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都市之海王传说 > 正文
第五章 螃蟹管饱
作者:梁老二  |  字数:2562  |  更新时间:2020-03-29 11:04:01 全文阅读

鱿鱼便宜,吃了。

  八爪鱼四十块钱一斤,有点小贵,收了。

  乌头还是便宜,个头大下不了嘴,收了又占地方,扔了。

  ……

  海底下,江浩犹如走马观花,一边捡些便宜的海鲜当零嘴促进生长发育,一边扫荡海里的值钱大货。

  直到今天,江浩才体会到在海里捡钱是怎样的感觉。

  尽管近海的鱼虾蟹很少,但比起在船上撒网、下地笼抓要不知道容易多少倍,妥妥的大丰收。

  为了怕海鲜死了卖不上价,一旦爆桶江浩就赶紧骑车拿到镇上海鲜收购店去卖。

  在短短的两个小时内,江浩就已经到海鲜店卖了三次,兜里卖的现金也超过五千,乐的他合不拢嘴。

  不过看的多抓的多,江浩也有些麻木,甚至膨胀的瞧不上一些价钱便宜的海鲜。

  要是他父亲知道他有这种行为,怕不是要打残他这个败家子。

  不停的忙碌两个小时,江浩一点也不觉得累,反而干劲十足,继续自己的创收大业。

  直至电瓶车快没电,没法再到镇上卖海鲜,江浩才不得不停下。

  随后安置好大王乌贼,江浩兴奋的揣着鼓鼓囊囊一兜钱,提着一桶特意留着晚上吃的海鲜回家。

  回到家门前一看时间才过六点,像做贼一样伸着头打探了家里一下,发现父母还没回来。

  江浩立马将海鲜扔在院里钻进自己房间,然后锁好门掏出兜里的钱清点今天的总收获。

  红的一百,绿的五十,黄的二十,蓝的十块,紫的五块,一大堆摆在床上显得特有诱惑。

  江浩激动着心颤抖着手一摞摞分拣好,其中明显最多的一叠百元大钞狠狠的刺激了他的心脏,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接着开始清点,连续数了两遍终于得到一个12875的数字。

  下午能卖这么多,江浩一点也不意外,他清楚的记得下午光抓到的那条大黄瓜,七八条石斑,还有几个好几斤的大响螺加起来就卖了五六千。

  就连收鱼的老板都很是怀疑他偷偷开船出去撒网捕鱼了。

  点清楚后,趁着爸妈还没回来,江浩赶紧在房间里找一个地方藏起来,别到时候被发现又充当国库,那还不得哭晕在厕所。

  等藏好了,江浩再次确认不容易被发现,才走出房间将电瓶车充上电,开始做晚上的海鲜大餐。

  中午螃蟹太少没吃过瘾,下午江浩发狠了,特意留了十五只肥肥的梭子蟹,每一只都至少有七两重。

  老规矩,洗刷干净后剁成两半放在蒸锅里,再垫上姜片蒸。

  有了十多斤螃蟹打底,心里估摸着三个人啃螃蟹都差不多啃饱,就不再打算煮米饭。

  接着再计划用一条两三斤左右的鲈鱼做份酸菜鱼,七八条八爪鱼,两只拳头大的海螺和十几条大白虾做个海鲜乱炖,最后两条四两多堪称大哥级别的石九公用来烧汤。

  ……

  当江浩的海鲜乱炖正大火收汁的时候,江父耷拉着脑袋,桶里凄惨的提着两只半大不小的螃蟹,小半桶贝螺回来了。

  江银全一进家门,就闻到一股从自家厨房里飘来的香味。

  他心中立马有种不好的预感,赶紧放好工具和桶,连忙快步走到厨房去看看。

  听到背后传来的脚步声,江浩发现是老爸,连忙招呼道。

  “爸,等这菜烧好,再做个汤就可以开饭了!”

  “嗯。”江父不咸不淡的回应了一声,然后瞥眼看了一眼做好的酸菜鱼和锅里的乱炖八爪鱼,顿时大松一口气,心想都不算太贵,还好没继续乱来。

  同时眼神不善的盯着江浩心说:“看吧,臭小子,知道这海鲜也不是那么好抓的吧,呆会儿看我怎么教训你!”

