再次醒来,已经是三日之后。这次昏睡让父母担心不已,唐天雄亲自给儿子检查身体,却未发现任何异常。唐一凡苏醒过来,让全家心里一块石头落地。母亲更是欢欣不止,这几日母亲连日陪在床侧,眼泪都流了许多。

  从此以后,唐一凡就发现自己的身体出了问题,修炼的速度缓慢下来,丹田像个深不见底的水井,始终填不满。唐天雄亲眼看到那天异象的全过程,虽然是好事还是坏事他也不清楚,但心里总觉得对唐一凡不是坏事。当唐一凡告诉父亲身体异样时,唐天雄倒是安慰他,说了许多圣人异象的传说。反正既然丹田填不满就慢慢填吧,唐一凡也未多想。

  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唐天雄的筑基圆满终于到了冲击金丹的时候,然而金丹眼看成型之时,却天降劫雷。自古从未听说过凝聚金丹降劫雷的,然而却奇异的发生在唐天雄身上。一道劫雷过后,父亲身死道消......

  然后噩梦接踵而至,唐天雄离去后,烟波城的银铁矿就成了一块无主的肥肉,本来垂涎不止的各大世家蜂拥而至,在几个大世家的抢夺下,烟波城易主。唐一凡的母亲带着唐一凡被迫从城主府离开。

  唐一凡记得,从父亲刚去世,母亲就没有哭过,只是一张脸雪白雪白的,看不出一点血色。从城主府出来,母亲就把他送到了他修行的第一个门派,也就是他第一个师傅那里。母亲在山上陪了他三天,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仿佛像永远也看不够一样。

  三天后,母亲下了山,临行前嘱咐他安心修行,好好照顾自己,不要想念母亲。从此唐一凡再也没有见过母亲。

  当唐一凡告别师傅下山游历的时候,临行前,师傅才告诉他,他母亲下山后就去了父亲坟前,所有的哀痛再也无法压抑,哭了很久很久,眼泪流了很多很多。哭完之后,他母亲就自绝在父亲的墓前......

  父母的双双离去在他的心里留下深深的阴影,无尽的孤单充斥着他的身体,他感到如此无助,仿佛世间所有的一切都抛弃了他。母亲的殉情给了唐一凡沉重的一击,很长时间,唐一凡无法理解母亲,无法理解母亲为什么弃他而去。

  也许这就是情吧,不求生同日,但求死同穴。记忆中一向笑语盈盈,乐观开朗的母亲被父亲的去世就这么轻易的打倒了。这种情、这种爱究竟强大到何种地步?

  既然要分离,何必要相聚!从此唐一凡紧紧的锁住心扉,一层一层包裹着实际上无比脆弱的心灵。情,不知因何而起,情,却让人生死以许。与其承担失去的痛苦,我宁可从开始就不要......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