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苕华裳裳 > 正文
第一章 联姻
作者:空雨灵  |  字数:2584  |  更新时间:2020-03-28 20:44:35 全文阅读

午后一场突如而来的大雨洗尽了上京城的铅华,这雨来的快去的也快,一道绚丽的神虹横贯京都,将浩大的上京笼罩在弧拱之下,使本来就璀璨辉煌的上京城显得愈发神秘,颇有此城不似人间有,应是天上仙阙来的意境。

  此时京城中的百姓全都在对着神虹祈祷许愿,有的想要升官发财,有的想要建功立业,但是更多的百姓则是是希望朝中文臣武将能够和睦相处。

  朝堂之上文武不睦,这是大周的子民人尽皆知的事实,其实主要是身为文官之首的宰相独孤裘和护国大将军姜尚有过节。

  至于是什么原因导致两人关系不和谐的,这恐怕除了当今圣上和少数几人之外,没有人会知晓这些陈年往事。

  然而这一切似乎都和宰相府后院那个坐在白墙灰瓦之上,眺望远方的少年没有一点关系。

  少年大约十四五的样子,虽然没有颜如宋玉,貌比潘安的外表,但也是剑眉星目,脸上的轮廓棱角分明,在一袭蓝色长袍的映衬下,也是英气逼人。

  少年白嫩的如水葱一般的素手此时正托着下巴,脑海中全是父亲昨天晚上的话。

  这个少年就是独孤画天,大周国宰相独孤裘的独子,宰相府的少主。

  由于朝堂上文武关系的紧张,引得国家产生了一系列问题,造成大周国初建是内忧外患。

  睿智的武皇知晓,如果此事不妥善处理的话,刚打下的天下可能就要拱手让人,所以在昨日早朝时提出联姻,让宰相独孤裘的儿子独孤画天和卫国大将军姜尚的女儿姜蓉蓉喜结连理。

  可是姜蓉容那可是京城中脍炙人口的大名人,外人口中皆道其父是武将,姜蓉蓉从小耳濡目染,正直豆蔻年华的年纪丝毫没有大家闺秀的温文尔雅。

  相反倒是为人豪爽,行事雷厉风行。

  昨夜独孤裘将儿子叫到书房将婚约之事悉数告知儿子,没想到一向听话的画天听到这件事后反应激烈。

  最后父子两人大吵一架,也就有了今天独孤画天被禁足在后院之事。

  皇宫内御书房里,宰相独孤裘和武皇正在下棋。

  武皇一身白衣,穿的相当随意,中年人的模样,平庸的面容,没有一丝王者的气息。

  可是这天下人尽皆知,就是这个儒雅的男子曾经亲自带领大军,南征九黎,北战大凉,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硬是将大周的天下一寸一寸的给打了下来。

  “丞相,你儿子好像不太乐意我给他安排的这门亲事啊!”

  武皇悠闲的落子开口,棋子打在棋盘上发出嘹亮的声响。

  这一声仿佛打在一袭蟒纹官袍的丞相心上。

  “哼,这事儿由不得他。”

  独孤裘开口说道,但是眼中一闪而过的惊讶还是被精明的武皇所捕捉。

  “你就不好奇朕怎么知道的?”

  武皇捻着一颗棋子看着棋盘思考着从哪里落子。

  “陛下不说,这便是不想让臣知道,臣便不问,臣只需做好分内之事就好,其他事情,圣上自有定夺。”

  独孤裘拱手颔首恭敬地说。

  “哈哈,你个老狐狸,还是这么圆滑,告诉你无妨,这是朕新成立的一个特务组织,负责监察百官以及传送全国各地的情报,这消息也是今早呈上来的。”

  说完武皇拿起精致的瓷杯,轻抿了一口清香四溢的毛峰。

  独孤裘听到来自武皇的解释后,也没什么太大反应,倒像是听到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啪!”

  武皇落子,棋局胜负已分。

  “陛下英明,老臣甘拜下风。”

  独孤裘拱手。

  “你也不错,好了我要休息了,你下去吧!”

