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许你一剑 > 正文
平凡无趣的小日子
作者:笔中画雾  |  字数:4416  |  更新时间:2020-03-26 17:28:01 全文阅读

晨曦初现,空气温润清新略带微凉。

  怀月日躺在偌大的床榻之上,睁开朦胧的眼,依旧躺在床上,不打算起的样子。

  怀月日对着外面喊道:“小丫,本少爷要起床了!”

  话音刚落,早已在门外侯着的丫鬟端着水进来。

  丫鬟看见自己少爷还躺在床上,便把水放下,在一旁侯着。

  躺在床上的怀月日似乎还没打算起床,似乎有枷锁拉着一样,但并不妨碍他翻身,把脸侧向小丫这边。

  一双清澈明亮的大眼扑朔扑朔的看着小丫。

  小丫没觉得自家少爷有什么毛病,自打自己记事起,就开始打理少爷的生活了,自家少爷怎么样,心里还是大抵知道的。

  怀月日懒洋洋的说道:“小丫最近有长大哦,再过几年就该嫁人了,女大不终留啊。”

  小丫嘴唇刚要一动。

  被怀月日打断道:“得得,别说话,你想说的我都知道,矫不矫情,本少爷说什么,你就照做就是。”无非就是那些个我要一辈子都在少爷身边伺候之类的。

  怀月日开始起身,走下床榻,一如既往,打开手臂。

  小丫从旁的架子拿了衣服,给少爷穿戴好,然后从水盆里把丝布拧干,帮着把脸擦干净,随着少爷坐在铜镜旁,打理着齐背的头发。

  好一阵梳理之后,拿起一支玉簪别好。

  小丫退到一旁,低着头。

  怀月日看了一眼镜里的人,起身,对着小丫,用食指挑起小丫的润滑的下颚,把小丫青涩且秀丽的脸庞抬高说道:“说了多少遍了,就你我在的时候,不用这么规规矩矩的,我知道我爹不喜这些,但是现在我爹又不在,来,给你少爷我笑一个。”

  小丫望着少爷,自然的咧嘴,眯眼。

  “咳咳,还是别了,你这个太敷衍了。”怀月日说道。

  小丫真诚的说道:“少爷,我没有。”

  怀月日没有答话直径走出去。

  在路上想起小时候,小丫还是天真浪漫的,一天天乐呵呵的,就因为在一个下雪天,两人在一起打雪球,欢声笑语,满天雪絮,好不如意真是诗境,两人冻得满脸通红,哈出白色雾气,小手丝毫不怕寒冷,揉着雪球,你追我赶的在院子里疯跑,自己在前面,小丫在后面追,因为前面小丫被偷袭了,满头的雪花,就在小丫快追上的时候,不慎滑了一下,扑在了自己身上,两人便扭作一团,在雪地里,恰巧这一幕被自己父亲看到了,父亲最重规矩,哪怕你是小孩子,也是一样的重重的惩罚了小丫。

  自打那以后小丫便不爱笑了,做事规规矩矩的,虽说自己在父亲不在的时候想折逗她笑,便也是这般,嘴一列,眼睛一咪,就这,怀月日最不喜,虽说那次,自己也有过错,但是那时哪懂这些啊,这些年一直在亏欠,有什么好吃的稀罕玩意都悄悄的不动声色光明正大的赏给小丫,也无济于补了,毕竟那些儿事都过去很久了,直到现在,对小丫的影响,不可磨灭,对自己亦是。

  用过早膳后,来到正门,门口早已停好马车,怀月日看了看天空,身后紧跟着小丫,随后马夫先开车门帘,在一旁侯着,怀月日和小丫登车之后,怀月日对着车外马车说道:“先去找我爹!”

  随后马车一路狂奔,一路众人避让。

  路边有来自此地的外乡人,一边惊叹,一般豪骂道岂有此理,卖菜大妈早习以为常了,便对外乡人说道:“在这骂有什么用,有本事到聚海天宴骂去?”

