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九型少年 > 正文
初来乍到
作者:我恨起名  |  字数:3011  |  更新时间:2021-02-15 22:28:04 全文阅读

空浊从昏迷中苏醒过来,刚睁眼便被一滴污水击中眼睛。少年瞬间清醒,轱辘下身体坐起,揉着紧闭的眼睛,四下扫视周围的环境。“我这是……到哪里了?”

阴暗潮湿的环境中,浑水啪嗒啪嗒一滴滴落下,溅起令人生厌的泥浆,杂草胡乱堆撒,三面围墙,墙角处还有几只大蜘蛛趴在大网上静静等待猎物,只有一面是由十几个木头制成的栅栏,上面正挂着一个半拳大的锈迹斑斑的铜锁,外面隐隐的叹息呻吟和恶臭一并散发传来……

空浊撑着起身,忽然又感受到肩膀和头部的疼痛,不禁颤栗了一下,还是轻揉着缓缓走到栅栏处。他望了望两边,没有一个人员来往。又看了看眼前的木栅栏,眼睛一亮,伸手就去抓什么,却是空空如也。

这时少年才想起,血乾好像已经被抓获了吧……

不过空浊仍不放弃,两手紧紧抓住栅栏,欲要将其掰弯拉扯开。

“朋友,放弃吧,这是特质的。”

“嗯?”空浊停下动作,寻声望去,原来是坐在对面的一个少年。少年扎着六七个长辫子,耷拉在前面,低着头用他那有着道道刀口的食指在地上画圈。圈罢,一甩头,朝着空浊微笑,三分俊色,瞳孔微微放亮,双耳也似乎在动。

“我是偷了好人帮的至宝,才被抓到此处,你呢?”那少年直接问道。

“我?为救朋友杀入好人帮,打不过,被抓来了。”空浊耸了下肩,无奈道。

“有人来了,禁声。”对面少年忽然道。

空浊愣了下,这才感觉到幽暗的过道尽头似有火光闪现。

一名狱官提着一盏马灯缓步走来。

走到近处空浊这才低头打量清楚,不过四尺七寸高佝偻老头形象,八字胡又配上两个狭长枯树枝折断而成的嘴,唯有身前身后“狱”字显得威风瘆人。

“新来的,瞪大你的眼睛看清楚了,老子是这里的管事,给老子眼睛放亮点,不然,小心你的脑袋!”老头侧着脸用一只布满血丝的眼睛睁大瞪着空浊说道。

见空浊没什么反应,狱官又回头恶狠狠瞪了对面少年一眼,扯着撕破的嗓子沙哑道:“三天之后,便是你的死期,呵呵呵……”这才一步深一步浅地离开了,好似弱不禁风。

“那是这里的老大,人称‘猴子’。别被他的身形所迷惑,真要动起手来,可讨不了几分好处。”对面少年说道。

“猴子?还真是……”空浊思索了一下,微微一笑。

“哼。”少年轻哼了一声,“到这种地方还笑得出来,真佩服你的心态。”

“不说这个,除了我以外,应该还有一个人也被关起来了,你可看到了?”

“没啦,在我困倦的时候,恍惚看到你被弄进来了。当时我还奇怪呢,不过你之后就没人了。”少年朝后一仰头,双手做枕,二郎腿顺带翘起,打了个哈欠道。

“看来好人帮把他关到别的地方去了,唉,伤脑筋。”空浊不住头疼,全军被俘了……

“那你有什么方法逃出去么?”空浊问道。

“方法?”少年轻笑了一声,“挖隧道、搞钥匙、强杀、等死。你选一个吧。”

“这。”空浊尴尬了下,貌似是惯用方案啊。又抬头四处看看,没有什么好东西。如果用鸿蒙紫气,估计可以安全逃出,但张三疯血乾还不知道位置,而且这里的高手不少,先前那个三当家是地玄境后期,更不说首领了。空浊走到墙边苦恼了起来。

“哎,反正也不剩几天活头儿了,早死早超生喽。”少年晃着腿自顾自说道。

“算了吧,我可不能死。还有人在等着我呢。”空浊扣着墙道。

“哼,你们这些有牵挂的人啊,是不懂得来去如风的自由的。无拘无束的生活,乐得安逸,那才是我的向往啊。”少年不觉憧憬了起来。

“呵呵,可惜了,三天就没了,黄泉路上向往去吧。”空浊冷不丁打击道。

“对!”

少年猛然起身,双手紧紧握成拳头,整个身体颤抖着,难掩激动之色。

“我要逃出去,去追求我的人生!”

“怎么弄?”空浊回头问道。

“哼,事到如今,恐怕也不得不告诉你我的真实身份了。”少年低着头阴恻恻道,六七个辫子无风自舞,甚有意气。

“额,什么……”空浊挠了挠头,一脸蒙逼。

“贝戎爷,可曾听过?”

