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寂枭鸣 > 正文
第一章 腐尸
作者:黎黍  |  字数:4006  |  更新时间:2020-05-29 21:36:26 全文阅读

“宫队,给。”一只手从车窗外伸了进来,向车内递了一瓶刚从自动贩卖机买来的罐装咖啡,还热乎着呢。

“谢了,小枫。”坐在车副驾位子上的女子接过了咖啡,把它捂在了手上。

郭枫背靠着后座的车门,拍了拍自己的腰。他们已经在外面监视了八个小时了,从晚上10点开始,到现在天都已经亮了。

他打开了咖啡,边喝边问着:“宫队,咱什么时候可以收队了呀?我现在好想回去洗个热水澡啊!”

“就知道享受,你来当警察就是来享受的?再等等,过会就能收工了。”那女子答道,她叫宫洁心,芳龄28岁就当上的东林支队副支队长。

郭枫瞬间就闭了嘴,老老实实的安静了几分钟,而就这会车里的对讲机却不安分了:“各单位注意,东林区七门路107号浅陌公寓发生命案……”

坐在车里的宫洁心一把按住了对讲机,迟疑了一下,然后取下呼叫道:“宫洁心收到,马上到。”

她把头伸出到窗外:“小枫!快,开车!”

“咋了?姐,收队啦?”郭枫半信半疑地回到车上,但他也不敢有丝毫怠慢,生怕把队长惹生气了。

“去七门路浅陌公寓!”

“那和这就一站路,几分钟就到了。”郭枫脚踩离合,将变速杆挂到了一档的位置,“不过话说,宫队,我们去那干嘛?难不成……”

“命案,开车!”说着宫洁心鸣响了警笛。

“哎呀,又要连轴转咯!”说着,郭枫一脚油门踩了上去。

片刻过后,郭枫他们的车就停到了公寓了楼下,此时在楼下维持秩序的警察只有接警到达的辖区派出所民警,显然东林支队的技侦还没有到达现场。在楼外拉的警戒线旁已经有些人群在围观了。

他们直接乘坐电梯到了涉案楼层,电梯门打开了,二人从里面走了出来,四处巡视了一圈,便直接向着命案现场外警戒线的方向走了过去。

那在现场站岗的是辖区内的巡警,见着他们,便马上向他们敬礼示意,“宫队”那巡警边说着一边急忙抬起了警戒线给他们放行,另一位向宫队递过了两双鞋套。

当他们靠近现场那道虚掩着的门时,郭枫就觉得那从门缝下渗出的一丝丝血迹格外刺眼,四周还伴随着从门缝里飘出了的腐臭味。他缓慢的伸出手想要把门推开,好看清楚现场的情况。

就这会一个白色的影子向着他的手抽了过来。就在那一刹那见,郭枫的手猛地一抖顺势向后一缩,就这么逃过了一劫。郭枫看着宫洁心那张立刻严肃起来的脸,瞬间察觉到不对,随后就看到了她攥在手上的白手套。

“我之前和你说过什么的来着?”

“进现场时穿鞋套,触摸现场物件时戴手套……”

“你才毕业多久就把老师教的全还回去了!”宫洁心的脸色明显变得严肃起来,“如果你想让技术员在现场或物证上采到你的指纹,我不反对,那你自己当你的犯罪嫌疑人去;但你的指纹盖到了凶手的指纹,最后抓不到人,甚至是抓到人定不了罪!你说我们该找谁去评理!”

