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一个房间
作者:凌潇瑶  |  字数:2023  |  更新时间:2020-04-08 05:42:11 全文阅读

此时的屈突诠已经支撑不住,他虽是沙场宿将,可与这江湖之人对比,终是差远了。

他此时只有护住自己不受伤,在多的动作已经是无法支撑了。

李元芳不是不知,可他与其硬碰硬的对了两氏,手中的剑,皆是差点脱手。

对方的金背砍山刀,也是宝刃,所以这让李元芳没辙。

如燕见此,也就顾不得左肩上的伤,抽出左手的柳叶刀,与之对敌。

这时候,唐燕青才知道,原来这苏显儿一直留着力,如今真的全力以赴,他以感到吃力。

打着,打着,就见如燕右手柳叶刀归鞘,在腰间摸出蛇灵镖,直接打像与屈突诠打斗之人。

对方因为没有防备,因此这蛇灵镖直中此人心口。

屈突诠借此机会砍下贼人头颅,剩下的,他就是呼呼喘气,真给他累的不轻。

如燕虽是分神,却也死死压住唐燕青,李司司。

人品二人使出全身武艺,也未讨到便宜。

二人见行刺无望,又无法在苏显儿这里得到便宜,二人对视一眼,一如上次,剩下烟雾弹转身离去。

至于李元芳这里,依旧打的难解难分,如燕平息着气息,仔细观察这人的刀法。

半晌她准备一起与之对敌,这人却猛然抽身离去。

李元芳没追,提着剑看着这人的背影不知想什么,屈突诠见此过来说:“今夜真是多亏了二位,否则就这几个人,够我死三回了。”

“屈都护,客气了,这次暗杀不成,估计近期应该不会来了。

但是这里的事怕要麻烦您亲自与大人说了,他如今在并州,不知屈都护能否离开驻地?”

“李将军放心,我虽非无法进神都,但是这周边还是可以行动的,我这就安排一下,明日就赶往并州。”

李元芳这时才松了一口气,如燕也悄然放下心。

这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的伤口又隐隐作痛。

李元芳一直注意她的神色,如今看她眉头微皱,心里就知道,她这是伤口疼了。

只是在屈突诠面前不好说话,屈突诠发现李元芳一直似有似无的看着如燕,心里就是一笑,他轻咳一声道:“李将军,天色不早了,我以安排房间……”

李元芳感谢,二人也没矫情,直接回屋休息,只是不知这屈突诠是不是有意的,竟然只安排了一间房子。

燕芳二人脸色微红的相互看了一眼,李元芳有几分磕巴的说:“你睡床,我,我睡地板。”

说着就抱被子准备铺,如燕却拉住他胳膊,脸色羞红的说:“算了吧,天冷,地凉,明天,我们还要赶路呢。”

说到这里,如燕说不下去了,她微背身,灯光下,如燕的巧耳以是通红。

李元芳脸也通红,他看着眼前娇小的如燕压下心思说:“没事的,我还是睡地下,等,等办了婚宴,我们才能……”

话没说完,二人却都懂,这一夜,二人睡的都不是太安稳,许是第一次同屋而眠,二人心里都不是太自然。

天光微凉,李元芳悄悄起身,看着小脸红扑扑的如燕,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他轻轻的给如燕掖了掖被角,小心翼翼的出了门,在院中练了一趟拳,算是活动了筋骨。

他刚练完,就听俏生生的一句:“不错嘛,这武艺很有进步啊。”

李元芳回身就见如燕倚着门笑意嫣然的看着自己。

“怎么不多睡会儿?肩头的伤怎么样了?”

“心里有事,睡不着,至于肩头的伤——没事的,这么多年了,都是喋血江湖的,习惯了。

但是,没想到啊,我们钢铁直肠的李大将军竟然也知疼人啊。”

如燕这俏生生的调侃,让李元芳脸在一次微红,他垂头说:“你啊,就是这张嘴利索。”

二人说着,在一次进了屋,李元芳重新换了那身深蓝色团花锦袍,如燕为他整理衣服。

半晌,如燕才说:“我们是去并州还是去幽州?”

李元芳低头看着如燕,满眼温柔的问:“你怎么问这个问题?”

“你不是说,这次在一次牵扯幽州了吗?而且我们来这这安东都护府,也是因为屈突诠幽州与安东都护府都上任的人,既然我们已经来安东都护府了,那幽州是不是也要去看看?”

“不用了,因为屈突诠没问题,幽州就算真的有事,也不过是当初那样,所有官员一窝端。”

如燕点头,李元芳重新帮如燕换了药,到前厅,与屈突诠汇合。

屈突诠调侃的看着二人,李元芳轻咳一声抱拳说:“屈都护。”

“怎么样?李将军昨夜休息的可还好?”

“挺好,挺好……”

屈突诠见此哈哈大笑,三人吃过早饭,便开始赶往并州。

而此时的并州,狄仁杰已经开始扮成游方郎中在并州游走。

在并州下辖,宽城县,狄仁杰,曾泰,狄春正在一家面馆里吃着面。

看着人群曾泰说:“看来,这里的百姓很是富足啊。”

“是啊,你看这百姓,每个都是脸上有着笑容,看着很是不错啊,哈哈。”

三碗阳春面,狄春看着面碗一脸苦相,狄仁杰看了就说:“你这小斯,怎么?这阳春面你还吃不惯?”

狄春垂着头有气无力的说:“老爷,我们出来两天了,阳春面,哨子面……吃面我不反对,但是咱们能换换吗?

就吃这两个,小的真的扛不住啊,小的平时就吃……”

对于狄春的吐槽,曾泰不言语,但是也能看出来很同意。

狄仁杰听了看了一眼曾泰又看了看狄春,笑眯眯的说:“下次,下次一定吃别的的,但是呢,这两碗面,你们俩也吃不了,就给我点吧,啊,哈哈哈。”

说着就拿着二人的碗给自己的碗里拨面,这一波操作,闹的目瞪口呆。

曾泰看着一半的碗,半晌说:“当初元芳说,大人剥削了自己半碗面,我没信,如今……我信了,恩师……您这……”

狄春欲哭无泪的看着自己的面碗,见狄仁杰又看像自己,他生怕狄仁杰在拨面,直接抱起碗,狂吃起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