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沃玛和忆雨
作者:Narcichan  |  字数:3171  |  更新时间:2020-04-13 11:29:14 全文阅读

二月的中南大学分外宁静,暗灰色的天空下飘着几点清冷的雨丝,歪歪斜斜地描在湘雅医学院实验室厚重的毛玻璃上。北风吹的不安分的窗棂吱吱作响,下一刻它们就被一双纤细的小手推开。窗口露出一张白皙可爱的容颜,她白色的长发仔细地编成麻花辫垂在耳后,一双红色的眼眸里秋鸿暗转,格外渗人心魄。

窗外还几乎是黑漆漆的一片,北风顺着被打开的窗户灌进屋里,少女不由得打了个寒战,连忙将一身大红袄子裹地更紧了。屋内没有其他人,一排排整齐的木柜里摆着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装置和仪器,几副人体模型散乱在一个角落的地毯上,还杂七杂八地混着许多脏器。室内灯光算不上很好,靠窗的一张桌子上摆了许多大头部的书籍,一个心脏的模型下压着一篇还未完稿的论文,穿堂风吹起论文的一角连带着并不平整的镇纸来回滚动,在木质桌面上发出“轱辘”的声响。

“忆雨?”少女突然对着屋内的某个角落轻唤一声,好像有谁在那里似的。可话音刚落,少女又自己开口道:“怎么了?”只是音色与之前判若两人,冰冷中暗藏着丝丝柔和。

“几点了?”少女又自顾自地问道。

“自己看手机。”那个声音淡淡地道。

于是少女重新关好了窗户将帘子拉上,径直回到书桌前看了看时间。

“六点半…..是早上还是下午呀?”可是没有人回答,少女就自顾自地侧伏在书桌上休息,眼角瞥见压在论文上的那颗饱满的心脏。心脏红中透亮,腔室中还仿佛有血液在涌动。

少女打了个哈欠,喃喃道:“忆雨,我饿了。”

“自己去食堂。”

“好嘞!”话音未落她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一反之前懒洋洋的模样迅速将桌上的东西收好起身往门外去了。

“别忘了关灯,吃完早餐去一下图书馆,你有书快到期了,还有回去记得好好睡一觉。”

“孜道啦孜道啦。”她一边应着,身影已经消失在楼道的拐角。

从实验室去往食堂有一段不短的路要走,其中还要经过几个十字路口。因为是假期,校道上空无一人,就连路灯也都早早熄灭了灯光,当少女来到了第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路灯正好变成了红灯。尽管没有车而且是在校内,她还是在斑马线前乖乖停下静静等候着。

正在这时,手机铃响了。她拉开背包正准备去看时,一双手从后面重重地拍在她的肩膀上。几乎是下意识地少女立即转过身来随后失声尖叫。

“啊——”

结果那个身影被唬地往后一跳,险些没有摔在地上。

“刘雨!”少女认出了同寝舍友的面容,“你差点吓死我。”少女一边说着长舒了一口气。

“你才差点把我吓死,昨晚去哪了?”刘雨站起身抖了抖衣服上的尘土。

“啊……这个,等等我接个电话。”少女说着仍旧在包里翻找手机。

“别接了,我打给你的,想沉溺不注意好吓你一跳。”刘雨说罢掏出手机在她面前晃了晃,随后挂断了呼叫。

“哦。”

正在这时路灯变成了那个行走的绿色小人,少女仍旧向马路对面走去。

“你昨晚去哪了?”刘雨继续问道,可少女对于她的话语似乎充耳不闻,反而还加快了脚步,三两步就已经走到了马路另一边。刘雨见状,赶忙跟上,一边小跑着一边喊到:“你等等,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你昨晚是不是又没睡觉……”

“沃玛——”

突然间在身侧有小轿车汽笛声大作,刘雨的最后一个字眼喊到一半变成了一声脱口而出的尖叫,惊恐的呼喊划破了湖南二月清冷的天幕。名为沃玛的少女转过身来,只看见室友向她绝望地伸出一只手臂,面孔狰狞地刻着恐惧的表情,几滴泪珠从眼角飞散在风中——随后是那一辆呼啸而至的汽车重重地撞在她身上,刘雨仿佛一个轻飘飘的布偶一般被抛在空中,放大的瞳孔里倒映出那一辆直到最后一刻都在拼命刹车和转向的车子,而后又重重地摔在地面上。

只是这以后的景象沃玛已经看不到了,那一辆车子终于完成了一个迟到的漂移,斜斜地对着少女冲来,橡胶轮胎在石子路面上刮擦发出刺耳的噪音。那一刻她所能做的只是拼尽全力往旁边跳去……

