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许你一剑 > 正文
第六十三章 你强任你强 三
作者:笔中画雾  |  字数:3321  |  更新时间:2020-06-01 23:02:32 全文阅读

帐外厅内,人群聚到一块,有意无意的交谈着,大抵也就是说什么不知从哪听来的小道消息,说那清欢宗里的修士个个秀丽,都是美人胚子,听说附近几个大洲都争先恐后的出手,引渡那些女子,好像是清欢宗功法问题,于其他修士可有辅助的功效,似鼎炉但强过鼎炉,可长时间使用,直到那名女修士变成废物为止,这也是不知从哪得到的消息,疯了一般席卷各大洲。

最后聊到此处,那名戾气年轻人出来说话了,对于这个他是有了解的,从家里出来游历,当然除了修炼磨炼心境之外,还有就是观世,这观世越强,若是将来走到了合道期,那你自己的道会更强,就算殊途同归,但也是拔尖的存在,所以游历江湖对于各家子弟来说都是寻常事,但这也是有风险的,比如自家的仇人,趁着年轻一辈出山,趁机打杀之类的可不再少数,但凡是仇敌,想必都是不共戴天的死仇,不然如何仇敌一说呢,此间则需要护道人了,这护道人的人选就显得极为重要了,为的就是不让天才半道陨落而准备的。反正说法也是极多,各有不一。

有人说那护道人无非就是保镖吗?还搞的玄乎玄乎的吓唬人,有些可能是师门里里的师叔叔伯之类的,但护道人还是清闲的那种,若是一天天忙的不可开交,忙这忙那的,那就有可能小河沟里翻船了,不值当!

这戾气年轻人从家里出来游历也有些日子了,其间跋扈过,就像对面那帐内的小子一样,落魄倒是没有,毕竟自己这边手下还是不少的,刚从家里出来,就安排这等气势随从,戾气年轻人一路上还是很开心的,毕竟皇天不负有心人,受到家里宗族重视,那可比啥都重要。

其间这戾气年轻人游历过那清欢宗覆灭的那洲,但是那地被人给强行封死了,闲杂人等不让进,所以戾气年轻人带着随从们在山下附近的城镇落脚,想着等那些个大佬离开了,在进去看看,但是一连一旬过去了,好像换了一批又一批的修士,怕是里面带有丁点灵气的地砖都被人扣走了吧1进又进不去,在外面等着也不是事,就在城里打探消息,当然啦,那些在清欢宗打劫的修士,偶尔会跑下山几个,毕竟上面血海滔天,好好的一个人间仙境说没就没,总是会有修士按奈不住下山溜达,所以一般都会有那么一丁半点的零零散散的消息传出来,这些消息可不是免费,那可是需要大把的灵钱来购买,真当天下有免费的包子呀!一个个的可人精的很!

这戾气年轻人花了好大的价钱,才得知,有人囚禁了一批清欢宗的修士离开了此地不久,应该是转到它洲,据说里面有不得了的人物,好像是什么真传之内的,听到这里戾气年轻人自然是心动,若是能搞定这真传那可不就好处多多,然后在细水长流,家族又便强大一分,岂不妙哉,随后一路打探就来到这滨海天洲了,到了此洲之后,消息就断了,本来有的灰心的年轻人打算随便游历一下滨海天洲算了,但没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真的是上天眷顾自己呀!

又是还一阵赶路,就来到这滨海城了。

现在听他们谈起清欢宗的闲事,自己自然是有大把的消息,当时在那清欢宗附近呆了这么久,各种消息都有一些,真真假假自己也分不清,但有言语出,必有一分真,所以此时便跟他们唠唠嗑,便把自己在那里打听到的一些自己不确定的小消息拿出来显摆一番,这样众人怕是对于自己想必会高看一眼,先前面子丢大发了,此时找回来刚刚好。

便谈论起,那清欢宗修士的去处,这戾气男子便笑着淡定的像一只老鹅一样出口道:“你们那些消息,都是假的,我曾有幸进去过那清欢宗遗址,里面废墟一片,没一处好的,都被洗劫干净了!”能说出这样的话,自然是装大尾巴狼,耍一下威风,让大家知道自己也是有实力的。

这不话语刚出,就有好些人围过来,询问一些情况,那玉面男子也有点吃惊的看了一眼戾气年轻人,但也就眼神一闪而逝。

玉面男子吃惊的点是,听说家里长老回来之后就闭关了,也不知为啥,但是没过几天就出来了,像这种短期的闭关,应该是受了一些伤才会这样,也不知道因何受伤,但都没家里族长出来说过,好像是那清欢宗遗址,除了血气之外,杀气久久不散,一般修士进去抵抗都难,除了弥漫的杀气,怨气也不少,还有各种险之又险的机关阵法,一个不慎可能就会受重伤,严重的直接殒命,且家主也说过,也就是玉面男子的父亲,说那地方起码三十年内,不会改变那种地势,有仙府变鬼府,再好的仙家之地,也变凶地了,家主还隐晦的说道:“那地下几支灵脉全被移走,彻底改变那处地势。”关于这些玉面男子还是了解一些,特别是灵脉,自家这么多修士全靠家里一条灵脉支撑,不然可就算不入流的世家了,其中的关键处细极恐思。

所以当那戾气年轻人说出那话,是惊讶的,那清欢遗址可是算为那一洲之小禁地,没有强硬的关系,想进去,那是不可能的,就算有关系,也要层层打点,其中之奥妙自家族派人前往时,深以为然!