“抱歉,宫队我的错……”

“道歉也没有用,这个案子结了后老规矩,书面检查,情况说明写完放我桌上,我要亲——自——过——目……”

“明白——”边说着郭枫便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白手套,当他正在戴的时候宫洁心向他递过了一双鞋套。再三检查过自己的准备之后,在宫洁心的注视下,郭枫的手再次推向了门板。

房间里十分昏暗,外面的天理应是已经大亮了,只不过拉上的窗帘只允许然些许细微的光芒通过。一进到这个房间里,郭枫的注意力就一直集中在血迹上,他的目光也随着门口处的血迹慢慢向房间里延伸,最终定格在了桌子旁的地面,一个静静的躺在那,一动不动的东西,准确来说应该是一具尸体。

郭枫轻手轻脚的避开血迹,由于光线的原因,看不清尸体的状况,甚至都不敢判断那是不是尸体。他便索性在那东西边上蹲了下来,这一蹲可倒好,一股腐败气味迸发了出来,直接窜进了他的鼻腔里,马上一股强烈的反胃感涌了上来。

“这……”郭枫立马站了起来,向后缩了一步并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口鼻,顷刻间他冲到了门外的垃圾桶面前……

“怎么,还见过大场面,这就受不了了?”宫洁心从门外走了进来,快到郭枫刚刚所站的位置的时候,她已经想要收回刚刚自己说的话了,眼前看到的完全已经不能够辨认是不是一个人了,就感觉像一团腐肉躺在那里,那尸体的正面估计已经没有一块完整的皮了。

宫洁心连忙将脸侧向了门口,走出了案发现场,抿了抿嘴唇,脸抽搐了一下,掏出了电话,直接一个号码拨了出去。

“喂…”

“喂,是我,宫洁心。”

“是宫队啊!是有什么事找我?”

“被你说对了!现在这个场面没你还真搞不好,就连我也觉得有点恶心,总之你快过来吧!刚刚应该还通知了你们队里的其他人来的,就叫他们…别……唔——唔——哕——”

“我觉得还是可以让他们过来的,就当做见见世面吧!你慢慢吐,我马上到。”

很是休息了一会,在现场外面的郭枫已经感觉到身体乏力。他自己还在暗暗苦恼着,刚刚为什么要蹲啊,这一蹲下就来这么刺激的,谁扛得住啊!

同样是被恶心到了,而宫洁心似乎已经缓过来了,毕竟还是经验老道一些。不过她可没有功夫闲着,虽然也没有再次进入现场,不过她却开始东张西望了起来,似乎是在楼道里寻找着一些什么。

好一会功夫,正当这宫洁心还在嘀咕着这公寓怎么没有装监控的时候,电梯门打开了。一男一女两个人从电梯间里走了出来,身着便装的男人走在前面,女人身穿警服跟在后面,这样看起来身着便装的应该是个上司,当他们走近后,郭枫立马便叫出了身着便装的人的名字:“林奕!”

来人正是他们市局属法医大队的副主任法医师,传闻这个人不说别的光是无论面对什么样子的尸体,他都可以做到面不改色,丝毫不会感到不适,估计可以说他在这个方面已经做到“无感”了。

林奕对着郭枫招了招手,他们之间已有近十年交情了。林奕刚走上前来就听见郭枫有气无力的小声调侃道:“兄弟,这又是从哪里拐来的漂亮的小姐姐啊!”

“刚由局里调度来不久的,现在先别问这些有的没的,干正事!”林奕瞅了一眼郭枫“里面有几具尸体?”

“我看过了,哥,就一具。”

“是我鼻子出问题了吗?一具就这个味道?”于是他便对着边上的那位叫彭晓泉的法医说道:“这个尸体应该大体呈巨人观,有部分可能已经白骨化了,在这里肯定没有办法做进一步检验了,得拉回去尸检解剖。可以通知技侦的赶紧帮忙拉到队里去。”

“林哥,神啊!你还没看就这么就判断出来了。”郭枫乏力的问道,听到这样的疑问彭晓泉也是跟着点了点头来表达自己的疑问。

“闻这味就已经对尸体的腐败程度八九不离十了,不过我还是要进去看看,再确认确认,总感觉那里有些不对劲。你们就站在门口就行了,现在你们进去也就无异于在破坏现场。”他从自己随身的口袋里掏出了手套和口罩,在从同事那接过鞋套后鞋套,便径直走进了现场。此时的郭枫还在外面扶着门框,对这种尸体还有些不习惯的他捏着自己的鼻子,看着里面的林奕。