“贝容爷?未曾……”空浊思索片刻,还没说完便被旁边一阵骚乱打断。

“贝戎,可是那个十步开一器,千里不留财的贝戎?”

监狱内,少年旁,骚乱不止。

“贝戎?”一个阴暗小角落里,原本倚墙低头的不知名人士推了推金属圆框眼镜,貌似来了兴趣。

“嘿嘿。”感受到众多目光灼灼的眼神聚来,少年嘴角一扬,“没错,就是他!”

监狱一片哗然。

“贝戎,竟然真的是他!”“传说贼爷一人千里走单骑独闯人族皇居东陵十二宫,踏入真灵境强者所布大阵而未被查,躲过皇家护卫队八面巡查而未被抓,一夜之间,十二之宫,地砖被扒。人皇震怒,号令神皇真灵,追星逐月,跨越万万里仍被其逃脱……”“哇,了不得,了不得。”……

少年似乎对周围议论感到非常满意,不住清了清嗓子。

“那么,你是?”有人脑袋贴紧栅栏,就连脸上的肉都分成了几块。

“嘿嘿,我是他迷弟!号称:‘无生神偷’!”

……

只听得水滴啪嗒啪嗒掉落的声音。

……

稀稀落落的声音传出,又恢复了之前的叹息。

“诶,不是,你们这什么意思?看不起我嘛?”

“恩,那,这对逃出去有什么帮助呢?”空浊也不管谁是谁啊,反正逃出去找到张三疯和血乾就好了。

“哼,你们也就这点出息了,就眼睁睁看我怎么逃出去吧!”少年还在气头上,冲着那些走掉的人吼道。

“刚才谁说要逃出去啊?可是要尝尝老子的皮带炖肉?”

就在此时,猴子已经提着那个破破烂烂的马灯站在了空浊与少年之间。

空浊震惊无比,怎么回事,怎么在这,难道是瞬移过来的?

“刚才是谁引发的骚乱?”猴子继续扯着嗓子沙哑道。

“不用猜我也知道。哼。”冷哼了一声,转头眯眼看着一脸惊恐的少年,“小子,不想混了?就剩这几天了还不给老子老实老实,再有下次,把你丢去喂猪!”

说罢,又看向空浊,把那充满皱纹的老脸撮成一块,冷笑道:“新来的,为了防止你再犯他的错误,也为了树立老子的权威,就麻烦麻烦了……”

“什么意思?”空浊还疑惑要麻烦什么呢,一股大力就迎面朝他而来,压的喘不过来气,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空浊刚抬起头,却恍惚朝着一个黑影,紧接着就是一阵拳打脚踢,这脚抬起,将头重重踩下,这手接上,顺着穴道筋骨连连刺入,一时间,伤疤裂开,血液印染。那老头似乎知道伤处,又是专挑痛处使力,打得空浊眼光涣散,丢神失魄,一声惨叫都来不及喊出。

少年惊了又惊,不知为何,本该他受惩罚,到如今怎么是空浊被打,这不合常理啊。

空浊终于倒地不吭气了,猴子这才拍拍手,沙哑道:“以后,便是这种下场!”

老头提起地上的马灯,挂上铜锁,晃晃悠离去。

“喂,喂,还活着没?”等走远了,少年这才焦急问道。

空浊没吭声,像是昏迷了。

“哎呀呀,还真是抱歉,脏了您老的手。”

监狱门口,一个白衣青年递来一块手绢笑呵呵迎上老头。

“有劳小友了。”猴子微笑着接下。

“不麻烦不麻烦。那没小的事,我就先走了。”

“去吧去吧。”

“诶好。”青年这才转身离去。

一转眼,青年来到了一间房屋前,敲了敲门,听得里面传来一声“进”后,才整理衣装,郑重迈入。

“怎么样?人教育好了么?”一身白衣,低着头练着书法。

“弄好了,相信要不了几次就能训乖了,倒时再倒手一卖,况且还是个魔族……”青年笑意不停道。

“恩,那就好。那个同伙怎么样了?”

“他啊,还没醒,没您的指示我也不敢叫。”

“哦行,继续观察。先下去吧。”

“是。”白衣青年恭敬退场。

一字落笔,赫然成“萧”。

“萧家,大家族的人,这笔,有的赚了,哈哈。”

张三疯之处位于一间小屋子里,木制雅间,桌椅板凳,样样齐全,闲花书法,个个精巧,也真得算不上囚禁了。

看来还有人在监视我,一日三班,一班两人,前门后门各有一人,门应该是上着锁,只有中间三扇窗户可以走。张三疯躺在床上默默细听着位置和外界运动,大概摸清了情况。如果放出神识就会被察觉,唉,头疼,还不知道空浊的地方,先策划逃出去的办法吧。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