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两个江湖客 > 正文
第二章 大饱口福
作者:桓真  |  字数:3351  |  更新时间:2020-03-31 19:54:45 全文阅读

一下坡,殷六郎立刻飞身往家跑去。

初一紧随其后。

“七妹、七妹!”刚进院门,殷六郎大喊。

“哥!”屋里跑出一名青衫少女。

“娘怎么样了?”殷六郎急问。

“还是和早晨一样,一直喊疼。”少女含泪道。

“这附近有河吗?”初一打断他们,问道。

“有有,就在后面。”殷六郎忙答道。

“找几个人,去河里挖几担干净的沙子回来晒干,要快。”初一吩咐道。

“我立刻去!”殷六郎撒腿跑出去。

“姑娘,在下是一名郎中,烦你领我进去看看伯母。”初一对少女道。

“快请快请!”少女如获救星,连忙领初一进屋。

屋内一名老妇佝腰缩在床上,双眼半眯,嘴里哼哼唧唧,痛苦地呻吟着。

初一快步走过去,掐了掐老妇的人中,随即在四肢上按摩拉伸起来。

片刻,老妇痛苦的神情开始转缓,紧绷的四肢也松了下来,慢慢睁开眼。

“娘!”少女一见,立马扑过去,趴在床沿。

老妇有气无力地安慰她几句,便转头睡了过去。

“大夫、我娘她、”少女忙问。

“没事,伯母只是累了,让她睡一觉吧。”初一继续揉按着。

在初一的按摩下,老妇安然熟睡,少女不舍,守在床前紧盯着。

初一看了看女孩,道:“在下初一,姑娘怎么称呼?”

“初、”少女水汪汪的大眼睛闪了闪,“初大哥,我叫七妹。”

“七姑娘放心,伯母没有大碍,很快就可以下地了。”初一宽慰道。

“真的?谢谢你初大哥!”七妹一笑,露出两个浅浅的梨窝。

“客气了,你们这般孝义,实在是世间少有。”初一感叹道。

“不,”七妹摇摇头,“如果没有初大哥,我们再有心也是枉然。”

初一刚要接话,门外殷六郎冲进来,

“先生,沙子晾好了!”

“好,外边出太阳了吗?” 初一问。

“出了出了,晒得要命呢。” 殷六郎抹了抹额汗。

“好,找一块干净的地方,待沙子晒热,就将伯母移过去,让沙子覆盖肩膀以下,头部要避免阳光暴晒,另外,再准备温水毛巾在旁边照顾,捂一柱香的时间就可以了。”初一慢慢说道。

“好!”殷六郎看了看熟睡的母亲,转身又跑出去。

初一继续着按摩。

没多久,老妇醒来。

兄妹二人喜不自胜,忙照初一所说,迅速安顿好沙灸。

雨后的日光异常炽烈,殷母被埋在厚厚的沙堆下,热得大汗淋漓。

七妹拎着水壶毛巾,仔细照顾着母亲。

初一蹲在沙堆旁,打了一顶伞罩住殷母的头部。

殷六郎见初一热得满头大汗,连番劝换,都被他拒绝。无奈,只好跑去给他准备洗澡水。

很快,一柱香过去。

殷母从沙堆爬起时,已是神清气爽,握着初一的手千恩万谢,笑得身上沙土直落,直到殷六郎捧着衣裳走过来。

“呀!娘你好了?”见母亲恢复神气,殷六郎激动不已。

“好的不能再好啦,你从哪里请来的小神医啊,可把给我救回来了。”殷母握着初一的双手,笑得合不拢嘴。

“娘你不知道,先生不但救了你,也救了我,如果不是他,六郎今天就淹死在河里了!”殷六郎激动道。

“哎哟!”殷母双手握得更紧了,“可真是我们家的大救星啊,这、这这这,我该如何酬谢是好啊!”

“伯母言重了,言重了,一切都是缘分。”初一忙解释道。

“娘,就让先生在咱们家住些日子吧,我们是该好好谢谢人家。”殷六郎忙道。

“什么住不住的,以后就是咱们家的人了,你们都要好好地对待大恩人。”殷母吩咐道。

“伯母,您太客气了,初一受之有愧啊。”初一忙道。

“好孩子,伯母就喜欢你了,听话,安心住下哈。”殷母抚了抚初一的脸颊,留下几道沙痕。

“娘,让先生去洗个澡吧,为了咱们,先生累了一天了。”殷六郎道。

“好好好,六郎,水烧了吗?七妹,你赶快去准备酒菜。”殷母连忙指挥道。

“先生,我这儿有一件没穿过的衣裳,您先将就穿,身上这件换下来让七妹洗干净再还给您。”殷六郎奉出一沓衣物。

“多谢殷兄!”初一连忙抽出手接住,“殷兄,你还是叫我初一吧,先生二字,初一实在不敢当啊。”

“那、”殷六郎骚骚头,“那我以后叫您初兄弟吧?”