  外乡人想反驳回去,一想到聚海天宴,就熄鼓了,没了那心气。

  大家心底还是服气聚海天宴的,天下最大的酒楼,建在海之滨畔,三教九流都到此品鉴过,此地的食物,天上地下,你要吃食什么就有什么,包括妖魔鬼怪,只要你想吃,就会有,好不夸张的说,人间最豪意,登上此楼,观水天一线,夜晚,看尽两重天,据传道家紫雷天师就在此地证大道,足足三天三夜,紫雷天师在此证道时,起初,天地清明,顷刻之间,漫天雷法,覆盖整个目光所视海平面,天好像都被压下来,乌云离海近的一线之隔,夜晚恢复如初,天上漫天繁星,地下漫天繁星,俩交相应,丝丝雷法把两个毫不相干的天空连接,雷法天师悬浮空中打坐冥想,整整三天三夜,都是如此反复,就此证道。

  所以聚海天宴也喜修士来此观道,继而闻名天下,响绝天下三千洲。

  一路驰骋后,停在一座欲比天高的高楼门口,大门都有一座小型城池一般大小。

  大门口的仆人一看见是自家小少爷的马车,赶忙跑下阶梯,在马车门口侯着。

  怀月日在马车驻足之后,并为急着出去,而是在跟小丫打趣,还是小丫打断了少爷的话,请少爷下马车,才此作罢。

  怀月日下马车之后,走在登酒楼的阶梯上,小丫紧跟其后,其他仆人也跟在其后,怀月日抱怨道:“狗蛋的怀海天把阶梯建这么高,累死老子了。”

  后面的仆人一下紧张了,要是自己没有伺候好小少爷,怕是见不到明天的早饭了,赶忙上前示意自家少爷上自己的背。

  怀月日撇了一眼,语气平静的说道:“滚蛋,要是被传到先生那里还有没有脸做人了。”

  怀月日辛辛苦苦爬完阶梯后,进了大门,几经辗转,来到钢索梯,怀月日看了一眼小丫之后的仆人,就小丫和自己进了索梯,随后索梯运转,直径往上升到了最顶层。

  一上来就看见自家老爹在那和别人享受喝茶。

  小丫看见老爷之后,行了个礼,在一旁低着头。

  那个略胖的中年人,一身华富的衣衫,旁边有一个老头,胡子忒长,都到小腹了,像是穿了道袍,但又不是道袍,只因身上人家都是五行八卦,他的是金、木、水、火、土。

  他的就只是五行没有八卦,所以人怀月日看着不伦不类的。

  微胖中年人就是怀海天,怀月日的父亲。

  怀海天看见自己儿子进来,刚想说话,就被怀月日打断了。

  怀月日漫不经心说道:“老头拿五百万灵票来,我想去云绣楼耍一下。”

  怀海天望着孩子嘴唇微动,还是说道:“怀怀啊,今天又不去学堂了吗?这可不成啊,万一被你娘问起,我可就惨了啊,你看这样好不好,我给你拿一千万灵票,咱今天先去学堂,明儿再去耍好不?”

  怀月日不满道:“老头别给面子不要啊,老子都以十年寒窗完了,还要读,这我也就答应了,你咋让我读上瘾了,像这些个学问,一直都在那,又不会跑,什么时候学都成事,那云绣楼的新来的姑凉被人家抢了去,你赔我呀!”

  怀海天有点难为色的看了一眼旁边的老头,老头不作答,眼睛眨了一下。

  怀月日看着自己父亲对着一个从未见面的老头支招,对着老头说道:“哪来的糟老头子,一边去玩,守好自己的心,别多管闲事。”

  老头赶忙示意走到一边,看海去了,表明态度了。

  怀海天看老头子走到一边后,便无折了,也就从了这个臭小子,赶紧拿了钱让他滚蛋。

  怀月日拿了钱,也没有多留便出去了。

  在怀月日走后,怀海天对着长胡子老头歉意道:“老祖,是我管教无方,您老人家见谅。”

  老道却说道:“不不,非也,咱老怀家,有这么个臭小子也不错,无心之言都有大道真意。”

  怀海天怀疑的说道:“真意?我咋没感觉到!”

  老道说道:“你还是好好做你的大掌柜吧!”

  随后老道继续说道:“我那门下玩雷的那小子,听说到这然后证道了?”

  怀海天点了点头。

  老道继续说道:“这小子,困在那境界好几百年了,我都以为他在无进步的可能了,细细说来听听。”

  怀海天尴尬的说道:“额!这个问题不好说呀,都是我那臭小子,花大价钱,把满城铺满烟花,那小子美名其曰火树银花,看你天上繁星美,还是老子这个美。就是因为一姑凉说我喜欢漫天繁星,你去给我摘来好不好,那傻小子哪会摘星星啊,非说搞一个比星星更美的东西给她。”

  怀海天抿了口茶唏嘘道:“最后搞的满城天空亮入白昼,美是挺美的,我夫人看着那傻小子在空地上一阵忙活的摆弄都说这就是人间极好了。没成想,最后变成满城大火,好不容易扑灭一些,又被落下的烟花点着了,那一晚上好一阵忙活,然后这小子足足消失了好几天,才敢回家,把他母亲急坏了。在我家酒楼的紫雷天师,那天也看到了漫天烟火欲比星辰,随后的落地,满城的大火,在证道完成之后,跟我说道,感谢我家那臭小子,说他悟到了,最后留下一句话,雷法天定,毁天灭地,自灭!”