刹那间,视野一片血红,腰腹侧面传来的一阵剧痛一直蔓延到每一个指尖,下一瞬,少女昏了过去。

在无边的黑暗中,隐约有空灵的歌声从悠远的天幕传来,如泣如诉,字字仿佛刻印着滴落的鲜血和暗影……

当沃玛再度睁开双眼的时候,瞬间被眼前的景物惊到了——她站在一条熙熙攘攘的街道上,街道两边都是高不过两层的古风石楼,屋檐上高饰着鸱吻。更让人目瞪口呆的是行走在街道上奇形怪状的生物,他们——或者说它们大多兽首人身,衣着怪异,行为倒是与人类一般无二。在众多亚人中也可以看到不少与自己外貌相仿的人类,他们对于周围的奇怪景象则好像已经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

日光正对着头顶,虽算不上毒辣,但少女毕竟还穿着袄子就另当别论了。

棉袄脱到一半,她才突然想起昏过去之前发生的事情,可是一摸腰侧却是完好的,身上也未感觉到一丝一毫的不适。在原地呆站了半天,身后突然有人叫住了她。

“这位美女,来点桂花糕吗?”沃玛转过头去,只见一个中年大叔正直勾勾地盯着自己,沾满汗渍的背心下勾勒出壮硕的肌肉。

她连忙摆了摆手,道:“啊……不了。”

“那拜托你往旁边站点,别耽误我做生意。”他说着冲沃玛摆了摆手示意她走开。

“哦……好的。”一时间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令少女的大脑还处于当机状态,就连读取场景的进度条都还在蜗牛般慢慢爬行。

没走几步大叔又从身后叫住了她:“小心看路,美女。”

“啊?”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一头撞在了支起遮阳伞的木杆子上,令得帆布直接垮下半边。

“搞什么呢。”大叔嘟囔着从帆布底下弯着腰钻出来,路上的行人也都纷纷驻足观看。不过所幸他三两下就从新支好了帆布,转过身来俯视沃玛,道:“走路小心点,小姑娘。”

“对不起……”

“喏,这个送你了。”他说着捡起一块刚刚掉在地上的桂花糕,“外面有纸包着,放心没脏。”

“哦,谢谢……”

“快走吧。”大叔说完冲她摆了摆手,径直返回了摊子仍旧叫卖去了,这么闹一下倒是惹得不少好事的都围了过来,正是推销的大好时机。沃玛趁着周围人的注意重新被大叔的高声吆喝掩盖过去的时候小心将桂花糕揣在怀里,猫下身子挤出了人群。

随后少女一路小跑着,好不容易离开了繁华的街道地带,来到一处人烟稀少的湖畔坐下。正在这时,少女渐渐觉得腹中饥饿,想起来还有之前大叔给的桂花糕,便取出打开了纸包。桂花糕因为之前一路赶来已经被压的有些变形了,但是香味不减。

因为天气炎热,少女所幸就把棉袄脱了,再脱下棉鞋将双脚泡在湖水中戏水作乐。湖水澄澈,隐约可见游鱼,沿岸栽了一排垂杨柳,柳枝青翠宛若一卷碧帘。更有不知名的一种灌木花开鹅黄,发出沁人心扉的香气。

咬了一口手里的桂花糕,少女心中微动。

“忆雨?”她像往常一样轻声呼唤。下一瞬似有几点微光交织在她身侧,空气扭曲了一下,从里面走出一个身穿墨绿衬衣的女子。她与沃玛容貌相仿,只是双眼暗红的近乎灰色,白色短发随意剪成齐刘海,头上斜斜地戴着一顶鸭舌帽,一手持笔在指尖转个不停。

“忆雨?你是……”看到这一幅景象少女又愣住了,她清楚的直到眼前这个并非自己脑海中凝聚的幻想而是货真价实的实体。

忆雨将笔在手里挽了个花,随手用笔帽敲了敲额头,缓缓道:“看来麻烦不小。”沃玛没有接过话头,以她对忆雨的了解知道后边还有话要说。

“这样吧。”忆雨顿了顿,果然开口道:“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你现在想要做什么?”

沃玛闻言皱了皱眉,不解道:“做什么?你突然这么问起来……”

“那我再问的清楚一点,你要回到现实世界去吗?”

“这是当……然……?”她话还没说完就把自己打断了,改口道:“也许我想在这边过一阵子,因为肯定会很好玩,对吧?”

“这我不知道,但我应该可以确定你还是想要回到现实世界的,只是在那之前想要在这边多呆一会。”

“嗯。”沃玛点点头,开心地笑道。

忆雨将手里的笔倒转过来用笔帽轻轻敲了一下沃玛的额头,道:“那我们接下来的行动方针就是一边……嗯……探索这个世界,一边寻找回去的办法。”

“好呀。”话刚出口,少女又想起来什么似的,接着道:“那你呢,你有什么打算?”

“我?”忆雨闻言挑了挑眉,将目光投向青绿的湖面,淡然道:“我无所谓。”

“真不愧是忆雨老师!”话音未落又挨了忆雨一记钢笔,力道还稍微加重了几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