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深坑
作者:仙道引路人  |  字数:3057  |  更新时间:2020-06-03 10:54:46 全文阅读

  这体修还真是有些难缠,余默在不使用移空术的情况下,有逐风行这种上级身法,脚上还有踏云靴,竟然无法和这体修拉开距离。

  要不是他修炼的是道一诀,灵力恢复的快,恐怕战上一段时间,就会灵力不济落荒而逃。

  远处站着的矮个修士,身影快速的在密林中移动着,一有机会就把弓拉成满弓射出几枝羽箭,箭箭都是致命的位置。

  在他的上空天地异象时隐时现,云雾形成的一双巨大的鹰眼,那双冷漠的眼睛一直注视着两人的缠斗,在某个瞬间,余默有种被人死盯的感知,随后那矮个修士就会射出箭枝。

  余默借着倒退的缝隙,朝着口中扔进一粒中品培灵丹,顿时灵力充沛,他一边和体修缠斗,一边运行“道一决”的天人篇,有识海世界的一缕神识帮助,他很容易做到了一心两用。

  在他运行道一决时,顿时感知到那矮个修士的鹰眼天地异象,他心中突然冒出一个念头,让那鹰眼的注视死盯着体修壮汉,在一瞬间,他仿佛能感知鹰眼的目光般,于是他看向那名体修。

  “嗖嗖嗖!!!”矮个修士的三枝羽箭,竟然射向了体修的几处要害。

  体修也不愧是体修,在他感知到那羽箭的方向不对时,身形在半空中以诡异的的角度变换,躲过那三枝羽箭。

  “有破绽!”余默自是不会放过这种机会,只见他手中的止戈剑挽了一个剑花收到背后,伸出带有不息蓝焰的一掌,轻轻的按在体修的后背。

  不息蓝焰瞬间在那名体修的后背上绽放,余默手印瞬成,加上刚吃过一粒中品培灵丹,用尽全身的灵力催动不息蓝焰。

  那名体修还未察觉自身的危机,刚才余默轻轻的一掌,他完全没有在意,他正要开口训斥一下矮个修士,为什么会把羽箭射到他身上,他话还未开口,疑惑的从矮个修士的眼眸之中,看到他自身竟然瞬间被一种蓝焰笼罩。

  短短几息时间,在余默全力催动不息蓝焰的情况下,那名体修壮汉被烧成了灰烬。

  那名矮个修士此刻脑袋里都是疑惑,他搞不清楚,明明是射向余默的三枝羽箭,为什么会射向好友,而且那人的蓝焰,竟然瞬间把一名体修烧成灰烬。

  他此刻唯一的念头就是逃离这里,只见他牙一咬从怀里拿出一张符箓,那符箓瞬间自燃,随后矮个修士消失在原地。

  余默的移空术也晚了一步,和这矮个修士擦身而过,刚才他在催动不息蓝焰烧体修的时候,特意控制着不息蓝焰的火候,避免蓝焰把体修的储物袋烧成灰烬,所以他花了一点时间摄取体修的储物袋,没想到被那名矮个修士趁机跑了。

  “好像不是万里血遁符,他催动那符箓的时候更快。”余默摇摇头,心里记下这次的教训,以后再碰到这种事情,他一定会做出最好的选择。

  识海世界,余默打开体修的储物袋,让他意外的是,储物袋里的中品灵石竟然快上万之多了,还有几百块上品灵石,许多种类繁多的法宝,各种练气筑基的心诀。

  这两人应该是长期寻找猎物杀人夺宝,才会积攒如此多的资源,那矮个修士的箭技很是诡异,还有那名体修能隐匿的手段,想来两人合作就算遇到筑基大圆满,也不一定会落入下风。

  可惜的是这两人碰到了妖孽的余默,不止神识强大无比,移空术和不息蓝焰更是同境无解,最要命的是他修炼的“道一诀”天人篇,竟然能影响到别人的天地异像。

  “找到了!”余默在众多的心诀中,拿出一本炼体的“朝圣心诀”,刚才他之所以在意体修的储物袋,就是为了体修的炼体心诀。

  他在认出那光头壮汉的瞬间,就明白了一件事,之前在五岭散人残缺的记忆片段中,他对于体修一脉肯定有所误解,所以他打算给名义上的大徒弟王正,寻到一本体修的炼体心诀。

  余默把这本“朝圣心诀”扔到显眼的地方,接着开始反思这一战的弊端,为什么这两人会以他为猎物?对了,之前他曾看到矮个修士肩上有一只小松鼠。

  想来是之前他取灵草,送给初开灵智的小兽培灵丹的时候,被这两人认为是一头肥羊,而且境界还只是筑基境初期。

  看来财不露白是真理,放在哪里都实用。

  随后的几天,余默在山脉收取灵草,并不会在送出培灵丹了,他之所以还留在这里,就是在想,那名矮个修士会不会找帮手回到这里,他可是很觊觎那矮个手中的箭技,和众多的灵石。

