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无人驾驶 > 正文
第二章
作者:方也旗  |  字数:9446  |  更新时间:2020-03-31 02:27:22 全文阅读

沙州岭一直工作到凌晨1点多才回家,当他乘车经过沿江大道时,Z6T2E一路逃窜的路线已经解禁放行,但仍有部分车道被路障围起,有市政工人在清理路面,擦拭血迹,他看着车窗外一根被撞弯的路灯,两个工人正在拆卸路灯,不禁暗自惊讶于劫匪逃窜时的亡命劲和越野车的力道,路灯那里还停着一辆交通指挥车,车背上竖着一根细细的圆柱,他知道那是交管局的车,用来临时替代那损毁路灯上的各类交通指引装置。

他回到家中倒头便睡,早上6点就爬了起来,冲了个凉水澡便乘车赶回局里,当他坐在车上边喝咖啡边浏览新闻时,差点一口把滚烫的咖啡全吞到肚里,第一条新闻标题是:“劫匪驾车肆虐道路,北大学者质疑警方为何无计可施?”,第二条新闻标题是:“罪犯开车你能逃往何处,专家呼吁重新审视车辆自动驾驶法案”,第三条新闻标题是:“十年一轮回,人类驾驶员重现我国第一个全面禁止有人驾驶的城市”,第四条新闻标题是:“法律人士再次激辩,人类究竟有没有自由驾驶的权利?”

他强忍怒火一条条新闻看过去,车一到双木公安分局,便跳下车直奔局长办公室,果然,麦局长也早早的坐在那里,沙州岭正要开口,麦局长朝他摆摆手道:“事已至此,顺其自然吧,你抓紧时间破案要紧。”

沙州岭一脸惭愧的回到会议室,看到昨晚留下值班的小吴正趴在那里睡着了,气不打一出来,上前一把拍醒小吴,正要呵斥,却看到小吴布满血丝的双眼,叹了口气,只是怪道:“让你值班怎么睡着了?”

小吴连忙说就刚刚才打了个盹,又报告说,008号案情分析员建立了从作案现场到逃窜路线的完整的虚拟增强影像,他看了两遍没发现新线索。另外,008号也完成了对那份笔录的全面分析,发现那圆脸乘客下车后,竟也去了金鑫珠宝行,只是后来摄像头被破坏,众人乱哄哄的四下逃窜,不能确定他是如何离开的,而且,他叫车时用的手机号码,是一个叫李金水的拾荒者的,长相和那圆脸乘客大相径庭,那圆脸乘客是在紫花公交站前面50米上的车,008号调出了周边的监控录像,发现他是3点42分从附近的木棉地铁站出来,出来时就一直戴着一个大口罩,再往前在监控录像里就找不到他了。

小吴说完这些,老王、来勇和明珠也前后脚的回到会议室,大家都一脸的疲倦,一起看了一遍虚拟增强影像,沙州岭也不讳言:“新闻大家都看到了,麦局指示不必理会,破了案,一切杂音自然消亡。”众人于是按昨日的分工分头忙起来,沙州岭让小吴在会议室里面的套间里先睡会再出去,小吴坚决不肯。

沙州岭一人留在会议室,把008号分析过的从紫花公交站到木棉地铁站的监控录像,又细细看了一遍,只见那地铁站内人来人往,大多数人一路低着头看手机,摄像头实难拍到面部全貌,他现在越发觉得这圆脸乘客可疑,只是昨日抓捕的强文强武两兄弟发现是经过了化妆和易容,倘若此人真和抢劫案有关,也不排除是经过了化妆易容,如此要通过监控录像寻找,只怕难度不小,他决定出去走一趟。

在辖区派出所的协助下,沙州岭很快找到了那个叫李金水的拾荒者,李金水告诉他,昨天下午3点多,确实有人用一千块钱换了他的手机,说是自己的手机丢了,急着和家人联系,李金水那部手机也是捡的,当下就答应了,生怕那人反悔,拿了钱就跑的远远的,至于那人长相,李金水说自己高度近视,换手机的地点也是东拉西扯说不清,陪同的派出所民警告诉沙州岭,这个李金水长期拾荒独居,确实有点神志不清,沙州岭在李金水经常拾荒的街区转了一圈,只得让民警带李金水回所里继续盘问,自己则返回局里,指示008号分析这些街区的监控录像。

“气死了,真是有其子必有其父!”