“好好。”初一道。

初一捧着衣物连忙来到浴室。

站在满满一大桶的热水前,不做犹豫,三两下扒掉衣靴,跳进水桶。

没肩的热水温暖恰到好处,初一长长舒了一口气,趴在桶沿,瞌睡一点一点拉下眼皮……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响起敲门声,初一一个激灵醒来,水已凉透。

“初大哥,你没事吧?”门外传来七妹的声音。

“没事,一会儿就好。”初一忙道。

“那就好,您慢慢洗,脏衣服就放里面,我晚点过来取。”七妹道。

“好,谢谢你。”初一喊道。

七妹一走,初一连忙抓起毛巾,火速擦洗起来。

殷六郎送的衣物里,还有一双布鞋,初一穿戴整齐,刚拉开门,七妹便跑进来,抱起脏衣物低头就跑。

殷六郎从外面进来,手里拎着一只野鸡,两条大鱼。

“初兄弟,肚子饿了吧。” 殷六郎道。

“你一说,还真有些。”初一笑道。

“那正好,”殷六郎从怀里掏出一个纸包递给他,“这是我刚买的糖糕,你先填填肚子,我马上去把这些东西收拾干净,很快就可以吃饭了。”

“让我也来帮忙吧。”初一接过纸包。

“不不不,”殷六郎连摇头,笑道,“你哪里干得了这些活,让我们来吧。”

殷六郎说罢快步跑进厨房。

院里无人,殷母和殷六郎均在厨房忙活,七妹不知抱着衣裳去哪里了。

初一四处逛了逛,最终抵不住肚子的呼噜,打开纸包吃了一块糖糕,简直妙不可言,忍不住一块,两块,三四块……

就在初一喉咙干得四处找水时,殷母捧着两大盘菜出来。

“快来快来。”殷母冲初一热情招呼。

初一连忙跑过去。

殷母将盘子放在院子的餐桌上。

殷六郎家是一座二层小竹楼,楼前一片大院,院里有一颗高大的桂树,繁密的枝叶支起一张绿盖,绿盖下一张四脚矮桌。

“快坐快坐。”殷母拉着初一坐在桌前。

“伯母,您刚好,别太劳累了。”初一道。

“不怕不怕,”殷母摆摆手,“有你这位神医在,出不了事。”

“还是注意些好,往后不可长时间浸泡冷水,更不可过度劳累,每晚睡前,用艾叶煮水泡脚,如果感觉严重,就用生姜……”初一慢慢地嘱咐道。

殷母笑眯眯地盯着初一,听他细细讲。

没多久,殷六郎就张罗好了一大桌饭菜,皮嫩肉香的白切鸡,脆而不焦的红烧鱼,浓香扑鼻的肥鱼汤,清脆碧绿的炒青菜……

视觉嗅觉同时大受冲击,初一顿时食欲大起,不禁咽了咽口水。

“来来,吃饭咯。”殷母连忙盛了一大碗饭放在初一面前。

“七妹呢?”初一回头望望,不见七妹。

“别管她,洗衣服去了,咱们先吃。”殷母夹了只鸡腿放在初一的碗上。

“我等等她,你们先用。”初一吞了吞口水。

“哎哟,真是个难得孩子,”殷母将凳子拉近初一,“孩子啊,你是哪里人?家中还有何人?娶妻否啊?”

“在下苏州人士,家中双亲健在,尚未娶亲。”初一回答道。

“好好好……”殷母拉起初一的手轻轻拍着,“苏州富庶,人杰地灵,难怪我总觉得你这孩子气质不凡呢,孩子你今年青春几何啊?”

“二十有三。”初一道。

“二十三、二十三……”殷母嘴里喃喃,“属龙,哎呀,刚刚好呀!龙飞凤舞,六合婚哪……”

“嗯?”初一愣了愣,“什么龙飞凤舞?六合什么?”

“娘,先让初兄弟吃饭吧,饿了一天了。”殷六郎打断殷母。

殷母还要开口,七妹从外面走进来,怀里捧着木盆。

初一忙走过去,一看,满盆的衣物果然都是他的。

“七妹,你辛苦了。”初一难为情道。

“哪里、应该的。”七妹不禁赧然。

七妹垫着脚尖,将衣裳晾在竹竿上,初一连忙帮手,殷母点头含笑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晾完衣裳,四人围坐桌前用饭。

殷母全程笑得合不拢嘴,一双筷子恨不得长在初一的饭碗里。

不是凤髓龙肝,不是金汤玉酿,初一却吃得前所未有的享受,在此之前他从未想过,原来一顿家常便饭就能令人如此满足。

吃完饭,初一坚持帮七妹刷碗。

殷母扒在窗头,瞧着初一笨手笨脚的模样,简直越瞧越喜爱,一双眼睛乐得只剩下缝儿。

“娘,您不要太过火了。”殷六郎凑过来,轻声道。

“啧啧,六郎你说说,这两人多般配。”殷母不理殷六郎,自顾说着。

“我说娘啊,”殷六郎忍不住嗔道,“人家不一定能喜欢七妹,更何况,初兄弟对我们有着救命的恩清,您不能这样恩将仇报啊。”

“狗崽子,”殷母用力拍了他一把,“我怎么恩将仇报了,有你这么说自家妹妹的吗?七妹多好,十里八乡多少青年才俊盯红了眼,我都没舍得出手,就是想给她谋个好人家。”

“可是,那也不是七妹一个人的事啊,您还得听听人家初兄弟的意思,强扭的瓜不甜。”殷六郎继续劝道。

“哼,我扭了吗?我只是适当地施施肥,你不帮忙就算了,别捣乱。”殷母说着将他硬拉回屋。

摔碎两个盘,打翻一坛草木灰,刷碗工程总算结束。

殷母早已替初一准备好睡房,就在楼上,七妹的隔壁,楼下两间住的是殷六郎母子。

洗漱完毕,初一回到房倒头便睡,从小旁人眼里近乎完美的他,唯独有一样,就像一块绝顶玉壁里的瑕疵,嗜睡!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