  可是这几日的等待让他很是失望,矮个修士并没有再回到这里。

  不过有许多修士出现在这处山脉,他们在山脉到处游动着,像是在寻找什么。

  这让余默下意识的想起湖泊边的几只小飞虫,那小飞虫一直停留在那里,当时他以为那名竹篮少女赶走众人是要沐浴,但那少女钻进湖泊之中,足足好几天了都没出来。

  难道这些修士寻找的地方,就是那名少女钻进的湖泊之中。

  所以在山脉人渐渐多了的时候,余默也没有离开这处,期间他利用小飞虫的优势,得知了这些修士在寻找什么。

  原来不知道是谁透露出,在这处的山脉之中,有着一处强者墓葬地,所以众多的修士前来寻找机缘,强者的墓葬伴随的就是传承。

  “难道传言中的强者墓葬就在那湖泊之中?要不然那竹篮少女,为什么进入那湖泊之中那么久还不出来。”余默分析着,神识却是利用小飞虫观察着山脉各处。

  “咦?”余默在湖泊边的小飞虫视野中,看到了本该离去的垂钓老翁,只见他小心翼翼的从幻阵中走了进来。

  他手中还拿着垂钓竹竿,一步步警惕着朝着那湖泊边行去,在他快要走到湖泊边的时候,顿时他的身前光芒一闪,垂钓老翁的身影瞬间消失不见。

  “那里什么时候被布置了阵法?那消失的垂钓老翁明显是被困进了阵法之中。”余默暗自心惊。

  大概半盏茶时间后。

  “啵!”一声气泡破裂的声响。

  垂钓老翁一脸不屑的出现在原地,显然他对于阵法有一定的研究,竟然毫发无损的破阵而出。他继续朝着湖泊走去,面色警惕的看着湖中的水面,突然他停下了脚步。

  只见在那湖泊的一处水面上,犹如开水烧沸腾般,从下向上不停的冒着气泡,几息时间后,竹篮少女神色惊慌的从水下钻了出来。

  那竹篮少女瞥了一眼垂钓老翁,扭头又看了一眼水面,此刻水面上,全部都在沸腾般的冒着气泡很是诡异。

  竹篮少女脸色很不好看,也没理会垂钓老翁,径直朝着远处遁去,仿佛在水下有什么恐怖存在一般。

  等竹篮少女离开后,顿时遮盖湖泊的幻阵消失,垂钓老翁在岸上犹豫再三,还是没舍得离开,但让他此刻进入水下,他也是不敢。

  不多会,这里聚集了不少修士,他们看着湖泊的水面上异像,自是想到了此处有可能是那强者埋葬地。

  大概一炷香时间后。

  从水面冲出万道霞光,水快速被蒸发变成雾气,犹如下雨般又落下来,经过几次这样的来回,湖泊中的水全部消失一空。

  甚至一些淤泥也在失去其内的水份,不多会变成了干裂的土地,诡异的是在其内生活的鱼虾龟水虫,都没有受到伤害,此刻正在干裂的土地上活蹦乱跳。

  有几名修士眼尖率先看到几尾灵鱼,又见那霞光消失,也不顾有没有危险,跳入深坑干裂的土地里,竟然抓起了灵鱼。

  见这几名修士收获了几尾灵鱼,丝毫没有危险,岸上不少的修士纷纷加入摸鱼行列,奇怪的是这么大的一湖泊,灵鱼却并不多。

  余默这时也来到湖泊变成的深坑上,他并没有下去摸鱼,他强大的神识早就扫过,这里面的灵鱼并不多,像是被人搜刮了一般。

  他在某一刻想到那名竹篮少女,难不成那竹篮少女在水下那么久是摸鱼来着?

  也许那竹篮少女在摸鱼的途中,意外的感知到了水下的强者墓葬,但那垂钓老翁绝对是知道水下有异样的存在,不然怎么解释他离去又归来。

  见那垂钓老翁站在岸上不下去,余默自是也不会下去。

  不多会,果然发生了奇怪的事情,那群摸鱼的修士和众多的鱼虾身上光芒一闪,都消失在深坑之中。

  “啊!”站在前排的一众修士,都惊呼的猛的朝后面退去。

  好在除了深坑内的修士不见了,岸上的修士都没有遇到任何危险,经过一阵子的讨论,有人提出这深坑是进入强者埋葬地的入口。

  还真有不怕死的进入深坑,左右打量摸索着,只见一名修士用手中的剑挖向一处干裂的地面,余默强大的神识自是感知到那里灵力波动异常。

  他不由记下那名修士的面孔,显然这名修士要么神识强大,要么就是感知能力强大,以后要是遇到一定要小心。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