沙州岭正聚精会神的盯着屏幕查看录像,忽听背后传来这细细的清脆之声,没来由的一阵烦躁,回头一看,正是推门而入的明珠,忍着不悦道:“怎么了?”

明珠理了理额头上微微散乱的几缕刘海,长吁了一口气,恨恨的道:“我一早去了那两个混小子的家里,你猜怎么着?他们的爸爸竟然说,感谢人民警察收了俩兄弟,你们爱怎么处理便怎么处理,又急吼吼的要索回他那辆飞马车,我说那辆车现在是证物还不能还给他,他就当着我的面暴跳如雷,赌咒发誓说已和那俩兄弟断绝了父子关系,现在是他车被盗,要向警察报警索回,我只好吓唬他说,要报警就随我去警局,不过那样就会被记者知道,被全国网民围观,他这才消停。”

“他们的妈妈呢,在不在家?”

“在家,全程陪坐,什么都没说,典型的家庭妇女吧。”

沙州岭此刻也没什么心情再去看监控录像,带上明珠,亲自去审讯强文强武,结果费劲口舌,也没查出什么线索,如果不是有视频监控,面对兄弟俩一副欠揍的模样,沙州岭估计真要把他俩暴打一顿,幸而不久,老王从金鑫珠宝行回来,给他带来了一丝好消息。

原来,那金鑫珠宝行除了在大堂售卖金银玉石珠宝首饰之外,还有三个VIP室,专门为买卖古董字画艺术品的客人提供服务,一些低调的客人不愿在拍卖行交易,金鑫珠宝行就为这些人牵线搭桥,从中抽取佣金,最终交易金额也只有这三方知道,珠宝行往往会为双方提供两份交易合同用来避税,是个古老的灰色产业,珠宝行经理在劫匪离去3分钟后才报警,也有一半源于此。至于那被抢的一对元代青花梅瓶,收藏者自称是祖传宝物,每月的第一个星期一的下午拿来一次,已经来过三次,这次仍然没有成交,那收藏者每次4点50分准时离开,这次一出VIP室,就被守在门外的劫匪来个守株待兔、夺宝而去。

沙州岭听了老王的汇报,精神一振,又问:“梅瓶主人呢,你见到了吗?”

“没有,珠宝行只有他的手机号码,珠宝行经理说,昨天大家都吓坏了,也不知他是怎么离开的,我刚才费了些力气才要到手机号码,怎么也打不通,都是关机,他的住址我在回来的路上已经查到了,一会我就上门去找他。”

“如果有内应,你觉得谁的嫌疑最大?”

“梅瓶的主人叫林遵贤,一个归国独居老人,我查实他这对梅瓶并没有在保险公司购买保险,可能性也许不大。珠宝行里面有人做内应,不是没可能,但动机不明。目前第一直觉,反而是买家有一定的嫌疑,珠宝行的经理说,前两次没有成交,嫌报价太高,卖家一直一口咬定1亿,第一次买家报价6000万,第二次换了买家,报价8000万,昨天这次,来的是第一次的买家,愿意出到9000万,可卖家不松口,经理都急了,说如果这次成交不了,就不再接待卖家,可那卖家直说反正不急着卖,最后不欢而散,珠宝行现在坚持不肯透露买家信息,说是不能违反职业操守,不过我自有办法。”