而且戾气年轻人接下来的话,也让玉面男子相信,因为戾气年轻人说的的确是在江湖盛传的小道消息,有些出自戾气年轻人口的,竟听都没有听过,但是不是在胡编乱造,只需稍微推敲一下,就能验证是否可信,现在起码玉面男子对那戾气年轻人有高看一眼,也走过去听起那些事,偶尔会提出疑问,但戾气男子回答的滴水不漏,所以周边聚了一大堆修士。

至于买卖,时不时的叫个价就行。

那些闲聊里的人都是一些想了解一下关于清欢宗的,则还有一些人在一旁竟然下起了棋。

这不,那宗门服饰的人,好像这次买卖就跟自己没关系,就过来看个热闹,自己好歹也是宗门里的长老,不过和在场的诸位比,自己那宗门好像也不太行呀!索性就离开戾气年轻人那边,来到猥琐老头和那胖子,还有一位小年轻的公子在一起,还别说,这里下棋还是有不少人的。

这下棋是猥琐老头和胖子之间的,这猥琐老头着实被胖子给气得不轻,这胖子倒也觉得猥琐老头真是好人呀!给自己拖时间,虽说不知家里人咋回事,还没来,看样子这里面有不少人愿意拖时间,先前不是猥琐老头和胖子比拼喊价,之后换成胖子和戾气年轻人,这两人好像都是在拖时间,一人在这下着棋,一人在那聊着天,时不时的下棋的喊上一句“一千九百万!”

大约要过一炷香的时间,那边传来戾气年轻人的声音:“一千九百零一万!”

就是这样一万一万的涨,枯燥死了,不过叹竹垂云的管事可不会出来说:“你们这样是不合规矩的!”这些混账话可是不会说,生意人嘛,当然利为先,看着样子虽涨得慢,但都可是一笔一笔不菲的价钱啊!一万灵票对于一般小修士来说能紧紧巴巴的过小半辈子的。

在说了,这里还有小魔头压阵,看一样子,这小魔头怕是在憋大招,有些深知了解怀家公子的,看着现在场面里那些闲聊的人和下棋的人竟然突然觉得他们甚至有点可怜。

这些管事还是都在做分内的事,在一旁候着,有需要找管事准没错,这不那怀月日身边的管事自打跟着怀月日后,就在一旁候着,那些茶点水果都是自己给安排的,还有那妖娆管事,也算是靠在怀月日床榻这边吧!至少离得近。

这场买卖从开始到现在,已经过了不少时间,看怀家少爷就能看出来,床都搬来了,就知道是持久战了,这许婆婆来这的是真身,但留了一个分身在茗容夫人那里,时不时的会向茗容夫人讲一些关于这里的一些情况,茗容夫人也觉得怀儿太过于调皮了,明明都长成大孩子了,都跟自己差不多高了,咋还这般玩心大,哎!可愁死做娘的了。

那边下棋处,随之的就是一阵哄闹声,哄闹的点是那胖子输了,然后那猥琐老头贱兮兮的望着对面胖子笑道:“看什么!拿钱!”

然后那胖子装作很心疼一般,不情不愿的拿出灵票一大把,足足有十万之多,往棋盘上一拍,然后气哼哼的说道:“道友,我不服!再来!” 哎呦喂,看样子这两人下棋添了彩头啊!原来是胖子输了,似乎这下棋性质变了,一不小心变成的赌坊,这胖子和猥琐老头后面的人在这两人下到一半的时候,大家就开始下赌注了,正所谓小赌怡情大赌伤身,是那猥琐李老头后面那年轻公子哥开的度盘做的庄,那宗门服饰最先压了一百灵票赌猥琐老头赢!

随后陆陆续续的人下赌,看样子非常有意思的感觉,至少打发时间是很棒的。

那年轻公子哥跟怀月日学的,他把床搬来,那我就把赌桌搬来,这年轻公子哥就是被管事给拦住的那位,起初还想找怀月日的麻烦,但看到现在,发现那小子就是自己偶像呀!真性情!崇拜死了,可惜的就是人家可能都不太想认识自己,就不过去讨嫌了,再说了人和两位姑凉在帐里不知做着什么,起初还能看到这床架在颤抖,那帘子波动摇摆,现在倒是如一湖静水。这小子不愧是我第一个崇拜的人,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做不可揣摩的事,羡煞死个人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