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尚方宝剑 > 正文
第一章,某年某月某日会死
作者:害死个仁  |  字数:3213  |  更新时间:2020-03-28 18:53:17 全文阅读

“如果有一个算命的道士说:你某年某月某日会死,你会相信吗?”

  常问道不相信。

  富安小区的一栋楼房中,常问道趴在书桌的睡着了,一阵“叮铃铃”的铃声将他从睡梦中惊醒,他揉了揉双眼,从一本厚厚的书籍下拿起正在振动的手机,看了一下来电显示,不由一拍额头,才记起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冠礼之末,地龙翻身,大凶。”

  每年的这一天,这话就像黄钟大铝一般,在他的脑海之中响起;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胸前的天珠,摇了摇头,轻笑着站了起来。

  天珠是常问道的太爷留下来的,民国时期,常问道的太爷是地地道道的’土夫子’,在一座唐朝的王公墓室里盗了许多宝贝,只是时经战乱,留下的仅剩这枚天珠。

  常问道十岁那年,那时他们家还住在常家沟,一个游方道士来常家沟化缘,做为报酬,可为人算命三次。

  常问道的老妈李月娥争取了一个名额,拿着常问道的生辰八字让道士帮忙算算,那道士的批语就是:“冠礼之末,地龙翻身,大凶。”

  李月娥嘴上不相信,却把祖传的天珠给了常问道,并叮嘱常问道,任何时候都不能取下天珠,她希望天珠能帮常问道消灾挡劫,。

  冠礼之末,古时冠礼,常以十五岁分段,以示成年,再往前,按周制,又以二十岁行冠,二十岁,又称冠礼之末,而常问道今天正好了二十岁。

  常问道正出神时,电话铃声又响,他接通电话后,忙道:“来了,来了。”

  也不知他同学在电话里说了些什么,常问道苦笑地摇着头,他转首往窗外瞧去,发现窗外的光线已变得昏暗,冷风阵阵,冰冷的寒意袭人,让他忍不住一个冷颤,正想开口,电话里传来阵阵的催促声。

  十月,X城一到十月,阳光就少得可怜;阴冷,潮湿的天气让人心情凭空多了份沉重与寒意。

  很多人不喜欢这种天气,常问道也不喜欢。

  忽忽忙忙的出了门,下楼梯的时候,也不知哪个倒霉孩子把香焦皮扔在楼梯口,让他一个不留神就踩在上了上面,摔了个四脚朝天。

  来不急更换衣裤,拦了辆的士,赶到‘一碗香’门口,那里已有七八个青年男女正在门口等候,其中一个穿着羽绒服配短裙的女子更是冲着常问道不满的嚷道:

  “你怎么才来?”

  “不好意思,看书时睡过去了!对了,站在这里干嘛?不是订房间了吗?”

  常问道连忙解释,毕竟这些人都是来帮自己庆祝生日的,都是自己熟悉的人。

  二十岁是人生的一个过段,过了今天,常问道也算是个成年人了。

  “没事,我们也刚到。”

  刘洋推了张娜一把,把张娜一肚子的不满都堵在心里。

  小包间的空调一打开,温度很快就升了上去,让所有的人感觉到了一种温暧。

  “请问几位,需要点些什么?”

  一个非常养眼的服务推开包间的门走了进来,脸上挂着职业性的微笑,手上拿着点菜板轻声的问道。

  常问道拿起桌上的菜本边翻边点,而后又把菜本递给了边上的刘李木。

  常问道其实并不喜欢过生日,他不觉得生日与平时有什么不同,但身边的朋友总喜欢这个调调,他也就当是一起聚聚。

  ’一品香’最大的好处并不是菜的味道出众,而是上菜的速度比一般的馆子要快,不到半小时,菜就上齐了大半。

  ‘来,来,来,举起杯,庆祝我们的问道同学从今天开始,长大成人。”

  刘李木站了起来,举着小半杯白酒叫道。

  “我们女生喝这个。”

  张玲举着瓶饮料摇了摇。

  张玲话刚说完,就感觉房子左右摇晃了一下,桌上的两个酒杯掉到了地上,碎成一片。

  “有没有感觉刚才房子在抖?”

  李洁一脸紧张,看着大伙问道。

  大家一愣,刚才确实感觉自己好像失重了一般。

  “没事,看你们胆小的,我去叫服务员过来清扫一下。”

  大胖说完站了起来,刚迈开步子,地底突然不断的振动,房间开始摇晃起来,桌上的菜,碗,杯子,和酒掉了一大半到地上。几个人也站立不稳,几个女的早坐在了地上,身上沾满了酒水油迹。

  所有的人都愣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慌忙的抓住身边能固定自己身体东西,惊慌失措。

  “是不是这房子要倒了。”不知谁在大声的叫嚷。

  话声刚落,整个房子开始剧烈的的晃动,上下左右,如一梭风浪中的小船儿。

  电视掉在地上碎成了一地,天花板上的石粉与水泥开始往下掉落。

  “啊,啊,地震,是地震,快跑啊。”

