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苕华裳裳 > 正文
第十四章 血月之下
作者:空雨灵  |  字数:2701  |  更新时间:2020-04-06 18:38:27 全文阅读

父子二人推杯换盏,心情畅快,丝毫没有受到方才月食的影响。

  独孤画天喝的肚子涨涨的,心中暗道,怪不得武松喝那么多酒还能打虎。

  这简直就跟喝凉水似的,无论是醉仙居的酒水,还是父亲珍藏的佳酿,独孤画天断定绝对都不超过十度。

  独孤画天后来越喝越没了兴致,不过看老爹依旧正处在兴头上,也不好意思去扰了老爹的雅兴。

  “爹,我去趟茅房!”独孤画天站起身来,对独孤裘说。

  独孤裘闻言放下手中的酒杯,,立起身子“走吧,一起去,你这一说我也想去了。”

  茅房就在后门的一侧,两人借着月色,踏着月光向茅房走去。

  两人并肩走到茅房门口,独孤画天突然夺门而入“爹,我比较些急!”

  说完茅房的门就“砰”的一声在独孤裘眼前关上了。

  “你这小子,你在别人面前上尊老,下爱幼,怎么在我这就这样,你急我不急啊!”

  独孤裘骂骂咧咧的,说着两只大腿向内侧夹紧,捂着小腹。

  “你快点儿!”

  “等会儿,爹你那酒是不是过期了,我喝完闹肚子!”茅房里传出独孤画天的话语和带着味道的宣泄声。

  独孤裘闻言眼前直接一黑,这小子怎么还来大的。

  “师哥,开开门啊,师哥!”

  后院小小的后门被敲得山响,听的出门外之人很着急,可是茅房门口的独孤老爷子也很急啊。

  无奈独孤裘还是强忍着去开了门,拿去门栓,两扇黑色的木门缓缓分开。

  门刚一打开独孤裘就看到姜尚衣衫不整的跪在门外的青石地板上,怀里抱着一女子。

  在血红的月色下,那女子胸口大片的黑暗,独孤裘一眼就看出那是血迹。

  “师哥,求求你救救蓉蓉吧!”

  见到眼前这一幕,独孤裘醉意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赶忙扶起跪在地上的姜尚,“快!快进来!”

  独孤裘在前面带路,将姜尚带到自己的屋子里。

  已经入睡的小雅被屋外嘈杂的声响吵醒,揉着惺忪的的睡眼走出房间,迎面就看到独孤裘火急火燎的带着另一个男子走过来。

  还不等小雅开口,独孤裘就吩咐她道,“小雅,你快去厨房烧一锅热水送我房间。”

  “嗯,好的。”小雅得到命令后向厨房跑去,她已经看到了姜尚怀里满身血水的姜蓉蓉,知晓事情的严重。

  “师弟你不用担心,有师哥在,她不会有事的。”

  独孤裘的房间里,老丞相取出一个落满灰尘的大木盒子,将盒子里边的东西一样一样的取出,逐一摆放在床边。

  一旁的姜尚拉着姜蓉容的手眼角不断有泪水躺下。

  “师弟你回避一下吧,我要动针了。”独孤裘手持用烛焰烤过的银针,对着一旁脸色惨白的姜尚开口。

  姜尚这才依依不舍的松开女儿的手,转身离开,轻轻的将贴着窗花的屋门关闭。

  姜尚走出房间的时候,独孤裘已经将七根银针插在了姜蓉容的身上,算是护住了姜蓉容得心脉。

  不过这才仅仅是刚开始而已,接着随着时间的流逝,独孤裘身边的银针一根接着一根减少。

  此时的独孤裘眉头紧缩,完全没有了平日里和儿子嘻嘻哈哈的模样,汗水从他布满皱纹的眼角划一颗一颗过,他却浑然不知。

  此时他的眼里只有各种穴道和手中的银针。

  ……

  独孤画天在茅房时就听到些许动静,直到此时才舒舒服服的揉着肚子大步流星的迈出茅房。

  远远的就看到父亲的房门外多了一道人影,他缓缓的走向前去。

  还没走近就圆圆看到小雅抱着个大木盆着急的跑进父亲的房间。

  怎么回事?独孤画天心头疑惑。

  “哎,到底怎么回事啊?”独孤画天走到姜尚身边,伸手拍了一下他问到。

  姜尚回头看了他一眼,没说一句话又看向地面。

  “没事了!”独孤裘有些疲累的声音从屋内传出。

  姜尚激动的破门而入,留下一脸懵逼的独孤画天。

  “人暂时已无大碍,只是……”独孤裘有些凝重的开口。

  姜尚听到独孤裘上半句话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只是气还没出完就听到那个只是,立马又紧张起来。

  赶忙问到,“怎么了?”

