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符文王座 > 第一卷:弗雷尔卓德
第十七章:艰难的战斗
作者:糖果先生x  |  字数:4677  |  更新时间:2020-04-08 23:47:03 全文阅读

被四周臻冰照得透亮的废弃矿洞中,徐澜清艰难的与另一边的三个矿工护卫周旋着,虽然依旧只是没有智力的魔法生物,但是这三个射手仅是凭借着一些简单的小配合就将徐澜清打得难受不已,而面对低智能生物最好用的秦王绕柱也失去了作用,箭矢的威力都可以直接射透冰柱,这让徐澜清只能够默默的不断转移着位置,一边小心的闪避着,一边思考着相应的对策。

手中的法杖轻轻挥动,一层寒冰盾浮现在身上,然后被一箭射穿爆裂开来,没有受到暴击伤害,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徐澜清的状态已经恢复了个七七八八,不过徐澜清还是没有什么想要回头反打的想法,主要是被这三个矿工护卫追着,徐澜清有一些慌不择路了,或者还是因为矿工护卫对于普通矿工有引导的能力?反正现在在那三个射手的后面不远处,还吊着两队普通的魔法矿工。

这时候的徐澜清也不在乎什么吸引仇恨了,手中法杖最后一点能量已经在刚才化成了点点冰芒,自己的速度其实并不算快,但是后边的三个射手明显不会移动射击,只能射两箭之后发现徐澜清超出了攻击距离,再收起弓箭追赶,就这么走走停停,甚至卡住了后头两队魔法矿工的路,这才让徐澜清一路上没有遇到什么抵挡不住的危险,至少不会被两队魔法矿工围起来打。

终于在亮堂的矿洞里看见了一个黝黑的洞口,徐澜清终于来到了他的目的地,就是进来的路,他不相信这队矿工护卫的追敌范围还能到隧道里头去,而且就算要是进去了,那么也别的好说的,冰火吐息伺候了,大不了一死罢了。

区区四百多点血而已了,要不是徐澜清肯定等他走到了冰火吐息最远八米的射程的时候绝对变成了刺猬,而且自己也撑不住施法的三秒,徐澜清肯定直接回头对喷了。

走进了伸手不见五指的矿洞隧道,感受着身后突然消失的压力,徐澜清终于是松了一口气,这一下子跑了这么远的路,回头看着就站在原地开始徘徊的三队怪物,三个精英级别的啊,身后还有两队普通的魔法矿工,徐澜清不禁觉得有些糟心。

不过徐澜清也没有走远,就在隧道口旁坐下,一边将状态恢复完全,一边继续思考着对策,一想到同样是精英级别的佩奇给爆出来的装备,徐澜清就完全不想放弃眼前的三只佩奇了。

英雄王座拥有相对比较完善的物理引擎,虽然到了后期几乎人手一个拥有像是意志锁定一类的辅助类技能,但是在游戏前期,射手与法师们想要准确的命中目标还是只能依靠自己的预判,而像是箭矢那样的实体攻击,是会在一直存在的,甚至力量足够的话,可以抓个人啊尸体什么的来当挡箭牌。

假如之前矿工护卫射出来的是普通的箭矢的话,那么徐澜清现在身上也插了好几根箭矢了,甚至就算是多上几个窟窿徐澜清都不会感觉意外,而像是战士的劈砍或者法师的法术,只要实实在在的打在身上,那么肯定是会留下相应的痕迹以及影响的,只是表现不一样罢了,劈砍造成伤害的流血效果,法术的冰冻、灼烧效果等等。

看着恢复到满额的状态,徐澜清心中也有了大概的对策,手中的一张保命王排-寒冰盾已经因为能量的缺失而无法使用,徐澜清也只能小心小心再小心,走出隧道,普通的魔法矿工与矿工护卫依旧是三三分队,每一队之间又有所分开。

不过因为之前追击徐澜清的缘故,这三队矿工的站位并不算如何分散,而在矿工护卫的带领下,普通的魔法矿工也会同时对徐澜清发起攻击,徐澜清猫着身体,贴着墙壁边上静步走着,他需要走到一个在隧道观察好的地点发起反击,不过这个位置稍里,而足够宽阔的矿洞给了徐澜清这个机会,徐澜清的每一步都踩在设计好的位置,有几个地方甚至是卡着矿工们仇恨距离的极限,一旦在中途被发现,那么在那样一个处于两面包夹的尴尬位置的徐澜清注定不了死亡的命运。

一路有惊无险,徐澜清来到了自己设计的地点,其实就是他最开始进来时候击杀废弃矿洞中第一队魔法矿工时候的位置,而这时候的三队矿工,在徐澜清的面前已经是两队普通矿工在前后两端,而矿工护卫则是夹在中间,成了一个夹心饼干的阵型,最前面的矿工因为冰柱的遮挡,还没有发现就在不远处的徐澜清的位置。