沙州岭点点头,不再说什么,老王是专案组里工作年限最长的刑警,虽然平时办事有点死板,但经验丰富,这点他还是相信老王的,老王稍稍休息了下,便出去找那买卖双方去了。

快到晚饭时分,小吴和来勇也先后回来了,两人都没什么进展,小吴一整天都在江边,消防队和水下打捞队上午分别组织了一次下水打捞,打捞点也向下游进行了延申,其时仲夏,上游前两天刚刚下过暴雨,水急且浊,也增加了打捞的难度,结果一无所获,到了下午,有人在距车辆坠江点20多公里的下游岸边发现了一个轮胎,他赶过去一番查证,确定是立梦.夏限量版越野车标配的轮胎,至于是不是Z6T2E车辆的,暂时也无从得晓,他只得把这轮胎带回局里,交给鉴证科检验。

来勇则是赶到了400多公里外的立梦汽车公司一家装配厂,一个胖胖的总工接待了他,他向来勇出示了Z6T2E的所有生产资料和出厂信息,表示绝无可能由人类来驾驶这辆车,而且该车的出厂检验,在软件和硬件上都完全符合《车辆自动驾驶法》及实施规范细则,也符合《自动驾驶道德准则》和《道路交通安全法》,更不可能被黑客破解控制,他强硬的表示,怀疑车辆能被黑客破解的,请和撰写《车辆自动驾驶法案实施规范》的信息科学院联系。

众人听来勇言及于此,均是愤愤不平,这个总工摆明了欺负来勇,撇得一干二净,来勇倒没那么生气,笑道:“更气人的还在后面,我也是有备而去的,昨天陶德在报案时提了一句,他的车开启了车辆防盗寻回功能,我后来查了一下,这个功能是说车辆上报位置,立梦也会返回一个响应,如果失去位置,不仅立梦会产生告警,那么车辆也会因为没有得到响应,自行锁定发动机,但这个功能昨天显然没有生效,我就拿这事问这个总工,谁知他面不改色,只道这既可能是网络中断问题,也可能是服务体系的问题,总之不能推断出车辆有问题。”说着,他拍了拍桌上厚厚一叠的材料,又笑道:“我也不是无功而返,看,这就是带回来的战利品。”

沙州岭翻了一下材料,没再表态,只是告诉来勇,市局有专职的科学顾问,可去联系咨询,他现在最关心的,是老王那边的情况,这是现在最有把握的线索。

老王回来时,已是晚上8点多了,这次他没有带来好消息,他先是花了一些气力从珠宝行要到了买家的手机号码,查到了住址,当他上门时,那买家见到警察,也不惊慌,有问必答,颇为配合,未了,还向老王建议,多查查那梅瓶的主人,根本没有诚意卖,听说他那对梅瓶还是从国外带回来的,谁知道是什么路数,老王察言观色,这买家大概就是一个不知道怎么就发了财的暴发户,凭他多年办案的直觉,不像能做出这等狠事的人,他接着又上门找到了梅瓶的主人-林遵贤,那老人一脸愁容,没说几句话,便把老王给轰了出去。

大家听了老王的汇报,也是一脸的凝重,已经过去整整一天了,可是案件还没有找到一条有希望的突破口,沙州岭给大家鼓劲道:“我相信老王的判断,可能有内应参与了这次抢劫,甚至不排除监守自盗的可能,明珠、来勇,你们继续,剩下的人都来查珠宝行,每个人都要查。”又唤出008号案情分析员,指示把珠宝行所有雇员、林遵贤以及所有买家的人物关系图谱都列出来。

008号一边在屏幕上列出人物关系图谱,一边答道:“沙州岭警官,这只是显式的关系,如果需要挖掘隐式关系,我需要更多的时间和输入,请问您需要查找人物之间的经济活动关联吗?”

沙州岭嘴里答着需要,心里却不以为然,008号这样的AI案情分析员只能查询银行、证券公司等金融机构公开的交易信息,很难获取真正有价值的线索,有价值的线索从来不会摆在台面上,真要挖出珠宝行经济上有问题的雇员,还得靠像老王这样经验丰富的警察。

008号却继续说道:“沙州岭警官,我是否可以推测您在查找谁是劫匪的内应?”