  武皇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懒懒的说道。

  独孤裘恭敬的又拜了拜,退出御书房,径直向着宫外而去。

  待独孤裘走远后,御书房的内室里走出一位仙风道骨,鹤发童颜,穿一身道袍的老者。

  武皇依旧在自顾自的活动筋骨。

  “几十年了,这老家伙还是那么谨慎。”

  从内室里走出的老者感慨。

  “是啊,一手臣子棋下的简直天衣无缝。”

  白衣武皇开口,又接着说道。

  “二皇叔,你觉得我当年把他从陈国带回来是对是错?”

  没错武皇身后这名一幅道家打扮的老者便是武皇的二叔宇文玥。

  “孰是孰非,世事无常,这世间哪有那么多对错,不过圣上你还是要注意下,我总觉得他的儿子和他之间有些蹊跷。”

  宇文玥独子走到窗边欣赏着后花园中的美景,古井无波的说道。

  由于刚下过大雨,后花园中园中花含莹露,草吮甘霖,老树也被急躁的雨水洗去了疲惫,英姿勃发欣欣向荣。

  “二皇叔,你是说……”

  武皇略微思索了一下缓缓开口。

  还不等武皇把话说完,宇文玥便回过头来用深邃的目光看着武皇,缓缓的点头,武皇见此心中有数,也就没有在继续说下去,而是缓缓的走到窗边,和宇文玥并肩而立。

  “二皇叔好雅兴,朕天天都要从这御花园经过数次,却不曾注意到这小小的花园竟还有这样的美景。”

  武皇愉快的说道,眼前的美景和雨后带着泥土芳香的空气似乎令他的心情格外的舒畅。

  “陛下说笑了,这御花园的景致岂是他处可以比拟的。”

  宇文玥与武皇相视一笑。

  “花开花落不长久,落红满地归寂中。”

  仙风道骨的宇文玥飘然离去,留下武皇一个人依旧伫立在窗边。

  “李二!”

  “奴才在,圣上有何吩咐?”

  大内总管李二听到武皇的声音后,弓着身子踩着小碎步快速的出现在站在窗边武皇身后。

  “去拟两道圣旨分别送往姜统领和独孤丞相府上,将两家的亲事就定在下个月的端午节吧!”

  武皇吩咐道。

  “是,老奴这就去办。”

  老太监李二踩着小碎步,款款而去。

  领得皇帝口谕的李二急匆匆的离开了御书房。

  独孤丞相的然府上,独孤画天已经在房顶呆坐了将近一个时辰,无论是头顶绚丽的七彩神虹,还是枝头上翠鸟的啼鸣都不能引起他的注意。

  自己明明是个小康时代的有为好青年怎么一觉醒来就成了宰相之子?而且还要强迫出嫁,哦不,是娶妻。

  其实他并不是不喜姜家女儿。自己与姜蓉从未有过一面之缘何来喜与不喜,只是他不喜欢在自己还未做出选择的时候别人就已经给自己选好了的那种感觉。

  就好像自己是马戏团里的提线木偶,无论发生什么事,都只能逆来顺受。

  这可能是只有生活在新时代的人们才会讨厌的感觉。

  “老爷,您终于回来了,少爷从午后就一直坐在房顶上,我这怎么劝都不好使……”

  看见独孤裘踏入后,院独孤画天的贴身丫鬟小雅焦急的开口。

  大独孤画天四岁的小雅十岁的时候就进了丞相府,也算是独孤画天的半个青梅竹马。

  韩天从小就特别粘她,平时独孤画天赌起气来谁的话都不听,可是唯独不会忤逆小雅。

  她知道每次少爷心情不好的时候都喜欢一个人独自坐在瓦房顶上,看着未知的远方,每次她都是一哄他就好了。

  可是今天小雅的话也不好使了,从午后画天坐到屋顶被她发现后,她就变着法子对其进行劝说,逗这位比自己小不了多少的少爷开心,独孤画天却一改往日风格,不为所动。

  “小雅,你别理他,画天我告诉你,这婚约你必须答应,这可不是仅仅为了周国。”

  独孤裘抬头看着坐在屋顶的独孤画天严肃的说道,并且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便自顾自的向屋内走去。

  小雅抬头看了看依旧坐在屋顶的小画天,摇了摇头去厨房准备饭菜去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