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江宁少年录 > 正文
第二章
作者:龙城小飞  |  字数:1592  |  更新时间:2020-03-28 11:59:40 全文阅读

  郑天民祖上是浙江籍,祖父那会儿就搬到了南京,和江予卿上的同一个私塾,从小情同手足,形影不离。

  

  “郑兄,你也来上海啦?”

  

  江予卿见到他不觉有些惊讶。

  

  “嗯?我还想问你呢。”郑天民笑了笑,然后解释道,“我父母要我上个好学校,然后赴欧游学。哪知我根本没有那个实力,就考了个县里的学堂。”

  

  “我……”江予卿摸了摸自己的脑瓜,尴尬地笑道,“我想加入同盟会,和他们一起搞革命。”

  

  “你牛啊江兄!”郑天民笑道,“你爹呢,同意了?”

  

  只见江予卿显出一副惭愧的样子,还没等他发话,郑天民就接过话头:“哎呀我就说,令尊怎么会让你一个人出来……多半是你自己溜出来的吧?”

  

  “我……我……”江予卿低下了头。

  

  “哈哈,还是老朋友了解你啊。”郑天民拍了拍他的肩膀,“也对,江伯伯早年就是搞革命的,据说为了这事还差点惹恼了当时在天津的李鸿章。为啥不允许你……”

  

  “郑兄你甭挖苦我了。”

  

  江予卿险些回头就走。

  

  “诶,你把辫子剪了?”

  

  郑天民也只是想转移个话题,没料到这话刚说出口,江予卿便察觉旧友身后还拖着一条长长的辫子,于是有些不满地说:“郑兄,你算来也是支持革命军的,为何要留这条辫子?”

  

  “唉,甭说了,我也想剪,但我们家那个老古董不让……”他说这话时有些心不在焉。

  

  江予卿想了想,确实,那郑家老爷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顽固派,他一直说什么清王朝总会复兴的,或许就是有这么一个老顽固,郑天民才离家来到上海的。

  

  他也只是这么想着,因为他总觉得郑天民这句话有些难言之隐。

  

  “郑兄,你没有什么瞒着我吧?”

  

  江予卿突然问的这一句让郑天民霎时语塞了。

  

  郑天民像是想到了什么。

  

  他不能说。

  

  于是只能再度转移话题,满脸赔笑:“江兄,你看咱们好久不见,要不要下个馆子?我请客。”

  

  “那,恕我不客气了。”

  

  江予卿只得当作丝毫不好奇郑天民的犹豫,配合的说:“走吧,你熟悉这儿,你带我去个……”  “好!”

  

  

  

  

  

  于是,二人的身影出现在老上海一个酒馆里。

  

  “江兄,来个什么酒,什么菜?”

  

  “随你,我只需一壶梧桐酒便可。”

  

  “好嘞!”郑天民便熟悉地叫喊了一声,“两壶梧桐酒,上好的酒菜!”

  

  “得嘞!”那店小二听清了话便忙去了。

  

  “诶,郑兄,你准备何时剪了那辫子?”坐正后,江予卿问道。

  

  这话把郑天民为难到了,他不知该如何回答。

  

  “这……”郑天民再次语塞,“江兄,你问这个干啥,反正只要有那份革命的热忱,啥都能解决,区区一个辫子算什么?我留着这条辫子,有什么关系吗?”

  

  “那辫子是清王朝的腐败。”

  

  江予卿撇了撇嘴,“据说八国联军侵入北平那会儿,嘲笑过咱们的辫子……”

  

  “江兄,你怎么变得如此计较……”

  

  “那么郑兄,你怎变得如此粗鲁?”

  

  说话间,酒菜都已经上齐了。郑天民回答不上,再次转移话题:“来,喝酒!”

  

  “干!”

  

  江予卿斟了一杯梧桐酒。

  

  “咱们好久没有这么尽兴了!”

  

  “是啊!”

  

  酒解千愁,把他们刚刚问话中的不悦全都一扫而尽,二人快活的饮着酒。

  

  许久。

  

  “郑兄,我先走了!我是初来乍到,去游历游历!”说罢,江予卿转身就要走。

  

  “诶诶诶江兄,这么急做什么?”郑天民早就喝的烂醉,稀里糊涂地说道,“江无影(大舌头喊江予卿),陪我再歇会……”

  

  “不了,我先走了,你好好醒醒酒!”说着就走出了酒馆。

  

  郑天民一个人灌着酒,时不时的笑了笑,然后趴在桌上呼呼大睡。

  

  又是过了良久。

  

  “大哥,走了,走了……”

  

  “嗯?等等,江予卿呢?我再同他喝一些……”

  

  “大哥,人家早走了!”

  

  “走了?”郑天民突然站了起来,“嗯?”

  

  “对啊,人家早就没影了。”

  

  “行啊他……诶,幺儿,革命军的形势怎么样啊?”

  

  那个唤作幺儿的笑道:“放心吧大哥,他们眼看没有什么余地了,不会再欺负大清了。”随后凑到郑天民身旁,极其小声地说着,“光复我清,指日可待。”

  

  “嗯,很好。对了,以后提防着江予卿,——就是小时和我一起玩儿的那个,你知道的。”

  

  “好嘞大哥。——对了,您醉了,我先扶您回客栈吧!”

  

  “嗯,走。”

  

  夕阳的余晖下,郑家兄弟们一唱一和,那根辫子十分的招摇,甩在身后,就像留洋回来的女孩子跳舞般的。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