“是的,你有什么建议吗?”沙州岭一愣,看了一眼老王。

“沙州岭警官,我查阅了王浩警官的调查记录,认为您试图在珠宝行雇员中找出劫匪内应的概率,是无法计算的。”

明珠低下头抿嘴咬住牙齿,拼命忍住脸上的笑意,沙州岭今天难得的也笑了起来,说道:“那又如何?”

“沙州岭警官,我分析了珠宝行案发前一个月的监控录像,对大堂里的顾客进行了行为侦测,找到了疑似在珠宝行事先踩点的疑犯,就是已经抓获的两个劫匪,这也展示了另外一种可能,并没有内应的可能。”

笑容在沙州岭脸色凝固了,他冷冷的道:“你有什么建议?”

“沙州岭警官,从解开矛盾的角度,您可以考虑本案的两大矛盾,第一个已知矛盾是无法依据已经抓获的两个劫匪获取有价值线索;第二个未知矛盾是劫匪如何进入自动驾驶车辆?而从概率的角度,您可以考虑劫匪和Z6T2E乘客具有一定相似度的线索,这是本案目前概率最高的线索。”

“你说的两个矛盾,朱明珠警官和来勇警官已经在处理,至于你说的Z6T2E乘客,我不管他和劫匪相似的概率,我只问,找到他的概率是多少?”

008号沉默了几秒,答道:“沙州岭警官,根据目前已知的情报,找到Z6T2E乘客的概率,是无法计算的。”

沙州岭没再说什么,伸手在屏幕上关掉了和008号的对话,屏幕左上角是一行红彤彤的倒计时,正从45小时12分46秒一秒一秒的减去,那是他让小吴昨天夜里弄上去的,他走出会议室,在走廊尽头的拐角处抽了根烟,烟头一明一暗间,细细回味着各条线索,他当然知道,Z6T2E乘客确实存在嫌疑,拿钱换手机打车不说,Z6T2E在停车场停下的位置,恰好是摄像头的监控死角,以致摄像头只拍到四个劫匪冲进停车场,两个上了飞马车的过程,另两个劫匪竟没拍到如何上车,但如果找不到这个人,再好的线索也没有利用价值,而且,强文强武俩兄弟在抓捕后发现都作了化妆和易容,另外两个劫匪很可能也是如此,这样一来,008号计算的相似概率又有多大的真实度?他摇了摇头,是的,他坚信调查劫匪内应是目前最合理的破案方向,多年来,他破案无数,这点自信是有的,现在最要紧的是和时间赛跑,他掐灭了烟头,返回了会议室。

夜已深,小吴跑出去给大家一人冲了一杯咖啡,沙州岭看他双眼中已有血丝,便让他早点回去休息,小吴摇头笑道:“我年轻顶得住,白天在外面跑,在车上也睡了好几觉了。”来勇也说他明天上午约了滨江大学的兰灵教授,要向她咨询无人驾驶汽车究竟有无破解可能,今晚说什么也要恶补,免得明天连个像样的问题都问不出。明珠也笑说不困,强文强武这俩小屁孩也别想睡觉,熬死他们,说着就又审讯他俩去了。

朱明珠前脚出去,麦局长后脚就进来了,他今天一天都待在市公安局,开会、应付记者、接受省厅刑侦局的指导,一回来便直奔会议室了解情况,听了沙州岭的汇报,点了点头道:“你们也要注意休息,不要熬通宵,另外,”他看着屏幕上还在不断刷新的人物关系图谱,若有所思道:“和008号作好协同,它是需要指导的”。

麦局长出了会议室走楼梯返回办公室,办公室在五楼,走到四楼时,抬眼看见空荡荡的走廊尽头,还有一个房间亮着灯光,那是档案科所在,他心中忽有所感,便径直走了过去。

档案科里静悄悄的,一个中年男子立在电视屏幕前正凝神观看,听得身后有脚步声,急忙回头,见是麦局长,连忙笑着打了个招呼,麦局长也笑道:“明空,这么晚了,还在加班?”一眼撇到屏幕上,不禁咦了一声,道:“怎么,你对这个案件也有兴趣?”