  不知谁在喊。

  “冠礼之末,地龙翻身,大凶。”

  常问道抓着身前的桌子,脑袋一下就蒙了。他感觉到不可思议,这种不可思议甚至掩盖了瞬间的恐惧。

  房间里有人站了起来,快速的从常问道身边跑过,也不知谁顺手拉着他往外拖了一把,大声叫道:“傻子,快跑啊。”

  常问道这才醒过来,然后站了起来,拼命的往外跑。

  房子就像跳舞一样摆动,大地像吃了伟哥;所有的人乱成了一团,楼梯口挤满了人,拼命的往前冲挤。

  哭声、叫喊声、咒骂声、墙上的泥沙不停砸下的声音、物体和物体碰撞的声音、还有屋梁椽柱发出折断的巨响,搅合在一起,喧嚣的好似炸开了锅。

  人实在太多,常问道根本挤不出去,突然,一块巨大的天花板朝他砸下,他感觉到全身巨痛,然后身体又变得无比的轻松,似御下了一个无比沉重的包袱,整个人好像飞了起来,轻飘飘的。

  不是好像,而是他的灵魂真的飞起来了,他的记忆在一点一点消失,他的眼神越来越无神。

  ‘啪!’

  一声轻响,原本挂在常问道胸前的天珠诡异的裂了开来,从天珠中飞出一个金色的符文、在虚空中疯狂的旋转,最后化成一道流光,涌入常问道的’身体’之中;常问道猛地一个冷颤,似从一个恶梦中惊醒过来。

  “南无阿弥多婆夜,哆他伽多夜,哆地夜他,阿弥利都婆毗。。。”

  突然,从高空之中传来一阵传唱,声音宏大而祥和,似是成千上万的人在低吟,在怜悯世人;音节之间顿挫有度,静静的听着,似能洗去世间七情之苦,能灭去六欲之念;引领着人的思想进入一个无天,无地,无人,无我之境。

  沐浴在这种声音之中,常问道感觉到自己的心里一下子平和了许多,这种声音似能给灵魂增加无尽的力量,使心灵得到了一种解脱。

  伴随着宏大的经文,天空被划开了一个大洞,一道巨大的金光自高空降下,将常问道笼罩,让他的身体如黄金铸成的一般。

  金光之中,隐现一个个符文,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圆圈,如一个金色的大阳,散发出一股柔和的光芒,庄严而圣洁。

  圆圈上符文闪烁,里面像是一个古怪的空间,迷离的光线相互交错,千奇百怪的图案在光线之间闪现,当常问道想仔细看清时,那图案又化成一种古老的文字,似经非经,排序看似杂乱无章,却又井井有条。

  诵经的声音越来越响亮,时而高亢,时而低沉;符咒上的光茫也越来越亮,常问道感觉自己在飞,他看到地球越变越小,最后化成了一个细小的点,慢慢的消失。

  “这是梦吗?”

  常问道摇了摇头,再睁开眼时,四周漆黑一片,自己仿佛被放逐在永恒的黑暗中。

  “这是什么回事?”

  常问道的声音中带着不安和恐惧。

  没人能回答,无边的恐惧在心中不断的蔓延。

  突然,一点点光亮在遥远的天际隐现,如黒暗中点燃一盏油灯,也为常问道的内心点燃了无尽的希望。

  光芒越来越亮,也越来越盛,一个巨大的星球出现在常问道的眼前。

  星球的表面有无尽的火熖在燃烧,虚空被燃烧得扭曲塌陷。

  灼热的高温,就算被这古怪的光圈包裹,常问道也感觉自己快要被焚烧成虚无。

  仅一眨眼的时间,常问道仿若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

  “轰!”

  突然一声巨响,眼前巨大的星球,像一个大西瓜般、突然四分五裂;陨石在虚空中不停的飞落,划过天空,似点燃了亿万朵烟花,划出一道道灼热的火光,绚烂而美丽,归于虚无。

  常问道感觉自己在经历一场奇异的旅行,他的情绪起伏不定;他看到无数的黑洞,如龙卷风一般,无数的星球卷入其中,化成粉碎,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看到无尽的罡风,像一把把天刀,将一切存在化成了虚无;他看到有一条巨大的河流,宽广无边,不知源来,不知去处,只在水浪滔天,也如时间匆匆而逝。。。。。。

  紧张,兴奋,茫然,恐惧。。。。。。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瞬间,又象是几万年;他看到光圈的光芒开始变淡,速度也放缓了许多。

  常问道似乎回到了地球,他看到了山水一色的美景,他看到白云在天空飘荡,高山在脚底穿过,看到大海涌起滔天的巨浪,看到了广阔的草原,甚至还看到一座座的城池,城池之中,屋舍连绵,人来车往,热闹非凡。

  “这是另一个世界了吗?”

  常问道充满了疑惑,突然一股无法抗拒的巨大吸力拉扯,带着他朝着一个陌生的黑洞中而去,他来不及思考,他的精神仿佛瞬间被黑洞搅碎,一下子昏死了过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