  老道:“好一个自灭,有点意思!是自我毁灭,还是灭天,还是毁灭开始,最后然后毁势自我慢慢熄灭,这门生在那道祖庭有一席之位了”随后细细品起茶来。

  之后两人久久无语。

  怀海天不好在多说什么,毕竟做自个跟前的是自家老祖,还是个修道有成的人,自己这辈子就喜欢做做买卖,关于长生什么的,一丁点都不喜欢,这样的日子别人都羡慕不来的,还是老祖规矩定的好啊,道法自然。

  怀月日出了酒楼后,上了马车,嘱咐车夫不去学院了,改道云绣楼,小丫其实不喜少爷这样的,毕竟那种烟花之地,污浊人心,少爷一直都是心澄如皓月,偏偏喜欢这样,每次去听听曲,喝喝酒水,吃吃小菜,那里的酒水吃食哪有咱们聚海天宴的好,偏偏少爷喜欢,少爷总说别家总是比自己家的好,至少姑凉是这样的,可是小丫明白,少爷只是不喜家里的规矩,总是那样规规矩矩,太无趣,一个把握不好终究是害了勤勤恳恳的下人,少爷总是心里过意不去,要惦记很久。

  怀月日坐在马车里的卧榻上,看着坐在侧榻的小丫,是长得越发水灵了,粉红欲滴的小嘴,总是那样闭的很紧,大大的眼睛充满灵气,那睫毛随着马车前行微颤,小脸越发的红润,青丝也快到肩,要是身着红装一定很美,怀月日看得很满意。

  小丫早已见怪不怪了,少爷总是这样奇奇怪怪的,就喜欢盯着姑凉看,还是目不转睛的那种,也不害臊,要是自己这样盯着男子看,早就羞愧的不行了。

  怀月日坐的有点累了,侧躺下来,一手托着下巴,伸手递到小丫面前,说道:“把手给我!”

  小丫乖乖的把小手放到少爷手上,怀月日慢慢摩沙这小丫的手,看着小丫的手,很纤细,很小,至少没自己的大,还有丝丝润滑,像在摸一个宝贵的玉石一样,随后缓缓闭眼,小憩一会了。

  小丫虽说也是习惯了少爷这样,也是知道在诺大的怀府,少爷从不这样,也只有出来了才越发的放肆,心底那一点促动还是很欢喜的,因为少爷在别处的礼节做的极好,对自己很好,这便是天下心最安,至少把手放少爷手里很心安,自己打心眼里知道,自己与少爷不可能,不管少爷多喜欢自己,亦是自己多喜欢他,都无可能,所以这些年,把少爷照顾的很好,少爷对自己也好,不管将来如何,少爷始终是少爷,对自己最好的人,心里总得记一辈子,不然可对不起小时候少爷为了自己绝食,可是把自己搞出了重病,少爷总是为这事说什么本少爷那几天就是不想吃饭的混账话。

  小丫看着渐渐呼吸可闻的少爷,少爷还是很好看的,有点深邃的眼眶,似女孩般的睫毛,坚挺的鼻梁,嘴也是极为好看,像极了夫人的脸,这些都是在少爷睡着时才敢看的,要是哪天不要自己了,把自己嫁出去,也一定要找个像少爷的,天下没有什么比这还好的事了,要是有的话,那便是……那样的事情平时想都不敢想,也就只有把手放在少爷手里才敢那么小小的想一下,不知不觉嘴角渐渐上扬,眼含笑意。

  怀月日嘴角不动声色上扬。

  怀月日可不会让小丫发现,不然就是把小姑凉的心刨开在拿针扎了,怀月日可是清楚的知道,关于这些真情,还是要有尺度的,不然就是把自己的最珍贵回忆全部抹杀干净了,有些所珍视的,往往会是自己的弱点,所以要显得自然,无关紧要,对于那些宝贵的,才是极好,对于自己也就那样吧,都怪自己没本事啊,干不过自己老爹,扭不过自己母亲,人嘛,总有些生不由己,其中滋味总得慢慢扛,不怕来哉,有些美好的记忆在脑海,也是好的,毕竟自打记事起就有小丫了,少年时是,现在也是,比那些自幼便照顾世代星辰的人好多了,羡慕不来的。

  马夫听到里面没了声音,想来也是少爷小憩了,便把速度降了下来,少些颠簸,马车在热闹的集市悠然往前走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