那男子正是档案科科长马明空,此刻正在查看这珠宝行抢劫案的档案,不想被局长撞见,当下尴尬的笑了笑,道:“现在案件都是实时归档,老沙他们进展快,我们档案科也要加快审核,加快归档,好了,我也要走了,小朋友还在家等我呢。”

“是小蕊吧,说起来,我也好久没见着你们家小朋友了,都上初中了吧?”

“刚上初一。”马明空说着,伸手去关显示器,却被麦局长一把拦住,笑道:“别急,说说你对这个案件有什么看法?”

“没有。”马明空回答的很干脆。

麦局长收起脸上的笑容,正色道:“你敢说对这个案件没兴趣?”

“麦局,我是对这个案件有点兴趣,谈不上有什么看法,只是觉得,”马明空在屏幕上划了几划,调出强文强武两兄弟的照片,说道:“抓了两个劫匪,一点料都问不出,好像有点可惜了。”

“我也这么觉得,这两人正在下面受审,是个叫朱明珠的小丫头,要不你这个老刑警下去指导指导?”

马明空吓了一跳道:“我一蹲办公室的,哪能指导什么,不说了,麦局,再见,小蕊催我好几次了。”也不管麦局长,关了屏幕,拔腿就走。

麦局长看着他离去,叹了口气,踱出档案科,灯光在他俩身后慢慢熄灭。

滨江大学是西林市唯一的大学,离市区有50多公里的路程,临江而建,风景优美,来勇知道兰灵教授在滨江大学任教时,心中颇有点不以为然,滨江大学最多算三流大学,里面的教授能有多高水准?待得在电话中预约时间,听到一个女子声音,更是降低了期望值,只是这兰灵教授是在市局挂号的科学顾问,据说此前曾协助警方破获了几个案件,口碑甚好,来勇不禁又有所期待。

来勇如约在上午8点进了兰灵教授的办公室,见房间里一女子正低头浇花,背影甚是年轻,说道:“你好,我是双木公安分局的来勇警官,和兰教授约了今天上午八点见面,请问兰教授到了吗?”

那女子放下水壶,转身笑到:“来警官你好,我是兰灵。”

来勇见眼前这女子不过二十来岁,容颜甚美,一双亮眸在浓眉下熠熠生辉,不由的吃了一惊,兰灵见他如此,也不理会,只淡淡一笑,说道:“来警官,你传来的案件资料,我都看过了,你想从哪开始呢?”

来勇定了定神,道:“兰教授,您好,我这次来,是想请您提供技术上的协助,搞清楚劫匪究竟有无可能控制一辆无人驾驶汽车?”

兰灵示意来勇坐下,自己也坐到办公桌前,桌子两侧各立着一块双面大显示屏,她低头按起面前嵌在桌上的一块小显示屏,又点击了几下,来勇便在靠近自己的那块大显示屏的背面,看到在新闻发布会上展示的那张照片。

“控制是你们的说法,对我来说,现在最关心的一个问题,劫匪是如何进入这辆车的,”兰灵看着一脸茫然的来勇,又解释道:“你们都相信了那个记者的说法了,但首先,这张照片并不是很清晰,劫匪手中的东西,可以是方向盘,也可能是任何别的东西,无人驾驶车辆早已取消了方向盘、刹车和油门,就算被破解,也不会回到早期的人类驾驶方式了。”

来勇张大了嘴巴,呼吸也急促起来,问道:“那如何解释警方无法锁停这辆车,又如何解释,这辆车在沿江大道横冲直撞,智能交通规划系统里没有这辆车的路径规划?”