  独孤裘将一枚银针缓缓的递到姜尚面前,“此毒我暂时解不了,什么时候毒发我也不清楚。”独孤裘无奈的说。

  姜尚闻言缓缓的低下头颅,看不出具体的表情。

  “画天,别等明天了,今晚你马上动身带着蓉蓉去药王谷,一定要将她给我活蹦乱跳的带回来。”独孤裘对着跟在姜尚身后走进来的独孤画天说道。

  姜尚闻言马上抬起头,望着两鬓斑白的独孤裘,“我跟他一起去!”

  “老爷子性情古怪,你去了反倒不好。”独孤裘缓缓开口,其实他怎会不能理解姜尚现在的心情。

  “好,我马上去醉仙居通知茯苓。”说完独孤画天转身消失在了月色之中。

  蓉蓉!

  他已经大概了解了情况,另一个世界里,他曾经亲眼看着小雯无助的死在自己的怀里,现在这个世界里好不容易再次见到了小雯,他是绝对不会让相同的情况再次发生的。

  醉仙居离相府不远,三炷香的功夫,独孤画天已经站在了醉仙居的门前,直接飞身进入自己原来的那个房间。

  “茯苓,茯苓!”

  独孤画天打开房门大喊。

  他并不知道青衣少女具体住在何处,只能站在走廊里大喊。

  “谁呀!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不知是那个房间里传来男子气急败坏的骂声。

  独孤画天充耳不闻,依旧大喊出声。

  终于隔壁房间的房门缓缓打开,茯苓穿着一袭白色的睡袍,哈欠连连的出现在他眼前。

  “怎么回事啊?”茯苓略带撒娇的语气说道,都怪他让自己躺床上睡不着,现在好不容易睡着了又被他给吵醒。

  “跟我走!”独孤画天二话不说拉着小姑娘的胳膊就往外走。

  “去哪啊,醉仙居都关门了!”茯苓懒懒散散一副没睡够的样子。

  “走这里。”独孤画天拉着她走进自己的房间,再次来到窗前。

  独孤画天直接纵身跳了下去,回头看着月光下的少女。

  “下来啊!”

  “我?怎么下去啊?”少女嘟囔这开口。

  独孤画天无奈只好再次跳上去,将茯苓背在自己的背上,带着她穿梭在房梁屋脊之上,飞快的向自己家里赶去。

  “哎哎,你慢点,别跳……”夜色下响起茯苓激动的声音。

  直到两人进入了独孤府内,独孤画天将她平稳的放在地面上,小丫头才不大吼大叫。

  相府内,独孤裘已经备好马车,并且将姜蓉蓉安置在内。

  “爹你怎么换衣服了?”独孤画天问父亲。

  这是众人才注意到独孤裘不知何时已经换上了另一套红色的长袍。

  独孤裘没搭理他,牵着一匹黑马,将马绳递到姜尚手中。

  独孤画天让茯苓进入马车照顾姜蓉蓉,自己亲自驾车向城门而去。

  姜尚骑着那匹黑马在前面开道,月上中天,空旷的大街上只有三马一车飞快的奔驰,很难让人联想到白天这里也曾人潮涌动,摩肩接踵。

  “站住,前方何人竟敢在宵禁期间擅自外出。”值夜班的守城将士大喊。然而一骑一车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直接冲向了城门。

  “站住,否则我们放箭了!”守城将士再一次大呵。

  “速开城门!”冲到近前的姜尚命令道。

  “啊,将军!”守卫明显已经,回头招呼其他几人,“快将城门打开。”

  沉重的城门被徐徐拉开,马车丝毫没受任何影响,直接冲出了长安城,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里。

  姜尚勒马站在城外,知道看不见三人的车马才调转马头。

  “将军那辆马车是干什么的?”守卫看着马背上的姜尚,问到。

  “救人去的。”姜尚缓缓开口,眼眸中精光一闪“传令下去,关闭所有城门,全程搜捕可疑人等。”

  到底是何人要去刺杀自己的女儿,月色下姜尚骑在马背上陷入沉思……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