“这地方也太暗了吧!”林奕走到了尸体旁,四处张望了一下,在这幽暗的房间里只有那摆放在桌子中央的半柱香还发散出一点微弱的光。

林奕没有过多的犹豫,直接侧身一把拉开了窗帘,窗外的光线马上就渗透了进了房间,不过他的眼睛却优先锁定到了房间紧闭的窗户上。

“门窗紧闭导致尸体已经高度腐烂了,这个判断应该没有错误。”林奕用手指戳了一下那肿胀的且血肉模糊的脸颊,马上又是一股味道弥漫了出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从那腐烂处蠕动掉出的蛆虫。

林奕掏出了手机,这次由于来的比较匆忙,他自己也没有带工具,只能打开了专业测量的软件,待到调试好后,他便把手机垂直对准了地板,在离地板还有几毫米的地方悬空,比着地上蠕动的蛆量了量。

随后他又将尸体的整体都检查了一遍,在尸体那已经完全没有人样的胸口上,林奕迟疑了一会,不过马上便摇了摇头,起身走到了门口,从其中一个技术民警的手中接过了相机,将案发现场尸体的状态给记录了下来。

……

“小王,带几个人马上去找物业经理查清房子的户主是谁。刘哥帮忙询问报案人情况……”

“宫队。”林奕叫了一声正在安排探组走访调查的宫洁心,“案件定性为他杀,从尸体的整体特征来看死亡已经超过5天了,面部全毁,手脚指关节处均有整齐的切割伤,无法确定尸源,只能回去给他做个DNA了。至于死因嘛……他身上目测开放性创伤不少于7处,尸体整体呈现出高度腐烂及部分白骨化,表面的真皮组织已全部脱落,所以具体的只能拉回我队里进行进一步尸检解剖认定。”

“进去收的时候小心一点,把鼻子堵着,别吐在上面了!”林奕这时更没有忘记叮嘱着前来交接的技术员,心里还是有点不放心,于是把手搭在了和他一起来的法医肩上,对他说道,“,你和他们一起去装,记住要小心点,把旁边的蛆虫收集起来,回去要做蛆虫培养,然后一起先回队里……”

那男子连忙点头后也进入了房间,林奕吩咐完后,也没有在在此停留的意思,向宫洁心他们示意了一下后就向着电梯的方向走去。

大概过了五分钟,前来交接的人员便将尸体打包装在了运尸袋里,小心翼翼的退出了房间。郭枫马上走了进去,现在就是他们开始动手的时候了,技术组跟着进入了现场,警员们纷纷掏出了工具开始取证。

现在看来这房间也不算太大,在安排完人手后,宫洁心伫立在原先陈放尸体的地面前。这室内的味道消散了不少,这回他们才开仔细观察了现场之后:“造成这种程度的创伤,案发现场的血迹怎么只会有这么一些,虽然已经很多了,但总是感觉好像不足,难道……”

郭枫在房间里搜索这,想要寻找一些痕迹,不一会他看到了玻璃上的一小道划痕,可还没看一会,一股强光刺激到了他的眼睛,开始还没注意,可不巧的是他抬头一看,那道强光再一次扫到了他的眼睛,“什么鬼呀,谁在玩手电筒啊!”

就当他这么想的时候,突然觉得似乎哪里有些不对劲,大白天的谁玩手电筒搞出这样的强光啊。

他急忙向窗外看去,张望着企图寻找光的来源,不一会他的眼睛就注视在了对面楼房大概20楼天台的位置,到现在他才察觉到那光源处根本就不是在照射出光,而是在反射太阳光!

这会他脑海里回忆起来在学校里老师教学的场景——“这种瞄准镜叫做望远式瞄准镜,通常运用在狙击步枪上,当然手枪也是可以安装的……”

猛然间郭枫缓过神来,那光再次扫了过来,这次定格在了宫洁心的身上……

“低头!卧倒”郭枫大声的喊了出来,并且一把将手搭在了站在自己边上的宫洁心背上,猛得按了一下。

“嘭——砰——”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