“我不知道,不管是学术界、产业界还是黑客圈,目前都没有任何成果,证明符合法律规范的无人驾驶车辆,可以重新被人类驾驶。当然这是我个人意见,昨天市局组织了专家讨论会,除我和一位专家外,另外三位专家,都不这么认为。”

“可是,总得有原因来解释昨晚的情况吧?”

“先别急,”兰灵笑道,她在小屏幕上又点击了几下,调出一份材料显示在大屏幕上:“我昨晚做的无人驾驶车辆的安全架构和工程实施的简单说明,先给你介绍下。”

来勇晕乎乎的听完她的介绍,似懂非懂,不过有一点他听明白了,那就是无人驾驶车辆设计的第一原则,就是禁止人类掌控车辆,每一个消息接口、每一个人机界面,都以此为最高安全准则,他失望的坐在那里,想起昨天立梦公司那个胖胖的总工,晃着粗粗的手指,向他说着类似的论断,他呆了一会,问道:“一开始你说只有一个问题,能说说这个吗?”

“万事开头难,虽然现在没有直接证据,能证明劫匪操控了这辆车,但他们非法进入了一辆自动驾驶车辆是事实,”说着,她停了一下,笑道:“你知道我们平时是怎么进入自动驾驶车辆的吗?”

来勇觉得对方的笑容让他不太舒服,不过他昨晚还真做了功课,于是有板有眼的答道:“四种方式,第一种,用手机打开车门,第二种,握车把手的时候通过掌静脉加掌纹打开,第三种,车主通过网络为访客远程打开,第四种,车主发送一个二维码给访客,访客在车旁扫描二维码打开。”

“不错,”兰灵赞道:“像打车这种情况,一般都是后两种方式,正常推测的话,Z6T2E的车主应该是给最后一个乘客提供了这种二维码。”

“这个简单,我问下就知道了。”来勇拿出手机拨通了陶德的电话,问了下当时的情况,陶德这两日心神不宁,总觉得有人在他背后指指点点,虽然警方没有公布车牌,但网上不乏好事者的分析,他心里也明白那坠江之车只怕就是他的,却也不敢再去公安局问,这时来勇主动给他打电话,他仿佛找到救星一般,吐了一番苦水,又连连追问什么时候能给他开车辆丢失证明,来勇只好安抚了他一番,让他配合警方再等等。

来勇好不容易挂断电话,告诉兰灵,陶德前天下午用的就是一次性扫描作废的二维码,兰灵点点头道:“这种二维码进入车辆的方式,虽然简洁,但其实并没有什么标准规范,各个车企自行其是,当然基本思路都差不多,车辆根据车架号、发动机号、车主身份、访客身份加上时间戳等信息,混编后再加密生成一个二维码,如果有黑客事先知道了这些信息,还知道了混编的规律和加密算法,理论上,是有可能伪造出一个二维码的,特别是如果黑客获得了刚刚用过的二维码。”

来勇甚是疑惑,问道:“既然知道可能伪造二维码,为何不堵上这个漏洞呢?而且,我好像也没听说过出过这方面的事情。”

兰灵笑道:“安全的等级是由成本决定的,很多时候就是防君子不防小人的。车企要提高二维码的安全性,就要增加成本,但二维码不是车企竞争力,它主要的场景,是为打车而应用的,车企自然不愿意投入人力物力来做这种事情,重要的是,就算有人伪造了二维码非法进入他人车辆,也开不走这辆车,这恐怕也是你没听说过出过这方面事情的原因了。”

“但不管怎样,按你的意思,劫匪还是有可能通过伪造二维码进入Z6T2E的,而且,是不是也暗示和最后一个乘客有关,毕竟他手机上有刚刚用过的二维码。”

“我只是说这里有技术漏洞,事实上,我注意到一个细节,”兰灵在面前的小显示器上指点了几下,来勇便看到大显示器上播放了一小段监控录像,兰灵接着道:“虽然停车场监控录像没有拍到劫匪如何进入Z6T2E,但拍到了他们上车前最后的奔跑画面,你看,”她暂停住了录像,在画面上圈住了一个戴头套劫匪的右手,说道:“注意看他的右手。”

来勇睁大眼睛,只见画面上那劫匪右手捏着拳头,却没见什么异常,兰灵见他久未吭声,将画面再放大、滤清,说道:“看清了吗,他拳头里应该捏着一个小东西。”

来勇努力辨识,点头道:“好像是这样,可是,这是什么呢?”