这次徐澜清没有再拿出了自己的弓弩,而是挥舞起了法杖,一根冰刺正中最接近他的魔法矿工,正如同徐澜清所想,这三队魔法矿工不再按照描述的那种半群体生物,而是在一声嘶吼声中,三队怪物足足九人朝着徐澜清这边望了过来,挥舞起自己手中的武器,就开始了反击。

一根箭矢飙射而来,被徐澜清一个九十度侧身躲开,另外的两个矿工护卫则是在抬弓的那个瞬间发现自己的斜身前被普通的魔法矿工挡住了视线,没有意志引导技能的他们只好收起弓箭,往前面走了几步,直到徐澜清露出身位。

但是并是只有他们在移动,普通的魔法矿工们想要攻击到徐澜清也在不断移动着,甚至徐澜清本身也并不是处于一个静止不动的施法状态,不知是巧合还是怎么,在最前面三个魔法矿工的移动下,矿工护卫们总是有一到两个的视线中没有徐澜清的身影,所以也只能不断的调整着自己的位置。

他们的箭矢威力确实很大,甚至能够射穿矿洞中并不少见的冰柱,但是他们明显没有射穿同类这类的阴险设计,所以在徐澜清陪着普通矿工们绕柱而走的时候,矿工护卫们也在一次又一次的被迫调整自己的站位,直到身后的矿工们也来到了矿工护卫的前面,徐澜清的身影也彻底的迷失在众多同类的身影之后,要是矿工护卫有思维能力,怕不是会被这伙猪队友气得吐两口血。

徐澜清也并不轻松,他的计划已经执行得相当完美了,在只有他一个人的情况下,将足有三队的矿工玩得团团转,再续上一瓶弱效生命恢复药剂,徐澜清快速往后退着,在他的带领,或者说引诱下,众多的矿工或护卫们终于都站到了自己设计好的位置上。

徐澜清甚至可以看清距离自己最近矿工脸上的狰狞,只见徐澜清的脚步突然变得缓慢,硬扛住一下矿工手中铁铲的伤害,没有理会自己才恢复过来的血线又被敲下去了多少,因为徐澜清的嘴巴已经像是蛤蟆一样的鼓起准备完毕,看着从稍远处冰柱走出来的矿工护卫们,一道汇集了四周大多数魔法能量的冰火喷焰蓬勃而出,覆盖住了足足四个普通矿工以及所有的矿工护卫。

徐澜清缓慢的移动着,矿工们也因为吐息而降低了60%的移动速度,两边之间的追逐就像是乌龟赛跑一样,唯二两个没有被波及到的矿工兔子则是猛然向徐澜清发起了攻击,虽然因为徐澜清的站位,靠着一根冰柱很好的卡住了其中一个矿工的输出空间,但是最多也就只能顾及到一边了,徐澜清龟速躲避着另一边不断挥舞而来的铁锹,没有去触发魔法矿工使用技能的机制,也不让自己遭受到暴击伤害,徐澜清和冰火吐息中矿工的血线都不断下滑着,已经位于队伍最后面的矿工护卫们,随着冰火吐息的结束,从450的满额血量跌落至一百五出头。

一发冰刺或者两发冰爆,徐澜清估算着自己的伤害,有些后悔自己之前没有舍得喝掉最后一口古拉加斯的臻冰麦酒,不过事已至此,徐澜清也压下了其他的念头,只是一个普通的副本而已,感受着施法结束后恢复的移动速度,徐澜清依旧边退边打,就像矿工护卫瞄不准他的位置一样,他也不能在快速移动中锁定同样移动中矿工护卫的位置,魔法矿工们很好的阻隔了他们双方的视野,不过看样子魔法矿工还是没有意识到自己是猪队友的事实,六个人急冲冲的就朝着徐澜清追赶了过来。

身上的各类恢复药剂还是很充足的,毕竟是一路杀了很多队魔法矿工了,徐澜清续上自己身上弱效生命/法力恢复药剂的效果,一发冰爆,将已经踏入自己五米范围内的魔法矿工击退,之前被冰火吐息牵连进来的一个矿工甚至只剩下了一点点的血皮,不过徐澜清也没有着急着去杀掉,毕竟每杀掉一个,就意味着自己少掉了一个很好的人形自走挡箭牌。

一行人重新开始围着两根冰柱绕起了一个不算大的圈子,冷却时间在自身被动加持下五秒不到,徐澜清也就乐得陪他的盾牌们跟对面的三只佩奇逛逛,要不是自身蓝量就算是在不间断的恢复中也稳步下降着,徐澜清甚至想就这么溜到自己第二发冰火吐息的CD结束,直接全部带走。