  江银全随意看了一下就出去了。

  没一会儿海鲜乱炖起锅,和酸菜鱼一起被江母端上桌,江父也倒好一杯酒开始先喝起来。

  这时江母端着饭碗打开电饭锅,发现锅里只有中午的剩饭时,就朝江浩问道。

  “小浩,你忘了煮米饭啦?”

  江浩直接揭开放在一边的蒸锅锅盖说道:“妈,不用煮饭,晚上吃这个就行,管饱。”

  “……”

  满满的一锅红色螃蟹给江母这个平凡的渔妇带了无比震撼的视觉冲击,脑子里陷入一片混乱,顿时说不出话来。

  看着母亲惊呆了的样子,江浩欣喜一笑道:“妈,别愣着了,赶紧端出去吃吧,我等这锅汤烧好就来。”

  王淑华还没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儿子江浩就把蒸锅递到她手中,推着她出厨房。

  王淑华端着蒸锅,满是嫌弃的盯着丈夫冷冷的说道。

  “江老二,你享福了。”

  江浩父亲是三兄弟,家中排行老二,平时他母亲给面子的时候就称当家的,不给面子的时候直呼江老二。

  一听到江老二这个称号,江银全心中仿佛听到了“咯噔”一声,不过仔细回想一下自己最近没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心里很是纳闷自己这媳妇儿是在发哪门子疯?

  然而没多久,当他看到一锅螃蟹就明白了。不是他有错,而是他儿子太优秀显得他这个老爸太无能被老婆嫌弃了。

  江银全顿时感到一股莫名的悲哀。

  不过转眼他又怒了,这么一大锅梭子蟹怕是少不得十斤,还有这么大个头,现在禁渔期要价九十块钱一斤,镇上的鱼贩都乐的高兴收。

  这一锅螃蟹至少要值一千,再加上中午吃的一千就是两千。

  两千啊?

  平常出海捕鱼要辛苦多久才能挣到,这家里的日子还过不过啦?

  果不,我的预感还是没错,这小子要翻天。

  鱼肉不禁煮,没几分钟,江浩端着一大碗鱼汤出来。

  鱼汤刚放在饭桌上,江浩刚拿着半只螃蟹啃着,江父冷声说道。

  “你今天下午打劫别人的螃蟹塘啦?”

  “……”

  江浩无语,野生的梭子蟹竟然吃出饲养的味道,你怕不是味觉出问题了吧?

  当然他心知老爸明显在无理取闹,自顾自的啃着螃蟹冷语道。

  “爸,我老实交代,其实我早上收到小道消息,说昨晚有很多螃蟹举族搬迁,专往隔壁村鱼塘钻。我去一抓就是一大桶,你说神不神奇?”

  这时啃螃蟹的江母闻出味儿了,站出来为江浩撑腰。

  “儿子,别听你爸胡说,虽然你从小成绩差的要命,但老妈相信你不是那种人。”

  江浩很想为老妈点个赞,但你那话也忒直接忒伤人了吧,我还是默默啃我的螃蟹好了,不发表感言。

  江母王淑华就是个直接纯粹的人,平时话很少,但人狠话不多特别符合她。

  看着丈夫还对儿子垮着脸,江母顿时发飙道。

  “江老二,我今天托儿子的福吃了两顿好的,是个大喜的日子,赶紧收起你那苦瓜脸。要吃就吃,不吃就一边凉快去。”

  别看江父平时是一个板着脸威严在上的样子,但其实内心还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主。

  江母这一吼,江父瞬间受到一万点暴击,一个哆嗦酒也不喝了,直接吃着菜,喝着鱼汤,大口啃螃蟹,乖的跟个小猫咪似的。

  江母看到丈夫这模样,得意的对着江浩翘起嘴角,江浩也不得不为老妈比了一个大拇指。

  真是应了那一句老话,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饭桌上恢复常态,江浩吃的心满意足,时不时点评一下。

  “妈,这螃蟹肉多就是好吃。”

  江父一听,抽抽嘴,心说这吃的都是钱,能不好吃嘛!

  同时眼睛瞟着江浩,心里默默的叨念道:“今天先让你得意一下,以后别犯在我手里,不然别怨我大义灭亲。”

  然而,此时正吃的过瘾的江浩殊不知他老爸在小本本上给他记了一笔。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