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现代修仙世界 > 正文
酒狐出局
作者:普立刻  |  字数:2333  |  更新时间:2020-06-02 12:28:59 全文阅读

“哇。”正大战时期,李二牛被那蛤蟆一脚踢中腹部倒飞出去,擦去嘴角边的血迹起身骂道“夯货!”那蛤蟆冷笑说“就会耍贫嘴。”

另一边,李能手中长枪舞的飞快,那黑礁凭借一身铜头铁骨在空间内横冲直撞,李能“啧”一声,那黑礁皮肤如铜似铁,生的坚硬,划不破,这该如何是好?

再说那朗晴天一边,酒狐手舞酒坛,那朗晴天连连倒退,“喂,别打了,你是打不过我的。”正说话间,便躲过飞舞的酒坛跳到岩石上,对于朗晴天来说,那笨重的酒坛根本进不了一分一毫,那酒狐轻喝一声,便将坛中酒水灌入肚中,朗晴天心想“别是这货看抵不过我故借酒消愁啊。”正喝着,却突然吐出一口水柱,径直射穿朗晴天身后的岩石,“呦呵,有本事了。”朗晴天笑道,那酒狐却不曾理会,接连射出数发水弹,击穿岩石,打倒巨石,却溅不到朗晴天周身,朗晴天做鬼脸笑道“你来打我啊。”见那酒狐手指轻点旁边的岩柱,只见岩柱开始寸寸断裂,直至蔓延到朗晴天头顶上,尖锐的岩石如雨般落下,朗晴天才明白酒狐的目的,他一开始根本就没想打中自己,便是摧毁岩层,让自己被活埋在石堆里。

那黑礁左冲右击,却也不曾打到李能一下,便叫嚣道“小小一蚂蚁,尽爱钻鞋底。”李能见他出言侮辱,也不闪躲了,便挺起红缨,一招游龙探海,耍的游刃有余,那黑礁见出言见效,他果真恼怒,便大吼一声,身上肌肉暴起,便抬着人大的钢柱砸下,红缨被钢柱砸的微微弯曲,那李能却寸步不让,直至脚下土地寸裂,方才被黑礁抓住机会打飞数米,李能轻咽喉中一抹甘甜,便矗立起来,要再战。

李二牛被打的节节败退,再次被打飞在岩柱上,蛤蟆挥挥手中的扇子,嗤笑道“我算是明白你是怎么过来的了,你是一路抗揍过来的吧。”面对蛤蟆的嗤笑,李二牛不以为然,便再次站起身来,蛤蟆讽刺道“多少次了,我都不清楚了,也罢,就让你就此去吧。”说完眼神一寒,口鼻中尽是绿色雾气,融化岩石,腐蚀岩柱,仔细看下,他与李二牛战斗的地方已经被毁的不成样子了,待到雾气散去,蛤蟆扫了一眼,见无尸骨,无活人,心想是被彻底融化了,便就要走,身后却被人拽了一把,待到回头时,已经被一沙包大的拳头抚摸脸庞了,这是李二牛第一次击中蛤蟆。

蛤蟆轻抚被打肿的左脸,嗔怒道“我知道,你想等那个周枫过来,但是没有机会的。”另一边,周枫采完夜明砂后便背着向上攀登,心中兴奋道“如此多的药材,即使不挣一千也能八百了。”正走在,却感觉周身异样,下意识便弯腰,只见一道凌厉的剑气袭来,周围显出层层阵法符印,周枫明见李二牛等人通顺无阻的爬入洞口,自己却被困入阵法,“被人算计了。”周枫暗想道。

蛤蟆大笑着跟李二牛说了他的计划,并狠厉道“你也坚持不到他来了。”便是烟尘再起,李二牛运用龟息术,周身被一层薄薄的灵力层覆盖,但见那绿色气雾被切成两边,弹指间蛤蟆被李二牛再次一拳击飞,李二牛骂道“不要用你的狗眼看人低啊!”