不过冰火吐息长达10分钟的冷却时间让徐澜清的美梦注定成不了真,因为魔法矿工们的位置已经越来越接近了,就算是连续几个的冰爆术,将魔法矿工们的血线几乎都炸成了丝血,但是矿工护卫们却一直在一个超过冰爆术射程范围的位置上,为了阻挡矿工护卫的视线,徐澜清也丢失了自己的视野,而就算在瞬间的冰刺术能够带走其中一个,可是自身的血量也并不健康,释放冰刺术的那个空挡一旦被射中一箭,徐澜清可能就只能饮恨当场了。

现在的情况很复杂,在这场小范围的长跑里,徐澜清的血量上下不断起伏着,前面六个只剩下丝血的挡箭牌已经追赶上来了,在最后的三个矿工护卫时不时的还射出一支箭矢,徐澜清却不能慢下脚步释放冰刺术,他的状态并不算好,他可以秒杀掉前排的挡箭牌们,但是可能连一发冰刺都发不出来,就会被卡在冰爆范围外的护卫们几箭射死。

现在的徐澜清开始怀念起暗夜随风者他们了,这个时候有一个辅助在的话,也不需要考虑这么多东西了啊。

等自己的冰爆术冷却完毕,徐澜清终于不再后退,而是迅猛的冲刺向前,最前面两个魔法矿工看着进入自己身前范围不到两米的徐澜清,突然站立不动,嘴巴猛然一鼓,终于是开始释放自己唯一的技能。

还没有等魔法吐息出口,徐澜清终于冲进了魔法矿工们的包围圈,一发冰爆术如约而至,连带上最前面的两个直接炸死了四个魔法矿工,而剩下两个魔法矿工看着几乎冲到自己面前的徐澜清,嘴巴一鼓,也开始了魔法吐息的酝酿。

徐澜清却没有时间理会这两个短时间还杀不掉他的魔法吐息,看着不远处冰柱后终于出现在视线中的矿工护卫,徐澜清法杖挥舞,一根冰刺术快准狠的从臻冰的矿洞地表刺出,带走了其中一个护卫最后一百多点血量,随着一股纯净能量的流入,徐澜清手中冰玉法杖顶端的寒冰玉,也重新散发出了一点幽光。

而另外两个还没有被徐澜清‘照顾’到的护卫则是瞄准射出了这么段时间以来的第一箭,被徐澜清一个下蹲,靠着身前的两个魔法矿工对箭矢射击位置的阻挡,勉强规避掉了伤害。

可是魔法吐息规避不了啊,看着就一步之遥的两个张大了嘴巴喷射出蓝色光焰的魔法矿工,徐澜清撇撇嘴,手中法杖挥舞,一个淡蓝色的光盾将光焰吐息从中分开,而光盾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黯淡了下去。

终归能够撑住几秒的,徐澜清身上的技能全部都进入了冷却状态,但是徐澜清还有手啊,只见徐澜清举起手中比起一般战士刀还要长上一截的法杖,对准了一个血量相对更少的魔法矿工脑袋上招呼了过去。

还是一个黄色暴击。

实在是徐澜清一身上下加起来没到10的攻击上限作妖,这个黄色暴击总共也就造成了3点伤害,当真是让徐澜清哭笑不得,只好往后退出了魔法吐息的喷射范围,而两发箭矢也随之而至,一支箭矢封死了走位,而另一支则是将徐澜清身上的光盾彻底打散,然后带走了徐澜清大半的血量。

冰爆术冷却,冰刺术冷却,徐澜清在这短短数秒里因为不断飞射而来的箭矢险象环生,而技能的冷却也终于预告着徐澜清拥有了相当程度上的反抗之力,再一次躲避开箭矢伤害的徐澜清放慢了脚步开始吟唱,法杖挥舞,一根冰刺精准的带走了远处的一个矿工护卫,而一发冰爆术,也彻底将剩下的挡箭牌们带进了死亡的深渊。

场面上只剩下了徐澜清与最后的一名矿工护卫还站着了,三十多血量的徐澜清与一百出头血量的矿工护卫,都是一箭、或者一发冰刺术就能够终结掉这场不甚公平的比赛。

矿工护卫率先发难,第一次发现了没有普通的魔法矿工的阻挡,自己的视野竟然如此开阔,一发接着一发的箭矢带着专注之力朝着徐澜清狠狠射去,而徐澜清也没敢彻底放松,小心的规避着每一发能够带他回村的箭矢,不过相较于之前三人齐射,现在仅仅一个矿工护卫还对徐澜清造成不了太大的威胁。

冰刺术。

升级的光芒随着一根尖锐冰刺的缓缓融化浮现在徐澜清的身上,现在只剩下徐澜清一人活下来了,看了一眼满地的尸体,以及爆得满地都是的战利品,徐澜清终于是一屁股坐了下去,第一次在游戏中感觉到了头脑使用过度后的疼痛。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