“把画面连起来看,”兰灵将劫匪右手放大画面,慢速播放,道:“他按了一下这个小东西!”

“我猜测,劫匪能进入Z6T2E,不是四种方式中的任何一种,而是,”兰灵盯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来勇,一字一顿的道:“按了一下这个小东西!”

来勇觉得自己都快傻掉了,实际上,就算兰灵把画面放大、播速放慢,也只能勉强看到那手极其轻微的晃动了下,她不仅能看出劫匪按了下拳头中捏的东西,更推断出劫匪靠这个动作打开了车门,太不可思议了,他呆了好几秒,脱口而出只得一句话:“你有什么依据?”

办公室里突然安静下来,兰灵看了他好一会儿,这才道:“这些,都是我个人的猜测。而且,不管是哪种方式,很难想象这四个劫匪能完成,除非,他们背后有一个技术团队。”

来勇今天本来是要咨询无人驾驶车辆究竟有无可能被破解控制的,被对方这么绕来绕去,始终没有结论,此刻也顾不得什么礼节了,问道:“兰教授,不如我们回到正题,刚才你也讲了无人驾驶车辆的安全架构,在你看来,Z6T2E有没有什么技术漏洞被利用来破解?”他顿了一顿,缓和了下语气,道:“警方需要一个明确的结论。”

“用有限的防御成本对抗无限的安全威胁注定是失败的,”兰灵笑道。

来勇能听懂这句话,这下他真有点急了,差点站了起来,说道:“你刚才不是说,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劫匪控制了这辆车吗?”

“是的,但我不知道的事情,不相信的事情,并不表示它不存在。”

来勇心下雪亮,对方不愿给出明确结论,是怕担责任,这么看来,她和昨天那个胖总工也没什么本质区别,他看着一双眼睛笑成了弯月、声音却没什么笑意的兰灵,突然觉得她也没那么好看了。

和昨天相比,来勇双手空空,只在肚子里带了一堆技术回到局里,今天比昨天更糟糕,专案组的其他成员也都没有进展,朱明珠也投入到了对珠宝行内应的查找,可是一无所获,各种流言越来越多,网络上点击量最高的一个阴谋论是:这是一次未经排练的演习,意在测试城市的应急管理和组织能力,没成想参加演习的群众见财起义,假戏真做,劫了梅瓶而逃,沙州岭对这些流言蜚语并不在意,但聚在双木分局门前的记者和围观人群,让他在进出时饱受煎熬、焦躁不安,他把来勇狠狠的责怪了一通,把一天时间浪费在这毫无意义的咨询上。

来勇没有给自己辩解,此刻,他坐在会议桌前,默默调出008号案情分析员,输入一句问话:“008号,你提过本案有两大矛盾,第二个矛盾的依据是什么?”

“劫匪离开珠宝行后,在停车场曾短暂的出现在监控画面中,我在分析时发现,劫匪在奔跑时右手拳中握着一个东西,就在快要跑出画面时,有个微小的捏了下的动作,28秒之后,Z6T2E就出现在另外一部摄像机的监控画面中,我在重构了停车场的虚拟增强影像后,推测出当时劫匪就在离Z6T2E停车5米之外,正对着它做出这个动作,我想不出更好的原因可以解释这个动作。”

来勇的心,重重的跳了两下,一下是为兰灵,一下是为昨晚麦局长说的话:“和008号作好协同,它是需要指导的!”

“不管怎样,我刚才已向沙队长汇报了兰灵提到的这个场景。”他安慰着自己。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