酒狐正想快步去黑礁那边,走出两步便俯身蹲下,一三寸长的石片贴头飞过,打破了他的草原帽子,只见朗晴天坐在石堆上,手中把玩着石块,冷声道“我不允许你走。”那酒狐轻唾一口,便往肚中灌酒,那酒坛好似千丈海,无边无际,那酒狐好似无底洞,酒入便无,朗晴天看的精确,那一口口的就皆被他当做灵力吸收去了,“这定是那酒家的一个分支。”正想到时,朗晴天便问他“祖籍何处,师从何人。”那酒狐说道“自那西海城中来,去往齐北苦寒地,师从齐北老师傅,幸得功法与相传。”朗晴天便问他“杂合体?”那酒狐略感不快,却并无反驳,因为自己便是西海城酒家亲戚,去往齐北问道,用自家的功法结合齐北人文共同创造的。

见酒狐不回,朗晴天点点头,“等我把你送出去,也不必和我姥爷去酒家做客了。”便是双臂一展,拳剑显现,那酒狐猛灌一口,口中吐出大量酒水,灵气在嘴边聚集,火苗一出便如火龙飞舞,扑向朗晴天,朗晴天眼睛一凝,便显出红色瞳孔,将火龙自头颅斩成两截,嘻声道“你这火龙顶多算条小虫。”眼见那火龙被破,酒狐仍是口吐烈酒,似火箭,似蛟龙,似猛虎,层层向朗晴天袭来,但见那朗晴天身形一闪,那蛟龙猛虎扑了空,转身便要打向朗晴天,却在其身后炸裂,留下一串朝阳似的星火,那吐火绝技被破了,酒狐不禁心慌起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将那酒往肚中猛灌,足足持续了一分钟,朗晴天嘻声道“好了没?”但见那酒狐丢了坛子,身形摇晃,好似那天的酒郎君醉步,朗晴天点点头,肯定道“果是那醉步。”

眼见酒狐不来,朗晴天便去,眨眼间,二人已经完成交锋,但见那酒狐上身被划出道道血痕,朗晴天亦不好过,猛吐一口半跪在地,原是刚才被击中腹部,疼痛不止,酒狐笑道“你知道吗?若用刀剑,刺不中关键部位便无用,若用锤,只需在胸口砸一下,便能取胜。”说道便用拳头砸向朗晴天,却径直穿过,酒狐立刻明白此中有计,便猛锤地面,冲击波四散,卷起的灰尘照应出朗晴天的身影,酒狐喝到,“哪里走?”便是一击重拳打在胸口上,在岩石中打出一个巨坑,酒狐嘴角上扬,但坑洼中却不曾传出哀嚎与呼吸,甚至静的只听见自己的心跳,“啪啪啪。”鼓掌声传来,酒狐身子一僵,缓缓转身,但见那朗晴天完好无损的站在上面,“你那自己打自己实在是秀。”朗晴天说完便身子一晃不见其踪。

酒狐慌忙寻找藏匿的朗晴天,只感觉身后有人走路,回头望去,朗晴天已经张开双臂,好似仪式一般,酒狐却高兴,便想过去击碎朗晴天的胸膛,却有两道血痕自臂膀一直延伸至腹部,血流不止,疼的他跪地大叫,朗晴天微微回头,那血红色瞳孔显得异常恐怖,“影杀你。”话音未落便消失不见,酒狐却如刚才一般,回头一看,朗晴天在其身后,慌得酒狐是汗流不止,再无刚才发现朗晴天的喜悦,一道痕迹自天灵盖处蔓延至全身,酒狐痛苦大叫,只见他的身躯开始分崩离析,酒狐自此消失不见,甚至哀嚎声都因喉咙受损喊叫不出,朗晴天见酒狐已死也瘫倒在地,“只用了两次便虚脱了,累啊。”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